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运气好
    颂苖比司机想像中还沉得住气,回头的路上没有追问卫霄,倒让卫霄松了口气。他实在不明白司机眼神中的含义,怕说错话两相尴尬。

    颂苖虽未疑问,却悄悄打量着卫霄的神色,就不知有没有看出些什么来。说穿了,在这样的地方人与人的关系极其脆弱,经不起一点怀疑。就怕一个疏忽,把自己的命葬送在以为可信的人手中。两人各有所思一路沉默,颂苖走到拐弯处才缓了缓颊,止步恳求道:“卫霄,你陪我在这里等一下吧。”

    “等什么?”卫霄奇道。

    颂苖拎了拎湿漉漉的衣袖,苦着脸道:“我想等李师傅出来了进去换一下衣服,你能帮我守在这里吗?只要一会儿就好。”

    卫霄想了想,便点头应下了。

    “对了。”颂苖好似忽然想到什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这套湿掉的衣服是问你借的,现在要换的是昨天自己那套烤干的,我本来想今天把衣服还给你的,结果弄成这样……”

    “算了,不用还了。”卫霄把衣服借出去的时侯,就没有想过再收回来。

    颂苖赶忙谢了卫霄两句,正逢司机转弯过来,诧异地问道:“你们怎么站在这儿?”

    “我想进去把衣服换了。”

    司机拍了下脑门,指尖点向颂苖道:“昨天衣服弄干的时侯,我好像放在你那儿了。”

    “是啊,我拿给你。”颂苖弯腰打开旅行箱,一边心惕司机的精明。像蛮子,同样借了卫霄的衣裤,却宁可在外套之外再套上一层外衣,也不愿意把烤干的衣服放在她的箱子里。颂苖明白蛮子是因为信不过别人,觉得拿在自己手里才安全。可是,就算当下蛮子还活着,两套衣裤还不是照样全湿了?

    司机就聪明多了。要知道,她的皮箱里可是放着所有人的救命粮,就是她出事,那些人也会拼命守好箱子的。说句不好听的,假如她像今早的卫霄那样突然掉下坑洞,箱子必定是跟她一起下去了。可是,连吃的东西都没了,大家俱皆命在旦夕,司机还会在乎一件干衣服吗?

    再者,司机把衣服放在她这里,就表示对她放心。小小一件事,让她这样一个手握众人命脉的女人生出好感,并引为同盟,多值得!之后万一遇险,矮个子里拔高个儿,她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去依靠稍嫌可信的同伴,等于把箱子送到他身边,如此岂非是最划算的谋略,一举数得。

    颂苖把衣服递给李师傅时,一株银色的花朵从她的皮箱里掉落在乳白色的山石上,正巧落入卫霄的眼帘。“这花你还留着啊?”

    颂苖赶忙拾起不知名的花卉塞入皮箱,边拉上拉链道:“不只我留着,采了花的都留着,说是能驱虫,带着上路也许有用。”

    卫霄闻言瞥向司机,李师傅双手一摊道:“我没采到,跑过去的时侯已经被抢光了。”

    卫霄听了司机的话,想起昨晚给花浇水的情形,心底一阵惋惜。

    “好了,我进去换衣服了,卫霄你替我守着啊!”

    司机目送着颂苖转入拐角的弯道,神色一暗。看来颂苖还是对他起疑心了,要不他们俩互相调换着看守不就行了,干嘛专门让卫霄看着?还不是不放心,想弄个人挟制他嘛。不过,李师傅暗道,颂苖就那么相信卫霄?他可是和自己说悄悄话的当事人之一啊!

    颂苖与司机一前一后换上了干爽的衣物,贺父等人无不眼热。想让卫霄拿衣服出来吧,少了蛮子、王伟起头,司机、颂苖看着又站在他一边,众人都不敢冒然开口。

    其后,在贺盛曜、沈绎几个欲言又止的神情中颂苖了吃食,大家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围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圈,半依半偎地倚在乱石上,紧捏着肉干慢慢咀嚼着。.

    卫霄也得了三小包一百二十克的肉干,颂苖是当着众人的面给他的,意思是换他昨晚借的那套衣裤。颂苖的做法倒拦住了多数人蠢蠢欲动的心思,若是衣服要食物交换,他们可没什么东西拿得出手。只是,同样借了衣裤的李师傅脸上有些尴尬。但以他四十多年的阅历,喜怒早已收放自如了。仅仅眨眼的功夫,司机又很随意的与卫霄说起话来。

    “绎绎,你早上掉下来碰到了什么事啊?”贺盛曜边吃边在贺父的示意下向沈绎询问,周围颓坐于地的人都悄悄竖起耳朵。

    沈绎不自禁的偷瞧了卫霄一眼,随后心不在焉地回了男友几句,与卫霄跟司机说的大同小异。她倒也乖觉,没有把网纹蛇的事说出来,更没因为怕自己下杀手的事暴露而倒打一耙,让卫霄免去了与之对质的麻烦。

    众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慢慢吃完了分的食物,虽仍是半饥不饱的,但好歹肚子不再咕咕作响了。颂苖拍了拍指掌间不存在的碎屑,招呼了两个人把昏倒在一边终于苏醒的王伟搀扶了过来,同样给了他一包牛肉干,外加小半截参须,说是给他补血。

