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两千多
    “你给了两千,你不是跟我说过吗?”沈绎暗中狠狠掐了贺盛曜一把,气他反应慢,叫人看出了端倪。.

    “两千块?”颂苖仰头一笑,当即拉开旅行包伸手一掏取出一个塑料匣,匣子里铺着红锦缎,上面躺着只拇指粗的野山参,一看就知道是高级货。“两千块,一根参须都买不到!”

    方才女友说话,贺盛曜没拦住,就知道要糟。贺盛曜深知吴钧浩有钱,买的肯定都是好东西。颂苖刚才诱他报数,是因为颂苖很清楚,他说的数目少了肯定不行,就像现在这样被反将一军。可要是说的太多,在场的人不是没看到他们之间剑拔弩张的关系,一想就知道说不通的。

    对于颂苖掌中的山参,在场有不少人眼红,贺母只要想起十分钟前东西还在自己手里,就像挖了她的心肝一样疼。贺母暗中埋怨沈绎不会说话,但泼出去的水已经没办法收回了,她只能忍着怒气道:“这个人参谁知道多少钱?不过是五六十块的东西,样子好看骗骗人罢了。算了,我放你一马,就算这个人参不是你弟弟托你买的。你把包里其他的东西还给你弟弟,他可出了两千块呢!”

    这时候,在场的其实都明白,贺盛曜根本没托颂苖买什么东西,更没给什么钱。但是和贺家这样的人根本扯不清,他们就是仗着不要脸,占别人的便宜。

    颂苖不理贺母,凝视贺盛曜质问:“你说你给了我二千块,是不是?”

    贺盛曜不知道颂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一时间弄不清该不该承认。

    “他当然给了。盛曜!”沈绎扯了扯贺盛曜背后的衣摆。

    贺盛曜被缠的没法子,只得点头道:“是,我确实给了你两千块。”

    “那好。”颂苖静静地望着贺盛曜,沾满血的脸庞浮起一丝讥嘲。“你誓,只要你誓你昨天给过我两千块,我就把东西给你。你誓啊!你誓说你给了我两千托我买东西,要不然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啊!说啊!”

    “呸!”沈绎看不上颂苖逼迫的嘴脸,拉着贺盛曜的衣袖催促道:“盛曜,怕她干什么?誓就誓,说啊!”

    一直纵容沈绎的贺盛曜这一次却紧闭双唇,怎么也不开口。

    颂苖不再看贺盛曜,转朝贺母、贺父道:“贺盛曜不肯说,不如你们替他说啊?”

    面对颂苖的挑衅,贺父撇过头不理,嚣张的贺母居然也一言不。众人疑惑暗生,他们满以为颂苖这么一说,贺家母子肯定抢着誓好把东西要过去。如今多少人把誓当放屁?贺家人没脸没皮的,这样的便宜怎么会错过?谁知道,对方还就真不敢说了。

    “贺盛曜,你到底怎么啦?”沈绎捶了贺盛曜两拳,绷着脸不解地追问。

    颂苖挑了挑眉,嗤笑一声道:“你不要问了,他是不会说的,还是我来告诉你吧。”

    “颂苖!”

    颂苖仿佛没听到贺父恐吓的声音,继续道:“你们这次本来不是要出国去吗?后来为什么来祁山?祁山可不是什么旅游胜地,但听人说附近的道观非常灵验,你们不就是为了断八字来的吗?你的准婆婆、公公就信这个,从贺盛曜懂事起就告诉他,不可以随便答应别人什么,特别是不能乱誓,否则见一次打一次。我记得有一次,大概贺盛曜八岁那年吧,他好像刚看完电影在和人吹牛,吹着吹着就和人争起来,誓说要是打不赢对方,出门被车撞死。正巧被你婆婆听见,一巴掌挥过去,打掉了贺盛曜三颗牙。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敢誓了。”

    颂苖说的很快,贺父贺母根本不知道怎么去阻止,他们就是想过去捂住颂苖的嘴巴,也没胆子绕过蛮子身边。

    众人听了颂苖的话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父母确实会教育孩子不能胡乱誓,但也没这么上纲上线的。正在众人猜疑间,贺母恨道:“不孝女,听你胡扯!我这样教你弟弟,就是不想让他和你一样。我和你爸都信道,你弟弟也懂事,就你一个教来教去教不听。”

    “是啊,幸亏贺盛曜不像我啊。要不然,你们怎么会有一个那么像你们的儿子,说骗人的话像喝水一样。”

    贺母见颂苖贬低儿子,虎目圆瞪道:“盛曜骗人又怎么样?盛曜说谎还不是为了我和他爸,他从小就孝顺,知道有了东西就要先给我吃。要是他像你这个不孝女……”

    “好了,妈。”贺盛曜打断贺母的话头,正视颂苖道:“姐,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现在又困在这样的地方,就更应该抱成一团。我知道,你在伤心钧浩哥的事。可是,你也不能迁怒我们啊?钧浩哥出事我们也伤心,可我们怎么知道天会塌下来呢?”

