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起身
    “什么事?”卫霄疑惑道。.

    王伟往睡着的人群里投去一瞥,观察了片刻后,悄然收回视线,尽可能的压低嗓音道:“昨夜我看你把吃的给颂苖,我劝你离她远点。”

    卫霄听后没有作声,王伟不退缩的分析道:“颂苖这个女人很精明,我自认比不过她。昨晚的事,我们根本就是被她牵着鼻子走。你送她吃的,不就是因为蛮子要抢你的包,她出来帮你说话吗?她其实不过是利用你。颂苖想拿回贺家手里的东西,可她要是直接抢,谁会去帮她?四个对一个,她肯定抢不过。但她先帮了你,别人就会觉得她为人不错,她和贺家人吵起来,心里自然就偏向她。”

    王伟瞧着卫霄喝了口矿泉水吞下药片,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道:“还有,她如果不提想把东西均分出来,怎么会有人去帮她拿手提袋里的十几瓶水?而且,她要是不分吃的,那么多人饿着,她也保不住手里的东西。结果呢?吃的我们是分到了一点,但大部分还在她自己手里,要是再想吃,就要听她的话。你看,后来吃了东西,她说要分批睡就分批睡,谁分在哪一队就哪一队。更重要的是,因为她帮了你,别人都信她,把东西放在她那里安心。要不是这样,蛮子早把东西抢过去了。”

    王伟说的口干舌燥,也不见卫霄搭话,只得再接再励道:“昨天蛮子抢你包的时候,我也想站出来帮你的,只不过比她慢了一步。”

    “谢谢。”

    “哪里,我没帮上忙。”面对卫霄冷淡的道谢,王伟讪讪一笑,忽然语调一转道:“颂苖这个女人是很精明,可做事也很绝情。看她和娘家一起出游,应该关系还不错,他们之间吵成这样,就是因为颂苖丈夫的死。照理说,她丈夫的死,怪不到贺家头上,就算他们留一个人在车子那里照看,不过多死一个。”

    “你不是她。”

    “是的,我不是她,不可能完全了解她的想法。但是,她们贺家都是什么样的人,她应该很清楚吧?她要是这么担心她丈夫,为什么走开?反正这么多人过来了,司机也来了,巴士那里还有两个被撞伤的,总会有人报警叫救护车的。”

    卫霄为颂苖辩护道:“可能她心急吧。”

    “我看不像。”

    “你到底怀疑她什么?”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和家里人吵,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是平时关系不好也要先放到一边,里外总有别吧?另外,昨天要不是她一开始哭过几声,你看得出她刚死了丈夫吗?”

    卫霄微微蹙眉道:“我的想法和你正好相反,如果我是她,觉得和那些人在一起才更不安心。”

    王伟诧异道:“你怎么总是帮她说话?我说了,她不过是利用当初的时机,并不是真的想帮你。”

    “那又怎么样?”

    “什么?”

    “不管她的企图是什么,她确实帮了我。”

    王伟一时间无言以对,自觉讨了个没趣,刚欲离开却听到另一头传来一声惊慌的叫喊,伴随的尖叫的是一道沉闷的摩擦声。

    “啊——!”

    “怎么回事?”

    “叫什么叫?”

    守夜队刚睡了片刻被吵醒,各个吹胡子瞪眼地喝骂着。但当一个深幽的洞穴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时,立刻惊喜地跳起身来。

    “怎么现的?机关在哪儿?”好些人冲着王伟等人询问。

    王伟耸了耸肩,摇头道:“我们也不知道,不过可以问问那边的两个人。”

    挑目望去,却是贺盛曜正拉着满脸羞红的沈绎往回走。

    “你们去那边干什么?”蛮子不客气地问。

    沈绎有些尴尬,倒是贺盛曜坦然回道:“我们去那边解手。”

    众人一听就明白了,女人嘛,遇到这样的事总会走远一点的,通常还要男人给遮挡一下。

    蛮子打了个哈欠,三角眼一挑直视着贺盛曜两人道:“解个手,叫什么叫?说,那个洞是不是你们碰到了什么弄出来的?”

