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三叔破局
    ,!

    不过看到过灵狐献宝图之后,我知道董卓的魂魄还在,但是我们进来之后却迟迟没有显现。

    我先是对着吕布的铜像一拜,将貂蝉拜托我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吕布。

    可悲的是吕布与貂蝉终究还是没能在一起,一座墓室里面只能有一个魂魄,既然董卓的的魂魄在,那就证明吕布的魂魄没有在这里。

    二人的情谊延续千年,貂蝉被困在上一层的地方日日受尽折磨,已经凝练成了怨魂,而人中豪杰的吕布则被放在这里背了千年的棺材。

    只隔着一层,却历经千年不得相见,貂蝉还记得吕布,但是吕布的魂魄早就被千年的历史冲刷,不知道是说可悲好还是可怜更为恰当。

    其实我心中早就帮吕布回答了,若是知道,那一定是记得的,铁骨柔情,我不相信吕布会忘记貂蝉。

    只是刚才我那一拜,似乎身体之中有些抗拒,我感觉非常的奇怪。

    运转祭文审视自己半天,也没有发现异状,但是对于这尊棺材,却又有一种涌上心头的仇视之感,似乎很想将其打破。

    我转头问过一旁的众人,他们却没有丝毫这样的感觉。

    既然董卓的魂魄没有显现,我们也就渐渐放开胆子到处找。

    七星宝刀被传说的神乎其神,而且还有可能藏有河图最后一卷,但是我们却迟迟没有找到。

    找了半天,发现虽然一旁的兵器架上的兵器都是一些历经千年不钝不锈的极品兵刃,但是却始终没有传说中的七星宝刀的痕迹。

    到了最后,就只剩一个地方没有找过了,那就是那尊棺材之中。

    四龙叩首的棺材,虽然明显的能够看出棺材盖和棺材本身,但是那四个龙头的扣却感觉像是浑然天成,三叔和狗叔本想用文法解开,但是始终不得其法。

    想到身后还有追兵,只能由武法了。

    一人一个黑折子,其实就是撬棍,用力的卡在龙头的位置,心疼的三叔一个劲的抱怨那些天杀的追兵。

    “一、二、三!”三叔虽然心疼,但是嘴上却在喊着号子。

    我们几个虽然经历过大战,但是剩余的力量仍然比常人要大不少,但是我都感觉把自己吊在空中了,那龙头居然没有丝毫的动静。

    看材质应该是纯金打造,硬度绝对不可能这么高。

    表面光滑也不可能是有什么机关才能打开。

    辛月看了看,有仔细询问了辛星,然后去和三叔讨论了一会,里面很多专业的名词我也听不懂。

    到最后辛月他们一脸明白的表情告诉我。

    “长命,这里看样子像是局中局,气势这么大的墓室中,绝对不是董卓能够欣然消受的,所以这棺材之中必定还有一个风水局,一旦打开,我估计这里整个风水立刻就会变。”辛月对我说道。

    “不过我们也不能透露太多,我们怎么说都是发丘天官,来到这里看你们开董卓的棺木已经是大不敬,所以我不能帮你。”辛月脸上全是歉意。

    我捏捏辛月的脸,表示没有事,让他们先到一边等候。

    这是辛月的苦衷,我肯定不能要求过多,董卓对于发丘天官,就如同曹操对于摸金校尉,都是祭拜成祖师爷的地位了,哪里能够随便亵渎。

    三叔知道这里是局中局之后,没有紧锁眉头,反倒是放松了下来。

    三叔和狗叔将胸口的摸金符拿了出来,放在棺材上。

    两个摸金符都是月牙样子的穿山甲爪子,摆在上面首尾相对。

    三叔和狗叔掏出蜡烛还有罗盘。

    刚才我用道眼没有感觉到董卓,所以三叔也没有放蜡烛来看其中有没有东西,现在知道是局中局,也就是说董卓被压在棺材里面的分水局之中,所以还是将老法子摆出来,比较稳妥。

    其实我还是担心我的道眼会不会还在群狐狸的影响之下失效,毕竟那群狐狸神出鬼没的,但是三叔很确定那群狐狸绝对不敢走近这主墓室,再说还有这么多人进来,那群狐狸现在很有可能是在疲于奔命。

    三叔将蜡烛点着,放在东南角。

    随后二人拿着罗盘在棺材上来回的比划。

    不是三叔还会拿出一枚铜钱放在一个位置。

    这是摸金手段,投钱问路。

    三叔说这东西和道法有些相近,但是对于破解风水局这种东西一直是我的弱项,所以只能任由三叔施展。

    大概放了七枚铜钱,等到罗盘稳定之后,三叔和狗叔相视一眼,面对面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在手指上咬了一个口子。

