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血尸两样
    ..百无禁忌

    空气中都是两样大嚼血肉的声音。

    那血肉就像是鲜嫩多汁的梨子,两样不时还抽两下嘴,似乎要品尽这条手臂的味道。

    金三样此时眼中都是绝望,感觉整个人都蔫了,刚才被抓住都没有这种感觉。

    死莫问和死莫求二人,看了一眼两样,眼神之中似乎闪现出一种鄙夷的神色,就算是血尸,也不是他们二人的对手。

    抬起脚就要将两样的头踩碎。

    辛月这时已经来到我身边,在我后腰处按了一下,只听见一声骨骼的脆响,我这才感觉到自己双腿。

    我顾不上缓解双腿的麻痹之感,跌跌撞撞的就要冲过去,我身上的帝气已经勉强能够使出一招那个刘协交给我的剑法。

    由于金三样还在他们手上,只能施展出指点江上,想要逼迫他们二人闪开。

    一股血浪一样的红色血气扑面而来,我生生被打断了剑招。

    死莫问和死莫求二人如同残影一般消散,竟然一瞬间躲得远远的。

    而在两样哪里,正是那一股血浪爆发的地方,站着一个人,双眼血红,眼中全部是暴戾的神色,皮肤雪白,手上一尺长的鲜红指甲看的让人心中发毛,尤其是此时连头发都是血色,无风自动的扬起来,就如同数万条毒蛇一般。

    我震惊了。

    什么样的血尸能够有这样的能力。

    这时候我才恍然大悟,两样居然隐藏着这样的实力,怪不得金三样能够雄踞摸金校尉前十。

    要知道两样没有吃任何血食的时候,就有了神智,而且是那种和常人一眼的神智。

    期初为了给金三样保留关于两样的秘密,所以我也就装作不在意,也不去想这件事。

    我快速的将金三样拉了回来,这小子现在感觉像是疯了一样。

    我拖拽他的时候这货愣是扣着地上的土不愿意离开。

    可是没有办法啊,现在的两样吃了血食,已经狂暴了,我要是不把金三样拖拽开万一两样控制不住自己伤到了金三样怎么办。

    死莫问和死莫求则是饶有兴致的看着正在哪里发狂的两样。

    还好我眼疾手快,在两样变身完之前就远远地离开。

    两样嘶吼一声,声音却如同婴儿的啼哭,周围的山间还有回音传来,可见其声音的尖锐。

    两样没有我想象中的对我们这些人发动攻击,而是一只手插了下去,一尺长的指甲将地上的另一具尸体挑上来,然后一只手举着尸体,另一只手在那人胸腔上轻轻地一划,胸腔中的内脏混着血液就哗的一下落了两样一身,而两样眼中却充满了兴奋。

    两样双眼突然转向那两个人,杀机迸现。

    死莫问从腰间一抹,立刻抽出一柄软剑。

    软剑像是鞭子一样抽在旁边的树木上,树干立刻炸裂,居然变成了数根长矛。

    死莫求则是飞起一脚抽在树木上。

    嗖嗖嗖嗖!

    数根长矛冲着两样飞过来。

    两样这时候也猛地窜出去。

    在与长矛即将相撞的时候,两样伸出手,猛地侧身,然后带着一尺长的指甲轻轻一爪。

    那些飞来的长矛立刻就变成了一段段的木棍。

    然而此时紧紧跟在长矛后面的死莫问则是一下就靠近了两样。

    手上的软剑此时就像是一条条银色的蛇在身旁游动。

    两样感知到危险,立刻反手一抓。

    死莫问脸色一僵。

    因为那个软剑正好被两样抓在手中。

    死莫问抽了两下发现没有丝毫的动静。

    死莫问另一只手猛地按在手腕上,飞速的一抖,那软剑居然泛起一道波澜。

    两样及时的收手离开,这时候的软剑居然像是鞭子一样抽在空中,还发出一声摩擦空气的爆破声。

    两样收手之后,立刻盯上了死莫问的脑袋,伸出手就抓了过去。

    死莫问立刻做出反应,一脚蹬踹在两样的身上。

    我知道这一脚的力道,就在刚才这一脚就让我腰椎错位,险些让我再也站不起来。

    奇怪的一幕出现了,我是知道这死莫问的力量,甚至隐隐有和死无泪媲美的能力。

    但是此时两样是一动没动,反倒是死莫问将自己弹了出去。

    弹飞死莫问的瞬间,死莫求也出手了。

    他三两步上前,重重的和两样撞在一起。

    两样退了三步,他退了三步半。

    就连力气,两样也是压他一头。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两样这样的实力让我放心下来,至少她应该可以解决这两个人。

    可惜我还是没有分析对。

    该从二人脸上浮现出的慌乱一点都没有见到,反倒是多了不少的兴奋之色。

    死莫求立刻出拳轰杀出去,和山的拳法刚猛不同,这个死莫求虽然力气很大,但是出拳只是从拳头上居然有火光出现。

    要说这种火光我之前也能弄出来,离火符就是了,但是之所以不弄就是因为这种暗合五行的符咒本就应该直接施展,附着在身上或者武器之上便会沾惹上其他的气息到最后反而使得威力减弱。

