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真话
    意外!

    非常的意外!

    而且,这份意外还在继续。

    卫霄从震惊到醒悟不过是眨眼间的事,他心头的质问涌到喉间。不想,正要脱口而出之时,右侧的衣摆忽然被扯了一下。卫霄下意识的回,谁知他半张的口中被猛地塞入两根手指,指头上还捏着什么东西,这么一插一送,竟深深的卡入了他的嗓子眼。

    “呜呜,呜……”

    “哈哈哈。原来你是个残废啊?我就说嘛,走路走的那么慢肯定有问题。”卫霄右手边的王伟抽回左臂,甩了甩指掌间的唾沫,嘻嘻笑笑的嘲讽道:“你这个人真的很笨啊,到现在还不知道我塞到你嘴里的是什么吧?我劝过你两次,叫你挖点夜明珠,你防我当防贼一样。我就好心,送了你一颗,就放在你的衣袋里。”

    王伟注视着喘不过气,憋红了眼的卫霄,愈笑得欢喜。“在金蚰涎的那个洞里,你不是换了衣服吗?我还特意等别人都睡着了,到颂苖帮你烤的湿衣服里,重新拿出夜明珠,塞回你身上。我对你好吧?”

    卫霄不能说话,却挑眼狠狠瞪视着说风凉话的王伟。

    “唉唉唉!你看,你看,幸亏我把他的嘴堵上了吧?要不然,让他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我们还能活着吗?只怕,在你踢他的时侯,就要跌下去了吧?”

    王伟假作同情的拍了拍卫霄的肩,一边冲颂苖挤眉弄眼。其后,好似又想起什么般地,昂起下巴朝对过的颂苖点了点道:“还是那天晚上,我把夜明珠送回你身边的时侯,送弟突然醒过来问我在干什么。如今想来,她当时应该也没睡,或许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但后来,她显然没跟你说过。送弟这个女人不是跟你关系不错吗?后来看你运气好,总是不着痕迹的献殷勤。这样能讨好你,又无损大局的小事,她为什么不告诉你?明显有问题啊!”

    “王伟!”颂苖警告地横了王伟一眼。

    王伟不作搭理,当做没看见,仍对着卫霄展现着自己的智慧。“必然是那个时候,她也正做着见不得人的事。是什么呢?一定与你有关。你想想,送弟她就躺在你身边,可她为什么要睡在你身边呢?那天晚上,我们和你吵架,让你睡在最外围。那可是个危险的位置,离人群远,又没篝火取暖。再加上,当时我们都不知道你运气好,送弟这么警惕的人,要是没算计着什么,会睡在你身边吗?”

    喉咙里的夜明珠,噎得卫霄死去活来。但王伟的话,仍是一句不落的钻入了他的耳朵。卫霄乍然忆起,那天睡在花海丛中,他曾经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对话。.想必,就是颂苖和王伟了。可惜,他没有放在心上。

    王伟越想越觉得自己分析的对,一骨碌的说了出来。“你的脚,一定是那时候被她现的。她大概想看看你带了什么吃的,翻了你的包,又在你身上找了一遍。因为,那晚之后,人少了很多,无论谁做什么都会被人看在眼里。你又自己睡在一边,如此小心的她,根本做不出这么引人注目的举动。你要知道,虽然我一直在猜测,你到底为什么走得那么慢,却一直不能肯定。送弟,却一上来就能踢掉你的假脚,明显是知道了你的事。”

    卫霄双手抓着山石,不停地低头干呕,堵在嗓门的夜明珠却纹丝不动。卫霄正处于生死边缘,脑海中的思绪,却控制不住地翻腾着。王伟说的不错,颂苖很可能是在金蚰洞里现了他的秘密,但原因却不像王伟说的那样。而是,那天过暗河的时侯,他是和颂苖一起走的。别人或许没注意,可他的异样,必定落在颂苖眼底了。颂苖当时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夜里偷偷的……

    “你说这个女人吓人吗?我早就告诉过你的,她这个人心思很深,你就是不信,还帮着这个女人说话。现在,你后不后悔?”

