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沉默不语
    “我是昨天才来照顾小少爷的,你说的两个人我都没见过。”

    警官一边点着下巴,一边继续提问道:“你最后见到欧护士是什么时侯?她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请你好好想一想,无论是多么不起眼的小事,都请你告诉我们,可能是破案的关键。”

    “她不是上吊自杀的吗?”

    “不可能。”警官背后的女警员插嘴道:“昨晚和欧护士一起值班的女护士说,欧护士很怕死,根本没有自杀的念头。而且,没人见过她用来上吊的绳子……”

    警官回头觑视着女警官,吓得对方一下子住了口。

    慧莲疑问道:“这根绳子和之前的两件事故有关系吗?”

    警官颇为欣赏地回头瞅了慧莲一眼,颔道:“是的。请你回答一下我刚才的问题好吗?”

    慧莲昂起下巴转着眼珠,似乎在回想什么,片刻后回道:“没什么奇怪的地方,除了那个欧护士特别怕我们小少爷。你们也知道,丰国有很多人信鬼怪命理之说。照顾我们小少爷的两个看护接连出事,有人传出小少爷身缠厄运,是个厄运娃娃,欧护士就当真了。昨夜下雨下得很大,她们来查房的时侯,正好碰上断电。欧护士吓得马上就跑了出去,还打了我们小少爷的手一下。”

    “那个小护士可不是这么……”

    哆哆哆。

    “请进。”警官摆手,示意背靠房门的警员开门。就是没有这道敲门声,警官也会打断女警的话头。今天已经三次了,警官没有看向女警员再次给予警告,心里却很是不高兴。对组员的急功近利,爱表现的心态非常的不满。

    “你们还在啊?”许医师走入房间,冲着警官点致意。

    警官低头回礼,并向慧莲告辞,走的时侯还朝卫霄摆手。卫霄也咧开小嘴,举起小胖爪摇了摇。

    出了特诊病房,年轻的男警员忍不住低声道:“头,想不到他们嘴里的孩子才这么小,亏他们也好意思把脏水泼到他头上。这小孩多好玩啊!”

    女警偏要和男警员唱反调,辩驳道:“这个小孩肯定有问题。要不然,你怎么解释照顾他的女看护和护士都出了事呢?有这么巧合的事儿吗?”

    “反正我是不信的!”

    “你……”

    “好了。”走在三人中间的警官喝斥道:“吵什么?小刘说的不错,用霉星把人克死的报告交给局长,能通过吗?不过,小昭的话,也有些道理。做人别这么铁齿。世界上,还真有些无法解释的事。”

    两边各打五十大板后,警官想了想,侧脸提醒女警道:“小昭,你才刚到我们警局,万事不要急,总有立功的一天的。”

    女警员呐呐地咬着嘴唇不说话,知道刚才问的事惹恼了顶头上司。警官看她沉默不语,也不再多话,反正他已经警告过了,至于今后,就看女警员怎么做了。

    “头,你是不是看出了什么?”第一次接案子,热血澎湃的男警员耐不住性子问道。

    “回警局再说。”

    作者有话要说:来自热带的鱼扔了一个地雷

    蜜香普洱茶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你们的霸王票,么么哒!!!

    警察、许医师等人离开之后,卫霄闭起眼睛仰躺在病床上,再次开动起自己的小脑袋。

    虽然当初在山洞中,卫霄见过许多离奇的事,但眼下他却能肯定文芳、赵姨三人的死,不是自己克的。若是他的命格真如传言中那么凶残,为什么与他亲近的许医师和慧莲反倒没事?不过,这样的事情辩解了也没用,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迷信的人会找各种借口反驳,比如说许医师她们命硬啊,或是死去的人八字轻呐,等等的诡辩。

    如今看来,警察也早对赵姨等人的死因起了疑心,也就是说,这几宗事件十有□□是人为的。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找到什么重要的线索,是不是已经有了初步的头绪,和需要进一步摸索的方向。

    卫霄晃了晃圆圆的脑袋,思绪慢慢转向另一边。昨夜,他的眼睛确实看到了欧护士死后的模样,然而,即便有这份预见在前,卫霄对于欧护士的死,仍然感到诧异。不是吃惊于她的惨死,而是疑惑于对方死亡的时间和地点。

    卫霄清楚地记得,昨晚欧护士来给他做检查的时侯,抱怨雷声从八点半一直轰鸣了三个多小时。也就是说,当时已经十一点半左右了。其后,刚要开始替他做检查,欧护士就因为他的眼神吓得跑出了门,这是卫霄最后一次看到她……

    从欧护士逃离特诊病房,到隔日侵早,听到门外传来尖叫声,之中至多有六个小时,欧护士便是在这段时间里遇害的。卫霄能得到的线索太少了,没有人会在一个幼儿面前,细说这些血腥恐怖的事。他而今,只能设身处地的,按欧护士昨天那种精神状况来模拟推测,对方在那六小时之中所生的事。

