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真相
    ,精彩小说免费!

    现在天择知道了这件事,立刻心中又泛起了内疚,所以才想要看一看自己的孩子。

    我听完之后虽然非常的想要把这件事忘记,但是这件事这深深的触击到了我的内心。

    可是这件事却是蜀山的秘闻,窥探人家门派秘闻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的。

    但是为了对付太一门的门主,我就必须要帮助天择,从而让他也能心甘情愿的帮助我。

    等我出了洞门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泛白了,我匆匆离开想要悄悄将巴山带过来,这样一来能不惊动蜀山最好。

    可是当我刚刚小路上,立刻就被一柄冰冷的剑架在了脖子上。

    “你居然敢擅闯蜀山禁地锁妖塔,图谋不轨,跟我去见掌教!”说话的正是玄昃。

    我神色一阵的黯淡,真是冤家路窄,怎么被这家伙发现来,看到他愤怒中带着一丝奸笑的样子,我瞬间就明白了,这家伙怕是早就看到我进入锁妖塔了,他身为蜀山弟子没有命令不得入内,所以没办法抓住我,现在拿了活的也就有了证据。

    没办法,没法解释了,我说自己走迷路来到这里绝对没人相信。

    这件事可不是小事,说白了蜀山的建立其实也是依附在锁妖塔上建立的,这种禁地我这种连蜀山弟子都不是的人绝对不能私自进入。

    很快就连巴山和天瞳也被押了过来。

    掌教和几位长老也惊动了,纷纷赶过来,先去到了锁妖塔发现没有异动之后才过来看我这个窥视锁妖塔的毛贼。

    “掌教!此人假借大妖名头,意图窥视锁妖塔,应该诛杀!”玄昃立刻打小报告。

    我现在是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不知道为何就是认准了我,非要置我于死敌。

    一向看我不顺眼的玉林长老立刻就同意了,非要拘禁我。

    “杨掌教!我念你是道门掌教的份上,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这是第一次蜀山掌教用掌教这词称呼我,看样子他也很生气。

    “我是来见天择道长的,没有想要窥视锁妖塔的意思。”我只能把这尊大佛请出来顶锅。

    没想到的是听到我这样说,却引起了骚动。

    “你可知天择是什么人?”蜀山掌教伸出手阻止了周围道士们的讨论。

    “剑痴啊!剑道大家!”我找了个理由说道。

    “放屁!天择乃是蜀山罪徒!其罪不可原谅!”玉林长老立刻就指着我骂道。

    “不就是生了个孩子吗?按照道门的规矩最多也就是逐出蜀山而已,什么不可原谅的罪徒!”我也看不惯玉林长老对我的态度,立刻就反驳道。

    一众道士立刻哗然,甚至都张大了嘴巴惊讶的不知所措。

    蜀山掌教看到众人的反应,心态到也平和,阻止了驱散弟子的几位长老:“蜀山的秘密也该放到明处了,总是藏着掖着算什么!”

    “若是他真的动了凡心,散去修为便可以还俗去了,可惜他更改了蜀山的法术!”

    在蜀山掌教慢条斯理的解释中,我才明白了这件事的严重性。

    原来天择还有一件事没有说,就是他在逃亡的过程中将蜀山的剑法和法术做了改变,凭借自己的天赋居然自成一派,将蜀山镇妖的法术变成了杀伐之术。

    严重性就在于蜀山为的是镇守锁妖塔的同时镇压各种妖类,现在救人之术变成了杀人之术,已经影响了蜀山的声誉。

    本来蜀山是要清理门户的,但是蜀山掌教不忍心,天择也不想放弃自己修炼成的法术,这才自愿请命镇压在锁妖塔,同时修炼斩三尸的法门,了却自己的杀伐之心。

    我听完之后心中哗然,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

    可是现在事已至此,我也改变不了,太一门的事要解决,我擅闯重地的事也要解决,天择和巴山还有竹娘的事情更需要解决。

    我咬紧了后槽牙,不断地在心中思绪,最后才狠狠心。

    “天泽道长,巴山来了!还请出来!”我动用了帝气,声音传的极远,我保证天择能听到。

    听到巴山的名字,众人全部看了过去,巴山自己和很奇怪的看着我,只有几个长老还有蜀山的掌教立刻瞪大了眼睛盯着巴山,他们心中知道的最多,我这样一说都明白了。

    “这是就是那孽障!”玉林长老劈掌就冲向巴山,看来是想要抢先一步解决巴山。

    一柄铁剑横空出现,挡在了玉林和巴山中间,天择浑身道袍翻涌,身上青芒毕露,出现在众人面前。

    所有的道士都微微颔首称其为小师叔。

    “天择师弟!蜀山的清誉,你的清誉都在此子身上,你要做什么!”玉林长老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似乎不解天择的做法。

    “此子是我的孩子,我亏欠他们母子良多,还请玉林师兄饶他一命吧。”天择拱着手,但是腰板却挺得很直,似乎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其实我现在很支持天择的决定,谁都不能阻止一个父亲为儿子做任何事,更何况这些人整日生活在山上,不能了解天择的感受,同时我对于巴山也是羡慕的厉害,我从小都没有过这种父亲挡在前面的时候。

    第一个接受不了的不是蜀山众人,而是一旁的巴山。

    巴山摇着头死活不认,立刻就想要下山。

    我知道他接受不了。

    就在此时,蜀山响起了几声钟声,两声长三声短。

    “敌袭!”众人立刻有秩序的离开想要阻挡敌袭。

    我还以为是太一门门主来了,心中也是捏了一把冷汗。

    “回来吧!十五年前就该让她上来了!”蜀山掌教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多时,远处走来了一个女子,正是竹娘。

    此时的竹娘更是和往常不同,穿了一身的嫁衣。

    天择看到熟悉的身影,可竹娘的容颜已刻印了岁月痕迹,天择的手微微的颤抖,身上的两团光借此机会想要发作,不过还是被压制下去。

    “斩三尸?你是真的想要忘记我们母子吗?”竹娘带着幽怨和哭腔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很想替天择道长解释,是因为只有他斩三尸才能保证蜀山不在追究这件事。

    “能再看到你们,真好!”天择一脸欣慰的说道。

    我这时候也明白了,天择迟迟不愿斩三尸就是放不下她们,而斩三尸一旦开始就不能结束,天择这样的高手早就有实力斩三尸了,但是斩去了三尸,就无欲无求,也就对于她们再无一丝感情,可是三尸终究会被斩去,或者不愿斩去的话也会反噬而死,现在恰恰是对天择最为残忍的时候。

    因为没有遇见的时候还能留个念想期待见面,一旦遇见了,就意味着距离再一次离别的时间会越来越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