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继承
    “真的要这么做吗?晓菡,你还是多想想,不要……”

    “行了,行了,你不要多说了。我在做什么,我自己很清楚。对了,换过来了吧?”

    “换是换过来了,不过……”

    “哎呀,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哥哥和你离婚的,行了吗?好了,把孩子抱给我看看。”

    嗯?谁在说话?唔,怎么全身酸酸软软的动不了?

    诶?

    他不是成了珠子了吗?怎么还会有这样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

    对了,他被卷进空间裂缝里了!

    卫霄逐渐唤起了记忆,包括那些他想遗忘的事。卫霄对于自己能醒来,有些庆幸,更多的是唏嘘。空间裂缝是个又黑又冷的地方,刚进去的时侯,好像在海浪里翻来覆去的颠簸,或是被飓风卷起,抛上抛下。那种感觉,与当日落入赤河之中的痛苦相比,好不到哪里去。

    因此,习惯了以念经解除痛楚的卫霄没有片刻停歇的诵着经文,直到他陷入沉睡。

    停,停!

    卫霄极力控制着自己,让自己先别想以前的事,想要弄明白眼下自己到底是什么处境?卫霄悄悄地张开双眸,却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一片白色,骇得他心田猛然一沉。

    难道,空间裂缝把他的眼睛割伤了?可变成珠子的他,有眼睛吗?是不是……珠子在时空裂缝中被什么弄坏了,所以才影响了他的视觉。但这个,能修补吗?上辈子他失去了半截左腿,如今可不愿再成为瞎子啊!

    “给你,小心点。”

    “唉呦,这么小心做什么?你以为我连孩子都不会抱啊?”

    嗯?

    卫霄感觉从一双手换到另一双手中,似乎有人抱着自己?对方是谁?是后来进洞的那些人吗?那些人把自己抓住了?

    卫霄着急的扭动,想来个瞬移,甩开抱着自己的胳膊。可惜,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卫霄急得心头起火,无奈的是,不管他怎么尝试,仍一动不动的躺在温软的怀抱里。

    究竟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不能动了?不是只要他‘想’,就可以移到各种山洞里去吗?对了,那群穿着古装的男女好像说什么法术之类的,会不会是他们对他下了禁制?卫霄的心愈不安了,下意识地念起经来。

    “啊哇,呜哇。”

    怎么搞得?他连话都说不清了吗?卫霄此时已经不是怕了,而是绝望了。自己受了那么多苦,最后居然为他人做嫁衣,论谁都接受不了啊!

    “他怎么了?”芙晓菡柳眉一拧,低头看着怀中的孩子,疑问道:“这孩子检查过了吧?不会有什么毛病吧?”

    方小洁柔和地看了孩子一眼,解释道:“婴儿都是这样的,会突然叫几声很正常。.你放心,已经检查过了,没什么病。”

    咦?

    这两个在他耳朵边说话的,好像就是抱着他的人啊,她们是谁?听声音,好像不是那群会法术的人。她们口中的婴儿,难道……难道会是他吗?他不是瞎了哑了,而是重生了?真的么?可能吗?但他不是成了颗珠子吗,怎么又变成人了?

    卫霄一时间,心头掠过千滋百味,难以言说。不知是高兴,还是震惊。

    芙晓菡哪知道怀里的小婴儿能听懂话,撇嘴冷笑道:“也对。他们唐家比闻家还急,只怕孩子刚生下来就里里外外查了个遍了。”

    “晓菡,你……你到底为什么要把孩子换掉?”

    芙晓菡抬眼瞅着一脸做贼心虚的嫂子,哼声道:“你怕什么呀?孩子才出生五六天,样子都差不多,据你说那姓唐的怕人动手脚,也没让人看几眼,会有人现吗?要是怕闻家对这个孩子不好,你也可以放心,闻家豪死了,只留下这个孩子,闻家疼他都来不及。何况,你不是说了,孩子刚生下来,闻家唐家都给孩子验过血了吗?还抽了一些,去查什么鉴定的,最后都没问题。如今调换,谁会怀疑孩子不是他们的?”

    方小洁想了想,不解道:“既然孩子进闻家不会吃亏,那你为什么还要换孩子?”

