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咬牙切齿
    封侯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正准备要跳下逃生口让小刘等人一起使力拉门时,闻君耀伸手挡住了封侯的去路,并用手电筒照向电梯通道内的某处。



    封侯抬眸望去,只见一条蜈蚣似的裂缝正从电梯下方急窜而上,噼里啪啦的跃过他们的面前往上掠去。



    砰啪,噼啪噼啪……



    缝隙在封侯的眼前慢慢扩大,不过瞬间,就由一指之距转为手掌般的宽度……封侯苦笑地瞅向闻君耀,双方都明白,现在不要说拉门,就是他们轻轻跳一跳,电梯亦会刹间坠入底层。



    “封哥,怎么啦?”对于封侯没有对自己的提议做出任何的表示,小刘觉得不对劲。他正站于电梯箱中央,逃生门的正下方,抬起焦急的脸仰首向上看,追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要不要我上来帮忙?”



    “别!”封侯慌忙大声喝止道:“你们最好站着别动,电梯外面的墙壁就要塌了,你一动就会叫墙壁裂开,让我们都掉下去!”



    电梯内的众人无不脸色剧变,因为封侯的话而不敢有动作,但纷纷张口七嘴八舌的询问道:“君耀,他说的是真的吗?那我们怎么办?君耀,我不想死啊,我……”



    “封哥,你看到门了吗?”



    “看到门有什么用?他的意思是,现在就是电梯门摆在我们面前也不能去开,对不对?”



    “封哥,我们真的只有等人来救这一条路了吗?万一人还没来,又地震了怎么办?”



    “君耀……”



    逃生口下蹿出的疑问一股脑儿地涌入封侯的耳中,听得他本就焦燥的心更烦乱了。封侯深吸了几口气,仍压不下躁怒,遽然呵斥道:“都给我闭嘴!门我们是看见了,在两层楼高的地方就有一扇。所以,很可能我们现在停的地方,是对着电梯楼层的大门的。不过,墙壁正在崩裂,裂开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就在大门这边的墙面上。我和闻少看过了,如果我们不动的话,可能还能坚持一下。但你们要是乱动的话,不用地震来,我们马上就会一摔到底了!”



    “那……我们就只能等了?”晓宇看了眼身侧同样惨无人色的小刘,哭丧着脸道。



    “是。”封侯说得果断,但他的心底也未尝不在滴血。



    小刘面对空有浑身的力气无处使的现状,默默地低下了脑袋,忽然想到了什么般,昂起下巴追问道:“封哥,孩子还在吗?”



    “封哥不是说过,孩子留在上面的通气管道里了吗?”被通知一脚踩入死亡线的晓宇正心烦意乱,听小刘重复着之前的问题,嘴皮子上下一碰,便不由得启口驳斥。



    小刘白了晓宇一眼,喝叱道:“你当我和你一样傻啊?问过的话还会再问一遍啊?我的意思是,小孩子会不会在通道口不走进去,这样的话,万一墙塌了……”



    冯耀春此时愈发后悔没有阻拦闻君耀让孩子去送信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当时卫霄说要去求救,他们心下是感激的,但其实谁也不信卫霄真的能成功。说到底,一个两岁的孩子,你能要求他什么呢?他能明白自己身处危险之中,并且有想要帮忙的心情,已经是顶顶聪明和孝顺的了。



    然而,众人的一个犹豫和自私,让事情发展到眼下这个地步。冯耀春后悔了,他觉得就是因为他们把孩子送去冒险,老天爷看不过眼,才会遭遇这样的险况。因此,小刘一提,冯耀春赶忙附和道:“你们站在上面的叫叫看啊!要是孩子还在的话,让他快点往里走,不要回头。”



    “宝宝,你还在吗?”被人提醒才想起这个问题的封侯,急忙昂起脑袋高呼道:“宝宝,你还在吗?宝宝,我是叔叔啊,你还在吗?”



    封侯喊了几句,没听见卫霄回答,便转向闻君耀没好气地询问道:“你可真站得住啊!对了,孩子的名字叫什么?”



    闻君耀笼罩在封侯那讥嘲的眼神下依然不动声色,平静地回道:“他叫天傲。你不用叫了,他没有回应你,肯定已经走了。”



    “他才几岁啊!我们突然掉下来,肯定把他吓坏了,他怎么可能走啊?说不定还会反过来找我们,不掉下来就算好了!”封侯冷眼瞪视着闻君耀,接着叫道:“天傲,你听到了吗?天傲,宝宝……”



    “封哥,你不要叫了。”晓宇倏然插口道:“你这样叫,反而会让孩子往这边爬的。”



    确实就像晓宇说的那样,孩子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当然会往发声处走。封侯现在是恨不得自己刚才没叫过,眼睛一眨不眨的瞅着高处,手臂神经质地微微颤动着,仿佛随时随地欲张开双臂去接住掉下的卫霄一般。



    其后,没有人说话,升降通道内一片静默。封侯绷紧着神经,额头、颈项、背脊上冷汗淋漓。汗水一点一滴的滴落,划过肩膀和背部那些在地震中擦破的伤痕处,疼得他咬牙切齿。



    不知过了多久,小刘受不了死寂的氛围,苦中作乐道:“封哥,宝宝没有掉下来,我们也没听到他的哭声,可能他真的爬出去了。你说,他会不会真的找人来救我们啊?”



    “肯定会的。”这样的时刻,谁也不愿说丧气话,就算知道自己是胡说,也想宁可听些胡扯的安慰话。封侯脸上带着苦笑,眼中又自欺地浮现出一丝期盼,随即想了想小小、软软的孩子,痴笑着摇头道:“我不想他带人来救我们,只要他逃出去就好了。”



    “是啊。”冯耀春闭上带泪的眸子,首次与封侯的想法一致。他的脸庞因惧怕死亡而抽搐,却努力翘起唇角道:“孩子要是能逃出去,至少我们之中还有一个人活下来了。大家都是体面人,死也不要死得太难看了!”



    小刘觑视着冯耀春,颔首道:“我开始看你不顺眼,现在倒顺眼了。要是我们能活着出去,我一定请你喝酒。”



    “哈哈,把我也算上吧。”晓宇双手握拳,都因死讯而怕得抠出了血,但仍干笑着凑趣道:“我家老头子在我出生那天埋了酒,到今天都快二十年了,我去挖出来大家一起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