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演戏
    ,!

    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我也不知道这样的办法有没有效果,但是总要试一试。

    诡案组都和蜀山搭不上话,我就更不能要求别的事情了。

    我冲着在人群之中的天瞳点点头。

    天瞳一脸苦笑,然后猛地舒展筋骨。

    在众目睽睽之下,变身成了妖。

    一开始周围的人还都没有多少反应,还以为这是什么商家的促销手段而已,天瞳只好将一旁的一个雕塑生生拍的粉碎,碎石胡乱的飞舞,这时候周围的人才开始慌乱了。

    但是饶是这样,还有不少人拿着手机在不断地拍照。

    我摇摇头,如果这次不是天瞳,而是另一个真正发狂的妖类,这个地方绝对是尸横遍野,本来可以逃走的这些人都被看热闹的天性所制,围在一个自以为安全的位置,可是从我这里看过去,这些人围起来的位置恰恰正在天瞳的攻击范围。

    没办法,天瞳不能对这些人发动攻击,只能不断的咆哮。

    “这些人都被和平安全的日子所腐蚀,最起码的趋利避害保证安全的心态都没有了,还是说佛道两门和诡案组对他们的保护太过全面了,让他们对于这种程度的危险根本构不成惶恐。”我摇摇头,因为人群并没有因为天瞳的出现而散去,相反的则是更多的人围了上来,甚至将天瞳围在了中间。

    天瞳也是有些蒙了,因为他不可能真的去伤害人群,本来以为能够造成一些慌乱将消息传出去就好了,可是现在,大量的人群围观导致他不敢轻易出手。

    我看了看在一旁趴在地摊上翻捡着武侠小说的巴山,心头又生一计。

    “巴山!你上去阻止天瞳,和他打一架!”我拽过巴山说道。

    “杨大哥!他不是你朋友吗?”巴山说道。

    “你去和他假打一场,就是不要伤及人群,让大家知道他是妖类就可以了,这样你说不定会被人称为大侠的哦!”我只好连蒙带骗的让他出手。

    巴山想了一会,这才起身走了过去。

    我也悄悄混入人群之中,猛然开启河图的屏障,

    围观的人一下就被撑起的屏障顶翻在地,在巴山和天瞳之间留出一个巨大的空间。

    “大胆妖类!我乃一代大侠巴山,持剑行走天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巴山此时变得意气风发,看样子已经明白我说的话了。

    话音刚落二人就斗了起来。

    夜雨剑舞的寒光四射,周围雨声弥漫,不少人都抬头看着朗朗晴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真的是妖怪啊!快跑!”我在人群中大喊,还拽着几个年纪比较大的人往后撤。

    这一下人群才是乱了锅,大家都慌忙的逃窜,一时之间逃窜者有之,哭泣着有之,甚至刚才一对情侣中那个男的丢下女朋友自己慌不择路的跑远,留下女生蹲在地上咒骂。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正要看看周围有没有异动,就被一个人搭上肩膀。

    习惯性的往前一窜,想要躲开。

    没想到那只手依旧搭在我肩膀上。

    “小友莫慌!”一个老年人的声音传来。

    我回头一看,是一个白胡子老头,不过一身唐装显得很有气度,手上拄着一个梨木手杖。

    我身手也不错,刚才向前窜的距离也不短,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居然能够紧紧跟着我。

    “你是谁?”我当下手就握住了雷击木剑的剑柄。

    “哦!千年的雷击圣木,藏了地脉之灵,不错不错啊!”老头子没有回答我,只是扫了一眼我手中的雷击木剑立刻就道破木剑的本质。

    这样的老年人能一眼看出雷击木剑,来头恐怕不小。

    老头子看着我一脸警惕的样子,一开始有些纳闷,后来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立刻眯缝起眼笑了。

    “老夫的徒弟都被你当枪使了,还给你当了免费的保镖,你到头来还要对老夫兵戎相见吗?”老头子摸了一把胡须洋装生气道。

    我这下就全明白了,这老头子不是别人,正是巴山的师父,剑子常安!

