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下压的手势
    沈绎没想到颂苖会问到自己,她确实是经过卫霄的提醒才想起巨蟒的事,拉着贺盛曜往石壁处贴躲过一劫的,但她可没有要给卫霄解围的意思。沈绎现在是恨不得卫霄立时就死,免得把自己计算他的事说出来,让别人都提防她。可是……颂苖这么说,显然是想让她附和。要是自己不上道,颂苖这女人会说出什么话来,沈绎可清楚的很。无非就是她和卫霄当时是一起掉下来的,卫霄看见,自然她也看见了,可她一样没有提蟒蛇的事。

    沈绎想打击卫霄,却没有把自己赔进去的意思。怎奈眼下形势比人强,沈绎只能妥协。“是啊,我也听见卫霄说别站在洞口那边。”沈绎到底没提是卫霄救了他们的命,只是轻描淡写的作了个证。

    “是不能怪卫霄。”

    “明明是蛮子不好,王伟这事做的可不地道。”

    “可惜连累了张磊,他死的也太屈了!”

    ……

    沈绎刚说完,就有好几个领会颂苖意思的为了讨好她开始帮腔。颂苖拉扯着僵滞的嘴角,冲这些人笑了笑道:“大家明白就好。我们走到这一步不容易,相处的好才能走得更远。不要像王伟这样,因为卫霄昨天没有借衣服给他,记恨到现在。”

    王伟此时撕了颂苖的心都有了,对方完全是把他的脸当泥踩啊!奠定的基调就是他小心眼,他活该,就差没指着他的鼻子说他受伤是遭天谴了。王伟心里无奈的是他指责卫霄的话确实没道理,在蛮子刚死的那瞬间众人情绪激动的时侯还能顺势扇动一下,但等静下心来就知道他的理由说不通的。

    如果他一开始没有二话不说冲卫霄提拳就打,还能开脱自己是一时激愤起了争执。但现在被颂苖说开,他的冲动就成了别有用意,借机报复。为此,任王伟搜肠刮肚的也找不出一句辩驳的话,便是他解释,在别人眼里也是掩饰。更使他忿恨的是,那几个跟在他身后称兄道弟的都倒戈了,看着他们觍着脸附和颂苖顺势踩他几脚,一时又恼又羞,加上疲惫、饥饿、失血过多,眼前一黑气厥过去。

    “好了,大家分开自己找一个地方检查一下,看得仔细点,这都是为了自己的安全。”颂苖话毕朝司机点了下头,李师傅回视了一眼后拉着卫霄往洞内的拐弯处查探,所有人都分散开来,自始至终没人再看昏迷的王伟一眼,更别说去帮把手了。

    卫霄一路跟着司机走,听李师傅说着什么,却全没入耳。他此刻心潮不住的起伏,对颂苖的维护有些感激,而蛮子和王伟的事更叫他感慨万千。

    蛮子嚣张吧,每每无事生非找他的碴儿,却去的那么突然。王伟呢,昨夜还拉着一群人奚落孤立他,今天更是明着诬蔑,张扬的冲他喊打喊杀。结果弄得自己昏倒在地,竟无人搀扶一把。真真是应了那句命运无常。

    卫霄忆起一路上王伟多次向蛮子献殷勤,方才却在蛮子死后的第一时间难,想用对方的死来达成目的。还有那些和王伟交好的,现在他落难了,每个都立刻对其视若无物,真是充分体现了人情的冷漠。

    卫霄不是什么老好人,对蛮子的死和王伟的伤势确实暗自窃喜。可卫霄和他人的立场不同啊,王伟、蛮子不止一次找他的麻烦,却没怎么为难过别人,甚至在彼此的用心经营下关系还不错。既便那讨好迎合是刻意的吧,可好歹是相处了两天一同落难一起逃命的同伴。谁知,脸说变就变,连一点余地都不留。卫霄看在眼里,对人性是愈的不信任了。

    “唉,你在听吗?”司机拍了下卫霄的肩膀。

    卫霄猛地回过神,窘迫一笑道:“太累了,有点……”

    “我知道,我知道。”司机一副不用多说,你我都明白的样子,接着摇了摇头感叹一声后,悄声问:“你和那个叫什么沈亦的掉下来是不是直接就掉在那个蛇洞里啊?”

    卫霄明白司机话中的疑问,这大概也是所有活着的人都想知道的问题。如果他和沈绎是直接掉入蛇穴的,那为什么能有命活到与颂苖他们会合呢?这之间长达六七个小时,不说池子里的蛇群,光就那条巨蟒是怎么躲过的?

