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追兵
    ,!

    这次下墓,虽然险象环生,但是我还是一直在看山的种种动作。

    直到确定山从一开始就是毫无保留的信任我这才放心,甚至于我在集齐河图之后,想要撼动一下山的实力,虽然山感觉到了,但是却还是先将这些东西的用处还有怎么样汲取他们实力的办法告诉我了,没有丝毫慌乱。

    甚至山还指点我将他的一点点实力吸取出来,帮助我恢复帝气。

    这样的山怎么可能是内奸。

    “山!你觉得雷霆这个人可信吗?”我低声问道。

    山明显一愣,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道:“他早就入了魔,现在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实在是人神共愤。”

    “若是你不知道他投靠太一门呢?你作何评价?”我又问道。

    山似乎听出了什么,用眼神询问我。

    我微微颔首,让他说。

    “这个人我也相处了很久,虽然亦正亦邪,但是总是心中有杆秤,能够平衡心中的邪气,说实话,我一开始也是不相信雷霆会叛变。”山低下头。

    雷霆的叛变让这些人都有些内疚,总是不愿意提起雷霆的名字,认为雷霆已经不配做河仆了。

    “若是你大哥让你叛变,你会怎么选择?”我又问。

    山腾地一声就站了起:“大哥怎么会让我叛变,兄弟们情同手足,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是说如果!”我按住他肩膀让他坐下。

    “你的意思是雷霆……”山立刻一脸正色的盯着我。

    “他说的是这样,但是我不知道可不可信,不过他已经将虎符给了我,我试过了,他并没有脱离河仆,我还是能够控制他的。”我说道。

    山脸色渐渐变得兴奋,还有些高兴的意思。

    “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一定不会叛变的,我得告诉其他人,不要让他再背这个骂名了。”山立刻又手舞足蹈的想要通知其他人。

    我赶紧拦住他。

    “若是你们之中有人叛变,你觉得会是谁!”我这一句话让山刚刚好起来的脸立刻僵住了。

    “你是说,真的有人叛变!不可能,林不会叛变,风肯定也不会,火虽然性子暴戾但是却重情义……”山一边说着一边拼命的摇头。

    “如果你认为雷霆可信,那么就是说明真的有人叛变了,这是你大哥说的,看样子应该是没有错的。”我说道。

    “这次让你先下车,还有一点,就是你回去之后看一看谁会是叛变之人,我不如你了解这些人,所以我不能下定结论,只能靠你了。”我说道。

    “难道你没怀疑过我?”山突然回头问我。

    我被山的眼神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只能实话实说:“一开始有些疑惑,但是我选择相信你,只相信你一个!”

    山点点头,带着辛星下了车。

    本来我和辛月也不想拖累金三样,因为我们刚刚害死了死无泪,太一门一定会报仇,所以金三样跟着我们实在是危险。

    但是我想要亲手安葬三叔,再加上我唯一能够联系上吴止于的设备还在三叔店里。

    这一次知道太一门门主离开了,肯定还有更加棘手的问题,究竟是有什么问题是要在灭掉三个最大的势力之后才能做得,实在是不知道。

    金三样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拼了受到危险也要带我回去。

    我将在三叔和狗叔的摸金符拿出来,给了金三样一个。

    “金大哥,是我害了三叔他们,这是三叔和狗叔的摸金符,我就留一个作为念想吧。”我本想都交给金三样的,但是我实在是心中悲痛万分,想要留一点念想。

    金三样将我的手紧紧攥起来。

    “不怨你,这种事情都无法阻止,你们也都受了伤,不过这口气我是咽不下去的,什么太一门,我一定要报仇,我要将那些门主的资料统统挖出来,刨了他们家的祖坟!”金三样另一只手紧紧地攥住另一个摸金符说道。

    虽然金三样说的气话,但是我丝毫不怀疑他不能做到,我只能再三嘱咐他,太一门的人无孔不入,还是小心为好。

    然后我们便陷入了沉默之中。

    直到一声轮胎的爆炸声惊扰到我们。

    是车胎爆了?

