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救……
    “走!”为首的大汉一挥手,后面的人就要跟进。卫霄慌忙喊住对方道:“叔叔,等等!”



    大汉停下脚步,回头凝视着卫霄。



    “梯梯不是外面的梯梯,是里面的梯梯。”



    “什么里面的,外面的?电梯还能建在大楼外面吗?你能说清楚点吗?”在场之人都听得莫名其妙,但只有沉不住气的小警员冲卫霄抱怨,收获是慧莲的两枚白眼。



    卫霄补充道:“梯梯是烧饭的房子里的,是最最上门的那个苑苑里的。爸爸说,叫,叫……对的,叫后厨室。里面有个梯梯,能到地底下去。”



    “我明白了,他说的是送原料的内部升降机,可以直达新峰大楼地下室的那台电梯。我们都看过平面图,它只在地下室、七楼、九楼、十一楼、十三楼、十五楼和十八楼有停靠处。”为首者以欣赏的目光看了卫霄一眼后,面朝身后的大汉们吩咐道:“既然知道了确切的目标,大家不用一台台去找了。我们分成两队,老汪你带着人去地下室停车场,其余的跟我走。”



    卫霄倒没提醒对方大楼内已经无路可走了,因为抬头看到上面喊救命的人就知道往下走的路断了。但他仍在大汉离开前,扑出慧莲的怀抱,探臂抓住警员手中的充气船,向佣兵们挥手道:“叔叔把这个带上,宝宝是坐着这个飞下来的。爸爸说,梯梯就要掉下来了,叔叔用这个放在梯梯下面,梯梯就不会摔疼了。”



    为首的大汉没回头,就在卫霄以为对方不会搭理自己的时侯,走在最后的一人返身取过卫霄手中的充气船,并摸了摸他的脑袋才转身往回走。



    “叔叔!你们到六楼的时侯,能给里面的人几根绳子吗?他们帮过宝宝。宝宝自己有一间小房子,可以付钱给叔叔。”卫霄知道这时候不该多话,但对于自己的承诺,卫霄总是放在心上的,而且当作一种责任一般。卫霄知道如果警察来,也只会先救下面的人,所以向佣兵提出恳求道。



    大汉们没有回答,但卫霄看得出来,对方瞧着他的眼神都去了冷意,变得温和起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助六楼的人一臂之力。



    慧莲拉了拉卫霄的腮帮子,扬着柳眉道:“小少爷啊,你说的小房子是不是许医生留给你的,离俞江医院不远的那间房子啊?说不定现在已经塌掉了。”



    他怎么没想到呐?卫霄被慧莲的一句话镇住了。他确实忽略了这个问题,兴许不只是房子,连房子里面有价值的东西都坏了。不行,等明天就让慧莲去看看,要是房子真的坏了,就把里面值钱的东西拿出来再说。



    “小少爷,怎么皱起眉啦?真的听懂了我的话了吗?我是开玩笑的啊!乖,小少爷不要担心,明天慧莲给你去看一下。”慧莲瞅着卫霄瞠目结舌的表情,赶紧安慰道。



    大汉们刚跑入新峰大厦内,就有大批的警员来到了荟苑广场,赶至田警官跟前报道。



    “头,我们到了!”



    “田警长,我们来了!”



    田警官还未说话,他身侧的警员已经拧起眉峰责问了。“你们不是就跟在我们后面吗?怎么来得这么慢?”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你们刚过去,后面的电线杆子都倒了,车不能开,我们都是跑过来的。”



    “电线杆倒的太突然了,我们的车都被压坏了。”



    “我们……”



    “行了,行了,别说了,救人要紧!”田警官挥了挥臂膀,按下众人的话头,大声道:“老贺,你带几个人把绳子丢给楼上的人,让他们自己爬下来。剩下的人把广场上的伤员集中起来,带到警车那边,有伤得重的就先送去医院。”



    “头,我们不用上去吗?”



    田警官一巴掌拍上对方的后脑勺,瞪眼道:“你以为我怕死啊?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等我们爬上去,要用多少时间你们知道吗?而且,我们爬上去不过也是递绳子,下来还是要他们自己爬的。你能背得了那么多人吗?”



    “可是,上面可能有伤员。”



    “我知道。但是,你爬上去不可能马上就把伤员背下来啊?你要背伤员只能等最后一个下来,你以为到了上面你还能挡住所有的人,叫他们同意让你带伤员先走啊?反正等他们下来了,绳子还挂在那儿,我们再上去也不迟。”田警官倏然想到什么般的冲一旁的人大喊道:“小贺,我让你带的充气救生垫拿来了吗?”



    小贺听到田警官的话,脸上一僵,神经质地咬着嘴唇道:“在……还在车里。”



    对于小贺的失误,田警官即痛心又烦躁。他们不是救火队,搜救队的队员,所以对这些救生工具不熟悉。但这样的危急时刻,居然还有人马虎大意,令田警官非常地气愤。但田警官明白当下不是训斥的时侯,他只能瞪了瞪眼珠,喝道:“还不快去拿!小庄,你和他一块儿去,别忘了把充气筒一起拿来,要快!”



    若说荟苑广场上的警察乱成一片的话,冲入大楼内的佣兵便可称为有条不紊了。方入大楼,大汉们便兵分两批,一队朝商店后门处的转角口狂奔,掠向车库地下室。而去十一楼的那队则跑向平安通道,看到的是被废墟和残肢断臂堵住的路口。



    走不通,换路!



    为首的大汉领着其后的十几个佣兵翻出大楼外,反手从身后的背包里抽出一杆细长的绳索抛投枪,对准十一楼上的窗框发了一弹,子弹头上有分叉的弯钩,一下子勾住了窗框不说,还绕了几圈。



    大汉拉了拉绳子,示意身侧的人先上。众人一个接一个,好似蜘蛛一般轻快的往上爬。此时,楼上有不少的幸存者正在窗边呼救,看到佣兵们的身影纷纷挥手求助。



    “求求你们了,救救我啊!”



    “先救我,先就我!”



    “我家里很有钱的,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先把我救下去啊!”



    “你们不是来救我们的吗?怎么……”



    “不要走啊,救……”



    呼救声此起彼伏,更有人想伸手抓住佣兵的脚。可惜,大汉们连一个眼角的余波都没有施舍给对方,除了在经过六楼的时侯,抛入了几捆绳子,一路上都没有停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