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心头沉的发涩
    晓宇、沈惠茹被封侯的一语喝醒,尽皆住了口,抖动着嘴唇,布满血丝的眼中反射出惊惶。沈惠茹更是一把拉住闻君耀的胳膊,死死地贴住了对方。



    “怎么会掉下来呢?不是说,电梯有好几根绳索拉着的吗?怎么一下就……”



    冯耀春方说了两句,封侯就插口道:“什么一下子啊?你能知道之前地震的时侯这台电梯上面的钢丝绳都是好的吗?而且,很可能刚才那次地震把十八楼上的煤气罐弄炸了,我们听到的声音,就是爆炸声。.”



    “封哥,你的意思是,电梯上的拉索都断掉啦?”小刘**着在地震中扭伤的手腕,凝望着封侯,咬着下唇询问道。



    封侯看了眼小刘无意识中咬出了血的嘴唇,长嘘了一口气,刚要说话,却被冯耀春捡了话头道:“你这不是废话吗?如果还有钢丝绳吊着,怎么会掉下来啊?”



    “你……”



    “现在重要的不是电梯怎么会掉下来,而是它不能动了。”沉默的闻君耀忽然开口道。



    对啊!



    闻言,封侯立刻从地震和爆炸的双重的恐怖感中醒了过来,拾起了所剩不多的理智,抬首撇向电梯的按键处。电梯上代表着上升下降的提示灯已经熄灭了,但这个不重要,如今电梯上的绳索都已经断裂了,就算电梯还有电,亦无法使用了。那被困在电梯里的他们该怎么办?封侯不自禁地看向闻君耀,却不见他有所表示,只能招过小刘、晓宇和冯耀春,示意大家一起用力把电梯门拉开。



    “别拉门,把顶上的逃生门打开。”闻君耀见封侯四人咬牙切齿地扳着电梯门的门缝,凝眉提点道。



    小刘不解其意地瞥向闻君耀,吊着眼道:“开上边的和开侧面的有什么不同啊?拉下面这扇还方便点吧?”



    封侯倒是明白人,只消闻君耀的半句话,就知道了对方意思。这台电梯不是每层都停的,拉开电梯门没有多大的意义,很可能外面就是一堵墙。但上面的逃生门就不同了,升降机是上下直升直降的,上面如果没有落下什么重物的话,极可能是一条逃生的通道。



    而且,若是打开了电梯门,却被其外的断壁阻挡的话,他们是没把法再把电梯门合上的。那么,假若没有另外的出路,他们必然只能躲在电梯里等人来救,要是期间还有余震侵袭,这个原本封闭的电梯箱因为少了一面墙,很容易被震垮压坏,甚至还可能把人甩出电梯掉下底层……



    封侯摆了摆手,不再多说什么,立刻让晓宇、小刘站到箱子正中,他踩着两人的肩膀,握起拳往顶上砸。两三下,就把逃生门给砸开了。封侯双手抓着开启的天窗的边沿,用力一拉,把自己撑上了不锈钢电梯箱房外侧的顶部。



    “先让他看看有没有出路再上去。”小刘等人见封侯蹿出了逃生口,纷纷摩拳擦掌的就要往上爬,被闻君耀出言按住了。



    晓宇和小刘都对封侯有些信心,认为他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个会丢下兄弟独自逃命的人,最少也会通知一下。但站在底下的冯耀春可比对方煎熬得多了,他不停地在电梯里转来转去,时不时地昂首窥视着逃生口,怕耽误了逃命的时机。要不是怕得罪了闻君耀,失去他怀里孩子的庇佑,恐怕冯耀春早就千方百计的往顶上爬了。



    “小刘,晓宇,我要下来了,你们接接我。”封侯说着便把脚从逃生口伸了下来。



    晓宇、小刘虽然举起了双臂接应着封侯,但心头却沉的发涩。不只他们两人,就是什么都不懂的沈惠茹也知道,对方出去了又下来,肯定是无路可走。



    “怎么样?有没有路?”未待封侯站稳,冯耀春疾步上前追问道。



    小刘很想讽刺冯耀春,但想到目前的绝境,说话的心情都没了。



    “没有。”



    封侯的面色很难看,但听到他答复的冯耀春等人,简直就像去医院求诊后,被医生宣布了死讯的那一霎,脸一下子煞白了。



    “我用手电筒照过了,不知道我们现在在第几层,也没有路,四面都是墙壁。我们大概吊在了没有设置电梯门的楼层里,我往上找了很久,没看到门。而且,墙壁上没有借力的东西,爬都爬不上去。”小刘等人的灰心丧气,封侯不是没看见,但他仍把自己看到的说了出来。



    “上面没有路,那下面呢?”危境之中,冯耀春脑筋急转,疑问道。



    “下面?”封侯诧异地凝视着冯耀春,翻白眼道:“你想把电梯底下敲个洞出来,还是等地震再来一次,把电梯震下去?外面的墙壁和电梯贴的很近,就算我们出去后贴着墙往下爬,也没有通过的可能。再说,又没绳子什么的让你拉,只有一面光秃秃的墙,你能保持贴在墙面上不掉下去吗?”



    冯耀春哭丧着脸道:“那怎么办啊?我们就在这儿等死吗?”



    “君耀,我不要,我……”



    “别叫了!”沈惠茹那尖锐的嗓音蛰得封侯被磕伤的脑袋隐隐地刺痛,封侯不得不冲着沈惠茹喝了一声,方把女人的哭闹扼杀在萌芽之中。其后,封侯挥了挥胳膊,为难地看了闻君耀怀里的孩子一眼,舔了舔干涩的唇瓣道:“其实,也不是没路。”



    “你说什么?”冯耀春猛地扬起脑袋冲上前,瞪视着封侯道:“都什么时侯了,你还说一句藏一句的,什么意思啊?你不要命,我们大家还要命呢!”



    小刘一个跨步,把快步掠向封侯的冯耀春堵在了身前。封侯没有搭理冯耀春暴跳如雷般的指责,定定地凝视着闻君耀道:“这条路我们都不能走,它只是一个通气孔,只有六岁以下的小孩才能爬进去。”



    封侯的话音方落,冯耀春张牙舞爪的胳膊就顿了下来,众人纷纷以为难、羡慕、期盼、求助……的目光盯着闻君耀怀里的卫霄,瞅着那一张张渴切的,布满求生*的脸庞,卫霄暗暗颦眉,紧握着小拳头道,他还这么小,这些人想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