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嫁祸
    ,!

    我脸色立刻就不好看了,辛月姐弟还在其中,他们绝对挡不住这个死无泪的冲击。

    发丘天官看到死无泪冲过来,立刻就想要结成阵法抗衡。

    可是这黑纹似乎让死无泪又一次得到了提升,就连我几乎和他同时出发,也是晚到一步。

    他一手探出,立刻洞穿了一个发丘天官,

    随后那个发丘天官痛苦的挣扎,从那个发丘天官身上开始往外冒大量的阴气,直到整个人都干枯成了枯骨。

    夺人精魄c狠毒的邪术。

    但是死无泪没有停手,这一次直接按住两个人的头,立刻就有两团黑气没入二人头顶。

    两个人双眼立刻变成了墨色,站立起来。

    死无泪的目标似乎变成了辛月,挥挥手两个被他控制的人就扑了上去。

    这些人显然从没经历过这样的战斗,立刻慌乱了起来。

    任凭怎么大喊都不管用,立刻被两个黑眼的队友杀掉了。

    我管不了这么多,只能一个闪身站在辛月和辛星的面前替他们挡住。

    河图直接展开,我不相信他能突破河图本身的防御。

    果然如我所料,他抬手出现的黑色利刃都被河图挡了下来。

    我控制河图继续挡住二人,然后冲出去用我的阳气化作利刃迎击。

    虽然我现在开了八门遁甲和九字真言,自己的体内提升了一大截,但是却还是赶不上他。

    他瞬息而至,一拳轰在我胸口。

    我被轰出去几步,不过还好祭文在我体内闪动,卸去了力道。

    近身缠斗不是我的强项,几乎被打的无法还手。

    此时将阳气注入雷击木剑之中,剑身居然浮现出一道龙纹。

    “接招!”我大吼一声,对着他劈了下去。

    他抬手挡住,身上的阴气布满手臂企图挡住我这一剑。

    但是他小看了雷击木剑对于阴气的克制,一剑虽然有些阻挡,但还是劈了下去。

    他后退几步,手臂上露出一道狰狞的伤口。

    山此时蓄力完成,一个纵身出现在他身后。

    双脚猛地踏向地面,居然在地上留下两个脚印,一拳轰杀过去。

    因为战斗的本能,死无泪回身用哪只手上的手臂迎了上去。

    嘭!

    一阵风突兀的吹了过来。

    死无泪整个手臂都不见了。

    但是山却因为竭力施展的这一拳有些站不住。

    “死!”死无泪没想到一时大意错误的估计了山的战斗力,导致自己失去了一个手臂。

    随后一个鞭腿将山抽飞。

    山重重的砸到了墙上没了动静。

    死无泪从腰间解下皮带绑在手臂上。

    我看着他有些踉跄,哪里肯放过这种机会。

    阳气利刃立刻刺了出去。

    死无泪微微回头,看到了我的动作,立刻向后一倒,剩下的那只手反手抓住那只阳气化成的利刃反手朝我刺过来。

    河图的屏障再一次升起,勉强挡住,不过也被击退了几步。

    但是我雷击木剑刚才伤到了他,就证明我们有可能赢!

    我咬着牙又扑了上去。

    没有了一只手,他的缠手就施展不出来。

    可是我可能是尝到甜头之后太过自信了,自以为是的和他贴身战斗,虽然在他身上还多留下了几道伤口,但是被他抓到机会打飞了我的剑,然后按住我的脖子将我提了起来。

    我想要控制阳气反击,但是被他身上的阴气压制住了。

    我几乎被他捏断了脖子。

    “河图之主尚且如此,那巫女能厉害到哪里去!门主居然还不下令杀掉巫女,实在是心胸有些狭隘了!”他说道。

    这时候辛月的声音传了过来。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她只身操控发丘印重重的向死无泪打了过来,发丘印发出一道金光。

    死无泪立刻扔掉我闪开,那发丘印打在一旁居然留下了一个印记。

    辛月此时鼻子里不断地往外流着血,看样子操控这个发丘印发动这样的袭击实在是让她有些坚持不住。

    死无泪几步来到辛月身前,那发丘印第二击来不及发出,立刻就被打断了。

    他一巴掌抽了过去,辛月便倒在了地上。

    辛星还想上前,也被死无泪一脚踢飞了。

    此时我们本来有些优势的局面,居然立刻翻转,只剩下两样还在那里抱着金三样,狗叔也在照看三叔。

    我感觉有些绝望了,一直以来不断地提升实力,没想到真正打起来和这些个门主的差距如此之大。

    “吕奉先!你可还记得奴家!”这时候一道凄厉的声音响起。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这姑奶奶可算苏醒了。

