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劝解
    ,精彩小说免费!

    通天路上迷雾翻涌,似乎几座山峰所有的迷雾全部聚集在通天路这一条石阶上一样。

    迷雾中寒光乍现,雨声滂沱。

    巴山在其中疯狂的舞剑,他现在心乱如麻,本以为是来求援兵的,可是万万没想到居然求来了自己的父母。

    巴山不止一次幻想过自己的父母,虽然从小没有见过,师父也只字不提,但是却不妨碍练剑之余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幻想着父母的样子,或许会在自己哭闹的时候会买上一些糖果,或许晚上害怕的时候会轻拍自己的后背哄自己入眠。

    可是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巴山心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幸福,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怨念,一种慌乱,一种不知所措。

    一个十五六的孩子,纵然下山历练了一段时间,但是在心中还是不知道如何应对。

    其实在竹娘看到自己金甲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奇怪,但是这些年对于父母的眷恋已经慢慢变淡,本以为没有任何希望了,可却突然之间摆在了面前。

    我走到迷雾之中,突然一道剑光就朝着我激射而来,我甚至来不及反应。

    不过剑光停在了我面前就没有继续动弹了,剑气越过我将弥漫的浓雾从中生生劈开。

    我这才看到了巴山的面容。

    双眼中挣扎的神情忽隐忽现,眼角还有泪痕。

    一直以来如剑一般的气势也变得楚楚可怜,除了握剑的手还稳当之外,整个人都像是掏空了力气。

    “杨大哥!他们说的是真的吗?他们真的是我的父母?”喘息了几口的巴山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是的!”我点点头。

    夜雨落在地上,巴山瘫坐在哪里,颓废的看着地面。

    “我本以为知道父母的消息我就会很开心的,可是现在为什么我心里憋着一股火,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巴山头低的很低,似乎想把头塞到自己的胸膛里面。

    “回去!好好看看你父母,斩三尸你不是不知道,时间不多了。”我说道。

    “我从记事的时候就没有见过父母,师父也避而不谈,可是谁能想到他们就在蜀山,剑窟离着蜀山不远,他们都没有来看过我。”巴山眼角的泪水落到了地上,砸出一个个水斑。

    巴山伸出双手,似乎比了一个距离,然后从左边看到右边,眼神更加的没落:“就这么近,就这么近啊!”

    “山下的村里的孩子都有父母,就我没有,我不止一次偷偷跟着他们回家,在窗户边上听父母给孩子唱儿歌,讲故事,幻想他们就是我的父母,在给我讲故事,甚至我偷偷的将那些父母哄孩子的糖果都偷了出来,吃到嘴里当做是我父母给我的,真的很甜!”

    “可是他们从没有管过我!现在却突然出现了。”

    巴山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盯着我。

    “我很羡慕你!”我坐在巴山的旁边,将掉落在地上的夜雨捡了回来塞到巴山的手中。

    “为什么?”巴山问道。

    “你现在还有父母,虽然从小没有陪你,但是现在相认了,你们就能一起生活,我不同!我从小就是村里的邪种,那时候他们都说我克死父母,见了我都绕远走。只有奶奶陪着我。”我也渐渐勾起了心酸的回忆。

    “你还有奶奶?”巴山问道。

    “你听我说完。”

    “后来我遇见了一些事,结果导致村里人更加疏远我,也是这件事,我知道我娘为了保护我才死的,而且我奶奶也并非亲生的奶奶,不过我也不在意,奶奶对我很好,可依旧是因为我死去了,甚至任何和我亲密的人都慢慢死去。”我一边说着,眼中也不断的往外流泪。

    “所以我羡慕你,至少你的亲人还活着,这样就还有机会,你可是慢慢找回失去的东西。”

    “我到现在依然是孤家寡人一个,辛月你见过的,可是我却不敢和她靠的太近,我怕因为我会让她再次受到伤害。”

    我说了很多自己的故事,也感觉到巴山的心情也慢慢平复了不少。

    “这是你父亲给你的剑谱,他不是为了补偿你,而是证明了他一直记挂着你,对于剑术你比我厉害,其中的内容你肯定能够看懂的。”我将剑谱交给他。

    巴山结果剑谱,手上青筋暴起,似乎有一种想要撕毁的冲动,我没有作声,也没有阻止他,直到他渐渐放松了手上的力气,我才站起身子。

    临走我又留了一句话给他:“巴山!你父母还在蜀山上等你,知道你心里乱,可是他们终究是你的父母,就算是你再怨恨他们没有管你,都不如亲自去走进他们的内心看看,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的明白。”

    我头也没回的就走到了蜀山的门口,蹲在异眼通灵猿一旁等待着巴山的选择,也平复自己的心情。

    其实巴山和我很像,都是倔强的人,柔弱的一面不愿意被人看到,刚才知道父母的消息之后,巴山其实很像立刻就冲过去相认,但是心中失了方寸这些年的委屈一瞬爆发出来,不愿意让别人看到,所以我留给他一些单独的时间让他能够平复自己,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夜探锁妖塔,偷看剑痴,你居然没有被蜀山的门规所限制,真是小瞧了你。”异眼通灵猿笑嘻嘻的说道。

    “你一个妖都来蜀山守门了,我这样还值得奇怪?”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小子,天下至宝的河图在你身上吧?”异眼通灵猿倒是没有任何的生气,又继续问我。

    “怎么?”我听到他提到河图,立刻就转身看向他。

    “身怀河图就要心怀天下,解救万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真是不知道历代的河图之主都是些什么人,居然全部都是做一些这种事情,上一代河主执掌河图几百年,已经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不知道落到你手里能够保存多久。”异眼通灵猿眼中露出一些金光。

    “你知道上一代的河主?”我立刻起了兴趣。

    “有幸见过一次,不过那是我还小。”异眼通灵猿眼中露出一种回忆的神色。

    “不过你有所不同!”异眼通灵猿说道。

    “什么不同?”我问。

    “河图虽然厉害,但也不是什么可以敌世的宝贝,河图的拥有者都是被河图选中的人物,所以也没有好争抢的,你处在风口浪尖上的原因,是因为你这一身连我都看不透的身体吧。”异眼通灵猿说道。

    “你什么意思?”我立刻警觉的问道,总是感觉这只异眼通灵猿似乎话中有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