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下面有鬼鬼
    原来对方因为听了他的话,认为跟在他身边比较安全,所以尾随他来了厕所。结果遇到地震,就认为自己耽误了他去逃命。卫霄暗暗翻了个白眼,这样的人他才懒得理会,要不是他提醒,对方哪儿还能在这里开口抱怨啊!



    正为伤者包扎的男人,反驳道:“你应该说幸亏没上电梯。”



    “怎么?”



    “你以为电梯可以一下子把你送到底楼啊?这里可是购物中心,下面还有很多美容院、俱乐部、和歌舞厅。电梯是每层楼都要停一下的,地震的时侯,它肯定还在十几层楼上吊着呢!”



    “封哥说的是啊,说不定一个不巧,电梯还会直接掉下去,你想想会怎么样吧!晓宇,你是自己走到这里的,又不是封哥把你拉来的,现在说这样的话,也太……”



    “哎呀!刘哥,我哪里是怪封哥啊!我是……”



    “好了,别说了。想想该怎么办吧!”被称着封哥的男人边说,边侧脸斜视闻君耀,或者说,看向他怀内的卫霄。



    “什么怎么办?当然是回去啊。”晓宇莫名其妙道。



    封哥为其解惑道:“我们眼下在十八楼,到十五楼以上的电梯,就刚才那一台,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而且,说不定还有余震,就是电梯还能用,也不能坐。我们只怕要走楼梯下去了,就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了。”



    晓宇压了压包扎好的伤处,心有余悸地问道:“为什么行不通?难道,地震还会来啊?”



    “爸爸,快走。”封哥正要回答时,卫霄已揪着闻君耀的衣领,催促着他跟上步出厕所的幸运男子了。



    闻君耀低头避开垂落的门框,跨出洗手间,封哥顾不得说话,急忙拉着身边的小刘跟了上去。



    “君耀!吓死我了!”



    闻君耀方走出厕所,就被扑上来的沈惠茹压在门侧的墙壁上,险些踉跄的跌倒。



    “你站好!”闻君耀冷着脸把激动的直掉泪的沈惠茹推开,顺着卫霄指的方向走去。



    “君耀,你到哪儿去啊?我们别走啦,等人来救就好了。”沈惠茹跌跌撞撞地跟着闻君耀,一边哀求道:“现在电都没了,什么也看不出,万一一个不好掉下去怎么办啊?君耀,这里是雅苑啊,肯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我们只要等着就好了。干脆,我们到雅苑那边去吧?”



    “你要去,你自己去好了。”闻君耀沉声喝道:“不过,你要是想跟我走的话,就住嘴!”



    就是不认识闻君耀的人,也能听出他话中的恼意。初遇地震的沈惠茹早已没了主张,此时见触怒了丈夫,赶紧闭了嘴,咬牙把委屈吞入喉中。



    安全出口的门已经在地震时被压坏了,幸运男子用脚踢了几下,就把门踢开了。他一马当先地冲进了楼梯间,闻君耀也不说二话的跟了进去。



    安全出口背后就是楼梯,一路蜿蜒而下。每一层都有一扇大窗户,涌入了不少舒郁的光芒,不仅照亮了楼梯间,连人的脸都照得明明白白的分外清晰。



    “叔叔!别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下去!”



    幸运男子正要举步而下,猝然听到闻君耀怀里的孩子的叫喊,慌忙收敛脚步,回首望着卫霄,好声好气地问道:“为什么不让叔叔下去啊?”幸运男子是听到卫霄在雅苑门口大放厥词的人之一,他是个信佛的,所以当场就埋单走人。而卫霄的话准不准,在地震之时已经应验了。此刻听卫霄唤住他,自然不敢妄动。



    “下面有鬼鬼,好多鬼鬼。不要去。”



    幸运男子而今在卫霄眼中,是没了大半个脑袋,浑身扭曲的尸体。他头上的上颚部分全都被砸烂了,露出下半边阴惨惨的牙齿,舌头耷拉在嘴唇外,腥红的血水不住地往下流。在卫霄如今被闻君耀抱着的位置上,能看到他咽喉处的喉管和白森森的脊椎骨。



    卫霄苦着小脸,暗道在厕所里,自己借着舒郁的白光又把对方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这个人确实没事啊?为什么,走到这里,反倒让他有丧命之忧了呢?



    难道……卫霄的思绪一转,心猛然一提。难不成,是因为多了他们这些人?对了,刚刚在男厕所里,那个封哥好像说要走楼梯下去,然后,这个人就马上跳了起来,一出门就往安全出口跑。也就是说,这个幸运儿,本来可能一个人来上厕所的,随即遇到地震。当时在没人提醒他的情况下,他走的不是走这条路?那么……



    “现在我们怎么办?”



    听到封哥的疑问,卫霄也正在考虑这个问题。



    “我们回刚才的那个厕所,等人来救我们吧?”听了卫霄的话,本就惨白着脸的晓宇更显慌乱起来,听到封哥的询问,急忙回应道。



    封哥环顾着众人一眼,特意瞅着怀抱着卫霄的闻君耀说道:“我觉得晓宇说得对,我们应该回去。一般来说,厕所里的管子什么的,是最多的。所以,遇到地震的话,厕所最不容易塌……”



    幸运男子觑了身边的男人一眼,反驳道:“你别胡说了,厕所里不是有一块地板掉下去了吗?你敢说,要是还这么来一次,旁边肯定不会塌?”



    “那你说怎么办?”以封哥马首是瞻的小刘,见有人打断封哥的话,脸一沉眉一挑逼问道。



    封哥暗暗拉了拉小刘的衣摆,在小刘看向他之时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客气点,不要在这样的时刻和别人争执,以免有突发状况时被抛下或见死不救。



    “爸爸,宝宝不要站在这儿,我们回去,到里面去。”卫霄瞧着众人在舒郁的光辉下越来越明显的死相,扯着闻君耀的衣领,指向安全门后的走廊,焦急地喊道。



    “君耀!就因为这……”沈惠茹见丈夫因为卫霄的一句话,就往回走,气得满脸青白,不由自主地张嘴说了起来。没料到,才刚开了个头,就被擦肩而过的丈夫瞪了一眼。沈惠茹赶紧把霉星的称呼咽了下去,但仍没有住口,仿佛要发泄心中的惶恐般的,继续嘀咕道:“他胡说八道,你们就不走啦?他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你们干嘛这么……”



    沈惠茹其实是不愿走楼梯的,但她偏喜欢和卫霄唱反调,卫霄觉得好的,她都要反对,而且还想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憎恶满嘴胡言,把别人拖入厄运中的小灾星。为了显示自己的正确性,沈惠茹没有跟着闻君耀走入通道,反而不遗余力地劝说着路过的众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