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营养液
    “不是我在别人背后说坏话,这个女人真不是个东西。不过,我也是听人说的。当时,她儿子的病好像是绝症,治不好了。她心里不舒服,照顾儿子的时侯,总是和一个病房里的人吵架,还骂医院、骂医生、骂护士。那个文芳,当初就是在那个病房里照顾病人的。”

    老王说着摇叹道:“文芳不是个好脾气的,和这个女人吵过几次后,有一天在走廊里和欧护士笑话这个女人,说她再吵再闹,儿子也没几天好活了。刚巧,被这个得了绝症的病人听见,病人还小,一时想不开,跑到五楼上从男厕所跳下来,当场就死了。这个女人就恨上了我们医院,特别是我们医院的许医生。”

    “为什么?”田警官疑惑道:“这件事和许医生有什么关系啊?”

    老王啐了一口道:“所以,我才说这个女人不是东西啊!她怪许医生就是因为许医生给她儿子查出了绝症,你说这女人有病吗?医院是她自己要来的,她儿子有病也不是我们害得,却硬要把她儿子得绝症的事推在许医生头上,说要不是许医生查出来,她儿子不会得这个病。”

    “那后来怎么样了?”慧莲虽然对许医生产生了心结,但听到女人的无理取闹仍感忿恨,不由得插嘴问道。

    老王咬牙切齿地捶着桌面道:“后来她天天来吵,天天来闹,院长就让许医生先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再来上班,据说医院还赔了不少钱给他们。那个女的倒还是想再吵下去,不过她的男人收了钱,她没了理,只好不来了。”

    田警官心下疑窦丛生,望着老王疑问道:“文芳、欧护士她们这么做,你们医院没有处罚吗?”

    老王不忿地摆手道:“那时根本不知道是她们两个坏的事,这个女人也只找许医生的麻烦。过了半年,这件事才传出来,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院长只能象征性的警告了她们几句。没想到,现在会弄成这样!唉——!许医生真是……”

    “那赵姨呢?她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田警官疑惑道。

    老王亦不解地摊手道:“赵姨这个护工是三年前才来医院的,应该不认识那个女人。”

    “难道……”田警官俯视着床上的卫霄,心想,难不成就是因为撞了一下,吵过几句,对方就把赵姨杀了?有这么穷凶极恶的人吗?但老王的话中,这个女人根本是个是非不分的人,而且她在杀赵姨之前,已经背负一条人命在身了。所以,也不能完全否定这样的可能性。

    哆哆哆。

    未等慧莲上前,门一下子被守在外头的警员推开了。对方站在门外,上半身探入门缝,冲着田警官报告道:“田队!局里的小昭打来电话,说有重大现,请你马上回去。”

    “正好,我也得到了很多有用的情报。”说罢,田警官请老王和守门的大爷一起去警局做一下笔录,并让警员再找几个老资历的医生护士,问问六年前的自杀案。

    “拜拜!”田警官朝卫霄摇手告别,卫霄亦抬起胳膊挥摆,只是那小胖身子里噗通噗通跳着的心底,藏着许多疑问,不知还能不能得到答案。

    作者有话要说:我本来是想写完的,可是来不及了。》《~~抱歉!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回贴,谢谢大家的地雷,么么哒!

    墨墨扔了一个地雷

    蜜香普洱茶扔了一个地雷

    水色清舞扔了一个地雷

    长离扔了一个地雷

    雯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以上几位的地雷,鞠躬!

    鸣谢一下各位的营养液,么么哒,谢谢你们!

    读者“青梅煮绿茶”,灌溉营养液

    读者“青梅煮绿茶”,灌溉营养液

    读者“穆修缘”,灌溉营养液

    读者“长离”,灌溉营养液

    读者“长离”,灌溉营养液

    读者“夜楼”,灌溉营养液

    哆哆哆。

    “怎么又是你啊?”听到敲门声,慧莲打开房门,田警官正笑眯眯地站在门口,身后跟着个消瘦的,夹着黑色工作包的中年人。当田警官入内之时,陌生男子也跟着走进了房间,慧莲关上门后,偷偷打量着对方。

    “宝宝好啊!”田警官面向床上呆坐着的卫霄,把手里的布袋往桌上一放,从中取出个毛绒玩具,快步走到床边塞到卫霄怀里,让他抱着布偶玩耍,边笑问道:“宝宝还记得我吗?”

