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事情真相
    实则,这方面就是卫霄为人处事的短板了。他上一世和今生虽然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险境,但阅历依然不丰富,主要是指怎么捉摸人心这方面。



    图元星的人,和地球上的民众并无二致。有信佛的、信道的、信各类宗教的。好比地球上的z国,其中不少人平日里会去寺庙拜拜佛啊什么的,但要是一架飞机正要起飞,忽然跑来一个人跟驾驶员说,飞机会失事。不管这机长是信佛、信道、还是信耶稣基督的,只怕都恨不得扇对方一巴掌,立刻命令机场警卫员把人押出去交给警察才罢休。



    这个问题便要涉及迷信的深浅度了,要知道,将信将疑、坚信不疑、狂热信仰这三个词汇的程度,可谓天渊之别。遇到眼下这样的事,除非预言者是个德高望重之人,比如梵蒂冈教皇级别的人物,或听者是狂热的教徒。否则,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可能去轻信一个刚见面的人说得话啊?要是随便谁来说一句,车长马上就奉为神旨,那飞机、火车、轮船等等的交通工具还要不要使用了?交通公司的损失谁来补偿?而且,即便人命关天,但若是当事人不信的话,亦不过是对牛弹琴而已。



    卫霄弄不懂车长的态度问题,就开始分析起和尚的举动。卫霄不明白和尚为什么不跟总站说明情况,而是亲自坐上这班他口中会失事的列车,来与车长闲聊。卫霄的脑海里掠过几个可能性,一是,和尚到现在才猛然间感觉到三八四零号列车会出事,不得已只能告知车长。二是,他确实有预言的能力,但别有用心。第三,和尚根本是个骗子,说些危言耸听的话来骗钱。



    卫霄之所以想这么多,是因为他既不想死,又怕麻烦。如果确有其事,而车长依然坚持上路的话,他就只能带着麦子下车了。那么,如何辨别和尚预言的真伪呢?想到这里,卫霄忽然松了口气,别人也许会难倒在这个问题上,但对他而言却非常的容易。只要……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下雨了!”



    “这都入冬了,还下这么大的雨啊?”



    “我昨天特地听天气预报,明明说这几天都没雨的。”



    “下站就要下车了,伞都没一把。到时候……”



    ……



    就知道不会那么容易!



    卫霄那胖嘟嘟的,如今又被打成青紫色的小脸拧成一团。他本欲拉着麦子到舒郁的光芒下照上一照,来判断和尚说的是真是假。结果倒好,法子刚想出来,天上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巧的卫霄都要以为老天故意和自己作对了。



    那么眼下该怎么办?没有舒郁,他的特异功能就等于作废了。卫霄不自禁地对戳小胖指,一边默念起经文,压下心头烦躁的情绪。不怪卫霄烦恼,主要是三八四零号列车在下站继续西进,而他选择下车的话,之后要怎么去桃丰市呐?



    他和麦子能上火车,送他们来火车站的男人功不可没。在某些问题上,大人说话总要比小孩更让人相信。比如,他的脸被打肿,麦子身上有常年虐待下产生的伤痕,这些都能让人相信他们确实生活在不幸的家庭中。但是,没有大人带着去站内打招呼,就两个小孩到火车站买车票说是要去远方的都市找爸爸,售票员能给票吗?不用试也知道结果。



    除去火车,还有长途客车这个去目的地的方式,但卫霄不愿做这样的选择。长途客车站或许没有乘火车那么严格的规定,但同样的,风险也会加大。长途客车虽然名为长途,但也不可能真的从一个省跨越好几个省开个几天几夜,顶多也就一两千公里内往来,这还要是两处地点都非常出名,游客很多,中间的路况良好的景点才有。



    也就意味着,卫霄要乘长途客车的话,很可能中途要换车。汽车站人流大,历来是藏污纳垢之地,卫霄可以肯定,他和麦子这般的肥羊只要一下车,必然会被拐子盯上。而要摆脱地头蛇,恐怕又要费上极大的力气了,卫霄觉得得不偿失。无况,长途客车要坐上好几天,路上会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所以,如若可能的话,卫霄还是希望在这辆被和尚预言过会发生不幸事故的火车上一直坐下去,直到火车驶入桃丰市。



    “不听贫僧之言,你们会后悔的!”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你不用跟我们说,跟我们说也没用。到下一站的时侯,去跟站长说去!”



