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太一门门主的来历
    ,!

    坐在门外的石阶之上,心中是杂乱无章。

    吴止于出事,就像是压垮了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的时候在村子里,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和那些孩子们成为好朋友,其实那些村里人如何不愿意搭理我我都不在意的,只是想要有个朋友,可是我唯一拥有的就是奶奶,后来奶奶被杀,我有过这种失落感,不知所措,甚至恐惧大于悲伤。

    那时候我咬紧牙关就想着能够为奶奶报仇。

    和张锦在一起的日子虽然单调,但是却不无趣,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不用接受被人的冷眼相对,自己过日子就好了,可是后来张锦在道门拼死守护道门血脉,得知张锦的事情我虽然悲伤,但是却化作了替张锦完成遗愿的动力。

    三叔和狗叔为了帮我在墓中殒命,至死都没有任何怨言。

    ……

    这些画面在我眼前迟迟不肯消散,一遍又一遍的机械式的回忆。

    也许当初我还有盼头,还有能够坚持下去的理由。

    可是这一次,对我的打击很大。

    禅机和尚没了手臂,瞎了双眼,吴止于连魂魄都被打散,诡案组十大高手全部陨落,就连目前是最强者的佛门菩萨都是身死道消。

    这太一门门主的实力让我从心头产生一丝的恐惧。

    这种恐惧让我更加的想逃避,甚至想要逃避这种恐惧的感觉,逐渐的化作了一种怨念,我明明告诉了吴止于太一门知晓了我们的计划,可是他依旧去执行,还把自己搭上了。

    这下好了,本来我就是和吴止于商量的,甚至不遗余力的去找河图,结果呢!我找齐了河图,就差一步河图祭了,你吴止于先走了。

    而且这群人还将重担和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

    如果之前,我可能立刻充满斗志,说不定还会更加的努力,可是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思考的东西更多了,担忧就更多了,羁绊也更多了。

    河仆内部还不稳定,甚至我隐隐感觉叛徒不止一个,糖糖在太一门被囚禁,生死不明,我虽然现在不能用道术了,可终究还是道门的掌教。

    本就以为当初的佛门、道门、诡案组就已经是三大势力了,可是现在那些听说过没听说过的古族门派竟然如同雨后春笋,一茬一茬的往外冒,甚至实力比之前的三个势力都厉害。

    单单看巴山就知道了,剑窟这种地方我除了在小说还有电视剧之中能找到相似之处之外,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小小年纪的,身手却不次于我。

    知小便可见大,巴山的身手都这样了,那些早就有传说的门派还不知是怎样的庞然大物。

    更何况,那个太一门门主凭借一己之力就能够周旋在这些门派之间,我这样的身手,实在是没有一丝胜算。

    辛月这时候慢慢的从房中走过来,看着我的背影张了好几次嘴都没有说话,最后就是从身后抱住我,将头紧紧地贴在我后背上。

    我将手放在辛月的手上,感受着她手上的温度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就应该挑起担子,和那个太一门的门主争斗一番?”

    辛月没有说话,只是抱得我更紧了一些。

    我叹了一口气。

    “我有些怕了,并不是怕我死,而是怕你们这些人再出事,之前张锦等人死时的画面就一直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他们的死都与太一门有关,说是不共戴天之仇也不为过,我若是再对太一门有什么动作,导致你们其中有任何人出事,我都是百死莫辞。”

    辛月低声的抽泣着。

    “我也不想你去冒险,你看看这些人,他们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新秩序就是要有新人类,到时候这些人的生命就都会变成太一门筑造秩序的砖瓦,他们都说你是百无禁忌,想要快速的建立新的秩序就需要你,虽然我们还不知道太一门不对你下手的目的是什么,但是等到太一门来到的时候,恐怕一切就晚了。”辛月虽然说的话非常的识大体,但是却又抱紧了我几分,她也知道其中的厉害,可终究心中不舍。

