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叫醒
    “什么意思?”

    卫霄还没听到颂苖说什么,王伟已经激动地跳出来质问了。

    “你们以为我真的老糊涂了吗?我那天和盛曜说话的时侯没有避着人,谁都能听到。其实,我是故意讲出来的。为的,就是让你们上心,帮着一起找玉扣。可是这么一来,如果玉扣的事是真的,至少,要是你们以为是真的的话,玉扣找到了,你们哪一个肯把它还给盛曜?”

    是啊,卫霄不自觉的抿了抿唇,当初他确实想过这个问题的。觉得没人会这么蠢,把那么重要的东西暴露在众人面前。贺父显然不傻,那就必然藏有对策。

    “我明知道玉扣灵验,要是没什么依仗,我敢说出来吗?本生想得好好的,哪知人算不如天算,等我知道玉扣在哪里的时侯,盛曜他已经……颂苖!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不仅害死了你妈,害死了你弟弟,还会害死你自己!可是,现在我就是杀了你,又有什么用呢?盛曜会活过来吗?你妈她会活过来吗?所以,我不打你,也不骂你,只想告诉你,你想尽办法拿到的玉扣,没用!”

    距离那么远,之间有厚实的石块阻隔着,但卫霄依然能听出贺父话中的那份忿恨和怨毒。

    “有很多人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吧?放心,就算我不想告诉你们,也要让颂苖做个明白鬼,怎么说我和她也是父女一场。我和盛曜说的话都是真的,可那个玉扣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到道观去求一个护身符那么简单。”

    “那是……”

    “拿着玉扣的人都不急,你急什么?慢慢听我说。颂苖,你应该知道吧,我是个小山村里出来的农民,三十一年前考到城里读书,才遇到了你妈。那时候,城里人看不起乡下人,你妈也是农村来的,我们比较说得上话,一来二去就好上了。年轻不懂事,还没扯证就有了你。本来打算结婚的,可你奶奶死活不同意。因为,她生的不是儿子。”

    “她和你们一样,一直都是这么重男轻女!”

    短短一句话,让卫霄明白了这些年颂苖心中的不忿。

    “是啊,你说的不错,我们是重男轻女,可那年头的乡村里有哪家不是这样?就是今天,想要儿子的人,还不是照样一胎接一胎的生?话说回来,那时候我和你妈没办法,只好再要一个,谁知道一连几年你妈都没怀上,直到你三岁那年才生了盛曜。本来,有了儿子,你妈就能进门了。可谁能料到你弟弟竟三天两头生病,不少人都说他活不长。唉——!”

    贺父的长叹声,颇有一股说不出的怪异感。卫霄觉得他不是在痛惜儿子的死,也并非叹息命运的捉弄,而是有种无所适从的味道在里面。

    “所以,奶奶又变卦了?注定养不活的孩子,怎么能算孙子呢?而生下这样孩子的女人,又怎么能当儿媳呢?”

    “你奶奶倒不是嫌弃盛曜,是你妈生盛曜的时侯伤了身子,不能再生了。.要是盛曜有个万一,你妈又不能生……”

    “你就要绝后了。”

    卫霄对颂苖一反刚才对质时的沉默,露出尖锐的锋芒,有些感慨。既便王伟、贺父他们的猜测是事实,他也无法指责颂苖什么。颂苖指使沈绎偷玉扣,是不知道玉扣的重要性。贺家人诬蔑他偷窃,也并非颂苖故意引导他人怀疑的。至于,颂苖杀沈绎夺玉扣,亦不过是求生的本能。卫霄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能站在别人的角度看问题。然而,他理解颂苖的做法,却深知这种人不可交……

    贺父仿佛没听见颂苖的讥讽,仍是娓娓道来。那不咸不淡的语气,听得卫霄有些不上不下的感觉。

    “你爷爷死得早,是你奶奶把我拉扯大的,很多事我不能违背你奶奶的意思。所以,你妈急了。她把盛曜当命根子,千方百计要治好他。最后,还真被她找到了那么个人。”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我想,你一定不知道,那枚玉扣是用什么换的吧?”

    贺父的故弄玄虚,不知是否挑起了李师傅等人的好奇心,但卫霄确实听得更专注了。当卫霄以为贺父会马上公布谜底时,他的话头一转,又回到最初的轨道上叙述起往事了。

    “你妈算是病急乱投医,听人介绍,找了个算命先生来。那算命先生说,你弟弟命该如此,如果要救他就要把他一辈子的运道都改掉。”

    “你说的是改命吧?”

