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中二少年
    ..百无禁忌

    得出结论之后,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因为实在是不敢相信。

    此时的两样胸口处还有雷击木剑留下的伤口,不断地往外流着黝黑的血液,越来越虚弱。

    但哪怕是在虚弱,也不让我们任何人接近。

    此时我也流了不少血,头脑之中有些眩晕之感。

    “金大哥!我……”我张开嘴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金三样低下头,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的落寞;“长命,我似乎能够推断出来,不过我还是想要听你说出来。”。

    “两样身上的伤虽然严重,但是身为血尸,如果不能投入火炉之中,是杀不死的,只是……”我说到这里听闻两样死不了,金三样抬起头,严重的落寞少了不少。

    “只是两样吃了血食,已经失去理智,然而又被雷击木剑所伤,体内的血气紊乱,恐怕是无法恢复了。”我尽量缓和的说道。

    血尸不同于僵尸或者煞尸,血尸又被称之为天弃,就是因为随着血食的多少,他们的力量增长无限,而且一般的道术或者伤痕都无法将其完整的杀死,从古至今杀死血尸的方法就有两种,一种是投之于烈火之中,烧个干干净净,另一种就是大卸八块,然后分别用符箓或者阵法封印。

    其实两样的身手相对于记载之中的血尸来说,算是比较弱的,最厉害的血尸在汉唐的时候,据说当时血尸一出,方圆百里的人畜都被吸成了干尸,最后耗费了巨大的力气才消灭掉,那时候就有想要和血尸一战,便会消耗一国之力的说法。

    而两样受到这样的重创,尤其是雷击木剑中的雷意对于她来说是致命的,所以现在的她变成了初生的样子,可能需要大量的血食才能再一次恢复之前那种有神志的状态。

    听到我的解释,金三样眼神落寞。

    也是,这样其实就是说明两样已经死了,就算是再一次恢复,也不确定两样能不能拥有之前的记忆。

    不过很快金三样就笑了起来,虽然笑声之中带着凄惨的味道,但是知道还有办法恢复之后,金三样的斗志很快就来了。

    我很想将两样很有可能失去这些记忆的事情告诉他,但是却迟迟不忍心说出来。

    “当初两样和我初次相遇,便是这样,我记得当初我是这样做的。”金三样喃喃的说着,立刻掏出一把战术小刀在手掌上划了一道。

    鲜血溢出的瞬间,两样的眼中出现了贪婪的神色,我很紧张,害怕两样突然暴起。

    但是很快我就打消了疑虑,金三样举着手掌走了过去,居然两样没有丝毫的阻拦,反而一脸兴奋地凑了上去。

    金三样将手掌按在两样的额头,顺着两样的脸颊流下来的鲜血被两样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回去。

    但是两样依旧没有丝毫想要攻击金三样的念头。

    要知道金三样并不会什么控尸之术,现在的两样居然在他的面前似乎没有任何攻击的样子。

    我真能说服自己相信这就是两样在潜意识之中不会伤害金三样吧。

    金三样将手掌拿开,两样意犹未尽的看着金三样手上的伤口。

    金三样拉着两样的手,此时手上的指甲已经褪了下来。

    金三样拍了拍我肩膀,一脸的歉意说道:“长命兄弟,我就不陪你走下去了,现在我和两样都没有战斗力,跟着你也是累赘,再说我还想带着两样从我们初遇的地方再走一遭,看看有没有帮助。”

    “金大哥,两样也是为了救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说起来我也是有错啊!”我更加内疚了。

    金三样微笑的摇摇头,然后和我商量就把三叔葬在这里吧,有太一门这些人的尸体陪葬,三叔他们也能宽慰了。

    我点点头,实在是现在车子也毁了,我们也无法继续带着两具尸体走。

    我强忍眩晕的感觉,跪在地上给三叔和狗叔挖坑。

    没有棺材,只能拿几件衣服给三叔盖上。

    直到帮三叔立完碑,磕了几个头,金三样才带着两样来到我面前,说要离开了。

    我不知道如何说什么送别的话,反而金三样对辛月说她弟弟跟着自己让辛月放心,他看着辛星也很喜欢。

    金三样匆匆离开,一边走还一边对两样喃喃自语。

    “两样啊,这下好了,又得从头教你,我少挣多少钱啊。”

    “这次可不教你喝果汁了,一天天的喝的我都胃疼,以后咱们改吃水果怎么样!”