    我用尽力气掐了一道破煞符冲着那铜像打了过去。

    “哪里来的歹人!”貂蝉的声音传来。

    我感觉被盯上了。

    “此人杀害吕奉先,我等不敌只能饮恨!”我咬牙切齿的说道。

    “什么!”貂蝉声音更加凄惨,甚至我感觉耳朵都往外流着血。

    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从铜像之中走出来一身的怨气让我都感觉有些发寒。

    死无泪哪里还想不明白我是在栽赃,立刻冲过来想要杀了我。

    我拼尽全力挡住他一击,好不容易等到了貂蝉出手。

    貂蝉手上长出猩红的指甲,突然间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看了我一眼之后回身一抓抓向死无泪。

    千年的怨魂,身上怨气何等恐怖,死无泪立刻抽身闪开。

    死无泪此时手臂处的伤还在流血,又一次踉跄了几下。

    貂蝉不给他机会,化作一袭红雾扑了上去。

    “区区女鬼,我让你魂飞魄散!”死无泪也是发了狠。

    身上的阴气突然分成九个,凝练出九个像是骷髅一样的头。

    那九个骷髅立刻冲上去想要吞噬貂蝉。

    骷髅咬在红雾上,貂蝉发出凄惨的声音。

    我眉毛一抖,这貂蝉恐怕不会这么不济吧!

    事实证明,千年的怨魂绝不止这样。

    凄惨的声音一过,立刻传来貂蝉莺莺燕燕的笑声,笑的人心里发毛。

    红雾突然化作貂蝉,扑向死无泪。

    貂蝉整个像是一条绸缎,不断地在他身上纠缠。

    受了伤的死无泪挣脱不开,只能将阴气内敛。

    死无泪动用阴气,直接将貂蝉撑开。

    我看到死无泪身上的伤口有些复发,刚才还在滴滴答答的鲜血此时化成了一道血柱。

    “我乃死门门主,区区冤魂,能奈我何!”死无泪脸上露出一丝疯狂。

    但是我知道他已经是油尽灯枯了,我们这么多人联手和他战斗,他将我们全部打到,而且受了山全力一击,现在又和这个貂蝉的怨魂斗了半天法,还有断了一个手臂,他终究是人,没有办法流这么多的血还不死。

    “奴家受尽时间种种折磨,你也来试试?”貂蝉的声音似乎是在和死无泪商量什么事情一样。

    两个铜钉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重重的钉在死无泪的膝盖上。

    死无泪立刻跪了下去。

    然后又有两根铜钉飞了出来,直接刺入死无泪的双眼。

    死无泪爆发出一种野兽般的怒吼,本来信誓旦旦要杀掉我们,但是到头来没想到却在受尽貂蝉的折磨。

    我趁着貂蝉折磨死无泪,赶紧去将山捡了回来,还有辛月和辛星,又去看了看三叔的伤势,还有金三样的伤势,他们都是受了一点内伤导致的昏厥,并无大碍。

    这时候死无泪还在苦苦坚持没有死去,已经有十几根铜钉刺入身体。

    此时貂蝉的铜像地下已经升起了一个楼梯。

    我唤醒了昏迷的众人,打算趁着貂蝉不注意就偷偷跑下去。

    死无泪虽然失去了双眼,但是听觉还在,能够感受到我们要离开。

    “杨长命!我若不死,你会比我受到的折磨还要痛苦一千倍,一万倍!”死无泪嘶吼到。

    “门主救我!门主救我啊!”死无泪似乎在呼唤太一门的门主。

    这时候青铜门突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我脸色一僵,难道说他真的将太一门的门主呼唤来了,这可不好。

    辛月对我说:“门外应该还有一个门主,这是第二梯队,最后那个门主就会进来,他应该不知道我们将死无泪折磨的如此凄惨,恐怕知道之后,我发丘一脉难逃一劫。”

    辛月摇摇头,似乎很担忧。

    我知道辛月的担忧是事实,发丘一脉若是诚心归顺还好,但是现在明显是反水了,甚至有可能会被认为死无泪的死就是发丘一脉设下的圈套,但时候肯定会迎来太一门的报复。

    “只有我先得到七星宝刀之中的最后一卷,将河图集合完整,应该还有一战之力!到时候再帮助发丘天官吧。”我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往出口的地方凑。

    “你且站住!”貂蝉一挥手,一道血色的绸缎便扑在了门上。

    “我让你们离开了吗?”貂蝉说道。

    “哈哈哈!杨长命,你设计害我,现在自食其果,真是快哉!”死无泪还在那里垂死挣扎,逞口舌之快。

    我摇摇头,刚才就是你一直在杀我,现在被折磨成这副样子,却还要怨我。

    我将大家护在身后。

    “您还有什么话说吗?”我问道。

    “你可曾提过吕奉先?”貂蝉话语中露出一丝期待。

    而我此时就想抽自己嘴巴子,刚才为了嫁祸死无泪,就像用这个迷惑她,结果到了人家问话的时候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