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奉先背棺
    ,!

    “额……吕奉先……之前还见过呢……可能是走了吧…..”我挠挠头,苦笑道。

    “哈哈哈!杨长命!你接着编啊!”死无泪还没死,居然还有余力嘲讽我。

    “你没见过吕奉先?你在框我?”貂蝉脸色一僵,似乎有些生气。

    我看了看身旁的人,仅仅一个死无泪,就让我们受了伤,现在都是一些残兵败将,再加上一个千年怨气的女鬼,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赤兔马儿快,可带你离开!”金三样被两样扶着,说出这样一句没有头绪的话。

    “真的是吕奉先!”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貂蝉立刻激动了,身上的怨气疯狂的升腾,似乎情绪非常激动。

    “金大哥,啥意思?”我低声问道。

    “我有钱!读书多,懂得也多!”金三样本想呈现一副学富五车的样子,但是挺了挺胸被胸口的疼痛弄得龇牙咧嘴。

    “吕布对她说的情话,我从一本古籍上看到的。”学士没装成,金三样只能说了实话。

    “对!这下能证明我们的身份了吧,你还有什么话要我们带给吕奉先,且说来,必定义不容辞。”我也大义凛然的说道。

    貂蝉没有理我,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做出一副小女子的姿态,当然如果旁边没有那个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死无泪,绝对是我见犹怜。

    “好手段c手段啊!杨长命,我们门主暂别太一门,不日即将归来,我死在你手上不亏,等门主建立新秩序,必定会将我接引回来,死而复生的事情你不是没见过吧,到那时候,我会亲手杀了你!”死无泪虽然双目被刺瞎,但是感知力超强,貂蝉一瞬间没有了杀意,他自然是知道了,不过现在只能呈口舌之快。

    他的声音带着恨意,但是却让我心中骇然,太一门的门主离开了,这样的人物绝对不会突然离开,难道说背后还有什么巨大的阴谋不成。

    现在佛门、道门、诡案组,三股巨大的势力都被他们弄得接近灭亡,现在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先灭掉三个势力才能干的?

    不行!我出去之后得先联系一下吴止于,问问看他有没有什么线索,这可是大事。

    貂蝉可能觉得死无泪太吵了,被死无泪的声音从回忆之中惊醒,立刻一挥手,几道煞气冲入死无泪身体之中,死无泪仰天想要咆哮,但是却被一根铜钉从脖颈处穿透,只听见了像是破旧的鼓风机发出的风声,死无泪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没想到一位门主,居然死在了一个千年的女鬼手中。

    这时候貂蝉的铜像发出一阵阵的轰隆声,由之前的墙所化的地面变成了铁水,慢慢的流向四周。

    滋养魂魄结束了,貂蝉快要陷入沉睡。

    “小子!帮我带句话给吕奉先,说我没脸见他。”貂蝉魂魄开始化为虚影。

    这貂蝉如此厉害,还好有时间限制,不然我们想要离开还需大费周折。

    狗叔提醒我隧道即将关闭,得赶紧下去。

    我朝着貂蝉的铜像拱拱手,便跟着众人下到了下一层。

    众人匆匆下了隧道,来到了下一层。

    一落地立刻就坐在地上休息起来。

    我们和那个死无泪交战的时候耗费了巨大的阳气,在这里想要补全实在是太慢了,山也是精疲力竭,还好我搀扶着他。

    三叔和狗叔相互搀扶,三叔在死无泪将我打飞的时候挡在我身后,结果自己受了内伤。

    辛月等人虽然也不同程度的受了一些伤,但好在没有大碍。

    我趁着体内的阳气慢慢恢复的过程仔细打量这一层的通道。

    相比于上一层的石砖垒砌,这一层显得就大气了很多,都是用石板堆砌而成,石板大约一米左右,高宽都是三块石板,空间也大了不少。

    甚至在石板之间还有露出一般的檀木柱子,空气中弥漫着檀木的香气,尤其是我们刚刚从充满血腥味的上一层下来,这股香味让我精神一震。

    三叔顾不得伤口,仔细查看了周围的石板,还和辛月姐弟相互探讨一番,确定这里已经接近了主墓室。

    狗叔身手不及我们,刚才的大战也没有插上手,现在做起了向导。

    走路的过程中我和辛月的弟弟辛星相互介绍了一下,刚才那一手摩斯电码确实能证明他弟弟非常聪明。

    辛月也和我说了当初发生的事情。

    那死无泪不知道和发丘天官达成了什么协议,居然同意一起进入祖地,但是发丘天官中就属辛月对于发丘印的理解和运用最为拿手,死无泪自然知道辛月是谁,通过太一门的情报系统找到了辛月的藏身之处,用辛月弟弟的性命作为威胁,这才让辛月不得已的跟着他们离开。

