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激怒
    “他是闻家豪的遗腹子,照理说,是该有一份的。”中年美妇抬手,止住沈惠茹的话头道:“我知道,在你的心里,闻家的东西都要留给你女儿儿子的。可你争得过你公公、婆婆吗?你再回头看看我,在你眼里,我是过得不好,给你爸爸养私生子,对他在外头的情妇睁一眼,闭一眼。不过,你从小到大,拿到过多少好处?银行里的存款、身边的饰有多少?还不都是我忍那一口气,才给你们讨来的吗?”

    “妈……”

    中年美妇见女儿哀求的样子,最终还是心软了,拍了拍她的手,把怀里的朵朵递了过去。“闻君耀是个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要不然,以你爷爷的精明,会把公司交给他吗?闻君耀再大度,能把手里的东西都给侄子吗?”

    “假如不是侄子呢?”

    沈惠茹仿佛不经意的呢喃,却吓了中年美妇的半条命,逼问道:“你说什么?”

    沈惠茹怒瞪着卫霄,突然双眸垂泪道:“什么侄子啊!根本是他的私生子。要不然,谁会对侄子比对自己亲生的孩子还好啊?“不可能!”中年美妇望着身侧扭曲着脸,一副深恶痛绝,好似下一刻就要崩溃的女儿,简直不知道该狠狠打醒她,还是先好好安抚她。.

    “怎么不可能?”沈惠茹因为激动而不自禁的收紧胳膊,惹得她怀中的女儿不住地踢腿,又开始呜咽起来。然而,沉浸在愤怒中的沈惠茹却没有察觉,仍是把臂膀越收越紧。“如果真是闻家豪的儿子,去医院里接孩子的时侯,为什么不让我一起去?他们是心虚,不敢让我看见那个女人吧?”

    中年美妇注视着由于嫉妒而丧失理智的女儿,又心痛又无奈的解释道:“你那时候挺着个肚子,要是闻家叫你去接孩子,反倒是不看重你了。我真不知道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大家族里的私生子是能随便接回家的吗?何况,闻君耀已经娶了你,和我们沈家结亲了。虽然,拿沈家和闻家比,确实算不上什么。可是,结亲不是结仇,闻家会一点都没有顾虑吗?”

    沈惠茹双眸通红着一言不,无意识的啃咬着唇瓣,还是那幅倔犟的模样。中年美妇看得直摇头,却只能不懈的劝说道:“要不是闻家豪死了,这个孩子别说进门,恐怕都不会让他生出来。惠茹,你不过是运气不好,刚巧闻家豪出了车祸,才会为了给他留后,把孩子接进来。可是,人生在世,有谁能一帆风顺呢?”

    “那也不用记在我的名下。”沈惠茹仍忿忿不平道。

    中年美妇见女儿绷着脸,但语气已经软了下来,似乎对自己的话,听进去了那么一些,赶紧趁热打铁道:“我刚刚不是说了么?记在你名下是为了让你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养孩子,不让你公公、婆婆插手。我这个做妈的一辈子过得不舒心,你以为在你嫁给闻君耀之前,我没有查过他的底细吗?连闻芳缘,你如今的姑奶奶那边,我都求人问过,都说闻君耀是个好的,至少在外面没什么乌七八糟的关系,我才同意你的婚事的。”

    “真的?”沈惠茹抬起下巴,把脸转向中年美妇,眸子里充满了求知的渴望。

    中年美妇朝女儿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我还能骗你?”

    “那……”刹那间,沈惠茹想到自己这两年来日复一日的怀疑,而对天傲越来越厌恶的态度,和丈夫对自己一天比一天冷漠的嘴脸,鼻子一酸,猝然有许多话想说,却不知说什么好。

    中年美妇拍了拍惠茹的肩膀,宽慰道:“你现在不要多想……”

    “我怎么能不想?”沈惠茹湿漉漉的眸子没有焦距,眼泪一点一滴的垂落。“他现在回家都待在书房里,每天和我说话的次数两个巴掌就数得过来。还要我问他,他才开口。”

    中年美妇闻言,柳眉深锁,她没想到女儿、女婿的关系冷淡到这个地步了,怪不得沈惠茹会胡思乱想。中年美妇右手支着额角,抿唇想了一会儿,方问道:“闻君耀还每天回来么?”

    “嗯。”沈惠茹用手背擦了擦眼泪,单臂拥紧吵了半晌,总于熟睡的女儿,微微点了点头。

    “那他和你同房吗?”

    听母亲这么问,沈惠茹有些尴尬,苍白的脸遽然泛红,但依旧颔回道:“有时候他睡书房,大多数还是在……”

    “这就好。那你们几天做一次?”

