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伴身物
    “你是谁?”

    “啊——!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把刀□□啊!颂苖、卫霄,你们看着干什么?过来帮我一把啊!你他妈的……”李师傅的询问声,让突见匕插入自己腿中而刹间呆滞的王伟反应过来,边喊边挥手,拍打着眼前的男人。一时间,寂静的空间内充满了他刺耳的尖叫,与嘶哑的哀嚎。

    啪!

    男人左臂一扬,扫开王伟胡抓乱舞的双手,冷喝道:“你还想留住这条命,就别动!”

    王伟闻言,仿佛断了条的铁皮青蛙,一下子定在那里,眼珠不错地注视着陌生的男人,眸中尽是哀求。他抖动着嘴唇,急切想说什么,又怕打搅对方救治自己,只能期期艾艾地苦求道:“好,我不动,不动!你千万要救救我,我不想死啊!我家里还有爸妈,他们年纪都大了,今后要靠我养。还有我女朋友,她还在外面等我呢!我才二十三岁……”

    王伟说着说着,不知怎么的便抽抽泣泣的哭起来,那涕泪并流的模样,看得颂苖三人直皱眉。可王伟脚边的男人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对王伟那可怜兮兮的哭诉视而不见,王伟简直就是抛媚眼给瞎子看,白瞎了他为了引起对方的同情,而弄出的这番作态。

    男人的右手握着刀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下刀处。王伟的右腿又疼又麻,在一边等的心急如焚。他见男人久久未动,想出言提醒的当口,男人陡然间手腕一翻,一挑一勾,猛地反臂向外一甩。男人的动作太快了,卫霄三人几乎没看清他是怎么做的,一条细小的黑影,顺着男人挥掷的抛物线,已至卫霄的眼前。

    卫霄下意识的举臂挡住脑袋,手中的火把跟着晃动,其上的火焰正巧与黑影来了个狭路相逢。下一瞬,众人耳畔响起唧唧吱吱的嘶鸣,火焰中掠出一根烧的通红的‘头丝’,这玩意儿没飞出两米远,就像被风吹落的柳絮般失了冲劲,一摇一摆的从半空中跌落下来,掉在灰褐色的岩石上。

    “这是什么?怎么叫的和那些藤一样啊?”颂苖上前两步探身张望,又不敢凑得太近。李师傅却没有颂苖这么多的求知欲,怒不可遏地瞪视着王伟身前的男人,大声喝骂。“你眼睛瞎了啊?把这鬼东西往我们这里丢,是想害死我们呐?你他妈究竟是谁?怎么会走在我们前面?你……”

    男人耸了耸肩,摆手道:“我不是故意的,手滑了一下,力道大了点。”

    李师傅见对方没一丝诚意的道歉,欲上前理论,被忽然转身面向他的颂苖悄悄拉住。颂苖不着痕迹地侧过脸,示意李师傅看向男人掌中的匕,之后使了个别冲动的眼色。

    李师傅倒也清楚自己的斤两,咬牙按下胸中的暴怒。只是,仍眯眼冷睇着陌生男子。颂苖复又转向,面对男人大胆猜测道:“你是五月十四号那天,和我们一起进洞的那对夫妻对不对?”

    男子有些意外,诧异地瞅了颂苖两眼。骤然,又好似想起什么般的恍然道:“你们看到里面的那个人头了?”

    他是承认了?卫霄、李师傅三人交换了几个眼神,纷纷往后退了几步。之前,他们刚跑出山道,就看见这男人站在洞口边。两方对峙之际,王伟忽然爬出来,才有了后面这一出。

    男人的身手很利落,他们不过是在王伟冲出洞的刹那分散了点注意力。须臾间,对方的刀子已经插上了王伟的右腿。男人一言不的动刀,让颂苖等人的心提到了嗓门眼。可他又似乎是在救治王伟,谁知刚想放下心,下一刻,男人竟把从王伟腿中挑出来的鬼东西朝他们这边丢。被人骂还不疼不痒,连自己老婆的头都平淡的说出口,甚至象在说天气一样,没有任何的起伏。李师傅几个暗自皱眉,不知对方的出现究竟是好是坏。但很显然,他们有一个共识,就是这个男人很危险。

    颂苖细细打量着不远处的男子,三十五岁上下,全身脏的要命,头乱成一片,衣服都破成了烂布。说他身手好吧,眼睛又没神采,而且骨瘦如柴脸颊都凹进去了,如果跑出去丢在人堆里,活脱脱一个难民乞丐。颂苖窥视的同时,亦悄然思索着。稍息后,组织了一下脑中的疑问,试探道:“那天,你们是自己走的吗?你是什么时侯到这里的,又是怎么走过来的?为什么你老婆的头会在洞里?如果,你……”

    “一个个问吧,你这样,我怎么答得过来?”男人似笑非笑地端详着问的颂苖,咧开嘴唇。

    颂苖并不想得罪男人,听对方这么一说,尴尬的闭了嘴。幸亏,男人好似对回答她的话并不在意,没有拒不合作的意思,倒让颂苖四人松了口气。之后,由李师傅接口道:“好,我问了啊!你先说说,你们两个人为什么要单独走?”