    当时辛月正是去帮助林采买草药。也想要带着小石头出去玩耍,小石头虽然年纪小,但是自由父母双亡,让他比同龄的孩子懂事,一下就看出这群人是来带辛月走的,自然不愿意。

    小石头在集市之中大吵大闹,很快就吸引了众多人,死无泪本就是秘密行动,自然不愿意暴露过多,便派了一名手下用蛊术控制住小石头。

    我估计死无泪做梦也没有想到在小石头瘦小的身板底下藏着那么大的力量。

    辛星懂的东西也很多,再加上碰见了金三样这个高知识分子,二人聊得极为投缘,我看着都快斩鸡头拜把子了。

    不过辛星不通世事,一下就点出了两样的出身,让金三样脸色有些不好看,但是看着辛星依旧兴致勃勃的和自己讨论很多问题,便知道辛星也是性格使然。

    我也吃惊于辛星居然可以一眼看穿两样的身世,不过还好辛月告诉我这是因为辛星是发丘天官这一代中重点培养的几个有潜力的孩子之一,从小就接受正统的发丘天官知识,不光如此辛星还有出色的学习天赋,据说已经自学了很多不同的知识。

    看着辛月骄傲的夸赞自己的弟弟,我也跟着她开心。

    只要她没事就好。

    大约走了十几分钟,这才看见主墓室的门。

    这主墓室的门建造的很是宏伟,黑漆木门,两侧各有一个铜环,铜环上还有两座铜兽,一脸狰狞的撕咬着两个铜环。

    上前摸摸木门,是实木的,而且很厚重。

    木门上没有锁,稍稍用点力气便推开了。

    门一推开,立刻感觉进入了不一样的世界。

    正中央有一处高台,高台上是一座棺材,棺材下面还有一尊铜像。

    那铜像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身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单膝跪地,一手持方天画戟,一手握百担巨弓。

    真是说什么来什么,正是吕布吕奉先的铜像。

    而那尊棺材更是让人侧目。

    棺材盖四周有龙纹浮雕,四条龙皆是黄金所造,龙眼是红色的宝石,龙头张开大嘴死死的咬住棺材。

    龙雕一旁是漆黑如墨的棺材,上面还有各种玉石宝物作为点缀,配合棺材正体处刻录的各种画像,虽然富贵至极,但是却又多了不少韵味。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这棺材所在的位置正是吕布铜像的脖颈之上,将不可一世的吕布的铜像压得低下了头。

    “跪拜俯首还背棺!这董卓还真是对吕布恨之入骨啊!”三叔看了之后说道。

    根据三叔所说,这其中的意思就是让吕布生生世世都是被董卓压在身后,而且永远不能抬起头直视。

    这人像背棺,就是对于那个人无尽的恨意,就算是死了,也要让他背负着自己,永远被自己压制。

    虽然修建这个地方的人应该是发丘天官,但是没有董卓的意会,我觉得他们也不会这样修建。

    看样子历史上董卓对于自己这个义子恐怕心中早就有所恨意了,貂蝉的出现只是一个导火索罢了。

    除去中间这个引人注目的地方,四周的陈列也是尽显帝王之姿。

    要知道董卓还不是皇帝,却让献帝刘协在墓穴的最前方,让这个自己一手扶起来的傀儡皇帝依旧为自己守门。

    四大美女中闭月的貂蝉也被他用来阻拦前来盗墓的宵小之辈。

    更甚者万夫不挡的吕布也是用来背棺,可见当初的董卓是怎样的不可一世。

    在墓穴的四周有一条绢细的水道,顺着墙壁流动。

    墙上也有山水宫殿等建筑的雕像,感觉就像是将天下都融进了这一座墓中。

    这样建造的墓穴气势过大,需要有阵眼来压制这一切。

    当我看到上方的顶上居然刻画着巨大的九宫八卦,这才点点头,这样的手笔确实厉害。

    墓穴的建造似帝非帝,但是其中的气势远远超过了皇陵的气势。

    在左边还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些竹简,竹简居然历经千年不腐,仔细看过去居然是难得一见的雨斑竹,右边则是一个兵器的架子,上面的兵器不是寻常的摆件,兵刃锋利,寒光直射,甚至还有丝丝血迹,看样子是见过血的利器。

    一左一右,一文一武,墓室四周包揽天下,董卓的野心非常明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