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刘协附身
    ,!

    我现在很像直接过去抢夺那个装有七星宝刀的木盒,然后快速逃窜。

    董卓的魂魄显现出来之后,一股从四周挤压过来的威压告诉我们他比我见过的任何鬼都要强,甚至比阴间的十殿阎罗给我的压力都要大,之前貂蝉的怨魂就已经是让我有从心底的无力感,现在这董卓出现,那种感觉几乎让我感觉到了死亡。

    不光我有这种感觉,三叔等人脸色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就连一向沉稳的山,此时护在我身前的手都不自觉的抖动了。

    其实原因很简单。

    这董卓的魂魄,居然没有一丝的阴气存在,虽然是魂魄的状态,但是却没有阴气,甚至我开了道眼之后都不能从他身上看出端疑。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是看得见却摸不着的人一样。

    “咦?”董卓眉毛微微一皱,轻咦了一声。

    然后董卓抬起双手,悬在空中的手掌虚握了一下,然后变为了爪状。

    三叔和狗叔就像是被无形的力量抓了过去。

    董卓双手卡在三叔和狗叔的脖子上,皱着眉头。

    董卓突然咧开嘴轻笑了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曹操的味道!”

    说完这句话,董卓将二人拉近了一些,似乎在端详这两个人的面容。

    两枚摸金符不知从哪里飞了出来,停在董卓面前。

    “摸金校尉!是曹操派你们来的?”董卓脸色一变。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摸金校尉的作用,一时间认为是曹操下令让三叔和狗叔带着我们来撅了他的坟,看到他脸上颤抖的肉就知道这董卓怕是要怒了。

    三叔个狗叔相视一眼,眼中露出一种决绝的眼神。

    我一看这个眼神就知道要坏事。

    可是我根本来不及阻止。

    三叔和狗叔的手突然像是牵手一样,但是实则是伸到了对方的袖口之中。

    两个金灿灿的金片子就从袖口处掏了出来。

    二人极为默契的拍到了董卓的身前。

    那金片子突然金光大作,其中似乎有龙吟之声,印在董卓身上之后,董卓一下就松开了二人向后踉跄了几步。

    我看到董卓吃瘪也想上前帮助三叔他们,但是我调动阳气的时候却没有丝毫的反应,内心极为慌乱。

    不过还好那两个金片子似乎对董卓极为克制,三叔接近跑到了董卓棺木的位置,将两个木盒冲着我扔了过来。

    “长命接着!”三叔一声喊过,立刻转头帮助狗叔。

    从袖口处又抽出一条墨斗线,狗叔将一头交给三叔,然后二人在董卓身前快速的走动,将董卓绑了起来。

    “曹孟德!尔焉能设计坑我两次!”董卓猛地一缩,然后奋力的一挣脱。

    红光乍现,那些墨斗线居然齐齐断裂,身上的两片金片也都被红光击落。

    董卓一招手,立刻兵器架上的一把九环大刀就落在了手中。

    大刀一舞,立刻煞风吹动。

    狗叔闪避不及居然被刀身抽飞。

    我似乎听见了狗叔身上骨骼断裂的声音。

    “老狗!”三叔疾呼一声,看到狗叔本想从地上站起,但是却重重的躺在地上再也没有动静之后立刻发狠了。

    我连忙冲过去想要拦住三叔,这时候山和辛月他们一起出手。

    三叔双眼通红,狗叔将董卓这一击结结实实扛下来,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我有些懊恼,不知为何现在的我阳气调不动,就连河图也无法操控,我第一次感觉如此的无力。

    三叔一下扑过去,扔出几张符纸,我一眼看出这是镇魂符。

    可是镇魂符有用吗!

    答案从那几张符纸还没有飞出多远就化作飞灰就已经是一眼明了。

    “三叔!”我伸出手。

    三叔被拉住了,但是却不是我的手,而是董卓。

    董卓刚才一挥手便将几张符纸化为飞灰,此时更是一探手将三叔按住。

    我将雷击木剑掷过去,心中更加着急,此时我失去控制一身修为的能力,感觉就像是离开水的鱼。

    董卓一甩衣袖,连同山他们一起被震飞出去。

    雷击木剑也被甩了回来,与我的脸擦肩而过,留下一道血线。

    我感到董卓面前,奋力的想要运转体内的阳气还有祭文。

    扑哧!

