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一个地雷
    许医生每天下班之前,都来和他告别,并做一次检查。第二天会给他捎上早饭,有时是皮蛋粥、有时是豆腐花、还有灌汤包子。午餐许医生也和他一起吃,在他面前放上个小碗,倒上鸽子汤、乌鸡汤、或是鲫鱼汤……这个世界的吃食,和上一世家乡的食物极为相似,自然很合卫霄的口味。每当他把东西吃完,许医生就不住地夸他懂事,卫霄觉得对方似乎透过自己,在看另一个人。

    “啊!”

    边走边想事情的卫霄忽然被撞得一个趔趄,幸得赵姨的扶持,才没有摔倒在地。吃亏惯了的卫霄险些把抱歉的话脱口而出,但赵姨早抢在他之前拉住了撞人便想跑的女人,高声呵责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撞了人就想走,一句对不起都不说啊?”

    “明明是你们撞我的!”女人凶狠地怒视着赵姨,连带着卫霄都被瞪了好几眼。

    “大家来给我评评理!她撞了人,反倒说我们撞她!”此时,病人很多,赵姨又有意把周围的人拉拢过来,并把身侧的卫霄推到了面前,指了指仅比膝盖高那么三四寸的孩子,讥讽道:“这么小的小孩,就算他撞了人,也是自己跌倒。再说,刚才要不是我拉着,孩子都要被撞飞出去了,他有这么大力道把自己撞飞吗?”

    女人欲出言反驳,一时间却找不到理由,所以嘴唇动了好几次,仍未一语。看她的表情,似乎有些恼羞成怒地想骂人,但因为旁观的众人虽没帮着赵姨说什么,可盯着女人的眼光都充满了责备,就是这份压力,最终还是让女人把话咽回了肚子里。

    女人不说话,赵姨却没有放过她,反而乘胜追击道:“退一步说,就算孩子不小心撞了你,你不停下扶一把不说,自顾自走了,冷眼看着他摔出去。被我拉住后,还反过来说孩子不好,有你这样的人吗?”

    “哼!”女人怕说什么引众怒,干脆转身就走。

    “站住!”赵姨拉着卫霄追上去,挡在她身前。

    女人胸部不停地起伏,眯眼睨视着赵姨,喝问道:“你还想干什么?”

    “怎么也要给孩子道个歉吧?”

    “给孩子道歉?你有病啊!你这个……”

    “怎么了?”

    赵姨的纠缠,激起了女人强压下的燥怒感,正在她准备破口大骂时,走廊内各个诊室内的医师纷纷走出门询问。女人趁众人分神之际,猛地撞向拦住去路的赵姨,一下子窜入了人群里,消失无踪。

    “你还好吧?”路人扶住被撞退数步,跌入人群中的赵姨。

    赵姨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她刚站定,便捞过一旁的卫霄,上上下下们摸了一遍,确定他没伤着后,才松了松紧悬的心。

    “赵姨,这是怎么了?”许医师举臂搁开人群,走到赵姨身边,俯身抱起卫霄,颦眉询问道。

    “没事。”赵姨拍了拍膝盖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直起身子朝许医生怀中的卫霄探出双臂,一边回道:“就是遇上了个不讲理的,撞了孩子一下。我想叫她赔个不是,结果倒好,不仅不说还把我撞开了逃出去。”

    “唉呦,没摔着吧?”许医师没把抱着的卫霄交给赵姨,转看向怀里的小人儿。

    卫霄瞅着对方关切的眼神,摇了摇小脑袋。

    “小廖,我把孩子送上去,马上回来。”许医生实在不放心卫霄,朝同事打招呼道。

    小廖捏捏卫霄肉乎乎的小胖手,笑了笑道:“许姐放心,这里忙得过来,你只要半小时内下来就行。”

    “好。”许医师应承后,便揉着卫霄往医院大厅走去。

    这家医院有四层楼,构造和卫霄上一世就读的小学差不多,主体为一字形,底楼正中间为大厅,病人一入内,就能看到咨询、挂号、售药的地方,并建有宽敞的楼梯,可以通往二楼。大厅两侧是各个科室的小房间,在走廊的尽头处亦设有出口和楼梯,偏门白天开着以分散进出的人流,下午五点后上锁。

    虽说左右也有楼梯,但因为内科室靠近底楼大厅,所以许医师仍是习惯性地抱着卫霄往中央的楼梯处走。当许医生跨上阶梯的那一刻,卫霄敏锐地感觉到后方传来窥视的目光,他挪了挪小屁股转身趴在许医师的肩头,俯视着大厅里的人。可惜,人太多了,时间又太短,在楼梯转向之前,卫霄仍没有找到那个可疑的人。

    三天后。

    “小少爷,从今天开始我来照顾你,还记得我吧?”慧莲依旧是声比人先至,她步进特诊病房抱起床上的卫霄,颠了颠他的小身子笑问道。

    “嗯。”卫霄微微颔道:“记得。”

    “唉呀!小少爷会说话啦?”慧莲高兴地轻捏着卫霄白嫩的脸颊,并用鼻尖顶了顶卫霄的小鼻子道:“待会儿我去买块小蛋糕,庆祝小少爷会说话,好吗?”