    “我也听说过,就像借寿一样,偷别人的寿命加在自己身上。”

    “你们倒知道不少嘛。不过,你们说错了,不是改命,是改运。算命先生说,人命难改,一改就泄天机,那他就要被天打雷劈的。但运气这个东西却很容易变动,有时候一个想法一个念头,就能让它改变。而一个人的运气好了,他的命自然也会变好。”

    改命、借寿这些事,卫霄常在小说里看到,但他从未信过。然而,贺盛曜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就在眼前。卫霄甚至想着,要是小时候能碰到贺父口中的算命先生,让他改一改自己的运气,是不是今天他就不会在这里了?

    “不过,改运可不是把别人的好运挪到自己身上那么简单,不仅要把好运移过来,还要把自己的霉运送出去。所以,改运和被改运的两个人一定要同年同月同日生,最好,连生下来的时间都差不多。但光这样还不够,改运的人就是要借对方的运气,若是被改运的人没有大富大贵的命格,那又能借来什么东西?何况,还要对方给你抵消霉气呢!也是盛曜运气好,当日那算命先生手里,还真有这么个人。”

    “是谁?”

    很多人,包括卫霄在内都想知道那个倒霉鬼的身份,虽然明白光听到个名字根本无用,见不到对方,哪里知道人家是扁是圆、是高是矮。

    “那人是谁我哪里知道,想来,也是让他算过命的人吧?这个没什么好说的,只要盛曜能好起来,管他是谁呢?”

    如果说,李师傅方才脱口而出地询问,纯属是天性中的八卦使然。那么贺父此刻的话,是一语道尽了人性内的凉薄。听得卫霄心有戚戚。

    “你们明白了吧?为什么这块玉扣,只有盛曜才能用。颂苖,你不是一直奇怪你妈为什么对你像对仇人一样吗?我现在告诉你。当年,你妈抱着你弟弟求到算命先生头上,想让他作法保住你弟弟的命,那算命的却说什么都不同意。我在家左等右等不见你妈回来,就带着你找过去。没想到,那算命先生一看你的面相,就开口问你的生辰八字。你妈以为这是个机会,马上把你什么时侯生的说给他听。”

    “那算命的不会说,是我克了弟弟的命吧?”

    “呵呵,我就说你猜不到。那算命先生知道了你的生辰八字后,反倒把我们都赶出门了。你妈抱着你弟弟哭了一夜,以为没戏了。谁想到,第二天算命先生自己跑来,说要给你弟弟改运。但他有个条件,就是要把你嫁给他。”

    “什么?你们把我嫁给了老头子?你们怎么做得出来?就算你们喜欢弟弟,可我也是你们亲生的!”

    也难怪颂苖震怒,从贺盛曜得到玉扣的事看来,贺父、贺母当年确实是答应了算命先生的条件。旁听者中,以卫霄最有感触,他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其中不乏父母的推波助澜,若说他不恨,肯定是假的。就好比他此刻挣扎在生死边缘,他父母却各自享受着家庭的温暖和富裕的生活,他怎么可能不怨愤?卫霄同情颂苖,其实不过是可怜自己。

    “我们会答应可不是重男轻女,是为了救你弟弟的命。”

    “说得好听,如果快要没命的是我,也有人对你们提出过分的要求,你们会答应吗?”

    “行了,你们要吵等会儿再吵。老贺,这场婚事应该没成吧?刚进洞的时侯,你们嘴里说的钧浩是谁?不会就是那个算命先生吧?”

    “颂苖,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你还没有个局外人看得明白。”

    听李师傅提起钧浩,卫霄才想起颂苖这个出车祸,很可能已经死在压缩空间内的丈夫。既然,颂苖会为丈夫鸣不平,甚至不惜在局势不明的情况下得罪亲人,显然他们夫妻关系不错。那么钧浩必定不是糟老头,自然也不会是那个算命先生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伟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暴躁,卫霄却很清楚是为什么。这几天来,王伟应该认定了玉扣在颂苖身上,想趁机绊倒颂苖,把玉扣和一箱吃食弄到手。没料到的是,玉扣居然还藏着这样的玄机,简直把他的一腔热血浸到了冰水里,满腔的希望顿时化为泡影。

    虽然他和王伟两看相厌,但卫霄不得不佩服对方的伎俩。逃出蛇洞的那天,王伟摔破了头不说,还被李师傅、颂苖踩着脸打压,差点活不下去。如今,才四天的功夫,居然死灰复燃,让老田、余庆再度偏向他,无论他用了什么手段,这的确是份能耐。

