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斩三尸
    ,精彩小说免费!

    我被这一声暴呵吓得赶紧贴紧了石壁,就怕已经离开的蜀山掌教还有玉林长老听到之后会回来查看。

    “谁敢窥视蜀山锁妖塔!拿命来!”话音刚落,一把铁剑就激射而来。

    我猛地一窜躲开这把剑。

    剑刺入石头之中,剑身的低鸣还在继续。

    还没等我作出反应,一个穿着白袍的中年道士就从洞中飞驰而出。

    一瞬间我就感受到了浓浓的杀意。

    立刻本能的将河图的屏障撑到最坚固的状态,然后向后急退。

    那人只是扫过洞口,石中的剑就已经被拿在了手中。

    一剑劈在河图的屏障之上,将我硬是生生打的倒飞出去。

    我都来不及抽剑,道士的剑就如同雨点一般的落下来,打得我节节倒退。

    咚的一声我就撞在了锁妖塔上。

    锁妖塔拔出一声悲鸣,摇摇欲坠的就要倒塌。

    趁着锁妖塔摇晃的时候,从缝隙中跑出不少妖类。

    这道士剑眉一竖,四处游走,一时之间剑光闪动,那些妖类无论身份皆毙于剑下。

    我第一反应就是那群蜀山的人说了谎话,这种程度的身手,几乎是每一剑落下都有妖类死去,还穿着道袍,他们是怎么口口声声的说蜀山之中的法术都是困妖之术的。

    恍惚之间妖类已经全部被击杀。

    “你居然敢毁坏锁妖塔,拿命来!”那道士怒吼一声,立刻又朝着我冲过来。

    我赶紧闪开锁妖塔的范围,万一因为我的躲避导致锁妖塔崩塌,那我的罪过岂不是大了。

    刚离开锁妖塔,就感觉屏障迎来了一记重击。

    无往不利的河图屏障居然出现了裂缝,祭文的运转都慢了不少。

    “前辈住手!我是来找天择道长的!”我高声呼喊。

    本来就要刺过来的剑生生被他移到一旁,地上立刻就多了一道沟壑,居然有剑气。

    我一看他停手了,立刻就将怀里的东西一股脑的都掏出来。

    一抹翠绿的竹节刚刚露出,他立刻就发话了:“你先到洞中等我。”

    我现在确定了这人十有**就是天择道长,刚要说话就看到他面露怒意,赶紧乖乖的去往洞中。

    不过这个人却没有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我趴在洞口悄悄观看。

    过了一会立刻就有人匆匆赶过来。

    是蜀山掌教还有几个长老。

    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天择指指锁妖塔,脸上却没有一丝好脾气,似乎是在解释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到玉林长老气急败坏的指着他鼻子在骂人,也就知道了肯定不是用温言细语的解释。

    我悄悄将头收了回去,这些老头子实力都不低,万一发现了我私自来到这里,恐怕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过又一次看到墙壁上写着的“斩三尸”三个字,心中还是有些敬意的。

    所谓斩三尸是道门之中的一种修炼方法。

    三尸实际上就是道门中人认为寄宿在身体中的三条虫子,所以也叫三尸虫。

    三尸虫一条在脑袋里,叫做彭琚,喜欢金银财宝。

    一条寄宿于五脏六腑之中,嗜好美食,名曰彭瓒。

    最后一条则是在腹部,是欲念的化身,生性好色嗜怒,叫做彭矫。

    据说这三尸不断地因为修行者自身的欲念等问题壮大,阻碍修行的畅通,甚至影响寿命,所以才有斩三尸的说法,斩尽三尸,那些修行之中浪费的修为便会回来,以后的修行更是一日千里。

    看这个中年人道骨仙风的感觉,还有那一身的本事,应该是有所成就了。

    不过这斩三尸可不是谁都能斩的。

    那几位长老还有蜀山掌教都没有斩过,因为他们在管理蜀山,斩完了三尸就相当于一种无欲无求的状态,这样正是契合道门的宗旨修炼什么都会很快,但是一旦开始斩三尸,就无法停下来,平日里就需要竭力压制三尸的反噬。

    他们还需要管理蜀山,自然没有时间闲下来斩三尸。

    想到这里我也是心中一惊,刚才那天择道长和我交手的时候居然是在压制三尸,如果斩杀了三尸,那么其实力要达到什么程度!

    我觉得洞口并不安全,只能继续深入。

    走了一会就到了洞中,里面摆设极为简单,一张床,一个蒲团,还有几把剑就是这里面的全部了。

    等了也就一炷香的时间,天择道长才匆匆赶回来。

    还没等我说话,立刻就坐在蒲团上清修。

    我看到他胸腹的地方居然有两种不一样的光团闪动,但是额头却没有丝毫的动静,看样子已经是将彭琚斩掉了。

    我很是心惊,居然真的有人能够做到斩三尸。

    虽然只有一步,但却不得不让人佩服。

    一道青光从他身体中泛起,然后渐渐的包裹住了那两团光团,脸色才恢复了正常。

    “你多大了!”我也没想到他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问我年龄,居然连我名字都跳过了。

    “前辈!我二十二了。”我回答道。

    他伸出手掐起手决算了一会,皱了皱眉。

    “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天择道长脸色很是严肃,似乎又一言不合就拔剑而起的冲动。

    我赶紧将和竹娘的相遇说了出来,事无巨细娓娓道来。

    他听过之后,身上的两团光又一次的浮现出来,我看到他呼吸都急促起来,心中大急,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毕竟斩三尸最危险的就是三尸的暴动,现在看来就是三尸已经开始动乱了,我也不知为何会这样,难道说竹娘和他有什么?

    青光再一次浮动,两团光团又一次被镇压了,他像是没事的人一样翻捡着我放在地上的东西。

    他手里拿着那节竹节,在手中细细的把玩一会,然后捡起一个笋干,也没看上面是否粘着泥土,就放进嘴中细细的品味。

    半响过后,脸中露出一丝惬意的神色,似乎这笋干就是无上的美味,笋干我也吃过,就是笋子晒干了做的,有些咸味,但是也不至于这样的。

    “你和常安是什么关系?”他微微睁开眼睛,看着我。

    我这时候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难道告诉他我和常安的关系就是我被常安连威胁带哄骗的强制性成为了巴山的托儿所所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