    沈绎抿着嘴双腮微红,仍是贺盛曜开口答话。“绎绎解手起来的时候地上湿,滑了一跤。手撑在石头上,一下子陷进去,就……”

    贺盛曜腰间一疼,知道是沈绎在暗中掐自己,还没说完的半句话就咽下了肚。不过该讲的都讲了,也没人再让他说下去,只是要他带路去机关处看看。

    “看不出什么了,我帮绎绎把手拔出来,那个洞就没了。”贺盛曜边说边走。果然,就如贺盛曜说的那样,别说找不到机关,山壁上连一丝缝隙都没有。

    “现在怎么办?”颂苖招呼众人商议。

    其实大家都明白,摆在他们眼前的就一条路。他们目前身处何地,谁也不知道,也不清楚这条突然出现的洞穴通向哪里。也许进去有危险,但留在这里不走显然更不可能。没人救援,吃的东西也没几天好支撑了,留下不过是等死。所有的人都表示要离开,这时又出现了分歧。

    有人认为该尽快走,因为不知道出路会不会像先前的洞口一样忽然封闭。他的话有很多人听进去了,可是要走也要有力气啊。昨晚先睡的一批人自然无所谓,可守夜的那一队才睡了半小时就被吵醒了,此刻身困眼乏哪里走得动?再退一步说,若只是赶路兴许还没什么,可万一遇到什么凶险的事,能有精力应付吗?

    颂苖拦下争执的人,七分劝解三分威胁地说道:“从这里出去要走多久,你们知道吗?一天、两天、一星期,或是一个月?我们现在才三十六个人,要是再分散,遇到危险怎么办?还有就是,你们这些想走的,都是昨晚先睡的那一批,你们为什么能安心的睡觉?是因为有我们给你守夜。现在你们就这样走了,心里过意得去吗?如果你们一定要走,我也不拦着,不过我不会给吃的。我之所以把吃的分出来,就是因为看在大家共患难的份上。”

    洞内的多数人对颂苖还是信服的,至于两三个还要闹的,被蛮子的枪一指,只能闭嘴。可见,只要利益一致,原本针锋相对的人也能连成一线。最后,颂苖提出守夜队比昨晚先睡的人减去两小时的睡眠时间,只要再等五个钟头就上路。这么一来,便是心急着赶路的,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守夜队再次躺下后,某个在一旁看守的人不知怎么的骤然起身走到一边,拿出钥匙抠石壁。旁人见了纷纷醒过神,加入挖掘夜明珠的行列。

    “马上要走了,你真的不挖一点啊?这可是夜明珠啊,价值连城。还是兄弟你家财万贯,根本看不上眼?”

    瞅着再度贴近的王伟,卫霄不得不敷衍道:“你说笑了,我哪有什么钱啊?不过是人不舒服不想动罢了。”

    王伟借机殷勤道:“你早说啊,我给你几颗。”

    “不用了,等到了外面你还想给我再说吧。”卫霄摆手道。

    “兄弟,你说的什么话嘛?不够意思了不是?我是那种人吗?”

    对于王伟故意和自己拉近关系的话,卫霄笑了笑没有应声。王伟倒也不恼,有的没的说了一大堆,结果仍不见卫霄迎合,只得扯着脸退到一边。

    卫霄明白王伟有意接近自己示好,是看上了他背包里的吃食和水。卫霄知道要是自己愿意拿出吃的分给别人,和谁都能结成联盟,却根本不可靠。所以王伟的试探,他一点都不动心。

    五小时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当卫霄第三次从闭目养神中张开眼睛,司机出声唤醒众人。

    颂苖懒腰伸了一半,被司机掌中的手机吸引了目光,遽然想到什么般地询问道:“手机有信号了?”说着往上衣兜里掏。

    司机苦笑道:“没有信号,这不是看时间嘛。”

    “哦。”颂苖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随即拍了拍双颊扬声道:“要解手的现在就去,十分钟后我们出。你的伤还好吧?”颂苖正巧看到卫霄歪歪斜斜地站起身,问了一句。

    “还好。”

    “那就好。”颂苖注视着卫霄缠着纱布的脑袋道:“你头上是车祸时弄伤的吧?虽然不是钧浩的错,不过他要是在,肯定会多照顾你一下的。等会儿,你就走在我后面吧。”

    “谢谢。”

    王伟在人群里斜视着与颂苖说话的卫霄,腹中怒意奔腾。他是看不起卫霄的,要是往日这样没用的人他根本不会搭理,但为了活命,只好委屈自己讨好一个光会说‘谢谢’的蠢货。

    他一开始贬低颂苖,是为了加剧卫霄的不安感,进而让对方依靠自己。依他昨晚的观察,洞里的三十六个人之中,除了颂苖,卫霄带的东西最多,而且又是个胆小怕事没心机的。如果他们成了朋友,照卫霄没主见的样子,肯定会事事听他的,那背包里的东西还不都是自己的?

    谁知,他嘴巴都说干了,卫霄就是没一点表示,他还是第一次吃这样的亏。是卫霄害得他被坐在一边的秃头司机笑话的,那种嘲讽的眼神,要不是因为眼下不能撕破脸,他早就上去把卫霄打翻在地了。但即使不能明着出手,他也一定不会让卫霄好过的。

    王伟觑视着卫霄罩衫外的左口袋,嘴角翘了翘,眼中掠过一抹恶意的微笑。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871.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