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三个食客
    更让沈惠茹生气的是,她方才因为受不了那柜台小姐的轻蔑,又想起女儿的惨死,一时间控制不住自己,挥手就朝惹祸的灾星扇过去。结果,恼了丈夫,让君耀当众喝斥了她。她当时那无助又狼狈的模样,肯定被周围的人看在眼里了,沈惠茹此刻站在雅苑门口是多呆一分钟,都觉得难以忍受。心头的焦燥,让她瞪视着卫霄抱怨道:“你就不能忍一会儿吗?”



    “你等不及的话,先下去吧。”闻君耀冷淡地回了一句,说话的时侯没有回头,甚至脚步也没有停顿。



    眼看闻君耀就要消失在拐角处,沈惠茹扭头瞅了一眼站满了人的电梯,虽欲下楼,却又怕自己要是真的先走一步,会让丈夫加深对自己的不满。踌躇间,电梯慢慢的闭合,沈惠茹只得眼睁睁地看着电梯门上的楼层灯,渐渐的往下降。



    “君耀,等等我啊!”



    卫霄听着身后传来的娇呼声,淡淡的小弯眉往眉心处拧了拧,拉拉闻君耀的衣领,小声道:“爸爸,我们走快一点。”



    卫霄觉得‘爸爸’这个称呼很好用,果然,闻君耀听了他的话,步子加快了。前世,卫父、继父都极力忽视着他,所以,卫霄从没想过在对方身上找父爱,对‘爸爸’这个词非但没有深切的感情,而且十分的陌生。此时卫霄喊起来,一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



    走廊内有些暗,通道的尽头处是洗手间和安全出口。男人的背影闪入厕所,卫霄亦扯着闻君耀的衣襟示意他跟上去。



    吱呀——!



    闻君耀推门而入,正在厕所中小解的男人闻声转首看了来人一眼。卫霄示意闻君耀把他放在地上,小脚刚站稳,只听门外传来哆哆的敲门声,随即响起沈惠茹的呼喊。



    “君耀!”沈惠茹不能入男厕所,只好在门外喊了一声,听那声音好像是要闻君耀出门去她身边。



    “爸爸,你去吧。宝宝自己会嘘嘘。”卫霄摆摆小手,示意闻君耀去安抚门外的沈惠茹。



    闻君耀没有离开,也没回答门外的沈惠茹,反而弓身托着卫霄单薄的肩膀,带着他走到便池处。卫霄见闻君耀不愿搭理沈惠茹,也不再多说什么,抬头觑了陌生男人一眼,掏出小胖鸟儿嘘嘘了起来。



    吱呀——!



    又有几人入内,卫霄透过闻君耀因躬身扶着自己而弯曲着臂膀的空隙,看到进门的三人有点眼熟,好像就是刚才坐在靠近雅苑出口处的食客,并且是听到他的话之后,首先结帐的那一桌。卫霄心下有些狐疑,觉得对方的眼睛飘飘忽忽的,似乎在悄悄地打量着自己,卫霄正欲细想时,身侧的陌生男人已经解完手,走到水龙头处洗手了,卫霄赶忙紧跟其上。



    哗啦啦……



    闻君耀架起卫霄的小身子,让他冲手。



    “爸爸,走了。”卫霄时刻关注着他眼中的幸运星,见对方用手绢擦完手,抬步便向出口去时,忙拍了拍闻君耀的肩膀,根本顾不及小手上还湿答答的。



    轰轰轰!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哗啦啦啦……



    正当男人拉开房门时,忽然脚下一阵地动山摇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所有的人都站立不稳,被摇晃的地面甩得东倒西歪。卫霄紧紧地揉住闻君耀的脖子,把脑袋缩在对方的臂弯里,脸贴着闻君耀那噗通直跳的心口,眼睛闭得紧紧的,生怕被碎屑或是玻璃渣轧伤。



    地面仅仅晃动了十五秒,但当众人再次昂起脑袋时,眼前的厕所早已毁得看不清原貌了。周围的墙壁布满了裂缝,而且摇摇欲坠,仿佛随时会塌下来的样子。地面上的便池掉了下去,露出一大块黑黝黝的空洞,好似吞噬人命的地狱的入口。



    噼啪噼啪,噼里啪啦!



    楼顶上的吊灯在闪过一阵火星之后,遽然熄灭了,连带走廊内的灯火也消逝无影。



    众人眼前一黑,接着只能借助碎裂的窗口处照入的舒郁的白光,打量周边乱糟糟的景象。角落处的水管被压断了,正在不停的喷水,洒的地上到处都是水花。厕所里的人除了卫霄,尽皆跌坐在地面上,裤子上无不沾满了污水。



    “你们还好吧?”后来者三人中的一个,突然发问道。显然,他问的不是身边的人,而是摔倒在出口处的闻君耀。



    未等闻君耀回应,正趴在被压坏的房门外的沈惠茹倏然大喊起来。“君耀,君耀!你在哪里?你还好吗?都是这该死的灾星,我就说不要带着他,他为什么不去死!我……”



    “给我闭嘴!”正搂着卫霄起身的闻君耀听到沈惠茹的咒骂声,立刻转身冷喝道。



    耳内传入丈夫的声音,因为突发的地震而被吓得惊慌失措的沈惠茹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擦了擦眼角的泪滴,高兴地朝发声处叫道:“君耀,你在哪里?我过来啦!我……”



    “站在那儿别动!”从闻君耀的喝斥声中,卫霄能感觉到他腹中的怒气。



    沈惠茹哭喊道:“不要!君耀,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我怕。我……”



    “别吵!你给我站在那儿,我们都要出去的。”



    闻君耀说完,也不管沈惠茹的抽泣和哭诉,他正在适应,适应在没有光线的情况下,尽可能地看到更多的东西。在场的男人们也不傻,之所以都没动,一来怕余震,二来也在适应着黑暗,怕一个不小心踩漏了脚,害自己摔下楼去。



    “嘶——!”



    三个食客互相搀扶着起身,其中之一忽然抽气道。



    “怎么了?”旁侧的同伴询问道。



    “我的手被玻璃割伤了。”



    “伤得重吗?”之前三人中那个朝闻君耀示好的男人,关切地询问。



    “好像伤口挺大的,很疼。”



    刺啦——!



    “把手伸过来,我给你包一下。”



    卫霄把视线从幸运男人的身上移向厕所内的三个男人,不想,那个胳膊受伤的人正对他怒目而视。正当卫霄不明所以之时,对方已开口为他解惑了。



    “早知道这样,刚才坐电梯下去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