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握着的衣角
    当身侧之人的呼吸逐渐轻缓,卫霄悄悄睁开眼睛,借着舒郁的白光打量睡熟了的慧莲。卫霄觉得对方很奇怪,一是对自己太好,二是今天两次的失态。一次是撇下小田离开,另一次,是厕所里用水泼人。不过……应该和凶案没有关系,他可以在日后慢慢观察。卫霄晃着自己那根纤细的头颈,摆动着脑袋转开脸去,开始每晚必修的诵经课,不知不觉地沉入梦乡。

    啪哒,啪哒。

    卫霄似乎在做梦,梦中很黑暗,有一双脚正不停地往楼梯上走。

    啪哒,啪哒。

    四周寂静,卫霄听着清晰的脚步声,感到心里毛。

    啪哒,啪哒。

    楼梯总于走到了尽头,之后是一条昏黑的长廊,视野慢慢地转变,脚依然不紧不慢地动着,而声音却越来越轻。梦中的卫霄,觉得周围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啪哒,啪哒。

    脚,终于在一扇门前停住了,卫霄刚想因为诡异的脚步声的消失而松一口气。不想,须臾间又响起喀嚓喀嚓的轻响,在一片静默中格外的可怕。

    是什么声音?卫霄心中不知怎么得,涌现一股焦燥。视线掠过房门的时侯,卫霄忽然想到一个可能,这个站在门口的人,正在转动门把,想要进门……

    哆哆哆,哆哆哆。

    就在卫霄在梦中受惊的一刹间,耳边窜入现实中的敲门声,一下子把卫霄骇得醒了过来。卫霄猛然睁开眼睛,支起小身子,往房门处看去,门依然关得好好的,只有那幽幽地敲门声透过门板传入房内。

    哆哆哆,哆哆哆。

    “来了。”

    被敲门声吵醒的慧莲,撑起身子就要下床。卫霄一把拉住慧莲的衣摆,慧莲感觉右肩处一沉,回头俯视床上的卫霄。这一望之间,卫霄几乎吓得甩掉手中握着的衣角。

    慧莲的脸上血肉模糊,头散成一片,眼睛鼻子嘴巴都被挖掉了,只留下深深的洞穴,正往下地滴着血。她的嘴巴张得很大,牙齿全被敲落,露出血淋淋的牙床,断舌上放着两颗鱼目一样的眼珠……

    卫霄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缓过劲儿,仍是紧拉着慧莲的衣服不放手。

    先前,慧莲半夜醒来,意识还模糊,以为是医生来查房,下意识地就要去开门。被卫霄这么一抓,才清醒过来。对方若真是来查房的医生,见她这么久不开门,早就开口喊了。慧莲的心中一个激灵,往床头一扑捞过电铃就按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的关照,^_^!

    来自热带的鱼扔了一个地雷

    蜜香普洱茶扔了一个地雷

    雯扔了一个手榴弹

    gg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以上各位朋友的地雷和手榴弹,么么哒!

    电铃是按下了,但医生、护士不可能来得这么快。慧莲此刻是如坐针毡。她的头皮猛地炸了起来,牙齿咯咯作响,不停地打颤。

    哆哆哆,哆哆哆。

    敲门声没有停滞,极可能不知道门内的人已经按了电铃,招来了医生。而那一声声轻微的敲门声,每一下都仿佛扣在慧莲的心肝上,震得她骨子里麻,浑身泛起鸡皮疙瘩。

    慧莲深吸了两口气,瘫坐在床边,把卫霄揉得紧紧地,心道如果不是怀里的小少爷拉住自己,她必定会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开门,那迎接她的会是什么呢?一瞬间,欧护士三人的遭遇浮上慧莲的心头,骇得她几乎尖叫起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也许仅仅是一两分钟,那诡异的敲门声忽然间消失了。稍稍定下神的慧莲倒希望这敲门声一直响下去,至少在护士、医生赶到之前依然存在,让来者把人堵在门前抓个正着。怎奈,事与愿违,极可能因为她许久不去开门,对方感到蹊跷,眼下已躲开了。慧莲一想到有人潜伏在医院里,随时随地的偷窥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便感到如芒在背,一股凉意从脑门灌入,冷到了心底。

    砰砰砰,哆哆哆。

    “出了什么事,开门啊!”

    “三二七室的,是不是你们按的电铃啊?怎么不说话?”

    “慧莲,开门呐,我是许医生啊!孩子没事吧?”

    “我是小田,今天晚上我们还在花园里见过面,还记得吗?你没事吧?”