    “贺盛曜,你的脸皮可真厚啊!”颂苖骂了一句,怒目而视道:“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我气的不是你们过来,而是你们没有一个留在钧浩身边照看。.钧浩昏迷不醒,你们就这样走了,说得过去吗?”

    贺母看儿子不知怎么接话,干脆撒泼道:“不要跟她说了,说来说去,她就是要我们死!明明是她先不顾钧浩逃了,反倒赖给我们,还不是为了抢东西。我真恨当年为什么不掐死她!”

    “妈,你……”从颂苖拿出野山参,入了那么多人的眼,贺盛曜就知道旅行箱里的东西拿不回来了。但是他们还有贺父手里的手提袋,手提袋里没什么吃的,但有祁山上装来的山泉。他原本想和颂苖提议,用水换吃的。可被贺母这么一搅合,只怕更难说动颂苖了。

    颂苖转瞥向蛮子等人,拍了拍旅行箱道:“这些东西我准备平分,没带吃的东西的都可以过来拿一份。说实话,要是你们都饿死了,我就是拿着一箱子吃的也出不去。”

    “你说的对,我们现在就该互相帮助。”王伟赶忙附和道。

    “那个手提袋也是我的,你们帮忙拿过来,我箱子里没水,都放在那里了。”颂苖指着贺父手中的布袋道。

    “胡说!”贺母闻言被气得头皮麻,要不是顾忌蛮子拿着的枪,早就冲上去扯颂苖的头了。

    迎上蛮子贪婪的目光,贺父想躲无处躲,只能惊慌地把手提袋往身后藏。沈绎尖叫着张开手臂拦在司机、王伟面前,贺盛曜也硬着头皮堵住蛮子的去路。他们都很清楚,饿着肚子还能坚持几天,要是没了水,恐怕连三天都活不了。

    “颂苖,你瞎说!这里面的水明明是我和盛曜在祁山上装的。”沈绎说完,见众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简直像被强塞了块臭豆腐,吐也不是吞也不是。可她再恨再恼,对蛮子等人的逼近却无可奈何。情急中,沈绎骤然生智道:“颂苖,你敢誓说这些水都是你弄来的吗?”

    沈绎的话一出,贺父下意识地看向颂苖,见其似笑非笑的样子心头一凛,猛喝道:“不许说!”

    怎奈颂苖的话已脱口而出,“我誓,这些水是我取来的,要是我贺颂苖胡说,就让我们贺家所有的人都死无葬身之地。”

    “你……”贺父眼前一黑,恨得想生吃了颂苖,对沈绎这个怂恿者更是恼怒。刚才盛曜他娘明明说了,他们一家都信道,就出了颂苖这个教不听的贱丫头,明摆着告诉人颂苖不信这些,既然这样她哪里会怕誓?但颂苖不信,他信啊!何况,现在吵成这个样子,颂苖的嘴里能说出什么好话?本来想着沈绎长得不错,带的出去。家里条件也好,还能帮着盛曜。如今看来根本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出去后一定要让盛曜和她分手。

    “贱丫头,你作死啊!”贺母被颂苖的誓吓懵了,好半天回过神就要上前追打,让蛮子一把推开,倒退着跌坐在地。

    因为颂苖的誓言而没有了顾虑的司机、王伟乘贺盛曜去扶贺母的机会快步抢上,一把扯过贺父遮于身后的手提袋。刚被搀扶起身的贺母见状,顿时哭天抢地的咒骂。

    “再吵我一枪毙了你!”蛮子龇牙道。

    贺母可没颂苖敢与之碰撞的胆魄,声音立刻小了八度。

    颂苖的眼底含着讥笑,轻蔑的视线从贺父贺母的脸上一一扫过,“放心,你们什么都没带,也是可以领一份的。”

