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两样失控
    ..百无禁忌

    “师兄救我!”死莫求大声的呼救。

    此时我的剑也刺了出去。

    死莫问眼中露出一丝焦躁,虽有心救死莫求,但却不得不继续和我交手。

    两样此时越战越勇,尤其是伤了死莫求之后,浓烈的血腥味让两样兴奋不已。

    死莫问荡开我的剑,突然转身将软剑当做鞭子向我抽来。

    我立刻将剑横在身前。

    “滚!”死莫问眼中煞气弥漫。

    巨大的撞击让我倒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剑身上快速泛起霜花,甚至逐渐蔓延到我的手上,我赶紧将雷击木剑丢开。

    死莫问没有趁我丢开剑就杀我,而是冲过去就死莫求。

    “两样小心!”我快速呼喊。

    其实这些都没有用,因为此时的两样早就失去了理智,不过本能驱使她生生向左移动了几步,避开了死莫问抽来的软剑。

    死莫问一把扶住死莫求,此时的死莫求早就是精疲力竭。

    “师弟!夺了剑就走!”死莫问低声说道。

    但是却被我听到了。

    我不顾剑上的寒冷,拿了剑就想要逃窜。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死莫问一手抓着死莫求,冲着我疾驰而来,我感觉后背一凉,一阵寒意从尾骨升起。

    我连忙一扑,这才躲开。

    死莫问一下越过我,随手一甩,就在我腿上留下一道伤口。

    他一脚勾起雷击木剑,在手上颠了几下,满意的点点头。

    “既然无法为门主报仇,取了你的剑也不算亏。”他说罢就想要离开。

    可惜,这一句话的时间却给了两样机会。

    一道血红的人影猛地将二人扑到。

    两样张开大嘴,嘴唇都撕裂到耳朵了,冲着死莫问就咬了下去。

    然而却被一只胳膊生生塞到嘴中抵住了。

    死莫求此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将自己的胳膊伸到了两样嘴里,发出一声凄惨的嚎叫声。

    “师兄快走!”死莫求哀嚎过后说道。

    死莫问眼中悲痛之意闪过,一掌拍到了两样肩头。

    两样被拍了出去,连带的还有那个被两样死死咬住手臂的死莫求。

    我用力的按住腿上的伤口,想要站起来却发现手上的腿上结了一层霜花,似乎我只要是一动,那些被冻住的肉就会掉下来。

    同样的伤口也出现在两样的身上。

    两样比我还要惨烈一些,整个手臂都冻僵了,丝毫没有办法动。

    饶是如此,两样依旧没有松口,反而将指甲生生刺入了死莫求的腹中,然后随着手腕的转动,我们甚至听到了内脏被搅烂的声音。

    “师弟!”死莫问悲痛的喊道。

    两样慢慢松开嘴,死莫求跪倒在地上。

    两样再一次冲过来。

    死莫问一个纵身就跳到了一棵树上。

    我本以为两样会将树砍断,但是两样却扑到了我的身上。

    再一次张开那血盆大口,我用力的抵住她的下巴。

    “两样!是我!是我啊!”我力道全部用在对抗两样上面,结果腿上的伤口又开始冒血。

    此时金三样捂着胸口也冲过来从背后抱住两样,想要将两样拉开。

    我看了一眼腿上的血迹,知道两样就是因为我身上的伤才开始攻击我,但是此时两样已经失去了理智,金三样现在的做法实在是危险至极。

    而且死莫问此时也没有离开,而是在树冠上看着这一幕,他是在等机会,甚至他为了不惊动两样,就连一旁的师弟的死活都没有管。

    金三样死死的抱住两样,眼中的痛苦的表情让人看了心碎。

    我感觉到有血低落到我的脸颊,没有血腥味,原来是水。

    我惊愕的看着两样。

    两样此时的身上也是遍布伤口,脸上被那阳火烧灼的痕迹也很明显。

    可是在脸上烧焦的痕迹上,居然有两道痕迹。

    刚才滴落下来的正是两样的泪水。

    “两样!你能听到是不是!你要对抗自己的**,你要对抗!不要被吞噬。”我赶紧呼喊。

    金三样也发现了异样,只能不断在两样耳边低语。

    “两样!我是三样啊,你忘了你的名字吗?你还有我!”

    “我是败家子啊,你不是还要把那些嘲笑我的人都揍一顿吗!”

    “两样!两样!”

