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手里的绳子
    许医师不是傻瓜,警察就在楼下,自己更是她亲手抱出来的,要是他出了事,许医生如何都脱不了干系。何况,许医师要是对他有恶意,根本不必要等到今天,早就可以下手了。最重要的一点是,在小田离开之前,许医师的脸还没有变,而他们两人落单之后,却突然起了变化……

    想到此处,卫霄暂时按下对许医师的怀疑,往另一条思路上想。

    先,是警察问慧莲的话,让他想起了傍晚底楼女厕所里的一幕。那个蹲在厕所小隔间里的女人,给他的印象非常的深刻。一是骂人骂得很难听,二是对方被慧莲报复了,却没有站起来厮打,实在不像她的脾性。

    第一眼瞧见缩在蹲位上的女人,卫霄脑海里确实浮起过一缕疑思,但还没想明白前,就被慧莲的一桶水给泼没了。而今因为性命交关,不得已的卫霄只能重拾那一刻的记忆,并细细思索。

    现在想来,那女人的行为很奇怪。当时,他不过看了两眼,对方就口出恶言。一般再害羞的女人,看到旁观者是他这样的小孩子,顶多也就是狠狠瞪上一眼,把人吓跑。那对方为什么反映这么大呢?卫霄给了自己一个答案——心虚!

    这是结合女人前后不一的表现得出的。照理说,她一开口就伤人,脾气肯定很急躁,怎么可能忍得下慧莲把水泼在身上的气?但对方还真就这么蹲在隔间里不起身了,更别提和慧莲对峙、撒泼了。卫霄以为,便是拉肚子的人,在那样的情况下,也会立刻跳脚吧?而且,卫霄看到的女人是背对着他的,骂过他之后,对自己暴露在外的屁股一点也不在意,反倒低下头,双肩往墙角里侧斜,明显是怕人看见自己的脸。

    难道……自己见过她?

    可是,卫霄摇了摇脑袋,他想不起来。这种时候特别窝火,明明心底有一丝浮动,往深里想,却一无所得。更让卫霄想不通的是,警察来得那么频繁,旁观的凶犯必定是看在眼里了。凶手一直以来表现的那么冷静和小心,为什么突然要在警察的眼皮底下下手呐?可惜,这个问题,卫霄依然无法解答。

    如此紧张的时刻,自己居然掉链子,卫霄有些自暴自弃地撇了撇小嘴,要不是许医师正看着他,卫霄真想拍拍自己的笨脑袋,看能不能把线索给敲出来。正懊恼间,卫霄不经意中抬头,透过左边玻璃窗的镜面,看到身后橘黄色的走廊下,有一条模糊的人影在移动。待定睛细看时,却又什么都没有,仿佛方才的惊惶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按大楼坐南朝北的布局,卫霄如今由许医师抱着站在四楼通道最左侧的尽头处,每一层楼长廊的左右两头都开着一扇大窗户。此时,卫霄是面对窗口的,他的右边是上下的阶梯,左手处是一堵石墙,沿着墙壁往后看,可以找到四六零室的房门。

    走廊的两侧没有开灯,只在通道中央的厕所门前,亮着一盏白炽灯。也就是说,卫霄不能把眼前的玻璃当镜子用,但因为长廊内的那一点灯光,可以从窗户上看到内侧倒映的景象。那道一闪而过的人影,使卫霄的心愈的忐忑了。

    “好了,我们去嘘嘘。”许医师收回了脸上的惆怅,转过身抱着卫霄往走廊内的洗手间走去。

    命都要没了,还上什么厕所啊?宁愿尿裤子!

    卫霄抓着许医师的衣摆扯了扯,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后,咕哝道:“莲,慧慧。”

    “你想去找慧莲?”许医师试探地问道。

    “嗯。”卫霄为表示自己意愿的坚决,重重地点了点脑门。

    许医师笑眯眯地刮刮卫霄的小鼻尖,摇头道:“好,我们马上回去找慧慧,啊。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要先去嘘嘘,可不能尿在裤子上啊!”

    “啊……”卫霄见许医生一意孤行地往前走,就想祭出小孩子的宝典——尖叫,把四楼病房里的人都吵醒,来消减遇险的可能性。谁知,刚启了个头,就被许医师一把捂住嘴,严肃地训斥道:“不可以叫,大家都在睡觉了。要乖乖听话,啊?”