    但是这死莫求不一样,那带着火光的拳头每一次击打在两样身上之后便会留下一个火色的拳印,然后慢慢变为火焰。

    没几拳,两样整个身上就燃起了一层火焰。

    而且这个火焰并不是离火符那种火焰,而是阳火,就是阳气升腾形成的火焰。

    这种火焰对于身为血尸的两样来说非常的危险,阳气本就克制血尸,现在居然形成阳火,那两样还不被烧得魂飞魄散啊。

    我担忧的看着两样。

    两样停下手,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燃烧的阳火,然后她猛地向一旁扑去,立刻伸手插进一具死尸的肚子里,往天上一扬,立刻有血雨落下。

    阳火虽然是至阳之物,但是碰到这血雨还是会被污染。

    至阳的东西一般都有弱点,那就是一旦被邪气侵扰,立刻就会消散。

    果然!

    那阳火慢慢变弱。

    此时死莫求脸上才露出一丝认真地表情。

    刚才死莫问弹飞出去之后,一只脚在树枝上一勾,立刻停在树枝上看热闹。

    但那时看到自己的兄弟用阳火都没有成功,自然要下来帮忙。

    他猛地从树上一跃,手上的软剑被一甩之后立刻看不见之前那种软趴趴的样子,而是变得笔直。

    这一剑已经瞄准了两样的头顶,一看便知道是要击碎两样的头盖骨的。

    我不能看着两样腹背受敌,放下金三样立刻冲了上去。

    体内的帝气运转,和河图产生共鸣,居然使得我体内的祭文也有所回应。

    把力气集中在剑尖的位置,我记得刘协就是这样施展的。

    虽然我自己用出来该是感觉有些生涩的感觉,但是准头却不差。

    就在死莫问的剑即将击中两样的头顶上的时候,我将那指点江山施展出来。

    雷击木剑上金光一闪,将死莫问的剑挡住。

    死莫问惊奇的看了我一眼,立刻收剑躲开接踵而至的两样的指甲。

    这时候我居然感觉到手上冰冷刺骨,我看了一眼雷击木剑,此时的雷击木剑上居然有了霜花。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死莫问这一招施展出来居然可以改变环境,甚至能够冰封雷击木剑。

    好在雷击木剑中有阳雷和龙脉,自然不惧怕区区寒冷,很快霜花就变成了露水,慢慢低落下去。

    “不错!这剑不错,你的身手远不及我,但是却能挡住我那一剑,看样子这把剑来头不小啊。”死莫问眼中露出贪婪的神色。

    “哼!我的剑好不好是不错,但是我身手及不及你,还是要打过才知道。”我眯了眯眼,对他说道。

    其实我这时在打肿脸充胖子,这死莫问的身手如此诡异,也不像我之前见到过的任何人,哪怕是死莫求的身手,我也能看出来是用的阳气,可是这死莫问,出手的时候没有丝毫的阳气或者阴气,反倒是能够发出一些寒气使得我雷击木剑都起了霜。

    自我下山以来,见到的都是一些正统之人,哪怕是一些对手,都是一些用阴气或者阳气的家伙,这种诡异的人才好像就是和太一门挂钩才对。

    之前的死无泪用的是煞气凝练,魁三当时居然是阴阳二气同修,看样子这太一门之中的能人远远不是我能够想象得到的。

    这时候两样已经是完全压制着死莫求在打了,死莫求用的阳火无法烧到裹了一层血浆的两样,论力气也是不及两样,所以到头来被两样压制的不行,甚至几次都被抓伤了。

    被血尸抓伤就会很不幸了,因为指甲之中含有血毒,哪怕是一厘米的小口子,血流也止不住,一定会流血而亡。

    这样一来两样几乎是锁定了战局。

    我再看向死莫问,我知道只要是能够牵制住他,等两样把那个家伙解决掉,才能专心的对付死莫问。

    死莫问看样子早就想要看一看自己兄弟的情况,转身就想要过去。

    我哪里肯,一剑刺过去,一边疯狂的将那三招招剑术用来用去,不加帝气的配合,威力就小多了,但是剑光四射的乱花渐入这一招,实在是让死莫问被我的花架子哄住了,转过头也不敢轻易离开。

    一招两招…

    因为雷击木剑不会对他的诡异的寒气所侵扰,所以他也一直担心我会拿出一些能够伤到他的东西,就对我一再防备,哪怕我没有动用帝气,也依旧使得他全力招架。

    “你在拖延我时间!”死莫问再一次荡开我的剑,本想要冲我刺过来,被我荡开这一剑,雷击木剑也依旧是起了一层霜然后缓缓消失。

    我看了一眼那边几乎是血人的死莫求,咬着牙再一次出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