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旱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瞳有意想要冲过去抵挡一会,被我拦住了。

    我这时候也想起了关于旱魃的完整介绍。

    旱魃天生怕水,只要是有水能够结结实实的泼在身上,解除了他的旱气,这旱魃立刻就不攻自破,但是水气又不可能进的了身,看看他嘴里喷出的旱气有多霸道就知道了。

    别的办法有基本上没有用处,因为这旱魃铜皮铁骨,身上阴阳全无,就算是我之前那样能够施展符箓和道术,也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因为没有克制,伤害就会低的可怜。

    这也是大多数人和人交手的时候都不太使用道术的原因,都是人身,阴阳平衡,所以对于道术或者符箓的反应本就很低,当然不包括那些被鬼附身的人了。

    锋利如我的雷击木剑,速度快如巴山夜雨都没有办法对他造成多少伤害,只能暂避锋芒。

    本想要绕过那个旱魃直接冲到蜀山的位置,可惜实在是不知道前面到底还有什么东西,强如旱魃这样的存在都沦落在守山门,前面如果不是蜀山的山门,那么就会是更加厉害的东西。

    不行!还是回头后退吧!

    因为我又想起来,这旱魃本来的名字叫做奔僵。

    顾名思义,就是速度非常之快的僵尸。

    我拉着巴山和天瞳向后退去。

    这旱魃居然盯死了我们,就是一个劲的追着我们。

    甚至它越来速度越快。

    我们慌不择路,又顺着原来跑来的地方回去。

    跑了一会,树林间突然有异响。

    我一下反应过来,赶紧开启了河图的屏障。

    就是那个奎木狼,居然在我们的退路哪里打着伏击。

    奎木狼这是躲在我们背后蓄势一击,但是因为我又屏障的缘故,撞在屏障之上,不但将我们向前撞飞,自己也被撞到了旱魃哪里。

    它刚一落地,就感觉到了比自己强大的一股气息在身边。

    出于本能的原因,奎木狼一翻身就站了起来,嘴里咕噜咕噜的发出一些威胁的声音。

    奎木狼本身的天赋就是恢复能力,所以作为血食是最好的选择,我觉得那旱魃就应该是这样想的。

    旱魃一下就按住了奎木狼,张开嘴一口旱气就吐在了奎木狼的背上。

    局部的皮肤和肉突然收紧,立刻就崩开了,奎木狼整个后背就像是爆开的花朵一样,肉全部向外翻去。

    奎木狼哀嚎的挣扎着。

    可惜了它怎么会是旱魃的对手,被旱魃的手压在地上任凭怎么挣扎都不能动了。

    大量的血气化作血雾升腾起来,被旱魃吸入嘴中,然后奎木狼开始慢慢变得干枯。

    强横的恢复能力还在起作用,我甚至看见它的血肉还在翻滚着想要愈合,但是血气的损失让它越来越虚弱。

    吸食了血气之后,这旱魃只会更强。

    我赶紧拉着巴山他们离开,留在这里就是等着做旱魃的菜肴。

    跑了没多久,就看到身后突然飞过来一个灰不溜秋的东西。

    落在地上化作了一滩碎块。

    仔细看过去正是之前的奎木狼,此时的奎木狼眼睛还能眨动,只不过没有办法在恢复了。

    我们不要命的往前跑。远远的看到那座竹屋,心一横就想着哪里跑去。

    其实我就是想到那个女人的实力绝对比旱魃厉害,因为奎木狼刚才对那个女人都能俯首帖耳,但是对旱魃还是出言威胁,其中的差距也是非常的明显。

    接近了竹屋,刚想要躲进去,就听见嗖嗖嗖三声。

    三根竹子几乎是从天而降,扎在我们脚前一公分的地方。

    “我说过什么?擅自闯入者,死!”那个女声再一次传来。

    “前辈救我们!那边有旱魃!”我赶紧喊道。

    “想入蜀山是你们的事,招惹了旱魃也是你们的事,不要来打搅我,再有一次,我会比那只旱魃更加的愤怒。”女声语气非常的阴冷,似乎真的很愤怒。

    这下可好了,前面有拦路虎,本来这就是往前走的一条路,只不过现在在路中间还有一个竹屋,屋子的主人不让靠近,自然也就过不去了。

    后面那个旱魃也渐渐跟了过来,那股熟悉的温热已经传了过来。

    那旱魃走到了离我们不远处就停下了,脚下也渐渐起了龟裂。

    这样一对峙,我们夹在缝隙间真的是很难活下去。

    巴山转身的时候,身上的金甲一反光,刚好照进了竹屋的窗户里。

    “咦?金甲?是金子做的吗?”屋里传来一声疑惑的声音。

    我一看这是有门路了,这个女人喜欢金子,这下就好办了。

    “前辈可是中意此物?我这就给前辈看看,还望前辈能够帮我们一把。”我一边说着,一边就想要脱下巴山身上的金甲,虽然锋利,但是这么小穿上去也是闲的不伦不类的。

