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预谋
    田警官知道慧莲很机灵,而她也确实没有被这笔遗产迷惑,一下子就点出了蹊跷之处。只是……田警官与周国正面面相觑了片刻,皆不知该怎么回答。

    对方的踌躇,慧莲看在眼底,冷笑道:“我们小少爷是闻家的小少爷,家里什么都不缺。这些东西确实不算小数目,但还没有让我们小少爷冒险去接受的地步。”

    “哎呀,哪里要冒险啊?”周国正苦着脸道。

    “那你们倒是告诉我为什么啊!你们一个是警察,一个是律师,做事应该行得正坐得直。现在说一句藏一句的,叫人怎么想?”慧莲挑目撇向田警官道:“前几天半夜的事,我还没有问田警官呢!我和小少爷作为当事人,难道没有知情的权利吗?我们小少爷让人白打一顿不说,最后连自己为什么被打都不能知道啊?”

    “这……”田警官无言以对,目光掠过卫霄那黑黝黝的大眼,踌躇半晌后,晃了晃脑袋道:“这几起凶案是梅小花犯下的,就是你在厕所看见的那个女人。但医院里的谣言却是许医生散布出去的。那些闲话她没有对同事讲过,只是在看病,或是吃饭、休息的时侯和病人说上两句,之后就……”

    “传得医院里到处都是了,是不是?”慧莲接下田警官的话头,不忿道:“她为什么这么做?她要是不喜欢我们小少爷的话,干什么总是来抱我们小少爷,还总是带吃的给我们的小少爷啊?现在死了还要留东西给我们的小少爷,一边说喜欢,一边说坏话,她这么惺惺作态干什么?”

    “她不是惺惺作态!她……她心里苦啊!都是我不好,我……唉!”

    田警官拍拍周国正弯下的背脊,接下对方的话头道:“事情其实是这样的。前天你也听到了老王他们的话,那个梅小花的儿子,因为听了文芳和欧护士的话,跳楼自杀了。梅小花当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而且她本人也不是讲道理的人,就去找当时她儿子的主治医师许医生的麻烦。”

    周国正忽然插口道:“园春她被那个女人推在地上打,院长只好让她回家避一段时间。谁知,那天刚到家,园春裤子底下就见红了,原来这一推把她肚子里的孩子给推掉了。那时候,园春已经三十岁了,我们天天盼孩子,家里又催得紧。这一胎,是园春好不容易怀上的。结果,这个孩子来我们不知道,直到走了,我们才觉……”

    慧莲心道,老王是说过有医生被病人家属推倒,没想到这人便是许医生。而且,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

    周国正边说边擦着湿润的眼眶,叹息道:“我送园春去了妇科最好的春回医院,但别说孩子没保住,医生说,园春之后都不可能再有做母亲的机会了。”

    慧莲听得唏嘘不已,卫霄亦不自觉地扣紧食指,把手中的小老虎都捏得变形了。

    “这还不是最糟的事。”周国正仰头闭起眼睛道:“等我妈得知园春流产,还不能生了之后,立刻逼着我和园春离婚。我不答应,她就翻天覆地地闹。最后,还是园春先提出离婚,我觉得对不起她,就把房子留给了她。”

    “房子有什么用?”慧莲恨许医生算计自己的小少爷,但更厌恶,更看不起眼前的男人。

    周国正凄惨地笑道:“是啊,是没用。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以为园春离了我,也能好好的……”

    “呸!”慧莲啐了周国正一口,冷嘲道:“她孩子都不能生了,你居然还以为她能好好的过下去?你是傻子,还是自欺欺人呐?自己的老婆在这么惨的时侯你不陪着她,还让人欺负她,急着和她离婚,你还是不是人啊?你……”

    “好了,好了。”田警官拉住想冲上前动手的慧莲,安抚了好一会儿,方继续解释道:“其实,自从没了孩子,不能生育后,许医生就想要报复。许医生流产的事,医院里没人知道,因为那段时间,她正巧按院长的吩咐躲在家里,避开梅小花的纠缠。许医生一直关注着梅小花的近况,得知梅小花过得很不好,她的丈夫每次喝醉酒就会打她,骂她克死了亲生儿子。并且,没过几年,就把医院的赔款用光了。甚至,为了再生个儿子和梅小花离了婚。”

    恶人自有恶人磨!慧莲对梅小花的遭遇一点都不同情。不过,她倒是明白了,为什么梅小花半夜要来杀自己了。因为她那天傍晚在女厕所里骂得话,正好戳到了对方的痛处。她骂梅小花没有口德会克死子女,没想到,竟是一语中的!

