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巴山夜雨
    ..百无禁忌

    等了一会,巴山看我没有反应,眼中非常的焦急,甚至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在里面。

    “我给你一个提示好了!”巴山立刻手舞足蹈的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辛月轻笑一声。

    也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现在巴山像是耍宝一样的神态确实让我们放松了不少。

    我看到巴山似乎有些着急了,一个劲的跺脚。

    我也只好配合他将他一直以来挂在嘴边的口头禅说了出来;“锄强扶弱…..劫富济贫?”。

    巴山好像是心事终于落定一样,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巴山满意的点点头,将瓷瓶打开,倒出一粒药丸递给我。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吞了下去。

    药丸刚一入腹,立刻在小腹处产生一丝温热,逐渐将我身体中的寒气驱逐出去。

    “多谢了!小兄弟!”我抱拳谢过他。

    巴山伸出手,做出阻止我的样子:“哎!不要这样!”。

    我心中有些感动,看样子这巴山虽然和那个死莫问有关系,但是却不一样,巴山毕竟是个小孩子,看样子是他一直以来都在学着自己师傅给竖立的古板的形象,但是骨子里还是个孩子,实在是有种学习大人做事的可爱模样。

    越是这样,我实在是不忍心他继续跟着我,看到他我想起了自己刚下山的样子,也是什么都不懂,不过还好碰见了不少好人。

    所以我决定也像个好人一样,劝他离开。

    “现在我毒也解了,你也该离开了,不是我不留你,你性格确实很好,也很对我胃口,但是实在是我不能让你再跟着我了,我被人追杀,那人实力非常的强横,你还是快些离开,免得引火上身才好。”我说。

    辛月也点点头,她也觉得这个小弟弟确实很可爱,本来就是孩子,却非要学着装作古板的样子。

    “厉害?有我师父厉害吗?”巴山想了一会问道。

    “你师父是谁我不知道,你身手虽然不错,但是应该打不过。”我认真地说道。

    “打不过就要跑吗?”巴山眼中露出一种迷茫的神态。

    “师父说过,侠义者,不可畏敌而先衰,打不打得过,要试过了才知道。”巴山也很认真的跟我说。

    “你赶紧走吧!不是让你逃跑,而是不想拖累你!”辛月也苦口婆心的劝解。

    “不行!我巴山持剑行走天涯,为的就是锄强扶弱,劫富济贫,现在怎么能够先退走呢。”我们越是解释,他反倒是越坚定信念想要留下来保护我们。

    突然我感觉浑身一震发寒,汗毛都立了起来。

    不好!

    我赶紧让辛月扶着我快速离开。

    “长命啊!真是个好孩子,还等着花姑我呢?是该说你胆识过人应对强敌好呢,还是说你不识好歹等着送死好呢?”

    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子,穿的花花绿绿的,我一眼就认出来,那就是之前杀了张锦等人的花字门的花姑。

    看见仇人,分外眼红。

    这次出现的只有她一人,本来以为真的是花字门的门主出来,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花四娘的得力手下,花姑。

    “还以为是花字门的花四娘来追杀我,没想到却等来了你。”我沉声说道。

    花姑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好像非常的吃惊:“哎呀呀!真是长大了,还想要挑战门主,看你还活着,想必死字门的两个护法也遭你毒手了吧,也难怪,那死莫问不知道投靠了多少门派,偷师不少,这种不专一的人就该死。”

    我冷笑几声,没有搭话。

    “喂!你们口中的那个死莫问是我师兄吧?他还没死,我能做证。”这时候防不胜防的巴山逃出来指着花姑说道。

    花姑疑惑的看着这个少年,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好几圈。

    花姑掐着兰花指,娇声娇气的说道:“还以为你是我们家长命的孩子呢,现在想想也是,当初还是个小毛头,现在哪里会有孩子啊,不过小家伙口气大得很,不懂礼数,又是什么杂七杂八的门派出来找你们的好师兄的吗?”

    “我是来清理门户的!”巴山毫不示弱,立刻说道。

    “巴山!你快走吧,此地危险!”我急切的说道。

    自从和死莫问交手之后,我就知道能够做到门主身边之人,一定有非凡的能力,那死无泪寒毒颇为诡异,这花姑当初不显山不露水的就能带人杀进道门,自然是有独到之处。

    “这可不行!”巴山似乎因为我一直劝他离开有些着急了。

    我立刻转头对花姑说:“当初是虽说是老道士把你们吓走,现在我的实力可不同以往,你确定要拦住我去路?”。

    “哈哈哈!你还真以为是老道士把我吓走的?那是我们太一门门主有令,不能伤害你,现在门主不在,自然可以为所欲为喽。”花姑好像是听了一个笑话一样,笑的前仰后合的。

    “那你现在就杀了我,不怕你们门主怪罪下来?”我说道。

    “门主关押着巫女,你的用处也就是百无禁忌的身体而已,不过现在十无泪的起死回生之术如此神奇,自然死活都一样了,更何况你设计坑杀了死无泪,我想这仇死字门做梦都想要报,正好借此机会我们花字门捉拿了你,也好吞并他们不是?”花姑一边说着,一边朝我们步步紧逼。