    男人皱了皱鼻,嗤笑道:“刚进来那天,这小哥不就被那个叫蛮子的给盯上了?他好像还拿着手枪吧?虽然,最后有人分了东西,让小哥暂时保住了吃的,可谁知道后面会怎么样呢?何况,我和老婆带的东西比他还多,如果两个人吃,可以吃上一个多月,会没人眼馋?”

    “那你们是什么时侯走的?是第二天早上,洞口出现之后吗?”

    “对。”男人挑了挑眉道:“那时候你们不是还商量事情吗?有些人想先走,有些人还要睡觉,就在你们吵来吵去的时侯,我们偷偷走的。”

    李师傅紧锁眉峰,心头充满了疑惑。“那你们两个一直走在我们前面咯?你们过那条河的时侯,没被鱼咬吗?你们吃东西留下的包装纸呢?你们一路上都不解手方便吗?为什么,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你们难道还没觉吗?”男人讶异地反问。

    “什么?”

    颂苖、王伟纷纷狐疑地看向男人,暗道对方或许是想转移话题?但为什么呢?有什么不能说的?可是对方不愿提,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强迫呐?就算四比一,他们都不是男人的对手。无况,对方还有刀。李师傅几个只得顺着男人的意思往下问,企图让对方多说几句,从而找出更多的线索。

    “你们没看出来吗?这个洞每过一处,虽都是奇怪又凶险,其实到处有相生相克的东西。比方,在第一个洞里没有拿夜明珠,渡暗河的时侯就不会被咬。”

    李师傅、卫霄彼此瞅了一眼,关于食人鱼的话题,他们在逃出蛇穴的那一晚讨论过。卫霄以为是人体散的血气、或是热度的问题引起的。然,面前的男人却说是夜明珠的关系,李师傅倒没什么,反正当日亦不过是猜测,卫霄却兀然心惊。他确实没拿夜明珠,人群里大概亦只有他没拿,鱼也确实没咬他。难道,事实真如男人说的这样吗?

    男人笑看着众人或懊恼、或愕然、或震惊的多变脸色,翘着嘴唇续道:“过了河,再走一段路,就到了长满金花的洞。其实,只要没有血腥味,金蚰是不会浮出水面的。对,你们想起来了吧?就是那个有温泉的水潭,金蚰就躲在水底下,它们喜欢待在温热的地方,越热越好。”

    对于那些金色的水蚰蚰,颂苖仍是心有余悸,忍不住插口道:“我们看见这些东西趴在人身上,把人整个盖住,最后下面的人炸开来。”听到颂苖的话,李师傅、王伟那空荡荡的胃中,又泛起了一*的酸汁。

    “这没什么奇怪的。金蚰吃的是肉,它们闻到血腥味就会全部爬出来,覆盖在猎物上,等把食物整个遮住后,就开始热。它们可以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活活把人烫死。你们想想,成千上万只金蚰一起升温,被压在下面的人会有多热?他们肚子里的血水,都会的被烧沸,炸开来。”

    男人仿佛从众人恶心的神色中找到了乐趣,接着说道:“那些炸开的血肉,很多都充作了金花的养分。对了,我还没说。包围在水潭边的花叫金蚰涎,是金蚰的伴身物。花朵上之所以闪着金光,是因为金蚰身上的黏液和唾液,多年来覆盖的成果。这种花的花蕊,是金蚰产卵的温床,它们每次上岸,都会产一次卵。”

    怪不得那天看到许多水蚰蚰都爬到花上去。卫霄轻轻摇了摇头,想甩去脑海中那些令人作呕的画面。

    “那个洞里还有一种银花,是不是克制金蚰的啊?那后来怎么没用了?”王伟想到什么般的提问道。

    “对,那银花的味道会让金蚰害怕,不敢上前。不过,只在花活的时侯有用,采下来过上小半天就没用了。”男人疑惑道:“我那天路过的时侯,看见剩下的几株就要枯死了。种银花的地方看着干,其实下面是有水的。可惜那些水是潭子里的温泉,对银花是没用的。只是,谁能料到,你们居然舍得给它浇水呢?”

    李师傅三人听男人说话的口气,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此刻,他们的心思不在男人身上,视线皆飘向一旁的卫霄。王伟几个没想到,在那个时候,卫霄已经无意中救了他们一次了。

    到底是四人中最机敏的颂苖,感慨过后,直视男人质问道:“如果,你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那么,你怎么会知道的那么多?”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0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