    “算命的人不是有种说法,叫五什么三缺的。”

    “我知道,是五弊三缺。”

    五弊三缺这个说法,喜欢看小说的卫霄当然知道。五弊是指‘鳏、寡、孤、独、残’,意思是成年后没有丈夫或妻子,年少时父母双亡,年老却无子无女,身体不好或有残疾。三缺意指无钱、无命、无权。

    “对,就是五弊三缺。算命先生说,他从小无父无母,跟着算命师傅学了点看家本事,算出自己是没人送终的命,连老婆都不能娶。若硬要逆天而行娶妻生子,对方也不长命。没想到,老天竟会让他看到颂苖这个十万人中才有一个的福女。这福女不是给家里添福,而是有帮夫运。只要娶到这样的女人,不管男方是什么命格都能变好。那算命的半辈子孤孤单单,什么都不求,就想有老婆孩子。”

    这个算命的虽说可怜,但也可恨。为一己之私,拿一个无辜人的福运去填补另一个霉星。甚至,听贺父的意思,那个被改运的人福气被吸走不说,还要替名字都不知道的人承担无穷无尽的厄运。卫霄不知被改运的人是谁,却为他的不幸唏嘘。

    “当时,你弟弟又病,我和你娘没办法,只好答应他。”

    “哼!”

    “哼什么?我们生你养你,你的命都是我和你娘给的,就是让你去死,又能怎样?再说,那个算命先生只是看着老,年纪也不大,和你只相差二十岁罢了。”

    “二十岁还不多啊?”

    “计较这些干什么?最后还不是没成?”

    贺父的口气中,似乎很有些不忿之意。卫霄心有疑惑道,贺盛曜拿到玉扣,必然是算命先生作法。既然如此,为什么最终事情没成呐?

    “我们答应后,那算命先生给你弟弟弄了块玉扣。别说,这算命的还真是有点本事,你弟弟一戴上这块玉扣,就马上不哭了,烧也没了。之后,盛曜睡得好吃得好,不过几天就长了肉,人也看着精神起来。既然,算命先生救了你弟弟,我们也不好过河拆桥,就答应他等你十六的时侯,把你嫁给他。”

    “你们是不敢不答应吧。要是你们得鱼忘筌,他随时可以让盛曜活不成。”

    别人怎么想的,卫霄不清楚。但从洞内这些天生的事看来,贺父、贺母的个性,确实如颂苖所言的那样,不是知道感恩的人。贺父没有反驳颂苖的话,也许是没什么借口吧?而且,周围都是明白人,便是颂苖没揭破,心里也透亮着。更可能,是贺父认为这些心思已经没必要遮掩了。

    “那算命是个走南闯北,居无定处的人。想带你走,却一穷二白,养不起。你妈又怕盛曜反复,干脆把他留在家里。谁知,他算命上是有些本事,但好吃懒做,还喜欢赌。输光了钱,总是找你妈要,不给的话就拿你弟弟的事吓唬你妈。”

    卫霄听到这里,就知道要不好。果然,地面的石头底下传来贺父那似惧怕,又像怀念的颤抖的嗓音。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座钟的刚敲过半夜十二点,你妈突然把我叫醒,推到算命先生的睡房里。那时侯正下着雷雨,你妈又不让开灯,屋里太黑了,只能看到有一条人影在地上打滚。我想走过去,你妈却一把拉住我。就是这么一拉,一下子让我知道了你妈的用意。”

    “她下毒?”

    卫霄没听到贺父的正面回答,对方仍是不紧不慢的说着,好像沉浸在当初的那一夜中难以自拔。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其实,我想救他的,可又怕救回来之后,不仅是你弟弟,我们全家人的命都会让他害了。而且,要救他的话肯定得送医院,这件事拆穿了,你妈可是要坐牢的。”

    “他一直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嘴里在喊疼,我怕极了,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很慢。一道道闪电从窗户里闪过,照在屋里都说不出的阴森吓人。一声声的炸雷,好像都砸在自己头上,让我想逃出去,却又一动也不敢动。”

    “我感觉过了很久,其实只不过是几分钟,那个人终于不动了。你妈拖着我过去,说要趁着天黑把人抗出去埋了。我慢慢地凑过去,腿都在打哆嗦。刚一蹲下,那死人突然一把抓住你妈的手,哑着声音说,他师傅曾经说过,他命中有一劫,让他千万不要动凡心。可惜,他没听,现在报应来了。不过,他让我们也别高兴,说我们女儿已经和他定过亲,算是他的人了,总有一天会给他报仇的。”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892.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