    金三样从低声的耳语逐渐变得声嘶力竭。

    辛月此时一边控制住两样的手,一边流泪。

    逐渐的,我感觉两样的力道有些轻了。

    “金大哥!管用!”我有些高兴。

    慢慢的两样停止了进攻,自己站了起来。

    两样虽然眼神还是残暴,但是却多了一些平复的意思在。

    辛月立刻过来给我包扎伤口,在这样流血下去我便会死去。

    金三样还在对两样说话,一边安抚两样,一边想试探的触碰她。

    此时有一个人沉不住气了,那就是在树冠上的死莫问。

    之前的交战让死莫问体内的寒气用了七七八八,所以躲在树上,因为实在无力和两样战斗了,看着发狂的两样居然有些恢复神智,他坐不住了,自己师弟的惨死让他内心也是如同刀搅。

    所以死莫问下定决心,既然那个能够影响血尸的家伙想要重新控制血尸,自己自然不能让他得逞。

    死莫问握紧了偷偷取的我的雷击木剑,猛地朝着金三样投掷而去。

    这一幕落在我眼中。

    “小心啊!”我呼喊道。

    本来想要起来,但是腿上的伤口却让我无法站起。

    我眼睁睁的看着雷击木剑化成一道黑光冲了过去。

    金三样也看到了,但是他就是个普通人,哪怕是再有钱,也依旧躲不开这一击。

    我几乎就要奔溃了,我知道雷击木剑的锋利程度,尤其是死莫问的身手也是不弱的,这一剑绝对会刺穿金三样的身体。

    正当我绝望的时候,两样突然抱住金三样扑到在地上。

    但是却还是有些晚了,雷击木剑虽然避开了金三样,却正中两样的后心之处。

    雷击木剑本来就是驱邪避祟的利器,对于两样来说就是天敌一般,虽然在和死门两个护法战斗的时候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实力,但是却不妨碍它本该有的驱邪避祟的能力。

    雷击木剑刺入两样的身体,立刻就发出紫色的电弧,这是雷击木剑自身的能力。

    两样痛苦的嘶吼,转过头怒视着死莫问。

    死莫问被这眼神盯得心中发毛,大量了一下发现自己有可能真的会栽在这里。

    “杨长命!你记住,门主的死会算在你的头上,花字门门主已将快要过来,这剑早晚还是会被我取得,你最好能够逃脱花字门的追杀,好让我亲自为师弟报仇。”死莫问说完,四处看了几眼,似乎在寻找什么,然后脚下一蹬,便离开了这里。

    我此时也没有闲情逸致思考明明是两样杀了死莫求却还要怪到我头上的事情。

    因为此时两样几乎是陷入疯魔之中。

    两样从皮肤之中开始渗出大量的鲜血,整个人疯狂的咆哮。

    肩膀处的霜也被血水慢慢融化。

    两样一推,就将想要查看两样伤势的金三样掀飞出去。

    雷击木剑虽然还在两样后心处插着,但是却在一寸寸的往外移动,最后掉落在地上。

    大量的血水化成血雾,从两样身上升腾。

    直到血雾散尽,两样恢复了正常的样子,只不过眼中本该有的神智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金三样慢慢伸出手,想要抚摸一下两样。

    “小心啊!”远处传来一声疾呼,听声音便知道年纪不大。

    声音刚到,立刻一道寒光出现。

    一柄闪着寒光的剑就立在两样和金三样的面前。

    这时候才从一旁的草堆之中钻出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也就十四五岁。

    两样立刻警惕起来,有些虚弱的发出类似于野兽一样的咆哮声。

    金三样无视了地上的剑,想要过去看看两样,却被两样张牙舞爪的吓退。

    少年走了过来,提起地上的剑,深深地看了一眼两样,眼中露出坚定的神色。

    “师父说的没错,果然血尸降临,必有灾祸出现,看样子师父是给予我重任在身啊!”少年一边说着,还重重的点头,似乎正在肯定自己的推测。

    “这位哥哥莫慌,区区血尸而已,我巴山持剑行走天涯,自然是要锄强扶弱,劫富济贫….恩…斩杀血尸!对!斩杀血尸!”这个名叫巴山的少年,将地上的剑拔了起来指着血尸。

    少年尽力的装出一副凶残的样子:“血尸!你作恶多端,记住今日杀你者,乃是我巴山!”

    少年拿着剑就立刻做出剑术中的起手势。

    我们一开始都被这少年的言行震惊住了,现在看到他居然要动手,立刻出言阻止。

    “别动手,这血尸是自己人。”我身手想要拦住他。

    金三样此时没有理会少年,因为刚才他想要接近两样的时候被两样阻止了,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

    “长命!你快来看看,两样到底怎么了!”金三样无视了一旁的少年,对我说道。

    两样本就是为了保护我们,现在这个样子我心中也很着急,顾不上伤口,让辛月扶着我走了过去。

    看了很长时间,我暗暗回想心中对于血尸的了解,还从完整了的河图之中查了一些资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