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一本书
    卫霄故意装笨,弄得有些词不达意的样子,他知道慧莲一定会帮忙补救的。果然,站于一旁的慧莲急忙解释道:“小少爷的意思是,他想把许医生房子里的东西取过来。”



    “这么晦气的东西,拿过来干嘛?”未待闻君耀有所表示,孔知心从楼梯转角处缓步而下,冷眼扫过闻君耀的脸庞,最后轻蔑的移开视线,把目光停留在卫霄身上,瞪眼骂道:“还嫌死的人不够多啊?”



    啪啪啪!



    “爸?”孔知心被身后拐杖敲击大理石的声音吓了一跳,猝然回首,却见闻鼎虞站在楼梯上,正阴沉着脸怒视着自己。孔知心的心猛然一顿,因为心虚使得眼神躲躲闪闪的,好似难以承受闻鼎虞给予的压力。



    闻鼎虞并不喝叱孔知心,只是留下一句送客的话,让孔知心立刻带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不管她目前有没有地方住,他这里容不下这尊大佛了。



    孔知心没地方去,她是有几处房子,但都在乌俞市,眼下只怕都成了废渣了。孔知心昨夜便因这些损失辗转难眠,所以说话才这么冲。此刻,被闻鼎虞赶出门,孔知心不敢顶嘴,但想要带着慧莲一起走,弄出投鼠忌器的样子。孔知心认为小孩是被慧莲照顾大的,慧莲一走肯定要哭,这样的孩子根本不懂事,哪里会买闻鼎虞的账?到时候被灾星闹得心烦意乱的闻鼎虞,只能求慧莲回来,自然也就挡不住她进门了。



    孔知心已经忘了,当初卫霄受伤入院,没有一个熟悉的人陪在身边。慧莲是看护们都不愿照顾卫霄后,才住进特诊病房陪卫霄的。然而,孔知心虽乱打算盘,但没料到闻鼎虞居然对慧莲有映像,而且映像还不错,竟越过她,把人留下了。



    待孔知心怒气冲冲的离去后,闻鼎虞走下楼,瞧着慧莲点头道:“你昨天做的很好!以后,天傲就交给你了,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带他。工资加一倍。”



    “是,谢谢老太爷。”慧莲朝闻鼎虞鞠了一躬,心知昨天的冒险是做对了。



    沈惠茹约闻君耀吃饭的事,没几个人知道。沈惠茹虽跟家里的女佣打过招呼,说不用准备他们的晚饭,让人隐隐猜到她邀约了闻君耀,但到哪里吃饭女佣们是不知情的。而闻君耀带卫霄吃饭的事,更只有去托儿所接宝宝的慧莲最清楚。甚至,还为当晚能不能去接孩子追问过闻君耀去哪里吃饭。



    所以,地震的时侯,即便闻鼎虞请来佣兵,却亦不知该往哪里救助目标人物。要不是慧莲告诉他们准确的消息,说闻君耀他们去了荟苑广场,让佣兵们没有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才得以在关键时刻救出了闻君耀。



    如今,闻鼎虞自然感激着慧莲。但当时那种情况下,慧莲说出闻君耀的消息是担着风险的。万一闻君耀没去荟苑广场,或是去了之后又换了地方,那……后果不堪设想。



    闻鼎虞又说了几句赞赏的话,接着和闻君耀出了别墅。闻家的基业大部分都在乌俞市,这次受创严重,连隐居幕后的闻鼎虞也不得不出面控制局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了。闻君耀没有忘记答应卫霄的话,临走前,让慧莲写下了许医生留下的两幢房子的地址。



    两天里,卫霄吃了睡睡了吃,除了小小的他,闻鼎虞、闻镶玉、闻君耀,闻家所有的成年男子都忙的不见人影。而沈惠茹因为地震时的多次惊吓,不仅失禁,甚至长时间昏迷,医生表示最好入院治疗。所以,目前别墅里只有卫霄一个主人,闻鼎虞没有让人把他送去托儿所,当然更没提什么时候回乌俞市,去爱星幼托的日子自是遥遥无期。



    卫霄抬起右手,瞅了瞅自己的胖手腕,他想起了地震那日午睡时梦中遇到的女鬼。然,不过三日的功夫,他手上的青掌印和膝盖上的瘀伤都退去了,肌肤上一片白皙,惹得给他洗澡的慧莲一阵惊奇,惊奇过后更是深深的妒嫉。



    卫霄摇了摇头,甩去脑海中小女鬼的恐怖模样,拿起脚边书,翻动起来。卫霄正坐在花厅的地毯上,周围摆满了在闻君耀的承诺下,从抢险中救出的许医生的遗物,有邮票、书籍、首饰、木雕摆设等物。



    据交付遗物的人说,许医生那间在市中心的房子,确实坍塌了。但他们已经把所有完好的东西都整理妥当,并送来了。而乡下的那间房子因为离震源很远,所以没有被震坏,只要稍作整修,就可以继续住人了。而里面的东西都是笨重的大家具,所以没有搬来,等卫霄有时间,可以亲自去看一看。



    等送货的人走后,卫霄让慧莲把东西从箱子里取出了,放在他身边。慧莲每拿出一样,卫霄就要取过来瞅一眼。而他最喜欢的自然是书,但对其他的物件也很感兴趣,所以咧着小嘴双眸带笑的把东西一件件的翻过去。



    唰啦!



    咦?卫霄手里拿着一本书,书约摸有半个分币般厚,二十四开大小。看着有些年头了,书页都泛黄了。而且书角也有些钝,看起来这本书是经常被人翻动的。卫霄刚把书拿起来,里面就飘出了一张纸,卫霄以为是页面脱落,他伸手把纸张压下,拿到眼前才觉得不对。



    他手里捏着的,是一张雪白的,没有任何特点的纸。与书页的纸张有很大的区别。可能是许医生夹进去的,卫霄对自己说。卫霄的好奇心不大,但放到眼前的东西,他还是有兴趣看看的。



    白纸上的字迹有些潦草,卫霄感觉写字的人心里一定很乱,纸上写着这么一段话。



    宝宝:



    看来,妈妈做的那些事,你已经知道了。妈妈不是有意的,做的那些事也不是为了害你,你要相信妈妈。妈妈现在要走了,今后不能在你身边了。不过,妈妈走后,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你了。宝宝,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你好了,妈妈就开心了。



    妈妈留。



    这根本是一封绝笔信吧?卫霄看得毛骨悚然,丢也不是,留也不是。一侧的慧莲看到卫霄古怪的神色,凑到他身后往信纸上看了过去,随即惊叫道:“这不会是许医生留给小少爷的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