    看着来来往往在医院中走动的人。

    有些人神色焦急,可能是家中有人病重,也有一些人略带激动,看到手中拿着的襁褓就知道家里肯定添丁进口了。

    也有在漫无目的闲逛的人,不时还看看守卫森严的这里。

    他们都有一个特点,就是一直生活在他们以为中的世界,我所处的世界和他们既息息相关但是又天差地别。

    “若是真的来找我了,想要利用我建立新秩序,我就和他们拼了!”我握紧了辛月的手。

    “等太一门的事情结束了,你就娶我吧!”辛月在我耳边说道。

    “恩!”我重重的一点头。

    辛月随后便驱车离开了,是我要求的,让她先一步和辛星汇合,然后拜托金三样找个地方把他们隐藏起来。

    辛月就是我的后顾之忧。

    面对太一门,害怕归害怕,但是刚才出门的瞬间心中早就有了决断,只不过还没有说服自己罢了。

    我进入房间之中,看着还在帮吴止于擦拭身上的吴倩,有看看一旁坐在那里念经的禅机。

    “禅机方丈,我同意了,不能任由太一门胡作非为,到时候指不定死多少人呢!”我说道。

    吴倩明显抖了一下,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

    禅机摸索着站了起来,对我说道:“杨掌教大义!”。

    “那你应该先告诉我究竟怎么样才能打败太一门吧!”我说道。

    这时候吴倩居然慢慢退了出去,甚至周围的那些护卫保镖也都撤出这座房子。

    禅机伸出手在找我,我赶紧搭上手。

    禅机小心的将一个小玉瓶递到我手中。

    “这是什么?”我问道。

    禅机一把将我拉到他面前,好不容易找到我的耳朵,趴在我耳朵上小声的说道:“血!太一门门主的血!”

    我听完了之后,心中更加的诧异。

    就算是得到了太一门门主的血有什么用?难道要用来下蛊?还是诅咒?

    可是这些东西虽然阴毒,但是对于太一门门主这样的人物来说就像是过家家一样,实在是没有任何用处。

    禅机又摸索着将小瓶子的盖子打开。

    空气中猛然出现一丝幽香,丝毫没有血腥味,这种香味甚至有种让人从心底里想要喝下去的冲动。

    禅机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手腕倾斜了一下,一滴血落到了地上。

    那一滴血落在地上的瞬间,猩红的颜色化为深红色,还转出恶臭,慢慢的居然腐蚀了地面。

    我眼神猛地一缩。

    这绝对不可能是人的血。

    先是幽香无比,接触地面之后又变的恶臭,还有这血液中含有的毒性居然如此霸道。

    “禅机方丈!这太一门门主不是人类?”我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禅机点点头,好像是想到了什么非要拉着我等待一个人。

    我不管再问什么,禅机都不肯再说话了,非要我等待着那个人前来。

    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这才匆匆有一个人进来。

    不是生人,正是天瞳。

    我和天瞳相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此时的天瞳也和之前不一样了,这次没有带墨镜,眼也恢复了正常人的样子,只不过头发却变成了酒红色。

    整个人的气势也变了,感觉有一种凶残的本性隐藏在双眼之中,这种本性就像是狼的天性一样,虽然他看见我之后也是很开心,但是在眼底依然保留着这种天性。

    看样子天瞳的妖力控制的已经是如火纯情了。

    禅机丝毫没有让我们有过多的寒暄的过程,直接丢出一个匕首,让天瞳取眉心处的一滴血。

    天瞳取了一滴,他自然是认识禅机的,而起自己的顶头上司就躺在床上,也不得不听话。

    天瞳的血留在匕首的尖头之上,然后禅机摸索着在刀身上倒出一滴太一门门主的血。

    血对于金属没有丝毫的毒性而是聚集成一滴。

    禅机让我抖动匕首将两滴血混在一块,他本来想要自己完成,可是奈何自己双眼已经失明,把握不好力道。

    我听完了禅机的话,也是一脸疑惑的将匕首轻微的抖动,让两滴血慢慢相遇。

    虽然我感觉就像是滴血认亲一样的,还以为这天瞳和太一门的门主有什么关系呢。

    下一刻发生的事情让我更加匪夷所思。

    太一门门主那滴血慢慢的靠近天瞳的血之后,天瞳的血居然在不断的往后退。

    最后太一门门主的血突然长出一条血丝,插入天瞳的血液之中,然后天瞳的血就不断的缩小,最后完全被太一门门主的血吸收掉了。

    “血统压制?你从哪里搞得妖血?”天瞳瞪大了眼睛问道。

    妖!

    居然是妖!

    不可一世的太一门门主居然是妖!

    我还没说什么,天瞳立刻拉住我。

    “你稍等一下!”天瞳后退几步,然后猛地一伸展。

    身高足足窜到了两米,一个青面红发长着两个长长的角的妖类,就出现在我面前。

    然后天瞳用长长了指甲的手在自己眉心处一点,立刻流出鲜血。

    整个屋子里瞬间被血腥味弥漫,仅仅一滴血,居然含有这么重的血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