    辛月拉着我后退,倒是巴山此时没有后退。

    “这个哥哥受伤了,你没有受伤,所以说锄强扶弱也能说得过去,不过看你穿着也不像有钱的,倒像是个村姑,看样子劫富济贫是无缘了,不过师父说过,做人不能太贪心!”巴山一边说着,一般将身后背着的剑抽了出来。

    “我巴山持剑行走天涯,自然是要锄强扶弱,这把剑名叫夜雨,请赐教!”巴山持剑拱手,一副古人做派。

    “哪里来的小娃娃!不知死活!”花姑听到她说自己是村姑就已经是冷眉竖对,立刻冲了过来。

    花姑双手轻甩,立刻又带着丝线的针激射而出,密密麻麻的一片。

    巴山持剑而立,稍稍闭目,睁开之后身上气势大变,似乎整个人都是一柄利剑。

    巴山挥剑。

    除却花姑激射出去的针传来的破空之声,竟然有雨声传来。

    尤其淅淅沥沥的小雨,我都不自觉抬头看向天空,没有丝毫要下雨的样子。

    这才明白是巴山挥剑发出的声音。

    巴山的动作不急不缓,要不是看到剑身上又火花出现,丝毫没有感觉是在格挡花姑的针。

    花姑惊奇的发现自己的针居然被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挡住了,这哪里能忍,立刻握紧了手中连着针的线挥舞了几下。

    空中的针线相互交错,居然形成了一张网。

    巴山几次挥剑都没有砍断,看样子这线的材料也不一般。

    我有些焦急的看着巴山,因为那网已经在缓缓向下落了。

    巴山显出了不同于这个年龄的稳重,面对巨网也不慌不忙,手上的剑突然变快,力道也足了一些。

    淅淅沥沥的小雨立刻变大,如同骤雨一般哗的一声倾盆而至。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突然出来的少年有如此实力,看样子并不在死莫问之下,这么说来他说的清理门户的事情也是真的。

    剑尖不断地和上空的针相撞,居然慢慢的巨网中的线被这急骤的剑法打乱,不止一处的地方出现绳结。

    “哼!”花姑冷哼一声,伸出双手,放弃了手中的丝线。

    没有引导的丝线立刻散落一地,不过却没有结束,从花姑的袖口处飞出几条绸缎,绸缎上染着绿色的尸气,一看就知道是些歹毒的手段。

    绸缎缓缓展开,居然渐渐包裹住了巴山。

    绸缎碰到地上的石头时,居然从中拦腰将石头截断,可见其威力。

    此时有绸缎的包裹,巴山那舞剑时发出的雨声居然慢慢消失。

    我有心帮忙,但是动了几下却被引发伤口撕裂。

    花姑眼中出现戏虐的意味,总归来说,还是一个小孩子,不是她这种人的对手。

    绸缎猛地锁紧。

    我担忧的看着哪里,且不说绸缎刚才破土碎石的力道足以将他压成肉球,就单单是上面带着的尸气,就足以让他中了尸毒。

    正在我即将绝望的时候。

    晴空一声旱雷。

    那绸缎中生生被撕裂了一个口子,巴山持剑从其中飞驰而出,直冲向花姑的面门。

    花姑脸色一变,一挥袖子立刻一个手帕飞了出来,手帕居然迎风而涨挡在花姑面前。

    巴山的剑刚触碰到那手帕上立刻抽剑后退。

    “雨破惊雷,你是剑窟中人!”花姑脸色大变。

    “哼哼!算你识相,我就是持剑行走天涯,遇事锄强扶弱,劫富济贫的巴山夜雨!”巴山一脸牛气冲天的样子。

    “什么巴山夜雨,我没听过,不过你们剑窟一脉相传,你师父是剑子常安?”花姑脸上似乎有些不自然。

    花姑脸上阴晴变化很快,最后居然暗自跺跺脚离开了这里。

    “你别走啊!我告诉你,我叫巴山,我的剑叫夜雨,所以我是巴山夜雨。”巴山似乎还想要追上去将自己的名号解释给她听。

    我看着遁走的花姑,也是一脸的茫然,虽然巴山破去了花姑两招,但是那个手帕却能挡住巴山的剑法,还不至于打不过。

    不过我听到花姑提到巴山的师父,也就是那个什么剑子常安的人物,看样子是想要逃避那个人。

    “前辈既然来此,何不出来一见?”我环视一眼大声的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