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斩尽三尸
    ,精彩小说免费!

    同样的动作再一次出现,剑鸣的声音此起彼伏,我甚至感觉到体内的鲜血也沸腾起来。

    这是因为刚才铸剑的时候是用我的血开封的缘故。

    一剑平稳的辟出去,天择身上的两团光立刻从体内离开,悬浮在天择的头顶。

    三尸离体,正是关键时刻,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握紧了手见证这一刻。

    天择此时将剑竖在身前,闭眼感知着剑气。

    头顶的两团光在不断地旋转。

    我也变得有些紧张了,虽然我现在阳气变为帝气,与道术无缘,但是这种斩三尸的伟大时刻就即将在我眼皮子底下发生,任谁都是屏息等待。

    天择双眼猛地睁开,眼中没有任何感情,雷击木剑此时剑气四散,在天择四周卷起大量的尘土。

    一剑劈下,剑气直冲其中一团光。

    剑气没入光团之中。

    在天择的身体四周却出现了六条沟壑,天择闷哼一声嘴角微微有鲜血流出。

    斩三尸到头来斩的还是自己,那光团就是天择的一部分,不过只是融合了各种杂念罢了。

    那一团光似乎也遭受重创,在天择头顶微微颤抖着。

    天择再接再厉,手上的雷击木剑舞的密不透风,只不过散出来的剑气纷纷朝着那团光激射而去。

    又是无数的沟壑在天择身边出现,天择嘴角流着血,但是却没有丝毫停手的意思。

    快刀斩乱麻,剑影碎三尸。

    终于那团光经受不住这种同归于尽的办法,开始慢慢变小。

    众人眼中露出一种接近狂热的崇拜之情,巴山也不例外,都是修行剑术的高手,哪能不知道这斩三尸的厉害之处,看样子巴山对于天择已经崇拜的不行了。

    蜀山弟子都瞪大了双眼,都不敢眨一下,似乎想要记住每一个动作。

    光团慢慢变小,一开始脸盆大小的光团已经收缩到了碗口大小,不过依旧没有停止,最后变成了龙眼大小。

    就在此时另一团没有动静的光团突然发难,一下就笼罩住了那团已经虚弱到不行的光团。

    天择闷哼一声,居然重重的跪在地上。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三尸都有意识,尤其是一但消失了一个,另外两个便会实力猛涨。

    现在第二个快要消失的时候,谁都没想到会被最后一个所吞噬。

    虽然天择跪在地上受了内伤,但是从他身体中的青芒猛然扩大一倍就能看出来,收益远远比损失的要大的多。

    竹娘立刻就想要上前查看天择的伤势,却被蜀山的长老拦住了,此时正是关键时刻,绝不能再被竹娘打扰。

    他们执拗的认为此次斩三尸如此凶险就是因为竹娘的出现又一次危及了天择的道心。

    天择站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不过双眼还是紧紧的盯着那团光。

    “任你翻腾,仍逃不脱!”天择带着笑意说道,又一次将剑横在身前。

    战意不减的天择似乎是刺激到了最后的一团光。

    同生共体这么久,那团光自然是知道天择的手段。

    再众人众目睽睽之下,那团光猛地飞离了天择的头顶。

    这时要逃走?

    不过等这团光没入蜀山山门的剑石上的时候,众人才倒吸一口凉气。

    重达万斤的巨剑拔地而起,剑身带起的泥土和地上留下的巨坑不断地宣告着巨剑的重量。

    巨剑当头就对着天择劈了下来,还带着破空的声音。

    我此时都倒吸一口凉气,这三尸居然能有这样的手段!

    本来还期盼着天择能够躲开,但是看到天择丝毫没有移动的意思,似乎脚下生根。

    雷击木剑被天择横在头顶。

    铛的一声传来,居然掀起层层气浪,地上的石砖纷纷翻涌而起。

    此时天空渐渐发白,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夜。

    尘土散开。

    天择双手持剑顶住了巨剑的力量,腿虽然微微弯曲,但是却没有跪下。

    一瞬间好像时间静止一样,感觉像是天择用雷击木剑生生将巨剑顶了起来。

    此时天择手臂微微发力,将巨剑又往上顶了一点。

    巨剑开始微微抖动。

    此时的蜀山弟子,包括几个长老还有巴山等人,甚至包括我,都张大了嘴巴,看的一脸惊呆。

    刚才那一剑,若是换做别人早就被碾成肉泥了,就算是山那样力气大的人都不一定能够接下来。

    下一刻,天择猛地往上一抬。

    巨剑立刻向后翻了一圈。

    借此机会天择一个箭步冲上前去,长剑如虹,在巨剑身上倾泻。

    碎石不断的被打飞出来,划过一名蜀山弟子的脸颊留下一道血痕。

    “蜀山弟子速退百米!”蜀山长老立刻下令。

    一众弟子捡起地上的佩剑就向后退去,我们也往后退了几十米的距离。

    天择一整套剑术倾泻完毕,最后一件猛地横扫,将巨剑震出几米的距离。

    天择自己也后退十几米,稳住了颤抖的手。

    身上不知道何时已经被鲜血覆盖,刚才出现在巨剑上面的剑痕一个不漏的出现在了天择的身上。

    天择稍稍放松了一下握剑的手,任由鲜血顺着雷击木剑流了下去。

    天择已经开始蓄势。

    相反的巨剑却悬在空中没有丝毫的动静,似乎认为天择这一剑根本不敢砍过来。

    我此时也是悬着一颗心。

    因为从现在的局势看来,只要是天择对于巨剑造成的任何伤害都会出现在自己身上,越是重的剑,伤口就越厉害。

    这简直都不算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了,几乎是同归于尽的样子。

    竹娘双眼都流着泪水,她怎能不明白这一剑若是失败了,天择除了身死道消根本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

