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奇人异士
    在卫霄看来,这些年地狱般的生活,使麦子的性格扭曲的厉害,而其中那份对弟弟的执着,更让她产生了病态的占有欲。无论自己说什么,不管对错,麦子都会听。而且,还会按他的话去做。卫霄没有学过心理分析,但多少也明白一点麦子的想法。



    因为麦子她奶的缘故,村里的人即便同情麦子,也没有人对她伸出过援手。只有自己,在她饿肚子的时侯,让村里的人给她馍馍、馒头吃。他是至今为止,第一个对麦子好的人。所以,原本就对他有异样感情的麦子,立刻就把他当作了亲弟弟。昨夜,麦子跟着年轻女人出村可能是想报母仇,但真正让她不顾害怕跳出来面对三癞子等人的原因,却是他这个弟弟。



    卫霄有些感慨,他让村人给麦子饭吃,对他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且,他也没叫村人给麦子吃多好的东西,只是些剩饭剩菜而已。结果,对方却奋不顾身的来救他……要不是麦子,他未必能这么容易地从面包车里逃出来。甚至,可能死在车祸里。



    擦啦擦啦。



    卫霄拿出塑料袋里剩下的面包,拨开包装纸咬了一口,慢慢咀嚼。居住在徐家村的大半年里,他想过很多东西。自重生以来,他有好几次被视为灾星,更碰到了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一出生就遭遇换子风波、被养母仇视卷入婆媳之争、去医院治病从人见人爱转为厄运娃娃、难得出门吃饭遇上特级大地震、静待家中祸从天降被绑走……



    细数这一系列大大小小的险境,可能比一脚踏入棺材活了一世的老人的一生还要精彩。问题是,他才三岁,就已经发生了那么多事,还是一波接一波根本无法预料和停止的危机。那今后会怎么样呐?卫霄十分怀疑自己能否顺利长大,要是死在某次逆境之中,他一点也不会觉得奇怪。



    卫霄以前没多想,只当身边的意外都是偶然。但如今却不得不深思,这一切是不是有着什么规律,仿佛一环扣着一环,永无止境一般。对了!就如同那个让他惧怕的山洞内所遭遇过的事一样。虽然这个世界比曾经进入的恐怖山洞大了数千万倍,但遇到的事情却相差无几。只在于,一个是置身于明确的危境中,而另一个较为隐晦,直到昨晚出车祸,他才确定了这个悲剧的事实。



    为什么呢?卫霄自问。照理说,贺家人死了,他的霉运也应该散了才对。何况,他的出生年月日,早就和前一世不同了。但为什么还是一样的倒霉,甚至,还有加剧的趋势?难道,这个世界也有人向自己下咒吗?还是他逃出了山洞,但没能避开那份厄运?



    卫霄想不明白,手里的面包很香,此时却味同嚼蜡。



    “咳咳。”



    麦子的咳嗽声,惊醒了沉思中的卫霄。卫霄转首一看,麦子涨红了脸,正用拳头敲打着胸口,原来是面包太好吃,麦子吃得太快噎住了。卫霄取出塑料袋中的荔汁牛奶,让麦子咬碎牛奶包装袋的一角大口喝,把食管里的面包咽下去。



    “土包子。”



    “乡巴佬!”



    这列火车是傍晚四点半从梅州凤田出发的,而今已经晚上六点半了,途中经过三站,上来了不少乘客,这些半途上车的人大多是没有座位的。此刻发出讥嘲的,便是先前以为卫霄、麦子占座位而吵着让他们起身让座的旅客。



    因为,火车站规定一米二以下的孩子不用买票。当然,每个成年人只能带一个免票的孩子,多一人就要买半票,对于这样的孩子是不提供座位的。可惜,这次想占便宜的人失算了。卫霄、麦子买的是全票,而且,还是车站内的职员互相凑钱帮两人买的。卫霄虽欲推辞,带他们来县城的男人却替他们应下了。无奈之下,卫霄只能接受了这份好意。同时,也设绝了他人侵占座位的可能性。



    卫霄还记得斜对面的情侣被乘务员喝止不要抢小孩的座位时,那难看的脸色。当时,周围也有些窃窃私语的笑声。卫霄不明白,对方觉得丢脸为什么不离开?但前世,卫霄也碰到过各种的难堪,有时还不能逃避,得在原地硬撑到底。



    卫霄心道,这对情侣,大概是手中火车票的位子就在这列车厢,而他们的旅程还有很长一段路,所以想等座位上的人下车后落座吧。当下也不计较对方出言不逊,自顾自取出塑料袋内的牛奶慢条斯理地喝了起来。



    哗啦哗啦哗啦。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让一让,大家让一让!”



