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神色变动
    “一、二、三、四、五……还是三十四个。”

    出的时候少了两个人,经众人确认后,是一对夫妻,其中的妻子是午夜班车上唯一活下来的女性。夫妻俩分两批休息,如果他们是自己走的,那作为丈夫的男人等于两夜没睡。但这对夫妻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在场的竟没有一人知晓。

    当时大部分人都在挖夜明珠,没有哪个会时时刻刻守着睡觉的人。但前提是,他们是在沈绎启动机关之后离开的,才说得过去。这对夫妻很沉默,换一句话就是没有存在感,人又睡在外围,所有人都问遍了,也没人记起穴道出现前他们还在不在。因为这件事,余者步**道时,心底皆抹上了一层阴影。

    通道约摸两米高,勉强可以让两个人并排走。一路由司机、王伟打头,蛮子押尾。穴道内漆黑一片,除了卫霄众人都举着夜明珠,一时间把洞内照得格外亮堂。另有那些衣着单薄的,口袋里夜明珠的光芒冲破布料,刺得人晃眼。

    卫霄出前吃了两块蛋烘糕,又吞下一片退烧药,暂且没有感到不适。他两手轮换地提着蛇皮袋,静静打量着置身的通道。穴道两旁是坚硬的墨色石块,壁面平滑没有嶙峋凹凸的尖刺,其上布满了青苔,偶尔手背不小心碰到石壁上,好像被蜗牛爬过般湿漉漉的难受。因为潮湿的缘故,地上十分泥泞,鞋底沾满了泥,卫霄必须提起十二分精神,才能勉强控制住左腿的义肢,不让自己滑倒。

    “很重吗?我帮你拿吧?”卫霄旁侧的贺盛曜探出手道。

    “不用。”卫霄摇了摇头,他不太习惯贺盛曜的自来熟。卫霄实在搞不懂贺盛曜是怎么想的,他没跟贺父、贺母走在一起,而是和沈绎一前一后,分别与他和颂苖做了个伴。沿路上,卫霄看到沈绎一次次贴近颂苖,嘴巴不停地开合着。可惜说话声太轻,混入此起彼伏的摩擦声及脚步声中,什么也听不到。

    不会是来讲和的吧?卫霄猜测。可是吵成这样,转眼还能不当回事的凑上来,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卫霄不知道刚才贺盛曜突然对自己献殷勤,是不是打着和王伟一样的主意,但他是不会给对方任何机会的。

    由于路况的原因,众人举步维艰,只得放慢了度前行。亏得如此,卫霄才勉强跟上了脚步。不知又行了多久,终于有人忍不住提议要休息一下,余者亦不过强弩之末,纷纷应承着靠于山壁之上喘息,已经没人有精力去计较会不会让青苔的粘液弄湿衣物了。

    沈绎说了一路的话,此刻口干舌燥,干脆怂恿着贺盛曜一起朝颂苖讨水喝。沈绎一开口,便有人跟着附和,连蛮子都拿出了一次性杯子举到颂苖面前。没奈何,颂苖只能每人倒了半杯水,还分了些吃食,才让众人闭了嘴。

    “走了多久了?”

    “三个钟头,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十分。”司机接过颂苖递来的纸杯喝了口水回道。

    颂苖蹙起眉梢,不自觉地咬着唇瓣道:“三个钟头了?怪不得脚都酸了。”

    “是啊,也不知道还要走多久,要是到晚上还走不出去,难不成就睡在这地上?”司机双眼盯着脚下的泥地叹道。

    颂苖抬腿看了眼脚底的烂泥,摇头道:“这里怎么能睡?要生病的。”

    “那有什么办法?总不见的往回走吧?”一边竖起耳朵旁听的王伟刺了一句。

    颂苖的目光在王伟的脸上转了一圈,挑眉道:“办法是有的,就是‘快点走’,总能走的出去的。”

    “那还等什么?走了!”蛮子挥着匕催促道。

    众人不情不愿地直起身,口中嘀嘀咕咕地埋怨着,但仍是迈开了沉重的脚步,紧跟着前方的人,没有一个敢脱队。卫霄只得忍下断肢处传来的不适,咬牙坚持。

    “出来了,出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当卫霄感觉自己的旧伤处都麻木的时候,走在前方的人忽然高兴地喊起来。

    “什么出来了?我们走出洞啦?”

    “真的?快走,快走!”

    “妈的,还不给老子让开!”

    卫霄险些被往前挤的人群撞翻在地,赶紧贴着山壁让路,才得以避免被踩踏的命运。还未等卫霄从湿滑的山壁上支起身,便听到冲上前的蛮子等人破口大骂起来。

    “刚才是哪个十三说走出来了?这他妈就叫走出来?”

    “是啊,谁在胡说?寻开心啊?”

    “明明还是在山腹里,叫走出来啦?你脑子没病吧?”

    “不过说错了一句,骂什么?”

    “他也没说错啊,不就是走出山道了吗?”