    王伟边讥讽,边瞅着卫霄惊疑不定的脸色,呵呵的冷笑道:“对了,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沈亦就是死在她手里的,为的就是他们一家诬陷,说是你偷窃的那枚玉扣。其实,是她叫沈亦偷的,却置身事外,看着所有的人冤枉你都不帮你说一句。还有,她妈,就是那个死在金蚰洞里的那个骂过你的老太婆,她在十多年前就杀过人了,还被送弟亲眼看见的。你说,身上有着她妈那样的杀人因子,她可能是个好人吗?”

    卫霄闻言,恍然大悟的想道,李师傅四人逃出‘棋盘’之后,对贺父的话只字不提。这种事,颂苖自然要藏着掩着。老田、司机不说,也在情理之中。他们和颂苖的关系并不坏,再者,要是让他听了那些话,他极有可能对颂苖生出不满,从而引争端。这是李师傅他们不想看到的。

    可是,王伟呢?

    王伟和颂苖彼此看不顺眼,常常拆对方的台。但王伟却半句都没有提,为什么?应该从那一刻起,王伟就打定了让颂苖冲他下手的主意了。他们利用他的运气,却也怕着他的运气,而稍稍能使他松懈心防的,就只有一直偏向他的司机和颂苖了。而颂苖比李师傅更强一点的是,她是个女人。

    如今想来,颂苖在满是青藤的山罅间,执意为王伟说话,亦是别有用心的。显然,他们虽互相厌恶着对方,但也彼此利用帮衬着,之中藏着旁人都无法察觉的利益。

    卫霄脸色青紫,感受着窒息带来的痛苦,内心一次次的自责。其实,王伟说的话他是知道的。卫霄却不得不承认,在某些事上自己确实比不上王伟。虽然王伟这个人既喜欢钻营挑唆,又爱以德报怨,但看人还真的有那么几分眼力,一下子就把颂苖看清了。他和颂苖的关系僵吧,可刚才算计他的时侯,双方却配合的那么默契。然而,这些伎俩,卫霄可能永远也不能懂。

    瞧着卫霄灰败的神色,王伟得意的分析道:“你看她下手多果断啊?你刚才可还是和她一帮的。依我看,老贺,就是送弟她爸,说不定也是死在这个女儿手里。那时候,老贺扒在石头上,已经要抓不住了,送弟只要往他手上砸那么一下,他肯定掉下去。地上又摇的厉害,我们以为她伸手是在救人,其实她是想要老贺的命。”

    王伟仿佛说到了兴头上,根本停不下来。“那时,皮箱抓在老贺手里,如果要拿回吃的,肯定要先把人救起来。可是,救了人之后呢?老贺之所以抢走吃的,就是想来个同归于尽,至少,要让送弟活不成。老贺可能已经有点疯了,救他的后果,就是送弟要时时刻刻防备一个要她命的人。而且,这个杀手连自己的命都豁得出去。这么精明的她,会愿意留着这个定时炸弹吗?”

    王伟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继续道:“所以,与其防不胜防,不如先下手为强。至于老贺手里的吃食,掉了就掉了,反正你卫霄还有嘛。再说了,箱子拿回来,能不能回到她手里,还说不定呢?既然这样,干脆就不拿了,反正吃的没了,是大家一起没,她也不算吃亏……”

    “你说完了吗?”正说得兴高采烈的王伟,被上方传来的喝问打断了话头。

    王伟仰头一看,才惊觉颂苖不知何时已经爬到了山顶,遽然回,朝卫霄的左方望去,果然失去了颂苖的踪影。王伟惊惧地嚷道:“你什么时侯上去的?”

    颂苖站在悬崖边,阴沉地俯视着王伟的头顶,冷冰冰地说道:“就在你说那些废话的时侯。”

    王伟高声吼道:“你怎么事情做到一半就走了?你不把他推下去啦?”