    “贫僧当然会去说。可是,火车入站只停五分钟,哪里来得及?为什么贫僧劝了施主那么多话,你们就是不听?难倒你们不把车里乘客的性命放在眼里吗?”



    “唉,你不要胡说啊!要是再乱扯下去,待会儿停车的时侯,我可要报警啦!现在你就给我回到位置上坐好,还有半小时就进站了,有什么事你去站里说。”



    车厢内突然响起的争执声打断了卫霄的思绪,卫霄抬头看到身着棕色僧衣的和尚,由两位沉着脸的乘务员推着跨入自己所在的车厢。卫霄听到三人的对话,其余的乘客自然也听见了,和尚的话非常有煽动性,一时间众人纷纷交头接耳。旅客中有几个站起身想要质问乘务员,但对方已经步入了下一节车厢。



    卫霄心道,假如有手机就好了。遇到目前这样的难题,往总站打个电话,就能听对方的调度了。但,这只是如果。在没有指示的前提下,列车长不能在车站多停片刻,因为这将使火车晚点,耽误下一次进站的时间,甚至在一连串细微的改变之下,可能引发火车相撞的事故。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卫霄无奈地瞅着车窗外数以千计喧嚣着抽打着玻璃的雨丝,雨水像瀑布一样倾泄而下,冲刷着布满风尘的玻璃窗。因为和尚留下的话,卫霄周围的乘客都激动地交谈着,他们从那短短的一句话中猜测出无数的答案,有较为接近事实的,也有天马行空的,令卫霄不得不佩服起人类的想象力。



    照麦子方才复述的话,和尚的意思是火车再开下去会出事。可惜,对方并没有说事故地点在哪儿?可能性太多了,也许是下一站发车后不久,或许是一天之后,甚至有可能到雾都境内才遇险。卫霄微微摇了摇头,他不知该如何抉择。在卫霄看来,无论哪条路都充满了荆棘,反正只要有他的地方,倒霉事自然而然就会缠上来。卫霄不禁猜想,要是自己主动下车有没有可能火车就算脱险了呢?



    卫霄是个非常敏感的人,对于别人说他是灾星的话,一开始自然嗤之以鼻,但碰到的意外多了,卫霄心里不是没有触动的。究竟是自己引发了事故,还是倒霉的他总往事故边凑,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因果,卫霄期望不是前者。



    “宝宝在想什么啊?”之前,送卫霄面包、牛奶的女服务员不知何时走到了麦子的身边,她摸了摸卫霄的脑门,取出臂膀里夹着的毯子往孩子身上盖,一边说道:“都快九点了,你们早点睡吧。<#..别怕,啊!我晚上走过的时侯,会看着你们的。”



    卫霄刚巧脑中冒出有个问题,忙询问道:“阿姨,下一站到下一站要开多少时间啊?”



    “下一站到下一站?”服务员有点听不懂卫霄的意思,想了想才道:“你是说等会儿进站之后再出发,到下下站要开多久对不对?”



    “嗯。”卫霄点头。



    “要四个钟头。”女服务员见卫霄一本正经地点着小脑袋,那可爱的模样叫乘务员咧开了嘴,冲着麦子、卫霄笑了笑才解释道:“后面的站点都离开的比较远,每次要四五个钟头才能到站。你们要去的地方还要开上一天两夜呢,不要怕坐过头,到了阿姨会叫你们的。”



    四个钟头,足够死上千百次了!卫霄如今是进退两难,而他对自己这种优柔寡断,永远瞻前顾后无法果断下决定的性格,非常的厌恶。怎奈性格这种东西一旦养成,要改变它是相当困难的。若不然,也不会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说法了。



    “乘务员,刚刚有个和尚说,你们不把车里乘客的性命放在眼里,是什么意思啊?”



    女服务员的脸正对着卫霄,卫霄看到其眼中闪过的不知所措与焦虑,服务员的嘴唇蠕动了一下却没有开口。卫霄明白女乘务员的为难,和尚的话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或许乘务员中有不少人希望停下火车,等弄清楚事情真相后再上路,虽然明知这是不可能的事。其实,这种事怎么说呢?根本就像马后炮一样,要等事情发生后,才能让人相信和采取应对的措施。眼下空口无凭,说者毫无压力,倾听的人却左右为难。这不,女服务员还要为和尚的话做遮掩,免得车厢内引发暴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