    一正一反两个奇怪的纹路沿着铜钱的位置被狗叔和三叔用手指上的鲜血画了出来。

    三叔先一步画完,突然一掌拍在棺材上,七枚铜钱同时向上飞起十几厘米。

    狗叔手上一抽,立刻出现一根红红的细线,趁着铜钱没有落地,立刻从方孔之中穿过。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待到铜钱落下,居然没有移动丝毫位置,仿佛突然加了一根首尾相连的红线一般。

    狗叔手指黏嘴线的一头,手腕转动一圈,突然一抖,线东钱未动,但是整个用鲜血化成的图案则是闪了一下。

    最末端的铜钱朝着三叔的位置飞了过去。

    三叔一手拿住铜钱。

    这时候突然传出一道泄气的声音好像是啤酒盖被打开的样子。

    棺材盖的位置居然慢慢被顶出一道缝隙。

    三叔夹着铜钱一掌就将铜钱排进了棺材之中。

    狗叔也一下将红线抽了出来。

    那些铜钱似乎跟着红线飞舞一样,立刻正反翻转。

    棺材盖这才突然抖了一下。

    三叔喘了一会粗气,但是脸上却是颇有喜色。

    “没老透!这反制之局还能施展,要是年轻的时候,我自己就可以全部完成。”三叔朝着狗叔一笑。

    这时候整个棺材突然开始震动。

    虽然是被吕布的铜像背负着的,但是却缓缓离开了吕布的肩膀,似乎是悬浮了起来。

    “离远一些,两个风水局开始对抗了。”三叔赶紧离开棺材。

    棺材还在不断的抖动,周围墙上的水流都渐渐停止了,那些兵刃在低鸣,竹简都慢慢开始腐烂,好像失去的千年时光在这一瞬间开始补齐。

    我们也感觉四周刮起了乱七八糟的风,甚至还有一些地方的温度也在发生变化。

    这是我第一次见两个风水局在相互争斗。

    棺材中的那个我们始终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只是看到周围的情景想到里面压着的是董卓,想来也不会很弱。

    彭的一声直接打乱了周围的平衡。

    那棺材的盖子猛地翻了出来,四个龙首激射到水流的出口处镶嵌到里面去了,吕布的铜像四分五裂的炸裂开来。

    那棺材重重的落到了地上。

    果然如同辛月所说,这里的风水局一瞬间就变了。

    本来是那些水流从一个个小小的洞中流出来,现在看来就像是从之前的棺材盖上的龙首之中流出来的一样,四个方位四个龙首。

    刚才的争斗使得墙边的水流的非常多,都淹没了不少墙上的浮雕。

    现在看上去整个气势庞大的局顷刻间变成了妖龙乱世的煞局。

    棺材中还躺着一个一袭红袍的人。

    曾经点了天灯,身上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不过依稀能够看见络腮胡子,从宽松的衣服上也可以看出这人生前比较壮硕。

    这具尸首没有想象之中保存的那样完整。

    没有可能起尸了,我松了一口气。

    我看到它双手拿着两个东西。

    一个像是玉玺一样的东西,另一个是木盒。

    看样子七星宝刀就在这木盒之中了。

    我刚要上前去取这么木盒。

    突然那个腐烂的尸身抽动了一下。

    我站在原地没有继续前进,不像是起尸。

    下一刻那腐烂的尸体居然猛地坐立起来。

    双手把在棺材沿上。

    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个棺材撑着宽大的衣服居然从其中翻身出来。

    “起尸?蜡烛怎么没有反应?”三叔问道,手中的墨斗线早就准备好了。

    三叔说道对,他用的可是关氏的尸油蜡,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的应该早就有所反应才对。

    我开了道眼,确实也没有发现异常,那个腐烂的尸体一边走还一边在腐烂。

    走了没几步,居然骨头慢慢化作一片粉末。

    就在这时候,异变突然来了。

    一阵红光居然将我的道眼直接压制的消失了。

    然后东南角的蜡烛火焰窜起有一人多高。

    蜡烛就像是非常着急的在烧,蜡烛减小的速度都看的见。

    那骨头化作的粉末突然被煞风吹起来。然后一阵红色的烟雾落了下来。

    从其中走出一个胖胖的人。

    董卓的冤魂现形了。

    他环视我们一眼。

    “尔等看到我为何不跪?”他声音很有力,震得金三样差点跪下,我赶紧想要将河图的屏障展开。

    一直听话的河图此时居然石沉大海。

    董卓一双豹眼紧紧的盯着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体内的阳气对他有所影响,但是被这样的眼神一盯上,我立刻就感觉头皮一个劲的发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