    慧莲听到门外七嘴八舌的呼喊,心里不觉得烦,反倒很是安心。她松开搂抱着孩子的双臂,把卫霄放在床上,起身反手拍了拍脸颊,走到门边先开了电灯,才用颤抖地抓着门把拉开房门。

    “你……”

    “怎么那么慢……”

    众人一路上赶得急,到了病房前,门却迟迟不开,心里纳闷的同时也焦燥得很。此时,门刚开了道缝隙就想问,却见其内的慧莲面色惨白,抖着身子如大病初愈一般,纷纷住了话头。

    慧莲环顾了众人片刻,也不说话,脚跟一扭,身一侧示意众人入内,又探身向走廊两侧望了两眼,方合上房门。

    来者有五人,四女一男。其中两个是慧莲认识的许医生和小田,另外三人慧莲虽不熟悉,但这两天上下楼之时也见过几面,那男的是哪个科室的,慧莲不是很清楚,却知道两个女人都是急诊室里的护士。

    小田等人正相互对视地当儿,许医师已疾步抱起了床上的卫霄,见他仰着小脑袋懵懵懂懂的傻样子,方放下心来。并搂着卫霄转过身,看向沉默不语的慧莲道:“你别怕,我们现在都在这里陪你,先说说怎么回事吧?”

    小田亦上前压着慧莲坐下,并倒了杯开水让慧莲捧在手中,消消心头的寒气。

    慧莲喝了口热水,方才停止颤抖,抬头扫了众人一眼,最终把视线定在墙角的时钟上。二十三点一刻,慧莲垂下眼帘暗暗计较,不知思索着什么,但最终还是在旁人耐不住前开了口。然而,她没有解释按铃的缘由,反而疑问道:“许医生,今天还是你来查房吗?”

    “是啊。”许医师不知就里,轻轻点头答道。

    慧莲拧起眉峰,挑眼直视着许医生,质问道:“你们平时不是晚上十一点钟就来查房了吗?今天怎么没来?”

    “楼下有个病人挂点滴的时侯出了点事,我们都在忙,要不是我恰好去急诊室里拿东西,都还不知道你按铃呢。”小田插口代替许医生解说道。

    “楼下的人现在怎么样了?你们都上来了……”

    “你放心,还有几个医生在下面呢,应该会没事的。”小田因为后花园里慧莲莫名其妙的转变,对她的印象并不好。然,眼下听了她话,立刻去了不喜心生好感起来。暗道,看慧莲的样子,一定生了什么大事。但就是在这般的情况之下,对方还能分神关心一个不认识的人,肯定心肠是极好的。傍晚的事,必定有什么误会。

    一旁的男医生瞅了瞅慧莲,又望了眼时钟,冲身侧的女护士道:“要不,你们两个先下去吧?我怕万一又出什么事,只留他们几个人手不够。”

    闻言,护士便欲出门,被慧莲跳起身一把拦住。“等等。”

    “怎么了?”男医生锁着八字眉,对慧莲磨磨蹭蹭的不说话,又出言阻拦护士的去路很是不满。

    “我怕只有她们两个下去,不安全。”

    “什么意思?”

    男医生眯眼睨视着慧莲,停住脚步的护士们亦悬起了心。

    慧莲吐了口气道:“我在睡觉,已经睡着了,突然听到有人敲门,以为是你们来查房了,就爬起来去开门。没想到,衣服被小少爷拉住了。我想把小少爷的手拿开再过去的,可是低头一想,不对啊!你们要是敲了几下门,又没人来开的话,肯定会喊的。但刚才站在门口的人没有出声,那扇门却一直哆哆哆,哆哆哆的响……”

    小田五人听得毛,好半天,男医生才按下内心的惧怕,问道:“会不会是你做梦啊?医院里出了这样的事,你会做这样的梦也……”男医生说着说着目光移向许医师怀里的卫霄。

    慧莲狠狠瞪了男人一眼,厉声喝止道:“我只说一遍,这件事是真的。我听得清清楚楚,哆哆哆,哆哆哆的。在你们来之前的几分钟里还在响。”

    小护士被慧莲的话,吓退了好几步。当即缩在小田的背后,别说听男医生的吩咐下楼了。而今就是赶,她们也要死赖在病房里。

    “怎么办?”小田望着许医师,在场的人中,许医生的资历最老,她想请对方拿个主意。

    许医生拉着卫霄的小手,想了想道:“报警吧。”

    “报警?不行,不行!”男医生边摇头,边摆手道:“报警的话,明天院长问起来,我们怎么说?”

    小田怒视男医生道:“要是有人出事,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我……”

    “你放心,到时候院长问起来,我会说报警是我的主意,和你没关系。你只是阻止不了而已!”小田斜视着犹豫不决的男医生,冷嘲道。

    男医生自然是听出了对方话中的讥嘲,但他不愿得罪医院里口碑极好的许医师,只能哼了一声后当作没听到小田的讽刺。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28.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