    昨晚,欧护士前脚出门,小护士立刻跟了上去。房门微微掩住,却没有合拢,卫霄清楚地听到外头走廊内两人的交谈,和她们说到惧怕处,慌张奔逃时所出的散乱步履声。

    卫霄以为,欧护士是那种非常胆小的人,而且对命理之说深信不疑。.午夜停电的一刹间,欧护士失声惊呼,之后更是失控地拍打他的手掌。被许医师喝斥的那一霎,欧护士回望他的表情可以说惨无人色。怎奈,她躲出门去,结果竟听到了小护士那番要命的话。卫霄可以想像,欧护士披头散逃下楼的模样。

    俞江医院里,是有员工宿舍的。在没有传出谣言之前,许医生抱着卫霄到各个科室都溜达过。宿舍是好听的说法,其实就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位于每个科室的隔间内,里面摆着两张单人床,还装有方便洗脸刷牙的水龙头。晚上惯例查房后,职工就可以睡觉了,只是要求隔间的房门不能关。这么一来,只要外面病人一敲门,里面的人就能听到声音,休息和值班两不耽误。毕竟,三更后的病人不多,让人一直坐到天亮也有些不近人情,好多医生年纪都不小了,没有通宵的精力。

    但卫霄认为,欧护士既便不年轻了,可她怕成那个样子,必然宁可一夜不睡,也不敢稍有疏忽。说不定,每时每刻都要人陪着才安心。甚至,连上厕所都要叫上小护士一起去。在这般的境况下,凶手要怎么下手?而欧护士又为什么独自走出急诊室,再次回到三楼,死在女厕所里呢?

    当然,卫霄也不排除凶手在别处杀人后,把欧护士的尸体拖到三楼的可能。可是这样的话,缠在欧护士头颈里的绳子的勒痕和衣服上的磨擦,都会暴露出三楼女厕所不是第一现场这个事实。

    下午来的女警察,极为肯定地透露出这三起事故是人为的凶杀案。是否因为凶犯露出了什么破绽?好比,如刚才自己想到的那样,杀人犯把尸体移动过,所以让警察现了蛛丝马迹,从中窥见了端倪。卫霄还欲想得更深入一些,但他知晓的案情有限,仅能想到几个关键性的问题。

    欧护士的死亡时间是几点?第一现场在哪里?她遇害之时,身边的小护士去了哪儿?文芳、赵姨似乎都是死在自己家里,欧护士为什么例外?要是因为移尸而生出破绽,犯过两次案的凶手会不小心闹出这样的纰漏吗?

    那么,让凶手宁可犯错,也要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有什么非把尸体弄到三楼的女厕所里呐?

    对了!

    卫霄的脑中突然灵光一现,三楼什么都没有,却有一个被卷入这宗连环凶杀案中的厄运娃娃!欧护士这么一死,医院中的医生、护士对他已经不是惧怕,而是厌恶了。.可是……卫霄随即想到了什么,那颗吊起的心慢慢回落,轻轻地摇了摇脑袋。

    欧护士就算不是死在三楼,只要死亡的方式相同,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医院,这笔帐仍然会算在他头上。实则,所有的人都很清楚,他这么小的孩子不可能杀人,但总觉得是因为他来了,才会生这样的凶案。所以,刚才这个理由显然够不上让凶犯冒险的份量,除了嫁祸和转移视线,一定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

    卫霄扭了扭小胖腰,翻过身子趴在床中央,下巴搁在枕头上回忆稍息,接着沉思。按理说,上吊确实有可能吐出舌头,但不可能像他看到的遗容那样,拖得那么长。而且,欧护士耷拉着的舌尖上还在滴血……

    “小少爷,该吃晚饭啦。”慧莲探身搂过撅着小屁股趴于床上的卫霄,笑眯眯地点了点他的鼻子道:“我们一起下去吃,把小少爷一个人丢在房间里,我可不放心。”

    慧莲给卫霄换了身衣裤,抱起他出了病房,临走时锁上了房门。卫霄在慧莲的怀里左右扭动着小脑袋,走廊里十分的安静,眼下已经是晚上六点了,炙阳的余光渐渐散尽,而走廊里的灯火却还没有亮起,只留下一道昏暗幽深的过道。

    因为凶案的关系,住在三楼的病人不是换病房,就是提前出院。走廊地面上,只有三三两两的门缝中透出橘黄色的灯光。慧莲抱着卫霄往楼梯处走,半路上刚巧碰到有人开门走出来,来人方欲打个招呼,忽然看到慧莲怀中的卫霄,红润的脸颊倏地一下转为苍白,踮脚一窜掠过慧莲身旁,往厕所疾奔。刚跑到厕所前,那人又猝然止步,犹豫了几秒后,就加快步伐往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2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