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魔鬼大厦
    幸运男子、小刘、晓宇等人一个个从沈惠茹的身侧跃过,看都没看手舞足蹈的沈惠茹一眼,飞快地窜入通道内。就在封哥踏进走廊的那一刹,大楼猝然晃荡起来,这一下比之前的震动更猛烈,只听轰隆隆的巨响中掺杂着噼里啪啦的崩溃声,足足持续了半分钟,才停滞下来。众人无不紧紧地贴住地面,扒着水门汀的十指抠得发白,手指尖上的指甲都破裂了。十指连心,众人在颤栗之余,更是疼得痛彻心扉。



    墙倒了,顶塌了,楼梯垮了……短短三十秒的震荡,令眼前的一切面目全非。卫霄虽被闻君耀护在怀里,没有被顶上掉下的石块砸到,但此时的脑袋仍是昏呼呼的。他竖起耳朵,听到旁侧有人在抽泣,好像是那个胳膊受伤的晓宇。卫霄方欲从闻君耀的臂腕下探出头张望,背后传来一道尖锐的嘶喊,正是卫霄最不愿听见的沈惠茹的声音。



    “救命啊!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啊!君耀,君耀你在哪里?君耀——!”



    “小刘,过来帮个忙。快!”



    跌倒在墙角处的小刘乍闻封哥的呼喊,下意识的扭头一看,只见封哥一手扣着墙壁,前半身已没入安全出口外,正摇摇欲坠的样子。.以为对方出了什么事的小刘,赶忙撑起身跑向封哥处。



    小刘抖着酸软的腿走到安全出口边,向外探身一看,心脏险些跳出咽喉。前一刻,他们所站的平台不见了,不仅如此,其下的阶梯亦成了一堆废墟。



    小刘放眼望去,下方堆积着一块块扭曲的碎石,可以看出是阶梯破碎后形成的,其内的钢筋根根竖起,参差不平的埋在乱石之中,显得格外狰狞……虽有舒郁的光芒射入,然下方离得太远,又太黑了,小刘看不分明,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条安全梯全毁了。如果,不是那个孩子吵着要回走廊的话,或是任由他们走下楼梯……小刘不敢想像,假设之下此刻的结果。



    “小刘,帮忙拉一把!”封哥见小刘看傻了眼,急忙提醒道。



    小刘这才发现封哥趴在安全出口处,是为了拉住吊在楼梯间内,来不及躲入走廊里的那个多嘴多舌的女人。



    这女人和他们非亲非故的,干嘛要救她啊?而且,还这么烦人。小刘差点忍不住质问。但他明白封哥不会做傻事,特别还是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为此,只得把怨言藏在肚子里,弯腰探出手,拉住女人的另一条胳膊,分担下封哥承受的压力,才把对方从幽深的黑洞中捞了出来。



    说楼梯间已成了黑洞也不为过,阶梯已完全塌陷,偶尔还有几处贴于墙面的阶梯,也仅只是两三阶,好像狼牙棒上的尖刺,或是树杆上的枝丫,零零散散的,反倒叫人触目惊心。这个长方形的空间,如今除去了遮掩的阶梯,几乎可以一眼望到底下的杂乱与嶙峋。小刘瞅着被拉进通道的女人,想着封哥要是没有抓住对方的手,她此刻或许已经掉入深渊插在钢筋上了,想着那幅惨象,又看了眼眼下的情形,小刘摸了摸额角的冷汗咽了口唾沫。



    “晓宇,你还好吧?别哭了,快站起来,不能坐在这里,说不定还会地震。”封哥起身后迅速打量着走廊内的众人,接着出言宽慰靠在墙壁上流泪的晓宇,边推着瑟瑟发抖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沈惠茹走向闻君耀。



    未待沈惠茹靠近,卫霄皱了皱小鼻子,扭身趴在闻君耀的肩头。他闻到了一股酸臭味,是沈惠茹身上传来的。显然,对方因为刚才的事故,被吓得尿裤子了。



    “我叫封侯,你可以叫我小侯。之前,多亏你们了,要不我这条命就交代在这儿了。”说着,封哥在沈惠茹的肩头轻轻扫了一下,把她推向闻君耀怀里。封哥在危机关头拉沈惠茹一把,就是为了此刻交好闻君耀,借助他怀里孩子的能力,逃出这座化为地狱的魔鬼大厦。



    “君耀——!”不用封哥推,心慌意乱的沈惠茹已扑向了跟前的丈夫,她此时此刻,就想要男人有力的臂膀牢牢的禁锢住自己,把自己护在羽翼之下远离危险。



    可惜,闻君耀没心思照顾沈惠茹,一个侧身避开了对方的冲击,冷喝道:“自己站好,我走到哪儿,你就跟着。.下一次,可就没这么好运了。”



    她受了那么大的罪,到头来丈夫却没有安抚,没有关心,只有冷言冷语和不耐烦的表情。沈惠茹滚热的心瞬间冻成了冰渣,眼眶内积攒的泪水一下子滚落,流下了脸颊。



    闻君耀没有看哭啼中的沈惠茹,面朝封哥回道:“我姓闻。”



    “哦,原来是闻少。”封哥没想到闻君耀对自己的女人这么冷酷,可这不管他的事,他只要对方知道自己为什么救女人,领他这个情就好。此时,封侯见闻君耀回了他的话,马上露出一副久仰的笑容,又冲闻君耀说了几句拉近关系的话,才把左右手招了上来。



    “我叫冯耀春,多亏你的孩子了!”幸运男子见封哥们朝闻君耀套近乎,自然也品出了其中的三味,三步并两步走到闻君耀身侧,朝他招呼了一声后,努力对卫霄扯出笑脸,心切地询问道:“宝宝乖,告诉叔叔,接下去要往哪里走啊?”



    我还想问你呢!卫霄在肚中腹诽了一句,装出傻乎乎,听不明白的样子。



    “你这样没用!孩子才几岁啊?”封侯斜视着冯耀春翻了个白眼,接着亦凑上前冲卫霄笑道:“乖宝宝啊,等会儿看到鬼鬼,一定要告诉叔叔啊!”



    “嗯。”卫霄认真的点了点头。



    你看!封侯扯了扯嘴角,冲冯耀春抛了个‘现在明白了吧’的眼色,让冯耀春暗中嘀咕了许久。却因为封侯那边有三个人,所以不敢冒然说什么,只能握紧拳生生忍住了这口气。



    “很可能还有余震,我们最好尽快下楼。大家都想想,我们要往哪里走?”封侯环视着在场之人,最终把目光停留在闻君耀脸上。



    “先回雅苑吧。这边有紧急出口的话,另一边应该也有。”闻君耀虽然这么说,但没有抱以期望。毕竟,两边楼梯的制材相差无几的话,另一头阶梯的现状只怕也好不到哪儿去。



    对啊!被地震搅乱了心绪的众人听闻君耀这么一说,立刻想到此间唯一的出路‘楼梯’已经毁了,要下楼只能走其他出口。一时间纷纷点头,往拐角处奔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