    “妈,你怎么问这个啊?”沈惠茹跺着脚,一扭身避开中年美妇的眼神,嗲声道。

    中年美妇瞧着沈惠茹娇羞的样子,倒把紧悬的心松了一松,舒了口气道:“这么看,君耀还是想和你生孩子的。否则,他这样的人,哪里会委屈自己,外面想攀上他的女人多的是。我对你爸死心之后,他爬到我床上我都觉得恶心。他冷落你,很可能是因为你对天傲不好,闻君耀这样精明的人,就算不知道,也一定隐隐有些感觉了。你给我听好,从今天起,放聪明点,闻君耀想做什么,都顺他的意,不要阳奉阴违。你要知道,男人就喜欢听话的女人。”

    “嗯。”沈惠茹想起几个同丈夫貌合神离的闺蜜,她们的男人几乎都夜不归宿,相比之下自己好多了。思绪这么一转,沈惠茹的心情好了一些。但是,忆起丈夫平日回家后的举动,又沉下脸道:“他回来也是去看天傲。”

    “你傻呀!有这么个人帮你拴住他还不好啊?”中年美妇见此时沈惠茹仍是执迷不悟,破口怒斥道:“你现在都弄清楚了,知道他是闻家豪的儿子,还有什么可计较的?你眼皮子怎么那么浅呢?你就当他眼下吃的、用的都是本来要分给闻家豪的钱,不就好了?假如你眼馋那块玉牌,就快点生个儿子,让儿子去生孙子,不就到手了?”

    沈惠茹回身俯视着坐于沙上的母亲,咬了咬牙道:“要是……我生不出儿子怎么办?”

    中年美妇神色一窒,生不出儿子是她永远的心伤。女儿的问题,简直在戳她的心肝。但中年美妇仰望着焦急中带着渴求的女儿,仍是哆嗦着嘴唇,开开合合数次,把话说出了口。“别乱说话,你肯定会生儿子的。在你把儿子生下来之前,要对天傲好,明白吗?等你有了儿子,就要对他更好,把他宠的什么事都敢做,慢慢养废他。到时候,闻家的一切,就都是你儿子的了。”

    “可是,万一我生不出儿子呢?”沈惠茹从小看到母亲因为生不出儿子被父亲嫌弃,只能由得他在外面胡闹。甚至要抚养丈夫的私生子,并眼睁睁看着家业落入对方手中。沈惠茹不想,也做不到像母亲那么委曲求全,所以对这个问题不愿不松口。

    “那你就好好的把天傲养大!”中年美妇起身,瞪视着纠缠不休的女儿,叹了口气道:“你觉得养闻君耀的私生子好呢,还是养捏在手心里的侄子好?”

    沈惠茹嘟起嘴道:“为什么不能传给我女儿?”

    “一天到晚想这些事,有本事你自己去问闻家,问问他们有没有女人掌过家。”

    沈惠茹觉母亲板起脸,连语气都变得不耐烦了,赶忙赔笑道:“妈,除了你,我还能问谁呢?谁会给我出主意啊。”

    “你也知道只能问我啊?那我说的话你为什么不听呢?你觉得我没用,给你爸爸养私生子,可是至今为止,你从沈家拿到的东西,就算是我有亲生儿子,也不会比这个更多了。我对你爸的私生子好一分,你爸就会觉得亏欠你们一分,难道你不懂吗?”

    “妈……”看着眼前激动的挥着手的母亲,沈惠茹有些不知所措。

    中年美妇说完后,胸膛不住地起伏,好半天才止住怒气道:“只要你不做出什么蠢事,看在沈家的面子上,就算你生不出儿子,他们也不会为难你的。而且,闻家每代都子嗣不旺,所以没有儿子这种事,是不会往你身上推的。何况,闻君耀名义上已经有儿子了,天傲不就是么?所以,我才要你对孩子好一点。明白了吧?”

    母亲火,沈惠茹不敢顶撞,只得唯唯诺诺的点头。

    “我今天等到晚上再走,闻君耀回来之后,我会跟他说一些话,让他对你好点。听着,我只能帮你这么一次,要是说多了,他反而会不喜欢你。今后,就看你怎么做了。”中年美妇摆摆手,示意女儿不必再多话,她不愿意再听了。接着,中年美妇瞅向女儿怀中的外孙女,伸出手道:“你有事就出去吧,把朵朵给我抱着。”

    母亲不想再多说什么,沈惠茹无奈却也没有办法,只得闭了嘴,松开手把女儿送过去。

    “她怎么了?”中年美妇刚接过沈惠茹怀里的外孙女,就觉得不对劲。低头一看,只见孩子的脸都憋青了,把手探到鼻子下面,气息若有似无,吓得她险些失手把孩子摔落。

    “朵朵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已经吓呆的沈惠茹魂不守舍的盯着女儿,下一瞬,突然猛扑上去,想与中年美妇争抢怀里的孩子。中年美妇哪敢再把外孙女交过去,重重抽了对方两个耳光,才让沈惠茹醒过神。

    “还不快叫医生!”