    “嗯,谢谢。”卫霄明面上回着慧莲的话,却对她的到来疑惑万分。为什么看护不来了,是闻家的人突然记起他了,还是出了什么别的事?

    卫霄那幅认真道谢的小模样,叫慧莲既喜欢又怜爱,忍不住上下其手了一番,边夸赞道:“哇,小少爷连谢谢都会说了呀?真是好聪明啊!”

    慧莲的愉悦心情没有感染卫霄,卫霄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才三岁的他,连疑问都不能说出口,更别提一探究竟了。正烦恼间,忽听得哆哆哆的敲门声,原来慧莲并没有合上门,站在门外的医生、护士正敲门示意,告知房中的人要开始例行检查了。

    慧莲急忙把卫霄放在床上,上前拉直了房门,请医师入内。医生护士沉默着走近房间,公事公办地为卫霄做了检查,之后迅离开。卫霄是个极其感性的人,他从医生等人冷淡的反应中立刻分析出,今天一定生了什么祸事,而且与自己有关。

    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不明真相的卫霄,嘴里便是吃着奶油蛋糕都不香了。到了晚上六点半,卫霄总于第一次祭出幼儿的本能——不讲理,吵着要慧莲带他出门走走。慧莲被逼无奈,只得抱着卫霄到医院的后花园里散步。沿路上,卫霄竖起小耳朵仔细倾听着别人的交谈。可惜,除了好些人用惧怕的眼神望着卫霄,却没有一个给出哪怕一点有用的提示。

    正当卫霄以为要无功而返之时,刚巧看到由远及近,仿佛是要来花园里赏着‘舒郁’的许医师、王护士等人。卫霄瞅了瞅搂着自己的慧莲,挥起小胳膊喊道:“奶,白水水。”

    “小少爷要喝羊奶吗?”慧莲挑了挑眉问道。

    卫霄点头。

    “那我们回去吧。回去慧莲给小少爷泡羊奶喝。”慧莲冲卫霄打商量道。

    卫霄把头摇得像拨浪鼓,并用短胖的指头指了指大树底下的靠背式公共座椅。

    “小少爷要坐在这儿,在这里吃?”

    “嗯。”

    “那我抱小少爷上去,泡好羊奶再下来好吗?”

    “等。”

    “什么?”

    “宝宝,等。”

    慧莲吃惊道:“小少爷的意思是,我去泡羊奶,你在这里等我啊?”

    “嗯。”卫霄小鸡啄米似的点道。

    “不行啊,小少爷。”慧莲苦着脸道:“把你一个人放在这儿,我可不放心。”

    “啊啊!”卫霄挥动四肢。

    “小少爷别闹!”

    “怎么啦?”

    正路过慧莲两人身边的许医师出言询问,当了解了事情经过后,表示自己可以替慧莲看一会儿孩子,等她泡了奶粉下来再把卫霄接回去。慧莲千恩万谢地离开,当她的背影消失在医院大楼的墙角处,人群内的中年女子斜视着许医师怀里的卫霄,拧眉道:“小许,你还是不要抱着他好,小心沾上霉气。”

    卫霄本意是慧莲把自己放下,他躲在阴影里听许医师几个说话。虽然眼下情况有变,但反而对自己更有利了。这不,已经有人忍不住开口了。

    “老欧,你可别瞎说。”颇为喜爱卫霄的王护士出言警告道。

    一旁的许医师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卫霄的背脊,并不搭理说话的老欧。

    “我怎么是瞎说啊?”老欧不满于王护士和许医师的态度,扯开嗓门道:“连着两个照顾他的看护都出了事,总不会是巧合吧?”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的回贴,和那些给我投地雷的朋友,^_^

    77527扔了一个地雷

    来自热带的鱼扔了一个地雷

    七月扔了一个地雷

    雯扔了一个地雷

    蜜香普洱茶扔了一个地雷

    夏木瑾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以上各位的厚爱!

    “巧的事情多着呢!”王护士反驳道。

    “这可不是碰巧!”与老欧交好的护士,在一旁帮腔道:“据说,那两个看护都是上吊自杀的。而且,死的时候眼睛都瞪出来了,舌头吐了有半尺长呐!她们一个四十五岁,前头死的那个还不到三十岁,平时都好好的,没看出什么不对劲来。你们说,她们不早不晚的,偏偏在照顾这个小孩的时侯出事,不蹊跷吗?”

    人群里有好些人认同道:“我也觉得挺邪门的。”

    “许医师,不管信不信,还是远着点好。”

    “是啊,这叫宁可信其有……”

    “其实……”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21.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