    卫霄不想提及疑似剧毒的网纹蛇,从而招惹麻烦。但他也不愿意说谎。卫霄很清楚自己不是什么聪明人,一句谎言却要无数的话去弥补,他可没这个能力说圆了。因此,卫霄沉吟稍息才回道:“是啊,直接掉下来,掉在一条泥道上。那个时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总不能站在原地不动,就和沈易商量了一下,选了个方向走。”

    “那,你们两个怎么躲开那些蛇的?”司机紧追不放。

    就知道会这么问,卫霄暗中撇了撇嘴解释。“那个洞里很黑,沈易的夜明珠也照不了多远。路两边都是水,我不敢走到水边看,就怕有什么东西,所以一直不知道水里有蛇。”

    “连那条蟒蛇也没看见?”

    卫霄不喜欢司机的口气,却不想与之生出龃龉,只得压下不满道:“我摔下来的地方和现在这个洞有点距离,那条蟒蛇也不是游来游去的,好像一直堵在这边的洞口。等我差不多走到这里,它才游出来,我本来以为逃不掉了,没想到那条蛇去追沈易了。巧的是,就在这个时侯,听到噗通噗通的声音,后来才知道你们也掉下来了。”

    卫霄的话中隐去了沈绎谋害他的一节,是因为这事说不清,全凭倾听者信不信你而已。要是背着沈绎把事揭了,司机嘴上不说心里必然对他不以为然,或许还会以为他恶人先告状。何况,卫霄从小没有打小报告的天分,反而常常被人偷偷诬陷,因此从不背地里说三道四。

    “哦,原来是这样。”司机没表示信或是不信,偏偏语气里带出了那么一点质疑。

    司机要怎么想,卫霄哪里管得着,他礼尚往来地问道:“我掉下来之后出了什么事?怎么你们也掉下来了?”

    司机和卫霄这样每天两点一线的人不同,有阅历也世故,估计自己之前的提问让卫霄心里不舒服,马上调整了情绪,侧脸对着卫霄笑了笑道:“你前脚掉下去,后脚那个坑就合上了,想救都来不及。我们是等了一会儿再走的,开始路还好走,大概走了一个钟头左右吧,石路变成烂泥路,还是下坡路。路面很湿,一脚下去鞋子都陷在泥里。”

    “唉——!”

    司机说着说着忍不住叹气,仿佛突然起了倾诉的*,苦着脸道:“如果光是这些,忍一忍也就算了。可是你不知道啊,后面的路简直是……有的地方要直接跳下去,高倒不是很高,两三米的样子,可是什么抓的地方都没有,就这么直愣愣的往下跳,谁敢啊?还有,走着走着路变矮了。”

    司机两掌相对,比的了个往下压的手势。“之前我们还想路这么难走,干脆今晚就在路上休息好了。结果,山路变成水管通道一样,一次只能进一个,还得趴在地上爬。开始我们都不敢进去,可是没有退路啊!结果还是我带头先爬的。在头不能抬、腰不能伸、腿不能蹬的地方,一爬就是四个多小时,连吃饭分东西都不行。这还是其次,主要是谁都不敢在这样的山道里过夜。你想,要是遇到什么东西,别说逃了,躲都不能躲。所以只好一门心思爬,要尽快爬出去,中间休息一下都不行。”

    “怪不得刚刚送弟说要接着走,很多人都说走不动。”卫霄见司机说的兴起,知道他是泄,也不便泼冷水的附和了一句。

    “是啊!”司机狠狠的点了点头,拉起裤腿指着膝盖道:“你看,我的脚馒头都肿了。像我这样的都吃不消,别说那些人里面有几个看着根本没吃过苦的了。他们也就仗着年轻,才能逃到这里。不过说到送弟,这女人还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我就不如她。先前和我们一样在地道里爬,她手里还多个要拉的箱子,一路上也没听见她叫一句苦。还有,就是你说的,石头推不动不能把洞口封上的时侯,她第一个跳出来说要往这里走避开那个蛇穴。那个蛮子看着厉害吧,可他说了吗?送弟这个人是个能对自己狠下心的,如果还在外面,肯定做什么都能成。”

    “那你们到底是怎么掉下来的啊?”说了半天还没说到点子上,卫霄不耐烦道。他是个比较急躁的人,虽然胆小对他人多有容忍,可无意中脾气上来却总是不自知。若有人以为卫霄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所以对自己不知道的事非弄明白不可,那就错了。到了这样险恶的地方,要是可能的话,最好每件事都问清楚。往往一件不起眼的事,会要了你的小命。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883.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