    餐车又回来了,而且伴随着女服务员凌乱的脚步。卫霄想道谢,对方却没给他这个机会。女服务员一下子从麦子身侧掠过,冲向前方的车厢,身后还跟着个三四十岁,身穿棕色僧衣的和尚。



    卫霄方才想过自己的处境,眼见又出现了怪事,赶忙拉过麦子,贴近她的耳边吩咐,让麦子跟着和尚去前面探听消息。卫霄其实是想自己去的,但自己一走,麦子肯定要跟着去。这样的话,位子就被别人占去了。到时候要回来又得请乘务员帮忙了,卫霄觉得不该太麻烦别人。再者,有不少乘客站在走廊上,他人又小,挤来挤去十分不便,只能退而求次,让麦子能听就听,听不到就回来。



    卫霄举臂低头,从肩上取下新买的水壶交给麦子。告诉她,要是女服务员问她干什么的话,就说是去讨水喝的。麦子听了卫霄的吩咐,不舍得看了卫霄一眼,但仍是起座跟上了和尚的脚步。



    “你有什么事就在这儿说吧。”车长示意乘务员把车厢后的门关上,女服务员固定好餐车,转身掠过步入车头驾驶台后方休息室内的和尚,正欲合上厢门却被一只小手抵在了门缝中。



    女服务员赶忙把门打开,见门口站着的小孩是麦子,心头的恼意倒是去了大半。她低声问麦子有什么事,麦子依样画瓢,把卫霄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女服务员本欲让麦子把水壶交给她,自己先回座位坐好,她待会儿再给送过去。但麦子说弟弟被面包噎着了要马上喝水,女服务员瞅了瞅只有七八岁,懵懵懂懂的麦子,干脆把人拉进了门,飞快地合上了门。



    车长看了眼多出来的孩子,倒没有多说什么,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和尚身上。休息室内坐着几个乘务员和检票员,其中有人站起身帮麦子倒水,余者皆以疑惑的眼神打量着面前这个不请自来的访客。



    “阿弥陀佛!”和尚双掌合十唱了个喏,随即正色道:“小僧是个走南闯北的行脚僧,今日到这里欲化一段劫难。请施主在下一个车站把车停下,不要再往西行。若一意孤行,西去之路有来无返!”



    “滚!”



    简短有力的粗话从麦子的口中蹿出,让卫霄短暂的楞了楞神,他可以想像到那个和尚听到话时的表情。..“开火车的人真是这么说的啊?”卫霄有点不敢相信,这个世界的人,或许更准确一点应该说丰国的人,明明挺迷信的啊?怎么会这样呐?



    “嗯。”麦子边点头,边把橘黄色的水壶递给卫霄。



    卫霄接过水壶转开盖子,小心翼翼地贴着壶嘴喝了一小口,水还很烫难以入口。卫霄了乍了乍舌把瓶盖拧紧,举起小胳膊,把水壶重新侧挂于腰间。并示意麦子做自己的事,不必再理会自己。



    麦子很听话,默默地坐在一边,让卫霄能静下心来分析目前突发的意外。简单地说,就是和尚预言这列火车再向西行会发生事故,但列车长不信。



    和尚是不是如当初自己看过的玄幻里的人物一般,会预言凶吉?这个世界是否真的有所谓的高人存在?卫霄没办法给自己一个确切的答复,但他暗暗沉思道,上辈子他是到最后才知晓自己被强迫转运的事。如若不是在当时那样的环境下,他肯定会把这件事当作可笑的故事。然而,‘转运’却真的成为了现实,他便是对方口中的倒霉鬼,要不是那番切身之痛,卫霄可能到死都还无法置信。



    也就是说,那个无神论的地球,确实客观存在着科学之外的神秘力量。而这种能力,改变了他的命运。那么比地球上的人类更迷信一些的图元星呢?便是有奇人异士,应该也在情理之中吧?别的且不论,他的异能就是个活生生存在的最好的例子。



    俞江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的迷信,徐家村人的狂热,是他亲眼看到和体会过的事。既然这样,车长为什么不信和尚的话呐?不是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吗?这可是关系到一车子的旅客,几百个人的生死啊!卫霄不明白,车长不信也就罢了,为什么还对和尚出言不逊呐?



    卫霄疏漏的是,医院的人之所以害怕卫霄,谣言漫天,是因为死了好几个人,而且有许医生在背后刻意推动流言。而徐家村的人深深的渴求着儿孙的降临,初时他们也不信卫霄的,只是死马当活马医罢了。直到亲眼见到卫霄带来的好处,才开始疯狂起来。可车长与和尚呢?他们不过才初次见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