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蜀山弟子
    ,!

    我立刻伸手拉住他,心里此时早就对蜀山失望透顶了,怪不得剑子常安说如果能够说服蜀山,我本以为蜀山知晓了太一门门主是妖类之后,就会下来替天行道,至少电视剧里是这样演的,可是当我看到蜀山这几个弟子的行径,这才明白为何剑子常安的话也不敢说道这么满了。

    凡人?看样子蜀山早就将自己神话了,这还是拿出了剑窟手令,要是不拿出来,不敢想象这三个人会是怎样的高傲。

    “我还是道门掌教,蜀山也是修道之所,我们同出一门!”我将自己的掌教令递上。

    那人只是冷冷瞟了一眼,丝毫没有任何情绪的变化。

    “区区凡门俗派,若是你们密宗掌教还够格,就凭你还想上蜀山?”

    这时候一旁的那个个子矮一些的蜀山弟子伏在那人耳旁说了些什么。

    两人神色变换了一下,说不清楚是喜是怒。

    随后那个个子矮一些的蜀山弟子就走了过来。

    “在下蜀山弟子玄懿这是我师兄玄昃,你既然是道门掌教,为何会有剑窟手令。”玄懿态度比玄昃好了太多,对我微微躬身,虽然没有施礼,但是却给予了应有的尊重。

    “这是剑窟弟子巴山,他师父将剑窟手令交与我,说有这个东西蜀山能够对我们稍稍开一些方便之门。”我说道。

    “我们不是为了骚扰蜀山,只是世间有大妖出没,我们想要借助蜀山之力查明次妖的来头,奈何入山无门,只好用这种手段引来各位,实在是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哼!大妖?蜀山怎会不知,你们的实力低微,还不知是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杂妖!”玄昃说着,还看了一眼天瞳。

    天瞳乃是半妖,这蜀山众人终日与妖争斗,自然是一眼就看出天瞳的本身,只不过这一口一个杂妖的,让天瞳握紧了拳头。

    我给天瞳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生气,然后拿出太一门门主的血给这个玄懿看,希望他能够洞悉这太一门门主的真身。

    玄懿看了一眼玉瓶,打开之后幽香扑鼻,但是他们却和巴山一样皱了皱眉,似乎闻到了什么恶心的味道。

    随后玄懿拿出一个罗盘样式的东西,只不过在罗盘的中心处是一块水晶,他将太一门门主的血倒在上面一滴,罗盘四周的指针就开始疯狂的转动,最后甚至指针都跳了起来。

    玄懿一脸的吃惊之色,身后的玄昃看到也是表情凝重。

    玄懿转身和玄昃商讨一会,然后才转身对我一躬身:“掌教请随我入蜀山,这妖……”

    他没有说完,不知为何留了半句。

    过了一会便有一辆车子来接我们。

    我们上了车,开到了一个深山之中。

    玄懿对我们说道:“你们并非蜀山之人,想要进山不能用我们弟子的法子,所以需要从这里一步步穿越才能进入蜀山范围,我们门中弟子也不能强加干涉,这妖的消息我会和师尊说明,至于你们能不能进入蜀山,那就看你们了。”

    玄懿让我们从这里直走,说是翻过一座山就能看见蜀山仙山了。

    做完这些,玄懿转身就离去了,没有拖泥带水,干净利索的离开了,就好像我们的死活与他再无关系。

    还是瞧不起我们啊,所以即使我们的消息如何如何的重要,可是依旧是要和别的人拜访蜀山一样,都要从这里走过去。

    没办法,为了能够解决太一门这个大麻烦,也就只好闯一闯这里了。

    这是山脚下,周围是一片沼泽,当初那些泥人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了,所以我一直担心会不会再窜出不少泥人。

    不过走了一会,泥人倒是没有看见,却传来了一阵阵马蹄的声音。

    这个年代还会有人在山林里骑马?当然是不可能的,天瞳一瞬间就将自己腰间的枪拔了出来,巴山倒是拎着剑不以为然,似乎这一切和他都没啥关系,反正又没来找自己。

    我也抽出雷击木剑等待着。

    果然那些马声离得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不仅如此,声音也越来越多,四面八方居然全部都是马蹄的声音。