    巴山则是握紧了拳头,手臂的青筋暴起,也在等待着自己的父亲带来的惊喜。

    一剑定生死。

    天择受伤不少,已经不足以支持自己再继续消耗了。

    血液不断地翻腾,似乎要沸腾起来,我身上都渐渐出现剑气。

    与雷击木剑血脉相连的我,此时也被天择的剑气所覆盖。

    体内的帝气此时居然有些瑟瑟发抖的感觉,似乎在逃避着天择传递过来的剑气,只有河图中的祭文仍在运转,保护我的身体。

    天择的剑已经提在右眼旁,这是要刺出去。

    虽然我剑术不精,但是却还能看出来。

    此时我耳边响起了之前向巴山请教剑术的时候巴山说的话:“剑有双锋,可劈可砍,可挡可撩,但是回归本质来说,剑!就是用来刺的。”

    就如同巴山的剑术中最厉害的雨破惊雷,就是刺出去的。

    可能是感受到了天择的气势,巨剑也水平起来,和天择手上的剑一模一样,都是要刺出去的姿势。

    巨剑虽然没有人持,但是依旧不妨碍其中的青色剑芒慢慢展现,三尸就是天择,剑术本就相同,一模一样的剑术,对峙起来几乎是和镜子里的自己打一样。

    “竹娘!对不住了!”天择突然喃喃自语。

    几位都是高手,听力自然不落,这句呢喃听得清清楚楚,竹娘泪如雨下,转身过去不忍心再看。

    天择动了,巨剑也动了。

    两个人如同磁铁的正负极重重的撞在一起。

    剑尖顶着剑尖,两股青芒相互交织。

    早上刚刚升起的雾气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生生划开了一道界限,掀起的巨浪席卷着山头的植物,一瞬间周围的是树木都秃了,落叶将气浪的形状描绘出来,受惊飞起的鸟也在一瞬间就化成了一堆羽毛。

    巴山反应过来,挡在竹娘前面,夜雨已经出鞘。

    玉林虽然对我有些看不惯,但是此时依旧是挡在我面前保护我。

    等到气浪散尽,周围恢复了安静。

    没人去前面看,担心看到什么不愿意看到的画面。

    等了一会,一个人影从尘土之中踉跄的走了出来。

    虽然身形踉跄,但是周围的尘土却好似唯恐触碰到他,纷纷向四周翻涌。

    地上的巨剑已经碎成了几瓣,站着的是天择。

    他成功了。

    此时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普通人,那种丢在人堆里绝对找不出来的感觉,可是越是普通,就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双眼犹如一潭静水,没有丝毫的波澜,似乎一切对他来说都漠不关心。

    雷击木剑被他抛了过来。

    “我在剑中留了三道剑气,必要之时可助你一臂之力。”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似乎从此之后我和他就没有任何交集了。

    “恭祝小师叔斩三尸大成!”山林中立刻被蜀山弟子的疾呼淹没。

    蜀山弟子眼中露出狂热的神情,甚至不少人都更加坚定了以后的路。

    雷击木剑一入手,就感觉一种血脉相通的感觉,天择不光重塑了剑身,还把龙脉降服,此时握着剑,感觉就像是从我身上长出来的一样。

    “此剑可省你十年苦修!”玉林赞叹的看着我手中的剑。

    “此剑还是交给天择道长用吧,能人才能用利器。”我诚恳的说道,以后对付太一门门主,绝对不是很简单的,此时给天择更加厉害的兵刃,应该会有用。

    “期初就是助你才铸剑,不用推辞,况且我现在已经不需要这种神兵相助,我!就是剑!”天择话语霸气,但是却是非常平淡的说出来,只是没有人会质疑这一句话,因为此时的天择,恐怕剑术早已无人可敌。

    就在我们都欣喜的时候,一道红色的身影从人群中窜了出去,扑到了天择身前。

    我摇摇头,此时的天择恐怕已经斩尽了自己的情谊,对于竹娘应该没有多少眷恋了,这就是斩三尸的弊端,不在困扰任何感情,是大豁达。

    扑哧

    一声利器入肉的声音传来。

    竹娘手中拿着自己的翠玉竹,另一头却刺入了天择的右胸。

    竹娘一用力,将翠玉竹折了下来,只不过翠玉竹少了小指长的一节。

    那一节已经留在了天择的胸口。

    “就算是你斩了三尸,我也要你此生此世永远记得我。”竹娘流着泪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