    “六年过去,梅小花过得很苦。今年,她丈夫终于把房子卖了,卷款和酒馆里的女人离开了乌俞市。她没有地方住,也没有工作,有时候甚至要睡桥底下,或是公园里。”

    田警官舔了舔干涩的唇瓣,接下慧莲递上的茶,喝了一口道:“许医生化了妆,开始慢慢接近梅小花。而梅小花,早已不记得许医生的长相了。这么一来,更方便许医生不经意间,透露当年自杀案件的真相。走投无路的梅小花,当然把自己的不幸都推在这件事上,而且,她本身就喜欢胡搅蛮缠,爱钻牛角尖。”

    卫霄甩着小老虎,心中暗道,怪不得那天许医生带他去做心电图,回去的路上,他在内科门外撞到梅小花,大概是因为她虽然想不起许医生的样子了,却牢牢的记住了这个仇人,想去内科偷偷看许医生一眼,到时候方便下手。之后,赵姨和她争吵,闹得医生们都走出科室来看热闹,她当时的反映是立刻就跑。看来,梅小花是怕医院里的医生认出她的身份。

    后来,许医生抱着他上楼,他感到身后有不怀好意的目光,应该就是梅小花在打量许医生。但梅小花没有察觉到,许医生正是给她策划凶案的人。

    “可以说,梅小花算是不想活了,所以想在死之前,把所有的仇人都杀光。许医生为她策划了杀人计划,比如梅小花力气很大,就让她用绳子把人勒死。还提出让梅小花把腰带作为凶器,这样看似妥帖,实则极容易出纰漏的方法。文芳、欧护士的值班表,就是许医生提供的,”

    慧莲不解道:“许医生为什么要编造那些谣言?跟她的报复有什么关系啊?”

    “要是文芳出事后,欧护士又死了,说不定有人会想起六年前的事。但许医生还想让梅小花再杀一个人,所以,让凑巧入院的孩子背黑锅,引开关注的方向。”田警官喝着白开水,边回道。

    “那赵姨呢?文芳出事后,死的不是赵姨吗?赵姨为什么会死?就因为她撞了梅小花一下?这人也太丧心病狂了吧?”慧莲想不明白,不自禁地拧眉追问道。

    田警官叹了口气道:“赵姨是许医生让梅小花杀的,就为了引开别人的视线,让梅小花可以在一团混水中杀死欧护士。而且,赵姨的死会推动许医生撒出去的流言,让别人都把眼光集中在孩子身上。是不是在赵姨死后,医院里的人才不敢再接近孩子的?”

    田警官望着慧莲迷惑不解的样子,接着说道:“许医生没有算到的是,梅小花会来杀你。你按下电铃,把她们找来,打破了许医生的计划。为了不让人起疑,她只能乘势把警察叫来,就算她不这么说,你也肯定会报警的。可能在叫我们的同时,许医生已经打算就在当晚,让这起连环凶杀案坠下序幕。”

    “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慧莲听得迷迷糊糊的,她抿着嘴唇,皱起双颊道:“你的意思是,许医生把小少爷抱出去上厕所是有预谋的?”

    田警官点头道:“可以这么说。如果,小田没有打翻尿壶的话,她可能也会在接过尿壶的时侯故意不小心掀翻。许医生去厕所的路上走得很慢,就是为了给梅小花赶在自己之前到达杀人地点的时间。”

    “那她到底想做什么?她当初把小少爷带出去是故意的,还是?”慧莲急切地逼问道。

    “不知道。我们到现在为止,都不能肯定,要是那时候孩子不想上厕所,许医生会不会用别的借口带他出去。不过,很难,可能会让我起疑心。所以,只能说……”

    “只能说小少爷运气不好吧?”慧莲瞪了田警官一眼,顺着他的话道。

    田警官讪笑了一下道:“事情过去了,我们不能重返现场,只能用最合理的推测来解释。”

    “哼!”鼻音过后,慧莲神色一整,提问道:“那许医生出去后,她究竟想做什么?让梅小花来杀她,让你们抓个正着吗?”

    田警官微微摇了摇道:“她想让梅小花杀死自己,让梅小花被当作连环杀手枪毙。”

    慧莲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注视着田警官,却在田警官再一次的点中低下了头。

    (本章完)

    109/109797/480521935.br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