    “你说我是不是该改名字了,金三样显得你好像排第三似的,以后就改成金一样吧,只有你就好了,不对!钱也不能少,不然咱们出去怎么显摆呢……”

    金三样的声音越来越小,人也渐渐看不见了。

    我有些伤感,要是我能够有办法帮助两样回来,我绝对立刻就这样做了。

    让辛月匆匆将地上的死尸都丢在一堆,然后烧掉。

    “喂!那个人是不是傻啊,那血尸有没有神智,怎么能听懂他说的话呢,还不如省点力气呢!”

    声音传来,我吃了一惊,这少年居然还没有走,此时正挠着头看着金三样离开的位置,似乎怎么也想不通。

    “你也快走吧!等会还会有追兵前来,实力很强,呆在这里没有好处的。”我看着这个少年有些不太正常,但是居然可以一语道破两样的来历,而且不问我们是不是好人,就想保护我们,心性自然是没有问题,这样的孩子还是离开的好,跟着我只会越陷越深。

    少年惊奇了一下,然后立刻做出一副认真地样子;“还有追兵?你到底是惹了什么人啊!不行!我更不能走了,我巴山持剑行走天涯,就是要锄强扶弱、劫富济贫,怎么会抛下你们伤者还有一个女人就独自离开,师父说过,行走江湖道义为先….”

    “别说了!你愿意呆在这里你随意,我可要走了。”我意识辛月扶我离开,之前死莫问说花字门的门主也来了,当初花字门两个三个门徒率领的人就轻而易举的攻破道门,实力不容小觑,现在我受伤严重无力抵抗,那么这里也不安全了。

    走了几步,却发现这巴山双手抱在头上,一脸惬意的跟在我们后面。

    “你怎么不听劝,你到时候死了我也救不了你!”我回头怒斥道,心中本来就难受,一顿邪火就发在了巴山的头上。

    少年咧开嘴一笑,丝毫没有被我的怀脾气所影响;“你中了寒毒,走不远的,我等你坚持不住了再帮你,也不会坠了我的名头,要知道我巴山持剑行走天涯,就是要锄强扶弱……”

    “你说他中了寒毒?”辛月最先反应过来,立刻担忧的看着我。

    “不用担心,这寒毒我能解,下毒的人我也认识,现在我就可以帮你解毒,谁让我巴山持剑行走天涯,最注重的就是锄强…..”少年洋洋自得的说道。

    辛月赶紧就拉住他,想让他给我看看身体。

    但是我却拦住了他。

    “你认识死莫问?”我暗自握紧雷击木剑,心中对他多了一丝防备。

    “死莫问?你要是没遇见我,可就真的死莫问了,不过还好,你遇见了我,我巴山持剑行走天涯……”少年摇头晃脑的说道。

    “我是说给我下毒的人,你和他什么关系,你是太一门的人?”我将辛月拦在身后,掏出剑来和这个少年对峙,虽然手抖的连剑都快拿不住了。

    “哦!给你下毒的人不叫死莫问,是我师兄,不过判出师门,气的师父好几个月吃不下饭,所以我学成下山,自然帮师父清理门户,只不过总是追不上他而已,不过早晚会追上的,没办法,我巴山持剑……”少年说道。

    我一下就拦住了他,实在是不想听他的唠叨,不过既然他趁着我受伤都没有动手,可能他说的都是真的吧。

    “你现在看看你的腿,我估计应该蔓延到腰部了吧,有没有感觉后背的骨头发凉?”少年冲着一笑。

    辛月直接一下就拉开了我后背的衣服。

    在我后背处,居然也渐渐有一些霜花出现,还有青色的血管凸起,摸上去异常冰凉。

    其实我早有感觉,本以为是失血过多造成的体温降低,但是现在看来,很有可能就是拿寒毒侵扰所致。

    这时候的少年掏出一个小瓷瓶摇晃了一下,告诉我这就是解寒毒的解药。

    辛月心急,伸出手就要去够这个瓷瓶。

    少年手腕一抖,瓷瓶飞了起来,然后手化为剑指,点在辛月的手背上,辛月吃痛哎吆一声,就将手抽了回去,瓷瓶落回少年的手中,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想要这个解药很简单,但是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少年露出一口白牙,冲着我笑道。

    我眯起双眼,心中的防备之意再次升起,这少年恐怕是有问题才会这样做的,不然怎会这么好心。

    “哼!你说吧,我倒要看看你想知道什么。”我说道。

    “很简单!我巴山持剑行走天涯,最重要的是什么?”少年期待的看着我。

    我差点被自己的气给呛死。

    我万万没想到,本以为这少年想要用计谋套出一些有用的东西,可是到头来他的问题却让我苦笑不已。

    就连辛月也惊呆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