    “你小声点!”芙晓菡瞪了方小洁一眼,没好气道:“是啊,闻家两老是会对这个孩子好的。问题是,闻家豪还有个哥哥,就是孩子的大伯。人家现在都已经进公司了,以后闻家都是他的天下了。等这个大伯有了孩子,闻家豪的私生子在闻家还有什么地位?就算两老看在死了的小儿子份上对孙子好些,可他大了能斗得过他大伯吗?我看,只怕会被他大伯养废了,不和他儿子争家产才是真的。”

    芙晓菡瞧着方小洁听了自己的话,竟仍是满面不认同的样子,心里厌烦,又怕她捅出篓子,只能故作哀怨道:“嫂子,你是知道的,我今后还要靠闻家提携,才能在那么多的电影明星里博个一搏。到时候,不说哥哥,就是嫂子你,也会有好处的。不过,再怎么说,孩子都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我能不心疼吗?照闻家的意思,我拿了钱,就不能再认孩子了,今后孩子和我再没有关系。你说,我怎么能甘心!”

    “可是,就算你把孩子换给唐家,你又能进唐家去看孩子吗?”

    看她这么说,倒也不是个没脑子的。怎么会被第三者乘虚而入,闹得哥哥要离婚呢?芙晓菡深深看了方小洁两眼,解疑道:“闻家会刻意防着我,怕我接触孩子,唐家会吗?我日后靠着闻家,怎么也会大红大紫的,只要有心,总有入唐家的机会。而且,我还有个私心。这孩子进闻家,就是个私生子,一辈子都是。我的孩子入唐家,却是清清白白的婚生子,这样才不会遭人白眼。”

    天哪,这女人可真毒啊,他这一生才刚开始就要被毁了!卫霄上辈子遇到了些匪夷所思的事,导致一生的不幸。好容易念了无数年的佛,总算求来了一个重生。结果,刚开始就这么狗血,还让不让他活了?卫霄想哭闹,闹个天翻地覆,不料听到抱着他的女人接着说:“反正这个孩子本来就是个私生子,我也不算欠了他。他到闻家,说不得比我的孩子过的还好呢!”

    什么?他本身就是个私生子?什么意思啊?他要是私生子的话,为什么换子后女人的儿子就成了婚生子了?这叫什么事啊?他怎么理解不了?

    不待卫霄细想,方小洁劝慰道:“行了,你不要多想。唐家是不会亏待宝宝的。前些天守夜的小护士偷听到唐二少和唐夫人的话,说唐家唐老爷子不知道选哪的个儿子继承家业,干脆示意哪个儿子的老婆先生出孙子谁掌权。要不,唐二少会偷偷把老婆、情妇弄进同一家医院,等孩子出生来个李代桃僵吗?儿子虽是情妇生的,可唐夫人不知道,以为自己生了个儿子。何况,宝宝过去就是功臣,绝不会吃亏的。”

    “不过,你要想清楚,唐二少是个狠心的。他能让情妇在半夜阵痛后,立刻给自己老婆下催产药,还施计弄走了守夜的护士,只收买了我这个妇产科医生给两人接生,摆明了不把情妇、老婆的命当回事。说来好笑,他老婆居然不认识情妇,两个人是在同一个房间里生下的孩子,倒方便了我调换。可是,你不怕日后出什么事,让宝宝受委屈吗?”

    也就是说,他这辈子的便宜爸爸为了继承权,拿他这个情妇的儿子,换了妻子生的女儿。谁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又被抱来了这里。不过……他的便宜爸爸真的那么坏,眼前知道那么多内情的妇产科医生居然还能在这里说话,不可思议啊?

    不过,想想也说得通。要是孩子刚出世,接生的医生就死了,岂不是欲盖弥彰,引人怀疑其中藏了猫腻吗?算了,不想了,反正自己不聪明。可是,佛祖啊,你为什么要让我带着霉运一起重生呐?

    “世上哪有两全其美的事?宝宝的事往后不要再提。对了,这件事你连我哥都不要说。你这些年该看明白了,他心里是藏不住事的,被他知道了,早晚闹得全世界都知道。这么一来,你要吃官司不说,我的心思也白费了。”芙晓菡叮咛道。

    方小洁点头道:“我知道,这件事我会把它烂在肚子里的。”

    芙晓菡垂眸抿唇,思量片刻后询问:“嫂子,你晚上给唐家太太接生,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少吧?就没人怀疑?”