    卫霄在一片争吵声中步出穴道,凭借众人手中的夜明珠,隐约可见横在眼前的是一条二十来米宽的暗河。河的两边看不到头,沿岸是高耸的山壁,壁面上坑坑洼洼,层层叠叠的,仿佛经过了千百年雨水侵蚀的溶洞。卫霄依着夜明珠的光芒昂仰视,黑蒙蒙的一眼望不到顶。视线回落,隔着河流与卫霄站立之处相对的山壁上有个宽大的黑洞,不知是否与来路一般,又是个潮湿呈长的穴道。

    众人白高兴一场,加之为了泄两日来的压抑和惧怕狠狠争吵了半天,最后在颂苖、司机的劝说中住了口。一时纷纷垂眸看着幽幽的河水,士气低迷。

    “别多想了,一定能走出去的。”司机拍拍手打断沉寂的气氛,面向众人提问:“我们现在过去,还是休息一下再渡河?”

    “怎么过去啊?”

    “我不会游泳。”

    “你知道水有多深吗?”

    “万一里面有蛇什么的,怎么办?”

    众人七嘴八舌地提出异议,颂苖挥手扫了扫压下话头道:“那你们有什么好办法?”

    之前不停张嘴驳斥的众人面面相觑了一眼,哑口无言。

    “大家都不是小孩了,没人不知道渡河有危险。我也不会游泳,可是不走的话我们怎么出去?”颂苖沉着脸质问了一句后提议道:“不如这样,我们每人出一颗夜明珠丢到水里,看看有多深,水里有什么东西。怎么样?”

    “好,就这么做。”蛮子扬了扬下巴,掏出一颗夜明珠用力掷向河心。接着,拿匕指向身边的人。入洞以来,蛮子一直想掌控周围的人,却始终不成功。他往日是行会里的打手,也许习惯了听命,所以出不了什么有用的主意,但执行起命令绝不含糊。

    在蛮子的威逼下,众人一个接一个把夜明珠投向湖中。卫霄没有夜明珠,颂苖替他丢了。随着一颗颗夜明珠沉入水底,暗河的神秘渐渐暴露在众人眼前。河水并不深,才一米高低,湖底长着一株株水藻,随着水流慢慢摇摆着柔嫩的绿叶。通常水里的生物会聚集到光处,这不,一条条半指来宽的小鱼围着夜明珠转悠,时不时啄上一口。

    看了十分钟,湖里没有什么变化,司机蹲下身拨了拨水,五指并拢合了半掌湖水送到鼻尖闻了闻,其后翘起裤腿道:“我先下去试试,老兄,来搭把手。”

    旁侧有人上前握住司机的右手,司机单脚步下河床,当鞋底踩上湖底的泥沙并没有下陷,司机慢慢走了两步,确定没有危险才让人放了手。众人目送着司机走向对岸,有些胆大的纷纷学着司机拉起裤腿跳入湖中。

    看着周围的人纷纷下水,卫霄提着蛇皮袋有些踌躇,旁侧极会察言观色的颂苖凑近道:“是不是东西不好拿?你的蛇皮袋里装的都是衣服吧?我这个箱子是进口的,可以浮在水上。你把蛇皮袋放在我的箱子上,里面的东西就不会湿掉了。不过到了对面,你要借一身干衣服给我。”

    “好。”

    两人达成协议后,由颂苖先下河,卫霄坐在河床上摸下水,再拉过岸边的蛇皮袋,放到浮起的旅行箱上。颂苖观察着卫霄下水的动作,疑问道:“你不把裤子翘起来?”

    “我到对面就换干的。”卫霄不愿在这样的情况下暴露自己致命的弱点,虽然这秘密被知道只怕是迟早的事,但即便晚一分钟也是好的。

    “啊……”

    噗通!

    什么声音?卫霄想回头张望。颂苖的神色乍然一变,冲着卫霄喊道:“不要朝后看,快走!”

    这时候,眼看快到湖畔的司机猛地跳起身扑上河岸,紧贴着身下的石壁打滚叫骂,拼命地踢踏双腿。卫霄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只见左右的人一个个出杀猪般的惨叫声,有弯腰不知拍打什么、有连人带包跌入水中的、有滑入湖底不停挣扎的……一时间水花四溅,模糊了卫霄的视野。

    “快点走!”

    颂苖催促间加快度,飘在湖面上的皮箱被她一下子拉离了数尺,扶着放置于旅行箱上的蛇皮袋的卫霄险些被扯了个趔趄。卫霄并没有追逐颂苖的脚步,而是极力稳住身形,双手提起蛇皮袋高举

    颂苖感到手中拽着的皮箱一轻,心知可能是蛇皮袋掉入河里了,或许连卫霄都出了事,但她没有回头看一眼,反而挥动左臂划水让自己走的更快。湖水深浅至颂苖的腰部,河底更是长满了缠人的水草,想快反退举步维艰,好容易登上湖岸,颂苖仿佛去了半条命,一下子跌坐于地,她的唇瓣被自己咬得破破烂烂,嘴角淌着血丝,而拉着旅行箱的五指早已抠破了掌心,一个个月牙般的伤口触目惊心。

    暗河并不宽,才二十一二米,如换做平地,一两分钟便走完了。因此,就是卫霄走得慢,与颂苖前后也仅仅只相差了三分钟。可就在这三分钟里,透明的河水被染成了浑浊的腥红色,巨大的山腹中充斥着一声声绝望的求救,又一人没入湖底顿时水花翻滚,他的臂膀拍击着湖水,带血的头颅一次次冒出水面,如钩的十指抓向旁人却抓了个空,一下两下……终是滑入水底。下一刻,血红的湖水中浮起千万块白色的肉沫,其下无数黑影一窜而过,须臾间把肉糜吞噬殆尽。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873.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