    “常前辈!”我连忙躬身行礼。

    老头子倒是看了看巴山正在和天瞳争斗的地方,立刻伸手搭住我肩膀拉住我。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且随我来!”老头子说完,也不给我反应的时间,拉着我三两步就出了人群,将我带到一处隐蔽的地方。

    我正吃惊于老头的身手,一手搭住我肩膀之后,我居然动弹不得,只能跟着。

    “道门掌教、河图之主,小友的身份倒是高贵,巴山徒儿跟着你也不算是坠了老夫的名头。”老头子赞赏的看着我。

    “前辈!我也不是哄骗巴山,实在是看着巴山心性纯良,却痴迷于武侠小说,导致他有些分不清现在的世道,所以才想要帮他一把。”我赶紧将心中所想如实相告。

    不为别的,这老头子能够单凭名头就把花姑吓跑,其实力绝对不会低于任何一位门主。

    “你觉得你要是骗巴山,你还能活着?”老头子轻蔑的看了我一眼,眼神如刀似剑,目光所及之处我身上居然有刺痛感。

    “不过这样也好,巴山跟着你,学学现在的世道,以后也就不用回去守着剑窟了,老夫打算帮你最后一把,算是让你带着巴山的酬劳。”老头子话音刚落拿起一个鎏金的轩芦摔在地上。

    “您的意思是不打算让巴山回去了?”我疑惑的问道。

    “太一门悄然兴起,大妖乱世,百邪争雄,我们这些隐世之门都被牵扯进来,谁也不能独善其身,现在各个门派都派遣弟子出来查看,那太一门的门主横扫数十古族,带走高手无数,我们打算联合起来去探探这妖孽的目的。”老头子眼神中居然有死意。

    “难道说前辈没有把握能够斗得过太一门的门主?”我又问道。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好好修行,剑术一途巴山是个好苗子,让他教教你也无妨,有恩与你你也不会负他,别欺负老夫的徒弟,不然就算是万里追凶,老夫也会砍下你的头颅祭酒!”老头子瞪了我一眼。

    我赶紧说不会的。

    “小子,此乃我剑窟的手令,你带着这个那蜀山中人也会卖老夫一个面子,蜀山从不问世事,你若是能够说动蜀山助你,那么你此后无忧,但是如果不行….到时候别让老夫的徒弟送死。”老头子说完就要离开。

    “您不再和巴山说几句话?”我说。

    “不了,蜀山之人马上就要来了,老夫还赶着去清理门户!”老头子说完,转身消失在人群之中。

    果然,没过一会,有几个神色匆匆的道士打扮的人从一旁走了出来。

    来的有三个人,腰间带着葫芦,背后背着一柄剑,剑柄上还有剑穗,剑穗垂在右肩上,每走一步都会轻轻的扫过肩膀,他们看了一眼正在和天瞳斗的如火如荼的巴山,随即相视一眼就四散开来。

    他们从腰间解下一个葫芦,打开葫芦的盖子,从其中伸出一根雪白的绳子。

    这三股绳子居然像是花姑的针线一样,在天瞳头顶结成了一个大网。

    随着三个人将手里的葫芦往下一压,大网从天而降,将天瞳他们罩了个严严实实。

    天瞳就像是碰到了烙铁似得,痛苦的嚎叫,慢慢化为人形。

    我赶紧上前。

    “诸位停手!”我赶紧说道。

    没想到的是那三个人理都没理我,匆匆走近将范围缩小。

    我一看这场景就是要将天瞳带走啊,我赶紧掏出剑子常安给的手令。

    其中一个道士模样的人看了一眼,停下手中的动作。

    “剑窟中人?这妖交给我们蜀山应对就好,你们不要掺和了!”那人说完立刻又继续手中的动作。

    “别别别!这是我朋友!”我赶紧拦在那人面前。

    “剑窟什么时候会和妖类沆瀣一气!凡妖必邪,你还是不要插手!”那人冷眼看着我,似乎有些生气了。

    我一看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意料,这几个人油盐不进,就是一心想要除妖。

    我抽出雷击木剑,一剑将他葫芦里的线砍断。

    还好雷击木剑锋利非常,那绳子被我砍断之后整个大网立刻就消散了。

    巴山匆匆扶起天瞳。

    “你是要与蜀山为敌?”那个人脸色变了,似乎随时准备和我战斗。

    我赶紧说是为了能够让蜀山众人出现,这才出此下策让他们来到这里,并没有伤人。

    那个人听完之后,回头看了一眼另一个矮一些的蜀山之人。

    那人掐手一算,然后冲着此人打了一个手势。

    “虽然并无作恶,可依旧要和我们回到蜀山,在蜀山脚下搬石砌砖磨炼妖性吧!”这个人说出的话有一种毋庸置疑的感觉,似乎他们这样说,结果就应该这样办。

    “我们只是想要去蜀山了解一下另一个妖的情况,这里有一瓶它的……”我赶紧解释,想要先拿出太一门门主的血让他们看看。

    “蜀山行事!凡人无权干涉,纵然你是剑窟之人,也不能干涉!”那人说完,就过去想要带走天瞳。

    我眼神猛地一寒,这蜀山!居然如此霸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