    一只血红色的手出现在我面前。

    我抬头看去,脸上尽是不敢相信的神情。

    三叔挡在我面前,一只染血的手透过三叔的身体出现在我面前。

    我骇然的看着面前的场景,那柄九环大刀就在我头顶,但是却被三叔用力的抱住,这才导致董卓必须先解决三叔才能继续战斗。

    而三叔却为我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

    “咳咳!长命!三叔得去找你师傅喝酒去了,我那几壶老酒就藏在……”三叔话没说完,便没有了动静。

    “三叔!”我咆哮一声,想要朝着董卓扑过去。

    下一刻便又被董卓的煞风掀飞。

    我连滚带爬跑到三叔飞落的位置。

    三叔早就没有了气息。

    一种从心底散发出的恨意让我感觉全身都在发抖。

    “把你的身体给我,我来帮你。”一道声音从我脑海之中响起。

    这声音正是第一层的时候见到的献帝刘协的声音。

    “我的身体是你搞得鬼!”我充满怒意的吼道。

    “你身上的东西对我有所排斥,就先压制一下。”刘协的声音带着歉意。

    “但是因为你让我三叔和狗叔都死了!”我很想将他从我身体中找出来一点点掐死。

    “我本想寄居在你的木剑之中,但是那里有一条龙脉的雏形,我只能躲进你的身体,才能来到这里。”刘协说道。

    “你来这里干什么!”我问道。

    “把你的身体给我,我帮你杀掉董卓!”刘协的声音带着恨意。

    这时候的战局简直是董卓单方面的屠戮,山拖着精疲力竭的身体不知道被掀翻了多少次,辛月姐弟也渐渐不敌。

    就连两样也加入战斗,金三样则是慢慢靠到我身边。

    “三叔!”金三样眼泪啪嗒啪嗒的掉落下来。

    我将三叔的尸体交给他,然后又去将狗叔的尸体抱过来。

    “金大哥!一定要带三叔离开!”我嘱咐道。

    “我知道,不对!你要做什么!”金三样头脑活络,立刻就听出我话里有一些别的味道。

    此时辛月姐弟也渐渐不敌,两样更是杀红了眼都没能真正的伤到董卓。

    “刘彻!我问你,你到底有几成把握杀掉董卓。”我沉声问道。

    “五成!”刘协声音也很严肃。

    “什么!你压制我体内的力量,却告诉我只有五成的把握,你知不知道,我三叔和狗叔都死了!”我简直是怒不可遏。

    “呵呵!就凭你的实力,恐怕第一个死的是你!”刘协嘴下也没有任何的留情,直接这样对我说。

    “没有办法增加一些成功率吗?”我问道。

    其实我也是逼不得已才开始信任这个附在我身上的刘协,实在是我们早就没有一战之力了,虽然到现在大家还能勉强拖住董卓,但是我知道早就是强弩之末了。

    而且刘协居然能够悄无声息的附着在我身上,而且还能暂时压制河图,我知道他的实力一定在我之上。

    河图的实力和我的实力是成正比的,就连山他们的力量也会受我影响,所以我知道,反抗也没有用,倒不如和他好好谈谈,说不定能够想办法解决掉董卓。

    如果最后刘协杀不了董卓,我肯定也是要同归于尽的,所以我只能相信刘协能够击杀董卓,这样的话,至少辛月他们是安全的。

    我下定了决心,对刘协说道。

    “我信你一次,不过你最好杀掉董卓之后不要对别人出手,不然我就和你同归于尽。”我沉声说到。

    “我等这一刻已经太久了,你放开心神,少不了你的好处!”刘协的声音传来。

    我立刻席地而坐,放开心神。

    这时候突然感觉一股股寒流从我体内出现,和我体内的阳气交缠着最后化为一体。

    我能感觉到阳气的渐渐消失。

    但是我想要反悔已经晚了,因为我此时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别抵抗!我将你的阳气转化为帝气,这可是天大的机缘,小子!我虽为傀儡皇帝,但是帝王之术却非常精通,记住这种感觉,我来告诉你什么叫帝王之术。”刘协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所谓帝王之术,无外乎制衡二字,阴盛则为阳,阳盛则为阴,阴阳调和达到平衡就是帝王之术。”

    “放弃你这一身的道术,道术虽然脱俗,但是却不适合你体内的河图,河图本就是为的天下苍生,用道术的飘渺之意驱使自然力不从心,但是我这帝王之术,却是最适合操控河图的了。”

    我到现在只能顺着他的意思走,只要是能救大家,我也不在乎他说的是不是在骗我。

    我感觉到体内的阳气已经开始变了,那些阴冷的气息在吞噬阳气之后便化成了另一种状态,似乎真的像是他说的那样神奇。

    “你可知为何帝王被称之为真龙天子,就是因为这帝气到达极致,万邪不侵。”

    “咦!你这身体,百无禁忌!”刘协轻咦了一声。

    “哈哈,若不是我着急杀掉董卓,恐怕也忍不住夺舍了你这尊躯体。”刘协的话让我后背一个劲的发寒。

    “剑来!”刘协控制着我说道。

    雷击木剑居然嗖的一下飞了过来,其中的龙吟之声更盛。

    “董卓!汝可记吾否?”我一手持剑,朝着董卓走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