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救赎的福音
    不对!



    封侯把吊坠弄到手后,扭身就往卫霄处走。可他步入窗户射入的白光之中时,脸上的死相依旧没变。卫霄急得心头起火,却不得不再一次回首看向妙兰,谁想这一望,竟看到身着燕朝宫装的妙兰不自禁地抚了抚头上的那根发钗。



    人都要死了,还会在乎头发乱不乱吗?其中一定有鬼!



    “叔叔,姨姨头上的那根筷筷,那根筷筷!”



    除了背对妙兰的封侯,冯耀春六人都把妙兰瞬间剧变的神情看在眼里,心猛地一突。急躁的小刘更是在妙兰把手伸向发钗前,掠至她身畔,焦燥地挥臂拔下钗子,连妙兰腮边的黑发,都被他扯去了一束。



    小刘把发钗送到舒郁的光芒下一照,惊呼道:“这是一把钥匙,是一把钥匙啊!”



    “行了,快走!”封侯推了推因找不到出路而绝望,又因看见希望后激动,到如今有些难以自持的小刘,催促着他离开。



    “等等。”小刘猝然回身,三下五除二地剥去妙兰的衣物,看到她身上确实没再藏着什么东西,方与封侯追上了闻君耀等人。



    □□的妙兰阴毒地瞪视着闻君耀怀中的卫霄,因为他的话,她丢失了唯一一个可以保命的依仗,她甚至来不及把开启电梯的钥匙丢入废墟之中。



    “你们不得好死!你们一定会死在电梯里的,一定会!我现在就目送着你们去送死,你们去死吧!哈哈哈……还有你这个小祸星,要不是你胡说八道,怎么会地震?我们都是被你克死的,我们死了都会来缠着你,看着你被车撞死,被人毒死,死无葬身之地!你……”



    妙兰一句句恶毒的话破口而出,也不管卫霄这么小的孩子是不是听得懂,她只是想发泄,把说有的怨恨都转化为语言的攻击。



    听到妙兰的诅咒,晓宇、小刘几个本就胆战心惊的,恨不得回转到妙兰面前,甩上几千几百个巴掌,打个痛快才好。但此时每一分每一秒都得之不易,刹那的疏忽皆可决定人的生死,他们根本无暇□□去教训一个把什么都豁出去的疯狂女人。



    “那个姨姨脚上的石头上,坐着好多鬼鬼哦,好多鬼鬼都在吃她的脚,还有好多鬼鬼走得慢,都快要走到姨姨身边了!一只,两只,十只……爸爸,鬼鬼太多了,宝宝都数不清楚。”明明自己是好心提醒,却被故意误解和咒骂,吃了一肚子气的卫霄当即放声大喊起来,并且保持着响亮的音色,必要让自己的说话声叫妙兰听到才好。



    卫霄理解妙兰心里的不好受,但对方想拉着他们一起死,他们这些不想死的人当然也能各凭手段的寻找生路。而且,他们不是不救她,而是没法子救。难道,她以为别人会怕她的诅咒,而留下来等死,趁她的心意吗?



    卫霄说罢,不再理会骂骂咧咧的妙兰。没料,卫霄的话刚说完,妙兰忽然哀嚎道:“不,你们不能丢下我,站住!你们给我站住!啊——!滚,滚,别靠近我,滚!救救我啊,你们别走啊!救救我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等死,是世界上最恐惧的一件事。被现实与卫霄的话刺激的发疯的妙兰不停地哭诉着,哀求着。但闻君耀这一行人没一个住步,哪怕只是半秒钟。甚至,紧跟于闻君耀身侧的沈惠茹还在窃喜。妙兰是她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浑身充满了风情。她以为对方和自己的丈夫有什么首尾,但见那女人在危机下叫的是其他男人的名字,提起的那颗心才放下了。



    即便妙兰没有了威胁,但对方此刻的遭遇,依然让沈惠茹觉得痛快。从此,少了这样漂亮的交际花在自己丈夫的身边献殷勤,哪个女人都会高兴的。沈惠茹只要想到不管对方多漂亮,往日与君耀有没有关系,也改不了眼下丈夫没有救她的事实,心下就一阵舒爽。



    众人在妙兰嘶哑的哭啼声中步入了雅苑的后厨室,房内虽有架子、锅碗倒在地上,却比外间那份毁灭性的狼藉要好得多。七人慌忙分开四下查探,正当众人在寻找电梯的时侯,闻君耀打开了厨房内的抽屉,找出了两个手电筒。一个拿在手里,一个抛给了封侯。



    封侯接到手电筒后,冲闻君耀点了点头,正欲道谢时,一旁的小刘出声喊道:“封哥,这里有扇门,已经坏了。”



    封侯等人赶忙凑向小刘处,帮着他把震坏的房门移开。除去了破碎的木门,众人一眼就看到了门后的电梯。



    “电梯的灯怎么不亮啊?”晓宇按了按电梯门边的按钮,沮丧地脸皮都开始打颤。



    封侯摇了摇手中的发钗道:“要这把钥匙才能开电梯。”周围很黑,封侯打开手电筒,边说边摇晃着电筒四顾着照明。电筒晃到一个角度时,封侯看到几步开外处的一个如灭火器的安全箱一样嵌在墙上的不锈钢箱子,他深吸了一口气,踱步上前,举起钗子插入了箱门的锁孔中。



    发钗丝毫不差的入孔,让封侯吊着的心稳了下来,接着他的手腕轻轻一转,啪的一声,箱子的门开了,露出了里面的电闸。封侯的五指一松一紧地握了握拳,才按住黑色的电闸往上推。



    “怎么不亮啊?”小刘的双手插入自己的乱发中,神经质地撕扯着。



    封侯虽沮丧,却还没有灰心,摆手道:“等等,妙兰那个女人说能下去,应该不会错的。说不定是两条线路,它应该会自动切换的。现在,我们只能等着。”



    听了封侯的话,众人无不以祈盼的眼神盯着电梯门边的按钮。



    亮,亮,亮!



    卫霄不知道别人正在想什么,至少他心里是这么乞求的。



    叮咚!



    这一声清脆的叮咚声,简直是一道救赎的福音,冯耀春不顾三七二十一的按下了电梯门边开启大门的按钮,厚重的不锈钢大门在众人欣喜若狂的目光下打开。



    “等等!”当封侯正要跨入电梯时,晓宇骤然出声道:“不是说地震的时侯不能坐电梯吗?万一我们坐到一半,又地震了怎么办?”有时,想着做一件事的时侯很拼命,但事到临头了,反倒退缩起来。晓宇如今,便是这样的心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