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初交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女人实力高深莫测,我们相视一眼,只好轻轻推开那扇竹门走了进去。

    竹屋的门已经打开了,看这样子是想让我们进去。

    想了想是在是得罪不起,反正横竖都是死,倒不如进去看看,我也想知道这个蜀山的脚下怎么会有女人。

    我们来到门口,站定了一会,我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屋子里面的摆饰都是竹子做的,其实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疑点,这蜀山脚下并没有竹子存在,我们前面还是旱魃的赤地,身后又是沼泽,按理说不应该有竹子啊。

    屋子里除去两个座椅和一个小小的茶桌,就在靠窗的位置还有一张竹床。

    只不过在右边的窗户哪里还有几株竹子。

    巴山也很好奇的四处打量。

    那些竹子有的已经被砍断了,还有几个刚刚生出的竹笋,看样子马上就能够长出来新的竹子。

    这时候我脑袋里突然出现一幅画面,就是这女人的竹屋该不会就是用这里的竹子慢慢种出来的吧,那得等多少年啊。

    “说说吧!你们去蜀山干什么啊?”这时候那个女人突然说话了。

    我们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古装女子,身穿的翠绿色的长袍,头发散在腰间,手里正把玩着巴山的金甲。

    仔细看了看,这女人比我们都大不少,得有三四十岁的样子,可是一颦一笑之间非常的优雅,根本不像是我们之前听到的看到的那种实力高深的人应该有的样子。

    这样的神秘的人问话了,我们绝对不能让人家空问吧,我赶紧上前回答:“前辈,我们是来蜀山帮忙解决一只大妖,妖血已经送了上去,可是我们要上蜀山却必须要从这里走进去…..”我说着。

    那女人像是思考了一下,点点头:“倒也像是那群道士的行径。”。

    “所以还请前辈行个方便!”我赶紧带着巴山鞠躬,此时一定要将礼仪做到,别挑出刺来。

    “本来你们走你们的路,不要打扰到我便好了,只不过你们却将那旱魃引来,差点坏了我养的竹子,现在你们留下给我养竹子吧。”那女人说的时候像是有意无意之间,但是听得我却后背发寒。

    “前辈说笑了,我们那里会养竹子啊,多有打扰!我们这就离开!”我立刻就拉着巴山想要走。

    这时候巴山却不干了,金甲还在这女人手里呢,还没还来怎么能离开。

    我看着巴山倔强的盯着那女人手里的金甲不肯离开。

    我叹一口气,想要强行拉他离开。

    刚要走,竹屋的门猛然就关上了。

    “不懂礼数,这里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那女人冷着声音说道。

    完了!我此时心中一颤。

    “你要干什么?把金甲还给我,我巴山持剑行走天涯,你却要霸占我的东西,是什么道理啊!”巴山嗖的一下就将夜雨抽了出来。

    看得我和天瞳是倒吸一口凉气啊。

    我赶紧向前按住巴山拔剑的手。

    “家弟脑子不好使,多有见谅!多有见谅!”我赶紧陪笑脸,就像是家里的小弟弄坏了人家的东西,我来赔笑脸一样。

    “这是你弟弟?”女人将手中的金甲慢慢的放到桌子上。

    “是是是是!”我赶紧点头。

    “有意思!那你说说这鎏金甲的来历吧!”女人的手指点在金甲上。

    鎏金甲?我一时之间居然脑子有点发蒙。

    不会是他师父是抢得别人的金甲来给自己徒弟吧,想想那个老头子的护短性子,还真是有可能的,这面前的女子不会就是失主吧?应该不会这么巧。

    我将巴山拉过来低声在他耳边问道:“这金甲不会是你师父抢得别人的吧,你可得说实话,不然我们这次就完蛋了。”

    巴山脸上居然出现怒意:“杨大哥!你对我很好我知道,也知道师父让我跟着你,但是你不能这样诋毁师父,这金甲从我小的时候就没有脱下来过,今天本就是为了救大家我才脱下来,现在我说什么都要拿回来!”。

    巴山挣脱开我的怀抱,将剑指着那个女子。

    “哦?你要和我动手?”那女子一直在听我们说话,似乎感觉到很好玩,就饶有兴致的问道。

    “前辈!你若是想要追究我们打扰你的过失,这是情理之中,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但是你要将金甲还给我。”巴山握剑的手都有些发抖了,可以看出这个女子给他的压力也非常大。

    “我说了,你们要留下来给我养竹子!”那女人也是咄咄逼人。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还给我了?”巴山将手中的剑挽了一个剑花化为起剑式。