    一向很好哄骗的巴山此时居然拧着脖子死活不肯脱下来,非说这是他从小就带着的,就算是死也不会脱下来。

    我真是急的要骂人了,这小子现在就像是分不清轻重缓急,现在就要死了,我们死了之后金甲一样也是那个女人的,你还在这里考虑要不要脱。

    我是软磨硬泡,就算是开价到十几本武侠的高价,巴山这货的头硬是没有丝毫的松动。

    “且不说这是我从小就有的,就是我巴山持剑行走天涯,为的是锄强扶弱、劫富济贫,怎么会因为活命而去贿赂别人。”巴山紧了紧手上的剑,就要走过去和那个旱魃决一死战。

    我也很无奈的跟着往前走。

    他师父那样的护犊子,要是巴山和旱魃拼命的时候有什么意外我也逃不了干系,更何况我也对巴山这种刚硬的性子有了一丝钦佩。

    一开始那个旱魃就是忌惮这竹屋中的人,所以走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就不在前进了。

    脚下的龟裂也只是到我们的脚前就消失了。

    可是看到我们几个食物居然不知死活的向前靠近,这旱魃是高兴极了,立刻向前迎来。

    可是这一走却不得了了。

    脚下的龟裂开始延伸,甚至隐隐到达了竹屋的院子前。

    一股股热气吹了过去,将竹子做的栅栏上吹过,甚至将栅栏上绑着的花吹得东西摇摆。

    不经意间,一片花瓣落到了地上。

    就在花瓣落到地上的一瞬。

    竹屋的门突然打开。

    一股阴寒之气从我们身后席卷而来。冻得我们直打哆嗦。

    “谁让你涉足我的领地?滚!”女人的声音带着不容侵犯的威仪从身后响起。

    我们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真的不小心走到了她的领地之中呢。

    但是看到面前的旱魃居然停下了脚步,我们才知道这是说给旱魃听得。

    旱魃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几圈,似乎在思考什么。

    很快居然像要再向前一步。

    那步还没有落下,就听见一声嗖的响声。

    一杆柱子就飞了过来。

    竹子插在地上,从中间裂开了一道口子,在竹节之中居然有水缓缓流出。

    虽然水滴刚低落到地上立刻就消失了,但是依旧没有妨碍这竹节的威慑力。

    竹节之中的水很明前就是警告,告诉旱魃自己能够轻而易举的解决你,就像是这水能够到达你身旁一样。

    那旱魃对着竹屋看了一会,嘴里呼和呼和的喘着气。

    “哼!要是你昔日的巅峰实力我自然打不过,不过这些年蜀山压制你到现在的样子,你觉得我杀不了你?你是旱魃!又不是犼!”竹屋中的女人好像是听明白了旱魃的话,和它交谈起来。

    “他们想要过去还是会经过你那里,你就算是守在我这里也没有用,你们相互耗着,等到蜀山中人发现你擅离职守,你觉得你会有好果子吃?”女人话语中态度也没有之前那样坚决了。

    最后还是旱魃离开了,不过他瞪着眼中仅有的两个黑豆大小的黑瞳,似乎再告诉我们它会等着我们的。

    等到他消失,我们才松了一口,立刻就口干舌燥,是在是想要喝水。

    “将你的金甲给我看看!”那个女人继续说道。

    “我不抢这个,要是我真的想要抢夺,你觉得你们能够挡住吗?”女人说。

    我看着巴山,点点头。

    巴山好不情愿的将金甲解了下来,朝着竹屋里面扔了进去。

    随着金甲扔进去,三根竹子射在我们脚下,竹子中有缝隙,还在不断的流水。

    我也不管有没有毒了,直接拿起竹子就痛快的喝了起来,实在是接近旱魃之后身体就开始脱水了,现在也要恢复体力。

    那个女人说的对,只要是我们想要上蜀山,还真的必须打败旱魃。

    我现在就对蜀山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本来就是因为太一门门主是妖,我们才想要寻求蜀山的帮助,结果不光蜀山弟子瞧不起我们,就连登门拜访还要走着们一遭。

    看看奎木狼和旱魃就知道,这里的人只要是没有成功上了蜀山,恐怕都葬身在这里了。

    也不知道这还是不是那个同修道术的蜀山了。

    过了越有盏茶时间。

    “你们几个进来吧!”女人的声音传来。

    我们相视一眼,不知道这女人突然让我们进去是为了什么,不过实力的地位还有巴山的东西作为抵押,都让我们不得不听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