    卫霄一时间口不能言,但仍是踢腿扫臂的扭动着小身子,试图让许医师打消去厕所的念头,把不听话的自己送回慧莲身边。

    许医师确实被卫霄闹得没法子,只能退了一步。但她没有带卫霄回三楼,而是登上去五楼的阶梯,边走边安慰闹脾气的卫霄。“好,好,我们不去这里的厕所啊,别吵!我们嘘嘘完很快就回去啦。五楼没有病房,你想怎么叫都行。”

    被抱着在黑暗中登高的卫霄心里扑通扑通地跳,怕得寒毛都竖了起来,却又气得无可奈何。

    五楼上都是办公室,医院关门后便没人再走动,所以楼梯上乌黑一片,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也许怕摔倒,许医生走得很慢,约摸七八分钟,才跨上了五楼的走廊。卫霄借着‘舒郁’的光芒,回头仰视着许医师,那幅死相仍然固执的占据着她的脸庞,没有一丝改变。

    许医生放开了捂住卫霄小嘴的手掌,托着他往长廊内走去。通道里侧非常幽暗,尽头窗户外射入的光芒,根本照不了多远,中间的路途如泼了墨一般乌压压地,看着心里便沉得慌,而此刻身临其境的卫霄,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个小团子,藏入许医师大白褂的衣兜里才好。

    许医师慢慢地走着,四周很静,静得连脚步声都听不到。卫霄原本想等许医师放开手,便大声叫喊,把楼下的人引上来的。可眼下的氛围,却让他不敢出一点声音。甚至,连提醒许医生开灯都做不到。

    吱呀——!

    女厕所的门被许医生推开,那酷似鬼片的开门声,吓得卫霄出了一身冷汗。刚一入内,卫霄回忆着底楼女厕所内的设计,倏然探身往门边伸臂一拉,叭嗒一下打开了厕所内的白炽灯。

    “宝宝真聪明啊!”许医生定定地扫视了卫霄两眼,夸赞道。

    他是被逼的!

    卫霄实在受不了那份黑暗的侵袭,又不敢开口要求什么,只得自力救济。

    许医生抱着卫霄步入厕所,直接走到倒数第二个隔间才停下,跨步而上。许医生扒下卫霄的裤子,双臂托着他的腿,把他的小屁股对准下方的凹槽,并从嘴里出轻微的嘘嘘声。

    哗啦,哗啦。

    从上而下的水流,划出一道弯弧,投入其下的厕道中,蹿出淅沥沥的水花声,在僻静的厕所里,显得格外清晰。不过须臾,水声渐小,忽然卫霄感觉有什么东西掉到了自己的头顶,吓了一跳的他正欲挥手扫开,不料还没动手,架着自己小屁股的手猛然一顿,当卫霄以为许医生要给自己拉上裤子时,却听背后响起痛苦的呻吟。

    卫霄乍然回,只见最后那间蹲位中不知何时冒出了一条黑影,双手抓着绳子套入许医生的头颈里,正朝死里勒。

    是她!是那个撞了赵姨后逃跑的女人!

    卫霄虽然看到了凶手的真面目,但眼下的情形根本容不得他多想。卫霄眼见就算到了这个地步,许医生仍是紧紧搂着自己,害怕他摔入凹槽,甚至没有回手自救。卫霄心里又急又涩,小手一探一拽,把裤子拉上。挣扎着转身,抓着许医生的大白褂往上爬,在踩到许医生的腰间时,脚一滑,踩入褂子的大口袋里,一个冷冰冰的圆管搁在脚底下。

    是小电筒!

    卫霄抽出右脚,灵活地弯腰探臂一把抓出电筒,使出吃奶的劲儿爬上许医生的肩头,双脚踩在她的肩上,一手抓住凶手的胳膊,高举着电筒就往对方头上敲。卫霄也不敲对方的脑袋,只打女人的眼睛,鼻子,太阳穴,几秒钟内啪啪啪的一连敲了二十多下,直打得女人泪涕横流。

    女人无法躲避,连伸手推开卫霄都做不到。因为她正勒着许医生的脖子,要是一放手,让许医师死灰复燃,那自己便危险了。

    啪啪啪,啪啪啪!

    女人以为卫霄打了几下就会没力气,谁知,他一连敲了半分钟期间都不停一下,而且,力道越来越重。女人龇牙咧嘴地瞪视着卫霄,那恶毒的目光简直恨不得把他从窗口甩下去。然而,卫霄根本不怕,他等的就是女人抬起头的这一瞬,啪刺——!卫霄鼓起全身的劲儿,握住小电筒的头部,往女人的眼睛里狠狠一戳。

    “啊——!”

    女人疼得一下子松开了手里的绳子,左臂猛地一挥,把卫霄死命地甩出去。卫霄砰的一声跌倒在女厕所的地板上,摔得头昏眼花起不了身。

    女人摸了摸如剜心般疼痛的右眼,凑到左眼下一看,掌心间一片腥红。恼羞成怒的独眼女人猝然看向趴在地上的卫霄,竟不管死里逃生,正低头咳嗽的许医师,反而光着屁股跨出小隔间,拉开厕所后墙上的大窗户,三步并两步走向卫霄,一把拽起他的胳膊,啪的甩了两个响亮的巴掌,打得卫霄的脸颊一下子红肿起来。之后,女人返身往窗户边走,手一扬就要把卫霄往窗外扔。

    “住手!咳咳咳……”

    千钧一之际,许医师冲出厕所隔间,忽地扑向女人,抱住她的腰,一口咬上女人抓着卫霄的胳膊。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30.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