    “要推你推。”

    是啊,踢掉他的义肢,已把他困在进退两难的险境中,何必再多此一举,引来他的拼死反抗呐?可是,卫霄记得男人说过,到出口处开门的时侯,要活着的人都站在门边。看来,他也没多少时间了。这么想着,卫霄突然昂仰视着悬崖边的女人,仿若想看清她的真面目一般。

    颂苖瞅着卫霄冷厉的目光,眼眸微微闪了闪道:“卫霄,你别怪我,我也不想的,可是你的运气太好了。碰上别人,我还能赌上那三分之一的机率,但对上你的话,我连一分的胜算都没有。”

    说罢,颂苖不再看卫霄,转身往平顶内走去。攀于卫霄身侧的王伟顾不得再说什么,冲卫霄讥笑了两声,便奋力地往上爬。而此时,李师傅也登上了断崖的顶峰。

    李师傅一上平顶,立刻转了一圈。可是眼中除了岩石,什么都没看到,根本不像男人说的那样,爬到了顶上就什么都清楚了。李师傅面向男子,质问道:“你说爬上来就能知道所有的事情,我现在已经上来了,怎么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们?”

    男人挑着眉梢,仿若不把李师傅的怒意看在眼里般地耸了耸肩道:“不管是不是骗你们,出口都在那里,不会变。”

    “出口?哈哈哈……谁知道,这会不会又是你再骗我们!”李师傅冷笑了几声,怒视着男人道:“你最好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李师傅,等王伟上来再说吧。”颂苖上前拉住李师傅的胳膊,劝阻道:“我们两个人对付他一个,肯定会吃亏的。”

    颂苖不开口还好,她一说话,李师傅反而转朝她开炮道:“我还没说你呢,你倒自己凑上来了!我问你,你为什么害卫霄啊?连出口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呐,你就下手,也不怕太早了点?”

    “那我有什么办法啊?不趁着这时侯对付他,还要等到什么时侯?等到他的好运气把我们克死的时侯吗?难道,你不想活着出去?卫霄运气那么好,你能比得过他吗?”颂苖朝李师傅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喝道。

    李师傅冷嘲道:“那你为什么不把王伟也一起解决了?”

    颂苖干脆不再搭理李师傅,朝男人半疑问,半试探地说道:“我们干脆先到出口那边去吧?”

    男人脚尖朝断崖边沿处点了点,双臂抱胸道:“我说过,假如要过去,就要所有的活人都到出口才行。要不然,就没用。还是说,你待会儿一个人回头来解决他们?”

    果然,还是要对卫霄下手吗?

    颂苖自问的同时,眼皮神经质地抖动着。倒不是颂苖对卫霄还心存怜悯。她方才下手的时侯,已经与对方注定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了。只是,颂苖没忘记卫霄那古怪的运气,若是被‘克’上,那可是会要人命的。她刚刚下手之时,也是提着心吊着胆的,幸亏王伟及时把卫霄的嘴堵住了,又说了一连串的话吸引了他大部分的注意力。否则,颂苖还真不敢断定,自己一定能登上顶峰。

    颂苖抿着唇,沉默地向山崖边走去。

    “你想干什么?”李师傅三步并两步,一把拉住颂苖,板着脸道:“你疯了吗?又想朝卫霄下手啦?你连那个男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都不知道!”

    颂苖拍开李师傅的手,骂道:“管你什么事儿啊?如果我杀了卫霄,你应该在旁边偷笑才对吧?这样,你既解决了一个难缠的对手,又不用你去承担杀了卫霄的报应。别人说假惺惺,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我假惺惺?我怎么假惺惺啊?”李师傅胳膊一探,拽住颂苖的左腕,一下子把对方拉向自己,边喝叱道:“你这是怎么了?疯了吗?王伟说的那些话,我刚刚还不信,现在看你的样子,还真叫他说中了吗?你给我听着,我们应该先把事情弄明白。比方说,那个出口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只有三个人能开门、究竟是不是真的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出去。如果他是骗人,那凭卫霄的运气,我们还是能……”

    “你不要说了,我不想听。”

    “颂苖!别倔了。”

    “你说的太晚了,我已经对卫霄下手了。他要是活着,会放过我吗?”

    “别过去,你……”

    砰!

    争执间,只听砰的一声,李师傅胸口喷出猩红色的血花,正不敢置信地盯着颂苖掌中的手枪。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07.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