    颂苖不待见王伟,在场的都知道。可颂苖表现出的,就是她即使不喜欢这个人,但吃的仍不会少了他的一份。还会因其受伤,而多照顾一点。他人看在眼底,心里不是没有感触的。只有司机低头垂眸的坐于人群中,暗骂颂苖会收买人心。

    这一天内生了那么多事,大家都累坏了。刚咽下最后一口牛肉,便有人打起呵欠。颂苖没有和司机讨论,就分配了分批入睡的名单。司机原想和颂苖错开休息的时间,从而互相看护,谁知颂苖却把他编在同一组。除却王伟因为伤势较重,没有算在守夜的队伍里,卫霄、贺父、贺盛曜都划在了另一批的六人之中,很明显颂苖已经在防范司机了。

    颂苖的指手画脚让李师傅极其不悦,可他不想在此时和对方生冲突,只得压着火埋头入睡,想用睡意来消缺心头的恼怒。

    卫霄仰躺在蛇皮袋上,疲惫的双眼好几次忍不住合上,无奈他是守上半夜的,只能呆呆地望着洞顶胡思乱想。一会儿想到自己睡着了,有人抢他的背包和提袋怎么办;一会儿回忆起两日来的一点一滴,分析着这个鬼地方究竟有没有出路;一会儿甚至后悔出门时没带本书在包里,导致眼下难压困意……

    “爸!你别这么迷信了好不好?”

    就在卫霄神思迷糊时,三步外悉悉索索着交谈的贺家父子忽然争执起来。

    “这怎么是迷信啊?”贺父仰头怒瞪着顶嘴的儿子,骂道:“那块玉扣是你从小开始戴的!你想想,从你懂事起,你有没有生过病,受过伤?”

    贺盛曜没好气道:“那是我运气好。”

    “好个屁!”要不是顾及有人在身边睡着,贺父简直要忍不住怒吼了。“你妈生你的时侯难产,你刚生出来医生就下病危通知,一连下了七次。后来总算保住命,可是大病三六九,小病天天有。每个星期都要去卫生院打针挂盐水,吃药更是家常便饭。一个弄不好就是肺炎,还要转院,结果闹得盐水都挂不上。你太瘦了,让护士找不到静脉啊。最后,只能把你的头剃光,把吊針戳在头皮的静脉里,一直不拔,用这根针吊盐水。”

    贺盛曜想不到自己一帆风顺的人生居然是这么开始的,一时千百种滋味涌上心田。

    贺父哀叹了一声道:“我和你妈什么办法都用尽了,你的身体就是没起色,我们差点急白头。后来听人说有个地方很灵,就给你求了块玉扣,你戴上之后还就真的没有再生过病。”

    贺盛曜嘴巴动了动,似乎有一肚子的话,却不知该说什么。

    “你还记得吗?”贺父凝视着贺盛曜的目光颇为复杂,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道:“你要上幼托那年,自己不小心掉到河里去,等隔壁的陶子来叫我把你救上来,已经过去三十多分钟了,你都沉到湖底了。结果把你送去医院,医生说你只是一时闭气,睡一觉就好了。那时你还小,可能记不清了。不过后来你去云山的那次,不小心被人从山顶挤下去,谁都以为你没救了,结果你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

    “我一直以为是自己运气好……”贺盛曜说的极没有底气,说到一半便讪讪地住了口。

    贺父恨铁不成钢地指着儿子道:“你就是不信我和你妈,像你姐一样。你也不想想,就算运气好,能好成这样?现在你知道了吧,为什么那玉扣不见了你妈那么急。这玉扣可不是单单保佑你,自从你戴上之后,我们贺家就没灾没病的,还常有些好事。可是你看,的玉扣这一丢,你妈她就……你再拉起裤管袖子看看,这脚上手上都是伤,不是鱼咬的,就是蛇咬的。明天、后天,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呐!”

    贺盛曜皱着眉峰,一脸苦相道:“就算玉扣很灵,现在丢了又有什么办法?我都想不起来,进洞的时侯到底还在不在了。”

    “肯定在!”贺父斩钉截铁道:“我说你脑子怎么不动动啊?前天去机场的路上,你坐的可是副驾驶座。车头都撞瘪了,你姐夫也当场昏过去不知道死活,你却连皮都没擦破一块,肯定是玉扣护住你了。之后,要是没有玉扣保佑,我和你妈那老胳膊老腿的,哪里能跑到洞里?玉扣一定是在洞里不见的,就不晓得是谁偷的了!”

    贺父说罢倏然转看向卫霄,卫霄正嫉妒着贺盛曜的狗屎运,突地被贺父充满试探性的眼神扫视,顿时一恼,冷冷地瞪了两眼。

    卫霄不知道贺父怎么又怀疑起他了,或是根本没把疑心从他身上消去过。而贺父的说话声那么大,周围又有几个人没听见?司机、颂苖、连沈绎闭着眼的睫毛亦在颤动,明显全偷听着呢。从这一刻起,卫霄心道,不仅是他的背包、蛇皮袋令人觊觎,恐怕连不存在的玉扣都算在他身上了。他……必须更加小心。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885.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