    “你真打算对我出手?”那女人依旧要有兴致的看着巴山。

    我赶紧上前拦住巴山,此时不能够动手啊,这女人有多厉害就不用说了,那个旱魃我们都束手无措,可是这个女人单单一句话就给吓跑了。

    “杨大哥!这金甲对我很重要,是我从小就佩戴的,师父说过人若饶我我饶人,可是她却咄咄逼人!”巴山看样子战斗的态度很坚决。

    我看了看巴山的眼神,里面都是坚定的神色,我只好也掏出雷击木剑,怎么说也是我先提议将金甲给这个女人看看的,我现在也有义务帮助巴山将金甲要回来。

    巴山一剑刺过去,那女子向后一闪。

    没想到巴山这一剑乃是虚招,另一只手立刻向着桌子上的金甲抓过去。

    我立刻洞悉了巴山的意图,这巴山虽然被武侠洗脑的很严重,但是打不过就跑的理念还是明白的。

    我也施展指点江山,刺了过去。

    巴山的手即将摸到金甲的时候,一只穿着绣花鞋的脚就出现在巴山的面前。

    巴山眼中露出一丝慌乱,只想着怎么拿到金甲了,忘记了面前这女子的手段绝对不简单。

    可此时什么都晚了,那只脚还有闲空在巴山眼前晃了一圈,一脚就踢到了巴山的肩头。

    巴山被踢飞出去,我此时的剑也到了那个女人的面前。

    女人连看我都没看,一掌扫过来,正好打在我的腰间。

    我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道。

    “咦?”只听得女人轻轻的一声,身上的力道骤减。

    女人变掌为爪,抓着我的腰将我横放在桌子上。

    我看到金甲就在我手边。

    这可是个好机会。

    我将金甲一下抓起朝着巴山的位置扔过去。

    “快跑!”我喊到,同时河图催动,立刻撑开屏障。

    女人不知道从我身上拿了什么东西,可是没有想到我有河图的屏障,一下就被顶开了。

    我从桌子上弹起,就要跟着巴山他们冲出房间。

    “想走?”女人似乎认真了,说话的声音从没这么冷静,刚才玩笑的意味少了不少。

    眼前绿光一闪,那个女人就出现在我身边,一脚点在我心口的位置,将我提了回去。

    天瞳刚要化身为妖,也被一掌劈了个七荤八素,倒在了地上。

    女人另一只手搭在了巴山的肩膀上。

    巴山回首刺了出去,夜雨剑立刻出现雷鸣之音。

    雨破惊雷!

    这一剑刁钻在如同枪术之中的回马枪一样,突然回头,防不胜防。

    我眼中也闪过一丝精光,没想到这巴山还有这一手。

    可惜了!

    女人眼中没有丝毫的慌乱。

    劈飞天瞳的手抽了回来,在剑上轻轻一拍,然后用力的握住了。

    画面好像静止了。

    巴山志在必得的一剑没有被挡住,也被有被避开,而是空手接白刃,给硬生生抓住了。

    女人将巴山一下朝着我扔了回来。

    我起身接住巴山。

    此时我们看着眼前的女人,才知道差距到底有多少了。

    此时女人转身面向我们,将手中的东西拿出来。

    我看到她手中拿着的正是之前巴山师父给我的剑窟令牌。

    “剑窟的人?怪不得会雨破惊雷呢,不过你年纪太小,练剑的时候还偷懒过了,出剑的时候会有轻微的颤抖,这样就会被人轻易的泄去力道,甚至想刚才一样,被我用手就能攥住。”

    “你到底是谁?”巴山立刻就惊呆了,自己雨破惊雷做不到师父那样随用随发,所以才会每次都需要叠势才能让手腕不抖了,这样的事情除了师父还有自己知道之外,没别人再知道了。

    我看到她那道剑窟令牌之后没有再打杀我们,立刻就明白了。

    巴山的师傅说将令牌给我蜀山就会给一些面子,但是没说是谁啊,只是说蜀山,难道说他指的并不是蜀山门派,而是蜀山,也就是眼前的这个女子,怪不得蜀山弟子看到剑窟令之后没有多大的反应。

    “前辈是剑窟中人?”我赶紧问道。

    “也算也不算,你们既然有这东西也就是剑窟之人了,唤我一声竹娘就好了。”竹娘笑道。

    随后竹娘走过来将巴山扶起来,仔细查看了巴山有没有受伤。

    而我和天瞳则是没有这个待遇了。

    让我一瞬间很怀疑这剑窟的人是不是都护短,这也太明显了,刚才还在戏耍我们,现在看上去又像是一个长辈对待子侄一样的对待着巴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