    瞅着颂苖施舍般的语气和神态,贺母等人心头憋屈的几欲昏厥。东西是他们辛辛苦苦带到洞里的,到头来却让那贱丫头做了好人。但此刻大势已定,有蛮子、司机、王伟那些没有吃食的站在颂苖身后,他们想把东西夺回来是痴人说梦了。为了活命,只有厚着脸皮上前讨食,低着头当看不见颂苖的取笑,可心下毕竟不平,默默的吃了几口,不知谁先说了什么,四人在一旁低声争吵起来。

    没人管贺家的事,等领到了颂苖分的两块萝卜糕和一次性纸杯中的小半杯水,各个细嚼慢咽的吃起来。这些食物并不能填饱肚子,但至少可以提供活下去的能量。吃完东西后,众人又在山洞里摸索了半天,直到晚上七点还是没有线索。这时候众人都感到疲惫了,但大多不敢闭眼。一来,左右的人都不认识,怕自己睡着后有人起歹意。二来,天地突变、洞口处的惨祸犹在眼前,实在怕自己熟睡时又出什么事。

    因此,在颂苖提出分批睡觉,轮流看守的决议后,多数人都赞同了。其后按人数分两拨,颂苖和蛮子在一队,很明显众人比较相信颂苖,认为只有她能让蛮子有所顾忌,从而心生掣肘。司机、王伟则是另一队中的领头人,卫霄因为受了伤,分在先睡的一批中。

    众人挨着石壁围成一个半圆形,守夜的人坐于外侧,睡觉的躺在里侧。好多人躺下后反而难以入睡开始胡思,有几个想着想着哽咽起来,出悉悉索索的鼻音。卫霄从蛇皮袋里取出一件厚实的秋衣穿上后躺下,他心情很糟本以为睡不着,谁知脑袋才枕上皮袋,便在耳畔传来的哭泣声中睡熟了。

    卫霄在半夜警醒了两次,但总的来说,睡眠的质量还不错,起身换班时,后脑勺的伤口不再频繁的抽痛了。

    “卫霄,你头上的伤好点了吗?”待守夜的那批睡下后,司机往左右看了几眼,先王伟一步靠近卫霄问候。

    卫霄看了眼想挪动屁股上前,却被司机占先只能再度坐下的王伟,点头道:“好很多了。”

    司机往衣兜里掏了一半的手顿了一下,良久才尴尬地干笑道:“小卫啊,你看,到现在出路还没找到,不知道要困在这里多久。别人还好说,你昨天出了那么多血,又没去医院,睡得也不好,眼下没什么,过两天肯定吃不消。我这里有几粒退烧药,你要不要?听我老李一句,多点准备总是好的。”

    不就是想用药换吃的吗?卫霄心里有点烦,怕这次给司机换了,看到的人也会这么来找他。但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卫霄虽然感觉头不太疼了,可身子还是有些虚。想着要是病死了,背包里的东西也是便宜别人,当即问道:“你想怎么换?”

    司机眼睛一亮,偷偷摸出半版阿司匹林送到卫霄面前。“还有六粒,换你两瓶水。”

    卫霄是急性子,一听司机开口就要两瓶水,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摇头道:“太贵了,要不起。”

    “唉唉,有事好商量嘛。”司机拉住不快的卫霄,赔笑道:“那你说怎么换?”

    卫霄原本是不想换了,可又不愿平白得罪司机,只能压着心底的不耐道:“水我要留着,如果真的烧起来我要多喝水。我可以给你两个蛋烘糕、两根火腿肠,再多我也没有了。”

    司机讨价还价半天,见卫霄仍是油盐不进,最终还是不情不愿的换了,毕竟药不能当饭吃。

    等司机一走,王伟就凑近卫霄道:“你给他换东西?”

    “嗯,换了两粒退烧药。”卫霄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药这东西不是谁出门都带的,别人知道了反而好。这么一来,要是有人想找他换东西,也要掂量掂量了。

    王伟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望着卫霄道:“你怎么给他换啊?你是在他们车子上受的伤,本来就是他们的错,他应该无条件把药给你的。居然拿药跟你换,也好意思。”

    “如果还在外面,肯定是这样。不过,现在到了这里,他还想着用药来换就不错了。”

    王伟见卫霄不以为然的样子,轻声道:“你别把人想的太好,我过来就是要给你提个醒。”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870.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