    卫霄看了眼怀里的毛绒老虎,装作感兴趣地抓着老虎的尾巴扒拉了两下,方才抬着下巴,昂起小脑袋瞅向田警官,奶声奶气道:“叔叔,记得。”

    “宝宝真是聪明啊!还记得叔叔呀?”此时,卫霄脸上青紫色的伤痕已经淡去了,露出了白净的脸蛋。因为刚受了苦,卫霄原本胖乎乎的小身子瘦了一圈,虽是叫人心疼,但看着反倒更为精致可爱了,田警官忍不住摸了摸卫霄的脑袋,与他同来的男子看得眼热,似乎也想伸手逗逗孩子,让一旁的慧莲不着痕迹地挡开了。

    田警官干笑了两声移开道:“田警官是大忙人,无事不登三宝殿。是不是又有什么事要问了?”

    “哈哈。”田警官抬手抓了抓后脑勺的黑,偏身把背后的中年男子推了出来,笑着解释道:“我是来看孩子的,顺便把周律师带来。”

    “周律师?”慧莲疑惑地凝视着对面的中年人,心里猜测着对方的来意。

    在慧莲怀疑的目光下,周律师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周国正,在桃丰市舒心律师事务所上班。今天来,是受当事人的委托,把东西交给这个孩子的。”

    “有东西要给小少爷?”慧莲狐疑道:“什么东西?你的当事人又是谁?”

    “这……”周国正为难地看着慧莲,随即把视线移向身畔的田警官,仿佛希望他帮忙说项,或是遮掩什么似的。

    慧莲愈觉得其中有问题,当即沉下脸道:“有什么不能说的?如果你们不说清楚,不管什么东西,我们小少爷都不会要的。”

    周国正见田警官扭头躲开了自己的目光,只能硬着头皮,换上平日对待客户的严肃表情,责问道:“你说不要就不要啊?你能代表你们小少爷吗?我已经给孩子的父亲打过电话了,他也同意接受了……”

    “那你还来干什么啊?”慧莲可不信邻县的律师如此有闲心,在得了闻君耀的话后,还特意来见这么小的当事人。

    “你……”

    周国正被慧莲刺得哑口无言,田警官怕把事情弄僵了,只得拍了拍周国正的肩,并冲着慧莲赔笑道:“我们确实给闻家少爷打过电话了,他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表示让孩子自己选。所以……”

    周国正对于闻家也有耳闻,知道对方未必看得上当事人的那点钱,但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把选择权交给一个小孩,一个才叫名三岁的幼儿,这简直是闻所未闻,匪夷所思!他即为自己的当事人不值,又觉得闻家人对孩子太不上心,反而对此刻挡在孩子身前,浪费自己时间的慧莲不那么生气了。

    “既然要小少爷选,那总该让小少爷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吧?”

    事情又回到了原点,田警官与周律师见慧莲摆出一副绝不妥协的样子,只得咬牙说出实情。“许医生留了点东西,指名要给孩子。”

    “许医生?”慧莲颦眉道:“她留下了什么?有些什么东西?”

    周国正把工作包搁于腹间,拉开拉链,探手掏出一份资料递给慧莲,一边解说到:“许医生名下有两幢房子,一间是市里的,就在这所医院外两条街的三江小区里,是七年前买的。房子有点老了,不过地段好,现在卖的话,起码可以卖五万。”

    慧莲翻着资料,仔细听着周律师的话,一边为高昂的房价咂舌。慧莲心道,自己在闻家帮佣,每个月的工资也算高了,但也只有一百出头,要买这样的房子,最少不吃不喝攒上四十年的钱。当然,以后工资可能会涨,但房价必然也会水涨船高。

    “还有一间老房子在乡下,值不了多少钱,但肯定还有增值的空间。”周国正知道慧莲是照顾孩子的保姆,但是这类人对孩子的影响是很大的,特别是孩子还那么小,肯定她说什么就听什么。因此,为了完成许医生最后的心愿,周国正边说边观察着慧莲的表情,生怕对方不接受这份遗嘱。“另外,许医生在银行里有一笔存款,一共是二万三千元。还有房子里的东西,比如家具、邮票、饰之类的,这些都是许医生交代要留给孩子的东西。”

    “为什么?”周律师刚说完,慧莲便合上资料,直视着对方道:“许医生为什么要把东西都送给我们小少爷?她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们小少爷的事?否则,我想不出她这么大方的原因。”话说到一半的时侯,慧莲转睨视田警官,眼神中满是质问。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34.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