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死寂
    哎!



    雅苑是吃饭的地方,吃饭就得做菜,烧菜就要有厨房,厨房里不会用得是煤气,或是天然气吧?那可是会爆炸的东西。如果真是这样,那前头两次地震没有让东西压着煤气罐,或是重重击撞它,使得罐子当场爆炸,可以说他们确实福星高照,运气非常的好。要是方才煤气爆炸,让十八层陷入火海之中,他们此刻是不是有命在就难说了。



    卫霄一边想,边转动着小脑袋,偶然间仰首探向闻君耀,透过舒郁的白光,看到那张英俊的让人嫉妒的脸上,已退去了死相。不禁暗自凝眉道,闻君耀是不是知道逃生的线索了?可为什么不说啊?别人都急死了,他居然没有一点焦急的样子。难道,他一点都不把自己的命放在心上?



    “爸爸!”卫霄把手贴上闻君耀的肩膀,用力把小身子撑起来,让自己的视线的位置与闻君耀的眼神齐平。接着,张大圆溜溜的乌黑大眼,奶声奶气却异常坚定地要求道:“爸爸,我们回家吧?带宝宝回家。”



    “君耀……”沈惠茹从来没明白过枕边人的想法,尤其是此刻,在这么紧迫的关头,闻君耀居然抱着小崽子站在废墟中看风景,她实在无法理解。



    闻君耀凝视着卫霄的黑眸,在舒郁的衬托下,卫霄的眼睛非常的纯净而剔透。闻君耀在他那不染一丝杂质的纯真的目光中,移开了视线,举步往雅苑内侧的废墟间走去。



    “站住!”对封侯等人的劝说和威胁无动于衷的妙兰,一见闻君耀行进的方向,当即阻喝道。



    有门!



    封侯与晓宇几个对视了两眼,透出喜悦的光芒,尽皆直起身往闻君耀处踱去。



    奇怪!



    卫霄转首瞅向赶来的众人,其脸上的惨象竟未有丝毫的消减。怎么回事?卫霄心一沉,立刻扭头斜视沈惠茹,一张被压得稀烂的脸映入他的眸中。卫霄再次仰望闻君耀,依旧是完好的脸庞,身上也没有任何伤痕。难道说,只有闻君耀一个人逃出去了吗?还是……



    卫霄无法肯定到底出了什么事,摆在眼前的两种极端让他的思绪有些混乱。但,无论怎么说,他现在被闻君耀抱在怀里,应该比他人多一份生机,前提是闻君耀对自己没有恶意的话。可是,卫霄从没有把自己的命交到别人手里的习惯,更没有乞求他人的怜悯活下来的打算。因此,为了知道每一步的动向,不错过任何一个活命的机会,卫霄张口询问道:“爸爸,要带宝宝去哪儿?那里是哪里?”



    “那里是后厨室。”闻君耀顺着卫霄手指的黑暗处望去,随即又收回目光看向怀里的孩子,瞧着他懵懵懂懂的样子,解释道:“就是烧饭的地方。”



    闻君耀的解释对于一个两岁的孩子,或许是深奥的,因为孩子还不明白烧饭的含义。但这短短的一句话,不仅让卫霄知道了此行的目的地,更明白了那条唯一的出路究竟是什么!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卫霄心头浮现了五个大字——‘内部升降机’,亦称为电梯。



    雅苑在十八楼,每天有大批的达官显贵呼朋唤友的前来就餐,那厨师做菜的原料从哪里来?当然是从底楼运上来的。但整个大厦直达顶楼的电梯只有一台,先不提人来人往十分的拥挤,这样分批运菜到底要弄到什么时侯。单说,如果把猪、羊、牛等血淋淋的肉类摆在食客们的面前,与之一同进入电梯,并同时到达雅苑,乘兴而来的对方会生出什么样的厌恶感,只怕十有□□倒胃口地离开,并且永远不再莅临吧?雅苑的地位,必然也会从顶级的餐厅,降为三流的饭馆。



    卫霄之所以没想到,是因为他本是个市井小民,连电视都不看,去过的最好的饭店亦是大堂座,一桌菜千百来块的那种。而封侯等人想不到,是从来没关心过这种事。何况,眼下停电,大家的想法就是电梯不能用了。但卫霄是知道的,这样顶级的会所,并且还设在顶楼,必然会配置备用电源。



    但如今的这个世界还处于前世的八十年代初期,也不知道电梯有没有备用电源。不过,说不定会设有两条电路。即是说,一条电线断电,电梯会自动接上另一条电路通电。



    “去后厨室干什么啊?”



    闻君耀的话,叫小刘、晓宇摸不着脑袋,封侯却突然拍手道:“后厨室?我知道了!是不是有电梯?专门用来送菜的那种啊?”



    果然,有人想起来了!



    “哼!”



    虽然雅苑已是千疮百孔,周围也没几个活人了,但因为地震的缘故,耳畔充斥着各种声音,比如,外界的哭喊声、房屋的倒塌声、消防车的鸣笛声,近处墙壁的破裂声、玻璃渣的掉落声、食客们死前的哀求声……所以,妙兰低头冷哼的鼻音谁都没听见,更没注意,却不曾逃过卫霄的耳朵,清晰的传到了他的耳鼓里。



    妙兰在嘲讽,焦急怨怒的表情下藏着有恃无恐的冷笑。卫霄歪着脑袋,细细打量着仍装模作样地呼救的妙兰。也许对方也清楚自己已经没救了,所以方才初见封侯时的渴求的眼波已经转为死寂。



    妙兰有什么把握让大家陪她一起死呐?除非电梯不能动,他们下不去。那么,极可能内部升降机晚上会关掉,而对方则握有开启它的钥匙。卫霄心念一转,目光飞快的在妙兰的身上扫视着,在闻君耀避开杂物转出餐厅前,指着被压在石柱下的女人,大喊道:“爸爸,姨姨这里有个亮亮的东西,鬼鬼都怕哦。”



    卫霄说着,戳了戳自己的胸口处,并朝着妙兰身着的肚兜处比了比。妙兰身上,也就这样首饰特别了一点,并且一直叫她有意无意的藏在手心里。卫霄心道,会不会是钥匙呢?



    闻君耀还没有表示,听到卫霄说话的妙兰已捏起了胸前的吊坠,欲往嘴里塞。然,她再快也快不过闻言便转身冲向她的封侯。封侯大手一挥扇了妙兰一巴掌后,狠狠握住吊坠一把扯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