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二回 救卢植刘充进言
    ,!

    皇甫嵩站了出来,“卢子干一心为国,还请陛下免其罪责!”

    皇帝脸上不好了起来,卢植是他认为有罪的人,皇甫嵩这个时候为卢植求情,就是认为他做的不对。不过皇甫嵩毕竟刚立大功,他也要给皇甫嵩一个面子。

    “触发任务:解救卢植。为卢植进言,可以获得c级特性选择权一个。”

    刘充没有想到救援卢植也会是一个任务,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卢植好像并没有死吧?应该很容易的。他想了一下,系统给他的这个任务好像有个陷阱,他现在被视为宦官刘郃一派,也就是帝党,如果为卢植说话,是不是会让帝党这些人对自己有意见呢?

    而且自己初来乍到,现在就说话,肯定会遭人警惕。于是他闭嘴不言,就看着朝堂上这些人博弈。

    张常侍这个时候说道:“卢植所有罪责已经查明属实,怎能轻易免除罪责?”

    司空张温说道:“卢子干乃是士之楷模、国之脊梁,其平叛历来尽心尽力,绝无怠慢之意。”

    皇甫嵩也说道:“冀州平定之功,全赖卢子干前期所备……”

    他还没有说完,刘郃就站出来打断了他:“槐里侯这话说的可不对吧?饶阳侯的功劳就没有了吗?”

    刘充听到刘郃的话,不由得一愣,我老老实实的呆着,怎么就躺枪了呢?他当然不知道,在原本的历史上皇甫嵩就是将平定冀州之功推给了卢植,才让卢植免罪,并且担任了尚书令的。但是他的出现,分了冀州大部分的功劳,刘郃等人就有借口继续让卢植在狱中呆着了。

    果然,刘郃的话让很多人都看向了刘充,哪怕他站在了最后面。刘充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刘备得到的封赏之后,就被人带下去了,他可没有资格在大殿参与议事。

    皇帝也看向了刘充,他说道:“饶阳侯,你有什么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刘充低头沉思了一下,然后想到一个主意,他站出来说道:“臣年幼不知政事,对此事不敢置评。不过陛下,如今叛军既定,新年将近,难道陛下不准备施恩天下吗?”

    皇帝听到刘充的话,不由得感兴趣了起来。张常侍看到皇帝的神情,立刻说道:“饶阳侯有何建议?”

    刘充说道:“叛军浩大,能够平定,全赖陛下之仁德。此武功之大,不弱于北伐匈奴,实属千古之奇功。得此武功,陛下应当大赦天下,除十恶不赦之人均可赦免,以庆此功!”

    皇帝听了之后,立刻高兴了起来,对着众大臣说道:“卿等以为如何?”

    中常侍吕强第一个站出来,“臣附议,如今天下清平,陛下应改元庆祝!”

    看到吕强附议,大臣和宦官们都不由得愣了一下。吕强是宦官当中少数的忠良之人,早在黄巾起义爆发之初,他便建言应赦党人,诛杀贪官,考核地方官吏是否称职。以至于让宦官大惧,纷纷征还子弟在州郡为官者。

    而吕强因为宦官身份,在大臣当中也不是很受待见,只有少数的大臣与其交好。

    虽然身份很尴尬,但是吕强依然秉承自己的想法。

    还是刘郃先反应过来,“臣附议!”

    宦官也觉得这个提议很好,而且明显皇帝对这个提议感兴趣,于是纷纷表示赞同。

    公卿们对此也没有反对,他们对这个提议也很同意。因为他们家人或者子弟当中也有不少人,因为平叛不利而被下狱。

    不过再附议的同时,他们对刘充也感到了好奇起来,这个新晋的饶阳侯倒是有一些伶牙俐齿,竟然能够讨到皇帝的欢喜。

    其实他们很多人都不知道,皇帝本来是想要当一个有作为的君王的。只是他们很多人只想要壮大自己的家族,攫取更多的利益,只想让皇帝付出来维持这个庞大帝国。他们当中有很多的人忠臣,但是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者意识到了也没有能力改变,因为利益链条已经固化下来,想要改变比登天还要难。

    皇帝难得的看到满朝文武都站在一边,不由得高兴了起来,“大赦以及改元之事,交由尚书台议定。饶阳侯新到京师,宗正负责安置。”

    “臣领旨!”刘焉立刻说道。

    散朝之后,众臣散去。出了大殿,穿回靴子,到了大殿前方的广场上。皇甫嵩走到了刘充身边,“长恭,多谢你为卢子干说情。卢子干乃是国之大儒,有机会的话,你一定要向他求教。我年后可能就要赴冀州就任了,你在京师一点要多加小心。”

    “多谢将军提醒!”刘充赶紧道谢。他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伴君如伴虎,什么叫做朝堂倾轧。虽然那些大臣他一个人都不认识,但是他们肯定都有属于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团。而他从来没有标明过要加入任何一个,这帮人就自动给他分了类了!

    皇甫嵩走了,刘郃走了过来,“长恭,我乃是刘季承!”

    刘充一听,立刻行礼,对刘郃拜道:“刘充见过叔父!”

    这个刘郃是桓帝的弟弟,和刘充也是血缘也很近,没有出五世,算得上是近亲了。

    刘郃看到刘充这样,很高兴的他的态度,对他说道:“长恭你今天的提议很好,不过朝堂过于复杂,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随时来找我。”

    刘充连忙说道:“充一定多向叔父请教。”

    刘焉这个时候也走过来,他笑着对刘郃说道:“季承,没有打扰你们叔侄吧?”

    刘郃看到刘焉,笑了起来,不过只是敷衍的笑容。他和刘焉的关系并不好,看到刘焉到来,他就以长辈的名义对刘充说道:“贤侄,这位就是宗正刘君郎,你也可以称其为伯父!”

    刘充一听,这是刘焉啊!他连忙对刘焉行礼:“充见过伯父!”

    刘焉对刘郃说道:“季承,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要为长恭安排住处了。”

    “那就有劳君郎兄了!”

    刘焉看着刘郃离开的背影,笑了一下,然后对刘充说道:“长恭,随我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