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虫灾
    有人吓得边跳脚边喊,其实不用他提醒,虽然蛞蝓出现在视线里的时间才短短的半分钟,但已深深地刻入了在场所有人的眼底。这些人之中,卫霄是早在沈绎与贺盛曜嘴对嘴的时侯,就有了这份预感。余者内,怕只有眼见过蛞蝓钻入人体的颂苖,才不至于那么惊惧。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贺父满脸俱是难以置信的颤栗之色,他捏着颂苖的肩膀,语无伦次的一连出三个‘怎么会’,显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颂苖使出吃奶的劲儿掰扯着贺父扣于其肩头的手掌,冲李师傅等人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找出路啊!”

    腹内正翻腾的众人被颂苖一语喝醒,也顾不得反胃了,一个个鼓捣起周边的山石,你踢一脚我拍一掌的,企图按到机关开启出口。然而,这份幸运却始终没有降临。

    众人急得心火直冒,动作不住地加快,但仍不忘紧盯着沈绎、贺盛曜二人,就怕一个错眼对方带着那些可怕的蛞蝓爬到身后,自己躲之不及。

    “妈的,机关到底在哪里?难道我们要死在这里啊?”

    “卫霄,你不是运气好吗?你他妈关键时刻怎么找不到机关啊!”

    “为什么要在这里多留一天?现在好了,大家要一起死了!”

    “都怪卫霄,妈的,都是你!要不是你乱誓,会闹成这样吗?我要是活不成,第一个拉你下去!”

    “小心说话,得罪他可是要死人的!”

    “这时候,谁他妈还……”

    “哎!她起来了,她起来了!快看!”

    正抱怨谩骂着卫霄的众人纷纷停下手边的动作,转朝沈绎处严阵以待。.只见坐在贺盛曜肚子上的沈绎果然已颤巍巍的起身,因为颈骨折断的关系,她的脑袋怪异地耷拉在肩膀上,目光死板没有焦距,仿若一尊□□控的人偶。沈绎的脸颊鼓囊囊的,嘴巴张大到极限,口中密密麻麻的塞满了一条条肥硕的鼻涕虫,这些令人惧怕又恶心的蛞蝓一只只井然有序地排列在沈绎的唇齿间,仿若装满子弹的弹夹。

    不好!

    看到沈绎口含蛞蝓面对自己的样子,卫霄的脑中浮现出‘不好’这两个字。在卫霄还没弄明白有什么不好时,他的双腿已经自动自的跑起来。

    “啊——!”

    也就是前后脚的功夫,卫霄一走,沈绎嘴里的蛞蝓像子弹般的射出,射程足有二十米,其中好些鼻涕虫都落在众人的脸上身上,吓得他们下意识地尖叫起来。

    王伟等人疯似的拍打着跳上身的鼻涕虫,倒是李师傅还存有些理智,一边挥去蛞蝓一边吩咐道:“不要怕,不要乱!你们不是有银花吗?用银花对付它。”

    “没用!”颂苖心思不可谓不密,她第一眼瞅到从贺盛曜鼻孔内爬出来的水油油时,就想到了旅行箱里那朵不知名的银花。所以才奋力挣脱出贺父的挟制,打开皮箱取出花卉。

    可是,现在那朵本该救命的花朵上,竟缠满了金黄色的蛞蝓。水油油不仅对银花没有避之不及的势态,反而把它当成了诱人的香馍馍,都一蠕一蠕的往花蕊处凑去。

    “快,大家快把花丢掉!”颂苖当机立断地抛开银花,不想一抬头,正瞧见自沈绎离开后就一直抽搐的贺盛曜已偷偷走到了卫霄的背后。“卫霄,你后面!”

    卫霄不由得侧回身,刚巧碰上贺盛曜口中吐出的第一波水油油。.金色的蛞蝓劈头盖脸的跳到卫霄的脑袋上,众人害怕的瞪大了眼,都以为卫霄完了。不想,那些覆盖在卫霄头上的鼻涕虫,好像被拔了塞子的泳池中的池水,一下子退了个干净。卫霄甚至还没来得及哆嗦,满头满脸的虫子已跑得不见踪影。呆滞的卫霄不自禁地抬手擦了把脸,仿佛想拭去被蛞蝓缠身的那种说不出的作呕感。

    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水油油会躲开?为什么他没事?

    不止对卫霄充满敌意的王伟等人这么想,连颂苖都忍不住欲质问卫霄。颂苖快步走动着躲闪着蛞蝓,一边暗中思索。要说卫霄运气好,颂苖是相信的,但她不信卫霄的运气能好到让鼻涕虫主动避退。一定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或是她忽略了什么。是什么呢?

    对了,香气!

