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遭天谴
    “田嫂子,你的荷叶糕不是做得很好吃吗?怎么不给小金童做啊?”



    ????“这么贱的东西,哪好意思给小金童捎去啊?”



    ????“贺大娘不是说了吗?最重要的是心意。就是一只桃子,一只香瓜也能送去。咱没本事的,就往这量上计较。”



    ????“唉,这倒也是条路子。你们看……”



    ????“那明儿我们一起去……”



    ????徐家村的打谷场就在麦子家门口不远处,众人的话一句不落地传到了麦子她奶的耳朵里。老婆子正为丈夫和儿子的死伤心,等听清了村里人的闲话,一时火冒三丈。猛地从躺椅上站起来,拔腿便往村长家奔去。



    ????“咦?那不是麦子她奶吗?她跑得这么快,是往那儿去啊?”



    ????“走,走,去看看去!”



    ????在打谷场上乘凉的众人把麦子她奶的举动看在眼里,纷纷好奇地跟了上去。



    ????“你怎么那么狠心啊?还说是菩萨座前的金童呢!你的心肠咋怎么硬哦?眼看着我家的人去死,就是不说!老婆子得罪你,我家儿子和老头子可没得罪你啊?唉呦,我不活了,你干脆连老婆子一起收去好了!”



    ????众人刚到村长家的院门外,麦子她奶已经躺在地上打滚叫骂了。口口声声地暗示是小金童把她家的男人害死的,要是小金童给他们家提醒一声,她家儿子和老伴就不会死。



    ????徐为民沉着脸骂道:“你胡说什么呢?谁知道那天你家的人会去镇上啊?你们有来我家打过招呼吗?”



    ????麦子她奶手脚乱舞,像个消地光的赖皮小孩,她嘶声力竭地喊道:“他不是小金童吗?什么不知道啊?还用得着我们来说吗?摆明着就是他想害死我家的男人。天啊!这样恶毒的人还能叫什么小金童?我呸!老天不长眼呀……”



    ????啪啪啪!



    ????贺大娘从徐为民身后蹿出,扑上去噼里啪啦地抽了麦子她奶五六个耳光,并指着她喝道:“再敢胡说,小心我把你的牙都打掉!”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面对凶神恶煞般的贺大娘,欺软怕硬的麦子她奶还真不敢硬顶。她看到周围旁观的众人,混沌的眼珠子一溜,放声哭闹道:“唉呀,儿子、老头啊,你们怎么就早早的去了哪?留下我一个老婆子,让人欺负啊!村长的婆娘就能这么不讲理吗?就能随便打人哪?村里这么多人,咋没人帮老婆子说句公道话啊?老兄弟,老姐姐呀!谁能帮妹子一把呀?二子可是在你们眼底下长大的啊,你们忍心……”



    ????麦子她奶唱作俱佳地说个不停,却抹不去往日的不得人心。闹了大半天竟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没人帮忙说上一句,恨得麦子她奶在肚子里不停地咒骂,诅咒看好戏的人都不得好死。



    ????众人瞧着麦子她奶的眼神就像在看猴戏,麦子她奶初来的气势被打压的所剩无几,叫骂声是愈来愈低。徐为民见状,冷着脸上前道:“马上滚回去!看在你家男人刚死,你又是个糊涂人的份上,今天这事就算了。不过,你给我听明白了。要是你再胡说八道,说小金童不是的话,就给我滚出徐家村!我们村里可容不下不知好歹的东西!”



    ????“对,滚出去!滚出去!”人群中的徐宝树、徐田老爷子、和几个吃过麦子她奶大亏的人纷纷附和道。有人带头后,不一会儿,让麦子她奶滚出徐家村的声音便越来越大,吓得麦子她奶不敢再吱声,只能灰溜溜爬起身往回躲。逃跑的步调比起来村长家闹事那会儿,更快了好些。



    ????闹事者走了,村长一家回头安抚受惊的卫霄,堵在门前的众人也都散开了,往打谷场上搬了凳子回家,嘴里还不住地骂着麦子她奶不懂事。



    ????午夜,村内好几家的婆子睡不着,拍醒身边的丈夫。



    ????“老头子,我想来想去,觉得麦子她奶说得还真有些道理。你说,会不会小金童真的知道徐二他们会死啊?要不然,为什么会拉住大牛和宝树呐?”问话之时,婆子感到浑身都是令人心颤的凉意。



    ????“这还用问?小金童肯定知道嘛。就是知道,才能救下大牛他们。”老头子睡得正熟,却被自家婆娘叫醒,顿时没好气地回道。



    ????“那他咋不跟徐二说呢?就这么看着他们去死啊?还真是狠心!”



