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掩盖事实
    “叔叔!”卫霄一眼就看见了几乎吓得呆若木鸡的田警官,伸出酸软的小胳膊作势要抱抱,并高声招呼着欲唤醒对方的记忆。.



    田警官下意识地弯腰探出胳膊,把地上的小宝宝揉在怀里,深锁着眉峰试探道:“你是……医院里的那个……”



    嘎吱吱——!



    “小少爷——!”未等田警官把话说完,后方驶来的七辆吉普车猛地在警车旁刹住,为首的那辆车的车门一下子被拉开,一个满面焦急的女人扑了上来,一把捞过坐在田警官怀里正要往吉普车内刺探的卫霄。慧莲把孩子从头到脚都摸了一遍,没发现什么明显的外伤,才像松了一口气般把卫霄紧紧地揉在怀中。



    “真的是你啊?”田警官看到慧莲,自然立刻明白了卫霄的身份,错眼间瞧见手下的警员把充气船从挡风玻璃上取下来,心底窜过一个荒谬的想法,当即追问道:“宝宝,你刚刚是坐在这个东西上,从楼上飞下来的吗?”



    卫霄扭动着小身板,从慧莲的双臂中转过身,面向田警官点点小脑袋。



    如果说,田警官的一句话使慧莲愕然的话,那么卫霄的点头,则令她大惊失色之余,更是痛心疾首。“小少爷!他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是坐着这个东西从楼上飞下来的吗?”



    “嗯。”卫霄乖乖的回答。



    慧莲眯眼咬着牙关,沉声问道:“是少爷把你送下来的,还是少夫人让你坐这个下来的?”



    有区别吗?若真是沈惠茹把他放充气船上丢下来的,那旁观的闻君耀难道不能阻止吗?既然他此刻已经落到地上了,很明显闻君耀没有阻拦成功。可是像闻君耀这样的男人,真心要拦住一个女人的话,会出现这样的失误吗?也就是说,不管是不是沈惠茹的主意,都是在闻君耀同意,或是默认下实施的。除非对方当时不在现场!



    卫霄暗暗腹诽着,但现实并非如此,他方要解释,只听田警官身后的警员上前一步,提醒道:“头,我们是来……”



    显然,跟着田警官下车的警员有些焦急,见田警官到了目的地却没有往里冲,反而在大厦前和人拉起家常来。想到紧随其后,马上就要赶到的大部队,焦急之色溢于言表。



    “放心,我有分寸!”田警官侧首看了组员一眼后,再度把视线移向卫霄,正色询问道:“宝宝,你是从哪里下来的?”



    卫霄抬起胳膊往六楼一指,以田警官等人的眼光,隐约能看到卫霄的指点处有几条人影在挥手。不只是六楼,听到楼下的警笛声后,别说六楼之下的楼层,便是之前卫霄路过时以为没人的七楼、八楼上也有不少人探出脑袋扯开嗓门求救。



    田警官是市局凶杀组的组长,根本不是搜救队的人员。如今的乌俞市内已是千疮百孔,没有人力再往荟苑广场这边挪了。田警官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很多上流人士给局长通电话,说自己的小辈都在新峰大厦的雅苑内吃饭,说不定陷在里面了,求局长一定要派人搜救。



    这些来电的人士,不是豪门世家,就是现今正得势的政要,局长虽然被眼下的情势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疯了,但考虑到灾事后肯定需要对方的提拔、说情、或是捐助,只能把余下的警力都招了过来,让田警官带头往雅苑救人。



    过来的一路上,田警官满眼俱是倒塌的楼房和起火的宅院,救火队是顾着这头顾不及那方,有的地方甚至连道路都崩塌了,车辆根本过不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火焰越烧越旺,火势飞快地向四周蔓延。



    田警官的目光从六楼往上移,顶楼的大火映入他的眼帘,田警官的心猝然一沉,想到来时局长反反复复地叮嘱,哀声叹息着摇了摇头。今夜在雅苑内吃饭的,肯定没几个人能活下来。但遽然出现的卫霄,仍让田警官有那么一丝的期盼,当下只能救一个是一个了。闻家的大少爷,不也是局长名单上的人物吗?



    “宝宝指的是哪里啊?是六楼吗?你是从六楼下来的?那你爸爸是不是就在六楼上?”田警官弓身低头,把脸凑向卫霄迫切地询问道。



    刺啦,啪嗒啪嗒啪嗒……



    未待卫霄答话,与慧莲同来的吉普车内蹿出二十几个身着贴身迷彩服的彪形大汉,快步走向慧莲,往她身前一站,以锋利的眼神扫视着她怀里的卫霄。在大汉观察自己的同时,卫霄也正打量着对方,其中有好几个人脸上有新旧的伤痕,大多都冷着脸浑身杀气腾腾的,看着就不像好人。



    “你们……”



    田警官从大汉们走出吉普车就开始皱眉,刚欲说什么,却被慧莲摆手拦下。“他们都是我们老太爷请来救我们少爷的。”



    田警官听了慧莲的解释,觉得自己不便多说什么,想要再次转朝卫霄发问,却被大汉中为首之人抢先道:“闻大少在哪里?”



    嗯?



    卫霄歪着脑袋,作出一副懵懵懂懂的表情。



    “你这么说,孩子怎么会懂啊?”慧莲横了大汉一眼,冲着臂膀间的卫霄笑道:“小少爷啊,爸爸呢?就是今天来托儿所接你,把你抱来吃饭饭的大少爷啊。”



    卫霄对对胖手指道:“爸爸在梯梯里。”



    大汉们对视了一眼,互相点头交换着默契的目光,仍由为首者发话道:“是电梯吧?”



    “嗯,对的,是梯……电梯。”卫霄知道今晚自己有些出风头,为了掩盖一些事实,他故意说得愣乎乎的,就算挽回不了呆傻的形象,好歹也不要让人以为是妖怪才好。



    “知道是几层吗?”



    “宝宝知道。”卫霄朝板着脸的大汉送上一个嫩嫩的笑脸,回道:“托儿所的老师教过宝宝,宝宝看懂了,爸爸把宝宝放在十一楼。”



    这是卫霄经过计算得出的楼层,当时,电梯随着震动掉下去,但卫霄还能看到闻君耀、封侯两人手中的电筒里射出的光芒,听到沈惠茹的声音,说明他们掉落的距离并不远,最多也就两三层。这么思索时,卫霄感觉自己要是处于黑暗中,那么近处,或者舒郁普照的白光下的环境,可以看得非常清楚。但黑洞一般的升降通道内,光凭肉眼去看,还是有些吃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