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救命啊!
    “哎,别忘了叫上我啊!”



    “我们怎么会忘了封哥呢!不过,你们说那个宝宝真的能找到出路吗?”



    小刘的一句话,又把大家刻意遗忘的恐惧拉了回来,并且唤起了众人对卫霄的担忧。六人之中,怕也只有沈惠茹仍在腹中诅咒着卫霄了。



    实则,只要沈惠茹的脾气一上来,什么话不敢说?然,此刻所有人都不能妄动,闻君耀自然无法下逃生门。沈惠茹虽然娇蛮任性,却也不是蠢货,她唯恐自己说实话却被眼前的男人们打骂,只得紧咬牙关,把所有的不满、害怕和不甘都藏在肚子里。不知为什么,沈惠茹总有一份自信,她觉得闻君耀会没事的,而只要闻君耀活着,她就不会死。



    就在封侯等人惦念卫霄的时侯,卫霄也正在为自己的生存而拼搏。



    卫霄快步跑到左侧的安全通道,看到的是与右侧一般无二的废墟间。并且其中堆积了数不清的尸体,还未走到门边,卫霄那灵敏的鼻子就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卫霄的脑海中浮现出十四楼的平面图,他在左右两处安全出口的标识上打了个叉。既然楼梯不能走,卫霄就去电梯门边碰碰运气。可惜,所有的电梯门都紧闭着,不是他这样的小孩能掰开的。卫霄当然知道停电后电梯不能用了,但万一有像闻君耀他们那样困在电梯里的人推开顶上的门逃生呢?说不定能拉拔他一把。虽说卫霄没有抱以期望。



    怎么办?他被困在十四楼了,有什么办法下楼呢?



    卫霄没有在原地转圈,而是带着疑问回到俱乐部里,把里面大部分的房间都看了个遍。倒真被他找到了一条另类的出路,就是小刘说过的那个办法,从裂开的地板上跳下去。这种方式肯定有危险,但卫霄别无他法。



    作出决定后,卫霄透过裂开的水门汀往下层看,选了个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落脚点。随即往各个房间收集沙发垫,并把垫子拖出来从破开的洞口扔到下一层的地板上。沙发垫子极多,起码有百来个,卫霄为了节省时间,先把各个房间内的沙发垫子拉到门口,再统一往洞边推。



    不多时,楼下已经堆起了厚厚的垫子,足足有半米高,两三米之内尽是沙发垫。卫霄吸了口气,抱住最后一块沙发垫垫在身下,猛地扑出裂缝,眨眼间便摔倒在垫子堆中。卫霄推开沙发垫,抬了抬小手,踢了踢短腿,感觉没有受伤,立刻又故技重施,找起了十三层地板上的裂痕。



    卫霄不是真正的孩子,动作比较快,约摸十五分钟内可以下一层楼。卫霄一刻也没耽误地往下跳,就这么一路跳到了九楼,接着却因为地板上没有缝隙而难住了。除了安全出口的那两处深渊,再没有一个洞可以让卫霄钻,卫霄沮丧了一下,但马上又振作起来,因为他知道要是自己放弃了,没有人会来救他,他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既然大楼内没出口,自然要向外找。卫霄先是往自己这个短小身材可以登上的破窗栏边向外观望,看一下有没有救火队、或是搜救人员在下面,如果有的话,他可以把垫子丢下去,引起对方的注意。遗憾的是,大楼附近乱糟糟的,广场上都裂开了一道道又长又深的缝隙,所有的人都在奔逃和哭叫,还有人摔在地上站不起来,被众人踩在脚底下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卫霄的心一沉,深知此时求助也没人会在意,更别说跑上楼来救他了。再说路都没了,对方也上不来,也许连救火队的梯子亦不能到达九层楼这般的高度。卫霄黯然回身,下意识地紧咬下唇,抬眸间正看到墙上编起来的长发。对,九楼是美容俱乐部,卫霄当前就站在剪发厅内。



    卫霄爬下凳子,往理发台走去,推到镜子边的工具箱,从各种理发工具中选出带有电线的吹风机和推发器,并用剪刀把电线剪下来,一根接一根的打成死结拉紧。接着,把电线的一端系在比较牢固的窗框上,另一头抛下窗口。卫霄垫起沙发垫子坐于窗户上,深吸了一口气后,拽紧了电线爬出窗户,贴在大楼外的墙面上,往下爬去。



    夜风呼呼的吹着,只穿了内衣裤的卫霄有点冷,但此时他没有心思去考虑冷热的问题,不过爬了两分钟,抓着电线的掌心里便冒出了冷汗。卫霄怕自己一个疏忽,手一滑掉下楼去,所以牢牢地抓着电线,连手心都被抠红了。



    卫霄一寸一尺的往下爬,每到一个楼层,卫霄都会通过破裂的窗口往内张望,没见到一个人影。电线并不长,很快就爬到了尽头。卫霄当机立断地用小胖腿踢墙面,让电线前后晃动着把自己送入六楼的窗口。



    “救命啊!救命啊!”



    “警察怎么到现在还不来?万一楼塌了怎么办?”



    “还警察呢!连救火队、搜救队的人都没看到!”



    “你说,他们是不是不会来救我们了?”



    “难说啊,地震又不是只震在我们这里……”



    “不,我不要死啊!救命啊——!”



    “啊啊啊,唔哇……”



    “妈妈,我怕……”



    “好了别哭了,烦死了!”



    “哎——!有个小孩爬进来了!”有人无意间借着舒郁的光芒,看到背面窗口处爬入的卫霄。



    卫霄的脚刚踩上窗框的边沿,就见六楼内正面向另一头呼救的众人尽皆回头把视线集中在自己的身上。其中有人冲过来把卫霄抱入了大厦内,一边急切地询问道:“小朋友,你是怎么来的?”



    “宝宝自己爬下来的。”卫霄摇了摇电线,把手心里的冷汗往内衣上擦了擦,傻乎乎地瞅着对方道:“爸爸被关在上面了,下不来,宝宝下来让人上去救爸爸。”



    对于不是来了搜救队,众人一阵失望。但听清卫霄的话后,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跟前的孩子怎么看都不满四岁,让这么小的孩子从墙外自己爬下来,那爸爸要多狠心啊?方才抱怨的众人想到孩子的经历,突然觉得自己的遭遇也不是那么揪心了。



    愣了半晌,才有人问道:“宝宝,你几岁啊?”



    “宝宝两岁了。”



    “天啊,才两岁!”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心里没有一个不骂孩子生父的。甚至,有人觉得卫霄口中的爸爸肯定不是他的亲生父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