    “对,对!”

    卫霄目送着沈惠茹母子冲出房门,心底感到可笑又滑稽。对方算计着他这个孤苦无依的侄子,结果自己的女儿反倒先吃上苦头了。卫霄倒也不是兴灾惹祸,只是唏嘘世事无常。但他对沈惠茹没好感,自然连带她的女儿也不喜欢,不过叹了一声,就不再去想了。

    卫霄拔出口中的空奶瓶,双手一松,任由它滚到一边。刚想爬起身练练腿脚,只听啪哒一响,沈惠茹因焦急而忘记关上的房门,被来人合上了。

    是谁?

    卫霄扬起小脑袋,仿佛不经意的往门口张望,就这一眼,让卫霄的心吊了起来。那是个七八岁的男孩,脸很白净,身上穿的也不错。但对方那骨碌碌乱转的眼瞳,和他看向自己的目光,充满了恶作剧的味道。卫霄如今就怕这样的小孩,手脚没轻没重的,你甚至不知道下一刻他会做什么。

    卫霄想啊啊的叫出声,把女佣招来。但转而一思,房间的隔音很好,女仆只怕全被沈惠茹喊走了。要不,房间里必定会留守一个人照看他的人。他现在喊人,不仅女佣听不见,反而会引起小孩子的注意,这么自讨苦吃的事,卫霄当然不会做。卫霄干脆趴在床上不动,想等小孩子无聊了自己跑出去。

    然而,有些事情不是你刻意退让,就能避免的。小男孩一眼瞧见小床上的卫霄就拔腿冲了上来,先是站在床边看了他几眼,紧接着就动起手来,不是捏他的胳膊,就是扯他的头,还要顺带推搡他几下。卫霄的床很小,想躲也躲不开,何况,他而今也没那个力气和八岁的小孩争锋。

    正在卫霄暗中叫苦之时,小男孩忽然现他胸口垂下的玉牌,丝毫没有顾忌的伸手把玉牌扯过去。怎奈,玉牌是挂在卫霄头颈里的,卫霄被扯得生疼,玉牌却没有像小男孩想的那般如愿的拿到手,气得男孩又拉扯了好几下,把卫霄柔嫩的颈项割出了几道红印。

    卫霄捏住红绳举起胖胳膊,低头把红绳往上撩,想把玉牌摘去。哪里知道因为他人小,闻君耀给他带上玉牌后,刻意把红绳收拢过,让玉璧刚好可以垂到他的小胸脯。这么一来,他的脑袋就大过了绳圈,怎么也摘不下来。

    小男孩又扯了几下,觉真的取不下来后,沮丧的推了卫霄一把,险些把卫霄推出小床甩到地上。

    “咦?”

    小男孩似乎看到了什么,提步往茶几边走,不过须臾又跑回小床边,手里明晃晃的拿着一把不锈钢剪刀,是女佣闲着无事的时侯,做手工用的。

    卫霄下意识的往后退,小男孩却抓住卫霄的胳膊,不让他动弹。一手抓着剪子,就要往卫霄胸口的玉牌上剪。玉牌变成什么样,卫霄不在意。但小孩的手要是一个哆嗦,把剪刀□□他的心口该怎么办?卫霄挥动四肢,扭动着小身子,想躲开男孩欲扎向自己胸前的剪刀。无奈的是力气太小,被男孩拉住手腕,就挣不开对方的挟制了。

    没办法之下,卫霄只能喊出声。谁知,刚了个音,小男孩就像被激怒一般的把剪刀猛地挥过来。卫霄的脑袋往后一缩,才险险避开剪刀尖上的锋芒。

    “让你叫,让你叫!”

    未等卫霄定神,男孩手上的剪刀又再度划向他,这次卫霄没那么好运了,被剪刀割破了胸口的皮肉。幸亏玉牌的阻挡,才没让伤势加重。男孩却因为玉牌挡住了剪刀,瞪着眼,恼怒的扯过玉牌,拿着剪子狠狠的往上剪。

    啪咔。

    “你在干什么?”

    孔知心怎么来了?卫霄心存疑惑。但此时无论谁来,都让他欣喜若狂。没想,孔知心的一句冷喝,让小男孩一惊之下把剪了个口子的玉牌甩到卫霄脸上,不知哪来的水洒进了他的眼睛,疼得卫霄一下子嚎开了嗓门。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16.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