    ????“你这婆娘瞎咧咧什么呢?”老头子转了个身,瞪着婆子道:“你就是到寺庙里去算命,还得让人看看面相呢!徐二他们出门又没去村长家,小金童怎么能知道啊?”



    ????老婆子呐呐道:“倒也是。”



    ????“再说了,咱求神拜佛最讲究个‘敬’字。麦子她奶对小金童那么无礼,小金童能保佑他们一家吗?”老头子哼声道:“你给我放聪明点,别有人说什么就信什么!麦子她奶今天去村长家,你以为她去干什么?就是去骂小金童啊?她是去讹诈钱呢!”



    ????“怎么说?”老婆子疑惑道。



    ????“我打听清楚了,这次的车祸不关开公交的人,是撞上来的那辆车不好。不过,卡车司机死了,车也坏了不值钱了,对方家里更没钱。公交车里死了那么多人,死人怎么赔啊?就算公交所给补上一点,也不会太多,麦子她奶能愿意么?但她想闹,也找不到卡车司机家啊?这会儿听到小金童的事,不就借机讹诈上了吗?”



    ????老婆子不敢置信地摇着脑袋道:“真是这样啊?我还以为麦子她奶是太伤心了,所以才……她就不怕遭天谴?”



    ????“她怕什么?”老头子嗤笑道:“她要是怕,还能做那么多偷鸡摸狗的事儿?”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老婆子奇道:“她要是不信这些,干嘛还上村长家抢小金童,平白无故得罪人啊?”



    ????老头子哼笑道:“你看她哪次有便宜不占的?”



    ????“这倒是。”



    ????“好了,睡觉吧。有什么事,明早再说。”老头子刚欲入睡,忽然冲婆娘提醒道:“你好好给咱家小子和媳妇说说,让他们对小金童恭敬些。徐二和他老子的死,和小金童是没关系,可说不准就是菩萨见不得有人对小金童不敬,才惹来的祸事呢?还有村长家的大牛他们,可能注定有这场难,但他们对小金童好,就让小金童救下了。”



    ????老婆子不解道:“那死的也该是麦子她奶吧?”



    ????“头发长见识浅了不是?”老头子横了身旁的婆子一眼,低声道:“麦子她奶一下子成了寡妇,又死了儿子,媳妇肚子里还没怀男娃。你想想她今后的日子吧!我告诉你,有的苦了!”



    ????婆子细思恐极,辗转难眠,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出门到后山上采蘑菇。回家后宰了一只大白鹅,放上菌菇炖了大半天之后,让媳妇端到村长家去,指名要给小金童的。并且,一再叮咛媳妇要对小金童恭谨。



    ????这一天,村长家的饭桌上摆满了各色的吃食,因为菜肴太多,一个桌子上放不下,还到隔壁徐田家借了个饭桌才堪堪摆下。吃得卫霄唇角流油,腮帮子又鼓了一圈。



    ??悠闲的日子总如白驹过隙,卫霄到徐家村已经有七个月了,这百来日里村里的人都好像过节一样,每家的伙食俱往好里整。.今天不是东家甜,便是西家香,旮旯里的村落竟处处飘着鲜美的滋味,把路人都给熏醉了。



    ????“徐隆家的,你这是带着秋姐儿上哪去啊?”



    ????徐隆家的边扶着儿媳,边朝问话的人摆手道:“原来是罗大娘啊?我家秋姐儿有点不舒服,我带她去隔壁村的赤脚医生那儿看看去。”



    ????罗大娘嗔怪地白了眼徐隆家的,语重心长道:“赤脚医生只能救救急,要是秋姐儿真不舒服,你就该带她去县里的那个什么……对,叫医院的地方看看。”



    ????“她也没啥大事啊。”徐隆家的为自己辩驳道:“只不过晚上心里闷睡不着觉,这两天做事总是丢三落四的罢了。”



    ????“徐隆家的,罗婆子的话你还是听着的好。”出门来找罗大娘闲唠的方大娘,听了徐龙家的话插口道:“如今小金童在我们村里,要送子给你儿媳呢!要是秋姐儿在这时候病了,害她没能怀上,那还不亏死了?”



    “哼!”未待徐隆家的说话,刚巧从罗大娘家院门外走过的麦子她奶冷哼道:“我说,都过了半年了吧?你们送这个送那个的,结果得了个啥呀?我早看出来了,他就是个骗人的。可我好意提醒你们,你们偏就听村里最小气的人家的话,不听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