    明明声音已经到达了我们四周,但是我扫视一眼却没有丝毫的发现,四周依旧是空空荡荡的。

    我知道肯定是有东西在四周的,只不过我现在看不见,因为没有了阳气,无法使用道术,所以道眼就开不了了。

    我运转体内的帝气,与河图之中的祭文慢慢发生共鸣,不一会祭文就出现在我的周围,形成了一道屏障。

    这也是我将河图集全之后发现的比较神奇的地方,就是祭文可以探出体外,祭文的能力简直和雷击木剑一样,驱邪避煞的非常厉害,不过消耗的帝气也不少。

    不过帝气进入雷击木剑之后也能够催动雷击木剑到让我有些开心了。

    周围的阴森之气非常浓烈,我对这个有感觉,绝对是阴气。

    巴山也渐渐紧张起来,将剑拿在身前,一直是起剑式。

    哒哒的马蹄声在我们三尺左右的位置就停了下来。

    我看到地上有一些井然有序的马蹄印,就知道碰上阴物了。

    再看看这里的环境,三面环山一面添水,整体都是漏斗状的,月头高居中央,那太阳一定是下行。

    这就造就了这里常年没有阳气灌溉,反倒是月光被聚集起来。

    从我们进来开始,蛇鼠虫蚁一个都没就见到,就连树木都会是半死不活。

    那就证明了这里绝对是一个非常知名的地形。

    万人坑。

    也叫做阴人局。

    此地据阴避阳,阴魂都会不由自主的来到这里游荡。

    而且刚才听到了马的声音。

    万人坑虽然是聚集阴魂无数,但是此地只有马蹄的声音。

    那就是说明这里以前绝对是战场,所以这个阴人局之中就会全部是鬼兵。

    果然,马蹄声音停下不就,就传来了一阵铠甲摩擦的声音。

    一声牛号悠扬的传来,随后周围甚至有鼓声传来。

    击鼓出兵!

    不对!

    这里不止一种鼓声。

    有两种!

    难道说是两股鬼兵?

    我现在有些怀念道眼了。

    因为我实在是看不清楚周围发生了什么。

    虽然从树林之中隐约能够看到一些人影,但是都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

    我正这样想着,祭文之中居然有两个祭文慢慢从其中飞了出来,落在地上,猛然一阵金光四散。

    等我们再次睁开眼。

    周围密密麻麻排列着大量的鬼兵,将树林之中挤了个满满当当,

    鬼兵都是骑兵,手上的兵刃却是五花八门,有枪有戟,有刀有鞭。

    我们是身处其中一个队伍之中,而在队伍的对面,是另一支鬼兵。

    同样的打扮,同样的塞满了树林。

    刚才的金光显然已经惊动了它们。

    两个像是领头的鬼兵正在看着我。

    哪怕是我们这一边的鬼兵都回头看向我们。

    一个个脸色乌青,甚至脸上还有血迹,身上有的连弓箭都没有拔出来。

    我本想稍稍后退,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两波鬼兵在战斗,一定是在阳间的时候战斗就没有结果,这才在化成鬼兵之后还在相互争斗。

    好巧不巧,正好撞在一个鬼兵的战马上。

    我当时一惊,第一反应是我居然能够触摸到这些鬼兵,这就证明他们将我们拉入了战场。

    可惜那鬼兵的战马撞在了雷击木剑上,立刻发出战马的嘶鸣,冲了出去。

    这一冲可了不得,双方军队立刻相互冲杀。

    甚至瞬息间又不少对面的鬼兵都冲到了我们身前。

    没有过多的考虑,我立刻撑起屏障。

    战马和鬼兵撞在屏障之上都被周围的祭文在闪耀中带走了。

    没一会在我们周围居然出现了一个真空地带。

    刚才还注意到我们的士兵此时却没有一个上前来找我们麻烦的了。

    这时候我渐渐发现了不对,因为这里的战场并不像是鬼兵们的战斗。

    相反的他们都是刀刀到肉,不少残垣断肢都满天飞。

    鬼兵们的战斗绝对不会是这样子的。

    除非他们是在还原之前战斗的样子。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里虽然有鬼兵无数,但是和幻境没什么区别,至少他们不会来主动攻击我们。

    “这就是两军交战啊!”巴山眼睛里放着光。

    “就是不知道胜利的这些鬼兵会去哪里?”巴山跃跃欲试,想要冲上去帮忙。

    我拉住巴山的瞬间心里咯噔一下。

    巴山说的对,那些胜利的士兵不在少数,但是此地仍然有这些人的亡魂,也就是说明这些人依旧是死在这里的。

    可是究竟是什么东西杀害了这么一群士兵。

    直到一声低吼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