    “怀疑什么啊?”方小洁苦笑道:“你不知道,我说唐二少厉害是因为当夜三号楼的护士和值班的医生,都因为自己的私事离开医院,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医生、护士这么做是不允许的,要是被上头知道了,是要被开除的,还会在资历上开坏评语。而且,他们外出的时候,还遇到院内两个孕妇同时生产,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谁脱得了干系啊?所以等他们回来求我不要说的时候,我就做出卖他们一个面子的样子,表示当晚是和他们一起接生的。这么一来,有那么多人看着出生的孩子,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何况,之后唐太太的儿子还做了亲子鉴定。”

    “这唐二少倒也算是个人物。”芙晓菡低声道。

    卫霄离得近,听到了芙晓菡的低语,方小洁没听见,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芙晓菡笑了笑,慈母般地看着怀中的婴儿道:“这孩子长得倒不错,我好好看看。嫂子你出去忙吧,不要让人看出什么来。你过半小时再来把他抱回去。”

    “晓菡,你……”方小洁欲言又止。

    芙晓菡不耐烦地挥挥手道:“嫂子,你放心吧,我什么都不会做。这孩子是要送去闻家的,能出一点差错吗?”

    芙晓菡好说歹说送走了方小洁,等对方关上房门,芙晓菡迅解开包裹着卫霄的小毛毯,摆弄起卫霄的小身子,翻来覆去仔细打量着。

    这个女人想干嘛?卫霄虽然看不清芙晓菡的表情,但敏锐的感受到了她投掷在自己小身躯上的*目光。

    芙晓菡越看越不是滋味,颦眉道:“怎么连一颗痣、一个胎记都没有?那我往后怎么拿捏你的把柄?”

    把柄?她这是什么意思?

    卫霄刚想开动生锈的脑子,芙晓菡已经为他解惑了,自言自语道:“方小洁这个傻子,还以为我真是为儿子好呢!开什么玩笑?就是我生的又怎么样?一个不能再给我带来好处的儿子,只会让我名誉受损的私生子,我为什么要心疼?怪不得哥哥不喜欢她,真是傻的可笑。”

    你才傻!卫霄因为被迫转运的事,对眼下这样的阴谋算计尤为厌恶。在肚子里骂了一句后,才庆幸自己不是这女人的亲生子,若不然重生又遇上这样的妈,真是天底下最大的不幸了。卫霄一边听一边腹诽,又防备着女人对他做出什么来,可惜他一个娇嫩软绵的婴儿,什么也阻止不了。

    “如果,真的让闻家人把闻家豪的儿子带回去,今后我的好处就全没了。孩子嘛,长大了总要问问自己的母亲是谁,要是让他知道,我是因为钱把他卖给了闻家,他还会念着我,想着我吗?”

    芙晓菡说着说着咽喉出清脆的笑声,须臾又喃喃道:“如今换了孩子,就完全不一样了。我可以对他说,我这么做是为他好,想给他一个婚生子的名分。而且,当初是闻家逼迫我做的买卖,我根本不愿意的。可是,我斗不过闻家,又想日后认他,又怕他被闻家误导,只好把他换到了唐家。要是这个孩子心向着我,那一切都好说。可若是他长歪了,不愿意认我,他不是唐家的孩子这个致命的把柄,就可以让他不得不听我的。”

    老天!他念了那么多的经,是白念的吗?为什么让他刚重生就遇到这么凶残的人物!难道,他这辈子的运气比上辈子更差?这还让不让他活了?卫霄眼下还真是欲哭无泪,婴儿的泪腺没长全。

    芙晓菡冲着卫霄这个无知的婴儿,演说着自己得意的计谋,点了点他的鼻子道:“至于你,先让你占着闻家长孙的位置。等我的儿子长大了,他在唐家有个好前程也就罢了。要是没有,你就可以让贤了。换孩子的,自然不是我,是医生搞错了。你不是闻家人的消息,你说,你会付我多少遮口费呢?一千万?两千万?不,不,我要压榨尽你最后一滴血,直到你死了,你才能解脱。哈哈哈,不用太感谢我。”

    呸!想要遮口费,做梦吧!卫霄气得想吐血,恨不得给跟前的女人两巴掌。怎奈挥了挥小胳膊,最终只能无力放弃。

    “你身上总要有个记号,那么以后我说出来,你才会深信不疑。弄在哪儿呢?对了,大腿内侧就不错,没多少人注意。”

    眼看芙晓菡要掰动自己的小短腿,卫霄恨道,原来这女人想给他来个梅花烙,他可绝不能让对方得逞!

    “啊……哇啊……”卫霄嗷开嗓门乱叫,吓得芙晓菡闪了闪神。下一瞬间,芙晓菡抬手欲捂住卫霄的嘴。

    “你在干什么?”