    当初在那个有潭水的石洞里,水油油之所以没有近身,极可能就是因为银花散的香味。如今,银花没有了克敌的作用,反倒吸引起鼻涕虫。追其究竟,应该是时间过的太久,花香没了。或者,没了原本的香味,倒滋生出让水油油喜爱的味道来。

    那眼前水油油避卫霄如洪水的这一幕又怎么解释呢?

    颂苖心道,若是说,卫霄那一夜睡在银花边上,所以全身染上了花的香味,才有这一出。那她当时离得也不远,为什么她没沾上呢?而且,是不是太牵强了?采下的鲜花保留的香味,竟还比不上卫霄身上沾染的花香味吗?

    对了!卫霄好像没有采花。

    颂苖如遭当头一棒般愣了一愣,险些没有躲开射来的蛞蝓。照理说,贺盛曜、沈绎应该已经死了,但他们好像还留有那么丁点的神智。比如贺盛曜,他好似知晓鼻涕虫惧怕卫霄,很干脆的不再针对他,转身面向众人喷射。

    颂苖拉着旅行箱再一次闪过沈绎喷的蛞蝓波,她贴在山壁上喘着气,看了一眼正在找机关的卫霄,心下不知什么滋味。卫霄没有摘花的这个举动,或许可以推翻她之前的想法。那些不知名的银花确实是金色鼻涕虫的克星,但前提是要在活生生的时侯,如果被采下来,不仅没用了,反会颠倒成为引诱水油油的导体。

    “卫霄,你到底藏了什么东西?为什么水油油会躲你?”

    “有好东西拿出来啊!你要看着我们死啊?”

    “卫霄,反正你不怕水油油,你过来啊!”

    “妈的,都是你惹来的东西!你要是不摆平,我要你好看,啊——呕,呕,呕!”

    在场许多人都想跑到卫霄身边去,拿他做挡箭牌。可是沈绎、贺盛曜这一左一右两道防线,还有地上慢慢开始聚集的蛞蝓,令李师傅等人无法与卫霄会合。

    “根本没什么好东西,我怎么知道它为什么怕我?”

    卫霄边说边找出口,胳膊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脑袋,好像蛞蝓罩顶的感觉仍挥之不去。卫霄心知经过这一次,别人对他的忌惮和仇视更深了,但他并没有因为众人的挤兑跑向人群给予庇护。卫霄又不是傻子,刚刚水油油确实逃开了,但谁说得准下一次会怎么样?再说,他和那伙人有好到不顾自己的安慰跑去救人的地步吗?

    “听你放屁!你没有好东西,水油油会怕你!你他妈……呕,呕……”

    “呕,呕……虫射到我喉咙里了怎么办?”

    “我也是,呕,呕,呕……”

    “别说话!”

    王伟几个正怒骂卫霄的,听见旁侧有人不住的干呕,那粗脖子通红着脸撕心裂肺的模样,仿若要把肚子里的东西全呕出来的架势,怕得他们都闭了嘴。其后,众人不约而同地用见鬼的眼神注视着对面的卫霄。

    这种情况下张嘴说话的人根本是找死,关他什么事?别人说他走运,卫霄觉得全是胡扯。比方水油油的事,跟他有什么关系?沈绎走到这一步,是因为他誓吗?是她自作自受好不好!对,他是誓了,可也是被逼的,当初怎么不见有人帮他多说一句?出了事倒要算在他头上,这就是他们所谓好运气啊?

    他人不信卫霄的话,颂苖倒是信的。颂苖以为卫霄很有可能什么也不知道,却下意识的做出有利于自己的行径,这样的运气,实在太可怕了。

    “我要死了,我要的死了!不,不会的,不会的,这不是真的!呜呜呜……”

    “都怪你!都怪你!要不是你,怎么会这样?我跟你拼了!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好过!”

    有人吐了半晌,只呕出一地的口水,在绝望中反手掐住自己的咽喉,红肿的双眼淌着泪,凶狠地瞪视着卫霄。而他身侧同样误吞蛞蝓的男人已经朝卫霄冲了过去,哪料像木头人一样只会张嘴喷鼻涕虫的贺盛曜猛然赶上,一把抱住男人低头吻上他的唇。

    “不要啊!”

    众人眼看着贺盛曜的胸腹反复的起伏,大量的蛞蝓通过他的嘴涌入另一个新鲜的容器,却没法阻拦,只能在这恶心的一刻弯腰干呕。

    “呕,呕,呕……”

    “别吐了,快躲。”颂苖一手捂住嘴,边冲着众人挥手道:“这里没有机关,可能在拐角里面,我们过去几个人分开找。等他们三个人联手,就更难躲了!”

    李师傅反驳道:“不能去,那里太窄了,要是他们有一个人站在拐弯的地方往里面吐虫,谁躲得掉?”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888.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