    但是两样并没有停车。

    那么就有情况。

    我将头探出去,发现了车后跟着三辆黑色的轿车。

    其中一个人手腕上的铁圈让我立刻洞悉了他们的身份。

    “该死!这太一门的人简直是狗皮膏药。”我生气的说道。

    一言不发的金三样这时候站了起来。

    “这群人!都留下吧!两样好好开车!”金三样说完,立刻从一旁的箱子中拿出几把枪。

    此时的金三样眼中带着杀意,手上的速度非常快,噼里啪啦一阵,一把步枪就组装好了。

    压好了子弹立刻探出头。

    “都给我死!”他一边怒吼一边将枪里的子弹倾泻到其中一辆车上。

    我立刻将他拉了回来。

    一柄飞刃从他的额头划过,带走一缕头发。

    我也是暗暗心惊,还好我将他拉回来的比较快,不然他这样疯狂,肯定会被伤到。

    这时候又一个车胎爆掉了。

    金三样一把推开我,又一次探头出去。

    火光冲天,子弹乱飞。

    那些太一门人绝对想不到我们这车上藏有枪支,两梭子子弹下去,一辆车直接冲到了路边,撞在了树上。

    那群太一门人也不是吃素的,我听到外面嗖嗖的声音飞过,赶紧将他拉了进来。

    车胎的爆裂声立刻传来。

    车子失控了。

    还好两样竭尽全力的控制车辆,这才让车子免于撞在树上。

    “是我拖累了你们!”我说道。

    “你看好金大哥还有三叔的他们的尸身,我去解决他们。”我提起雷击木剑打开车门下去。

    我肚子里也是憋了一肚子的邪火,不过我料定不会有门主级别的人来追杀,所以纵然我体内的帝气没有恢复,我还是下去迎战。

    还好我赌对了,都是一袭黑衣,没有特殊的装扮,这才让我放心了。

    我三两步助跑,冲了过去,虽然没有帝气加持,但是那一招指点江山通过蛮力施展出来也足以取人性命。

    呯的一声,居然挡住了我的剑,然后我回首望月,施展道门剑术。

    我和其中一个人立刻斗了起来。

    一交手,我就暗暗觉得不太对劲,这几个人身手都不错,尤其是和我交手的这个人,似乎比我还要强。

    很快我就不敌了,因为拥有这样身手的人不止他一个,还有一个。

    两个人同时出手,一掌就将我拍的撞在了车门上。

    “你们是谁?”我捂着被掌击中的地方问道。

    “死字门护法,死莫问,死莫求。”二人说道。

    居然是护法!

    没想到太一门下除却五位门主,居然每一个门主下面还有护法。

    我一想,当初碰见花字门的时候也见过两个女人,似乎也应该是护法级别的。

    这时候车门之中传来金三样的声音。

    “两样!一个不留!”

    嗖的一道红光从车头的位置窜出来,直接扑向一个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太一门徒身上。

    两样抱着那人的头,一用力,直接将脖子拧断。

    两个护法看到两样,也做出防备的姿势。

    我此时绝对不能看着两样独自迎战,立刻一招道门剑法用了出来。

    其中一个护法自觉迎战我,另一个则是走向了两样。

    我和这个死莫问的交手,我感觉出自己不是对手,他也没有运用什么特殊的招式,正常的交手之下我的招式被压得死死的。

    这时候金三样拿着步枪就下来了。

    突突突。

    立刻就打死了几个太一门徒。

    “莫问!”死莫求说道。

    死莫问一脚就将我踢飞,没有了和继续我玩闹的意思。

    下一刻死莫问之字形奔跑,冲向了金三样。

    “金大哥小心!”我感激呼喊,自己撞在树上受了伤。

    金三样听到呼喊之后刚好打空了子弹,立刻就要将弹夹换上。

    可是没等他更换完,立刻就有一只修长的手按在枪上。

    那死莫问已经来到了金三样面前。

    刚要出手打死金三样。

    扬起的手却没办法落下去了。

    两样头发无风自起,正瞪着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死莫问,死莫问扬起的手被两样死死的抓住。

    “居然不是人!”死莫问冷冷的说了一句。

    两样一下就将死莫问推开。

    这时候死莫求来了,两样见到无法抵挡了,只能抓住金三样的肩膀将他扔了出去,自己却用身体承受了这一击。

    我看到死莫求手上有黑雾升腾,知道不好,但是想要站起来却发现刚才死莫问那一脚居然使我下肢没有了感觉。

    两样受了一击,立刻横飞出去,辛月从车中钻出来给我查看身上的伤,也被死莫问一脚踢了回去。

    死莫求一个纵步跨过去,一脚就将两样踩在脚下。

    “太弱了!”死莫求说道。

    这时候死莫问已经将金三样拎了起来。

    “没想到你小子会控尸啊!”死莫问说道。

    我看到两样的手在朝着一个地方尽力抓着,好像是在够什么东西。

    我看过去,发现了是一个太一门徒的尸体。

    我突然知道了两样要干什么。

    不光是我,金三样也看到了。

    “不要!”我们同时说道。

    可惜已经晚了,两样一把将那个尸体拉过来,笑吟吟的看着金三样,似乎想要记住什么,然后一口咬到那具尸体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