    芙晓菡没料到这时候会有人来,并且没有敲门就无礼地闯入,呆呆的维持着捂向卫霄小脸的动作,愣在当场。下一刻立即从枕下掏出口罩给自己带上,以防有人看见自己的脸,坏了日后的前途。

    虽说她出院后就要去国外整容塑身的,但目前还是要以防万一。这次入院用的不是她的真名,接生靠的只有方小洁,连家里人都不知道,定然更没外人会在意一个不成名的小影星。哪里会明白,日后她会有一张让世上所有的男人都为之倾倒的脸庞,和魔鬼般诱人的身段从彼岸回归,一飞冲天!

    “我的乖孙,你没事吧?”孔知心本是来医院看孙子的,到了育婴室,却被告知孙子被带去见芙晓菡了,心底就有些不愉。照孔知心看来,闻家什么没有,芙晓菡生下孩子的那一刻起,就该把孩子抱回闻家。凭闻家的医用设备,还怕照顾不了吗?甚至,芙晓菡可以在闻家准备的别墅里生下孩子。

    可是,芙晓菡百般推托,就是不愿意在闻家的安排下生孩子。要不是孩子出生就做了亲子鉴定,孔知心险些以为芙晓菡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家豪的。孔知心猜测,芙晓菡是怕他们闻家在她生产的时候下手,做个去母留子的把戏。孔知心觉得有些可笑,她心爱的小儿子都死了,这女人也不可能再迷惑住他的小儿子,吵着要把一个戏子娶进门了。那闻家又何必害死孙子的生母,藏下这条和孙子离心的祸端?

    孔知心责怪丈夫,怪他说什么孩子进了闻家,芙晓菡一辈子都见不到了,就让孩子在她身边留一个月的话。这不,还没进贵宾病房就听见孩子大哭,还哭的那么嘶声力竭的。她听见孙子哭号,哪里还顾得上敲门。也幸亏她没有敲门就闯进来,否则都不知道孙子被人虐待!

    对于孔知心的质问,芙晓菡还没有想好怎么辩解,也不敢惹恼闻家太太,只能左躲右避地逃开孔知心的抽打。

    喂!

    卫霄想说,要抽这女人,他绝对双手双脚举起来投赞成票。但是,能不能先把他从暴风圈里抱走啊?现在的他,可经不起这样的互动啊!

    “唔哇!”

    芙晓菡被打得避无可避,倏然跳下床避过孔知心的巴掌,早忘了枕在她腿上的孩子。卫霄一骨碌被芙晓菡带下床,眼看就要和地面来个亲密的接触,卫霄已经闭上眼等着他的霉运降临了。说时迟,那时快,一双温暖的手掌,托住了卫霄□□的小身子,挽救了他被摔个半死的命运。

    闻君耀盯着掌中软绵绵雪白一团的侄子,眉目扫过跌落于地的小毯子,单手托住婴儿柔软的背脊,脱下西服给孩子裹上,并抱入怀中转身步向门外。

    “不,别带走我的宝宝!不是说了一个月后才带他走吗?我刚才只是一时想不开,我不想孩子被抱走,才这么做的。我,呜呜呜……”芙晓菡戴着口罩眼角垂泪,身子一软娇滴滴地屈膝滑落倒在床边,充满媚惑的眼眸盯着闻君耀臂膀间的孩子,深情地呼唤。芙晓菡怕,怕闻君耀因为这件事对她有看法。那她之前在闻家人面前表现的委曲求全,不都白费了?即便拿到了一笔钱又怎么样?对闻家而言不过九牛一毛。她最想要的,是闻家人日后成为她事业上的助力。

    “哼,惺惺作态!”孔知心讥嘲道。

    闻君耀微微侧过脸,眼角射出冰冷的视线瞥向芙晓菡,淡然道:“钱已经汇入芙小姐的账户了,织梦影视也为芙小姐准备了一份优厚的契约。我想,凭借芙小姐精湛的演技,一定会给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正巧,下面有个利用亲子博上位女配的本子,看在家豪的份上,我给你争取一下。这是你的第一个角色,也是本色演出,希望你不要让观众失望。”

    “你……”芙晓菡气得牙齿咯咯作响,却无法反驳,也不敢把心中的谩骂吼出口,只能瞪眼目送闻君耀走出房门。

    这是谁?真是说得太好了!要是自己,肯定不能从听到女人的话后就马上做出反应,更别提说出这样一段气死人不偿命的话了。就算看不见坏女人的脸色,但想想就好痛快啊的,一定气死她了。而且,这个人还救了自己,要不然,他摔下床不死也残。卫霄心道,真是个好人!他决定,往后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要报答对方。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11.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